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比邻星纪元 章一百一十:勇士之地
    亚瑟一句话便点破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他还没有凭证。我还可以继续斡旋下去,直至毫无嫌疑的被释放,米三内心怯怯的忖度。

    “队长阁下,您说笑了,我跟海瑟薇二少爷无冤无仇,我完全没有杀人的动机。”米三抑制着内心波澜的惶恐,假装着镇定,缓缓道来。

    米三前后口风不太一致,亚瑟开始有所起疑。亚瑟冷笑一声,“米场管,这也是你的一面之词,走吧,咱们一起到你的赌场里去转转,兴许能找到财物被盗的蛛丝马迹。”

    米三闻言,内心的惶恐更甚,额头的冷汗不觉间又浸出一层,“但凭队长阁下吩咐。”米三的嘴角开始轻微的打颤。

    亚瑟跨上高大苍劲的白色骏马,带领一众圣骑士向迷芳街疾驰而去。路途上,亚瑟不断揣度着,这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月光家族的韩啸,但是米三已经承认,银牌确实被韩啸赌输在赌场里,韩啸也不会傻到在本族的商铺里杀人,韩啸的嫌疑基本上已被排除了,他是被冤枉的。但是,到底是谁在嫁祸给他呢?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赌徒,会跟这样的一个杀人案件对等起来,毕竟被杀之人可是有着雄厚的家族背景呢。家族?没错,只有家族之间的利益和积怨,才会上升到这般程度。赌场的所有者米高家族,最具杀人嫌疑的月光家族,以及被害者的海瑟薇家族......”亚瑟在思虑中,不觉间便来到了迷芳街。

    众人在迷芳街赌场门前,纷纷下马。正在这时,雅典娜和几个圣骑士,从街的另一端疾驰而来。

    “你们先在这等一下,我有几句话,先跟副队长谈一谈。”亚瑟环视众人,吩咐了一句,便向雅典娜的方向走去。

    弹指间,雅典娜一行人便来至亚瑟身前。雅典娜刚刚下马,亚瑟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现场留下什么可疑的行迹吗?”

    雅典娜把马绳交予身旁的圣骑士,边伸出手把韩啸的银牌递给亚瑟,边缓道:“留在死者手中的银牌确实是韩啸的,海瑟薇二少爷死时浑身发紫,是被人毒死的,我们还发现月光家族商铺的窗户,有被撬开的痕迹,并且柴房的地上,有尸体被拖拽的痕迹,所以柴房并非第一杀人现场。他是被杀后,被抛尸在商铺的柴房里。死者体重八十市斤,起码两个人才能拖动他。”

    “看来韩啸确实被人嫁祸的,到底是谁呢....我给你加派人手,你接着去查一下,被抛尸的地方以及迷芳街赌场,它们方圆十里以内,所有毒药的贩卖情况。”亚瑟叮嘱道。

    “好的,我这就去。”雅典娜道。

    亚瑟看着雅典娜上马离去,转过身重新来到赌场门口。“走吧,米场管,带我去你们的财宝储存室看一下。”

    米三点头应允后,在前面为众人引路。不一会儿,亚瑟便来到赌场的储存室。米三伸手指了指,房屋角落的一个打开了的储物柜,道:“阁下,那就是平常存财物的柜子。

    亚瑟走过去,发现铜锁已经被撬开,斜挂在柜门的拉手上,而柜子内空空如也。“你们多久清点一次财务?”亚瑟忽然问道。

    “生意忙的时候,三天一次,生意不忙的时候,两天一次。钥匙就在我身上,对下面的伙计也放心,所以,我也并不是每天都来查验一番。”米三道。

    “开在迷芳街的闹市区,你们赌场的流水应该不少吧,为什么跟我说,只少了几个金币?嗯?”亚瑟质疑道。

    “这不是怕传出去让人笑话吗,更怕传出去招人耳目了。”米三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道。

    “哦?是吗?”亚瑟不禁更加疑惑。

    亚瑟继续向储存室其它的地方瞅了瞅,发现除了一些杂物,也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走吧,带我去你的卧室瞧一瞧?”

    “卧室?”米三不解,“阁下,在下的卧室乱着呢,真没什么可看的地方。”

    “我又不是去看风景,这是为了查案,万一盗贼也去过你的房间,并且不小心留下痕迹呢!这都有可能的,走吧!”亚瑟冷峻道。

    米三满心的不情愿,生怕他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却又也无可奈何,只好在前面带路。

    米三推开房门的刹那,亚瑟看到房间里很灰暗,卧室里陈设着一张破旧的床,一个杉树柜子,然后就是一套典雅却落漆的红木桌椅,再无其它。

    “米场管,平常挺朴素吗。”亚瑟道。

    “阁下,说白了,我也不过是个看家的而已。”米三道。

    “怎么连蜡烛都不舍得点?”亚瑟道。

    “哦!蜡烛有。”米三边应承着,便从抽屉里取出蜡烛点上。

    蜡烛被点然后,方才的灰暗,顿时消弭了许多。亚瑟睁大眼睛,开始认真的环视这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他忽然发现衣架的帽子上,有一片小小的不起眼的树叶。这种树叶在闹市区,亚瑟从未见过,只在野外才会有这种树,亚瑟开始疑窦丛生。

    “米场管,最近出过远门没有?”亚瑟随意的问道。

    “赌场里就我一个管事的,片刻离不开身呐,平常买东西,都是叫伙计们帮忙跑腿。”米三道。

    “对了,那两个没回来的伙计,来这多久了?老家都是哪的?”亚瑟接着问道。

    “都记案在册,他们来这三年了,同样都来自一个很远的乡下,叫什么来着...回头我给您查查看,记不太清了。”米三道。

    “不用了,那个籍贯记录,待会我带回去细细查验。”亚瑟道。

    “好的,好的,可以,可以。”米三道。

    “走吧,去伙计们住的地方看一看。”亚瑟道。

    米三接着在前带路,拐了两个弯,穿过一个长廊,便来至一个小院。亚瑟发现,赌场的伙计们早已一字排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要接受圣骑士团的长官来检阅似的。

    亚瑟扭过头,向米三问道:“方才不是在审讯堂问过话了吗,怎么还都整整齐齐的站在这儿?”

    “呵呵,这是我以前定下的规矩,赌场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都要在院中安静等候,未经允许,不得私自离开。”米三微笑着解释道。

    米三带他们来到一个房间,亚瑟走进房间看到,这是一个大通铺,所有的伙计都住在这里,而且每个人的被褥,都整理的有条不紊。

    “米场管,平常你的管教还蛮严格的嘛!床铺都这么齐整,哪两个是那个走丢的伙计们的?”亚瑟道。

    “就是最靠里面的,那相邻的两张铺位就是。”米三抬手指了指。

    亚瑟向最里面的铺位走去,他看见,他们的被褥很齐整,物品也不杂乱,跟既盗窃又绑架杀人抛尸的罪犯之间,一点都联想不到一块去。看来伙计们平常还是挺畏惧米三的,谁又敢在他头上太岁动土,盗窃财物呢?!亚瑟心忖着他的所观所感,越发的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声音沙哑、一脸麻子的场管的话。

    “行了,米场管,该来的我也来了,该看的我也看了,您忙吧,不过不要走远,要随时都能听着审讯堂的传唤。我去海瑟薇和月光家族看一看了......”亚瑟道。

    亚瑟从迷芳街的赌场走后,又到其它家族询问一番,结果跟已知的信息相差不大。便又回到审讯堂等待雅典娜的消息,与此同时,并派人全城通缉搜捕那两个从赌场逃脱的伙计。

    当圣骑士团的亚瑟队长,前来问询有关事宜的时候。露娜始终都不敢道出,整件事情背后的真正缘由。她害怕芬奇大师,从月光家族大门迈出的那一刻起,便又重新陷入米莱迪的魔掌之中。等到那时候,知道当年有关自己父母被害真相的人,就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她要完美的复仇,就必须守护住芬奇大师。况且,米莱迪一向野心勃勃,万一让她拿到神奇万分的天书,勇士之地就真的会陷入地狱般的乱象之中了。

    米五打听到米三被圣骑士团给盯上了,心中窃喜连连。虽都姓米,却都是随家主的姓,二人并没有血缘关系。米五暗自以为,米三仅比自己来得早一些而已,为何会那么独受新老族长的信赖,他内心里始终都不待见他。今日,他知晓米三极有可能,会把事情搞砸败露后,就忙不迭的去向米莱迪打小报告。

    “哎呦,我的族长大小姐,大事不妙了,大事不妙了!米三哥被圣骑士团的亚瑟队长给盯上了,方才亚瑟队长不仅在审讯堂前,审讯了赌场里的所有人,而且还亲自到赌场里,去寻找有关盗窃财物的线索。米三哥把杀人的嫌疑和罪证都推给了韩啸,为何亚瑟队长还死死咬住他不放,可见米三哥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乱子。我刚从外面听到讯息,就慌不择路的跑到了这里,就希望大小姐您早点作好应对的打算。”米五以女人般的语气,像讲故事般,有条不紊的娓娓道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