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我绝不当皇帝〕〔机战世界〕〔神级上门狂婿〕〔重生八零继承亿万〕〔萌宝甜妻,冰山总〕〔蚀骨宠婚:早安,〕〔画春光〕〔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我在东京当和尚〕〔行走诸天万界的中〕〔传媒巨舰〕〔唐婉封牧〕〔快穿之反派总被欺〕〔天价娇妻霸道宠〕〔混在诸界〕〔英雄无敌之无尽虚〕〔苍黎耀世〕〔域外生命寄生日志〕〔奇人趣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比邻星纪元 章一百一十七:坐收渔利
    次日,辰时时分。程咬金二人,如约与龟兹国的大王子在小巷里碰面。

    “你们几个到巷口把持着,不许任何人靠近这里。”大王子吩咐着身旁的一众侍卫,只带了两个贴身的侍卫陪在身边。

    程咬金眼观大王子,手执折扇,风度翩翩,一袭素白长衣,淡然自若的走在侍卫的中间。身旁的两个侍卫,其中一个是五短身材,骨瘦如柴,颧骨高耸,目光深邃。而另一个却高伟挺拔,雄魂刚猛,目圆怒睁,比大王子还要高上一头。三人一主二仆走在一起的画面,颇具一番难以描摹的妙趣。

    这两个人可以充当堂堂王子的侍卫,可见其功夫了得,绝对是万里挑一的高手。单是从行走时所散发的气场中,就可见一斑。大王子敢于如约来临此处,可见底气十足,无所畏惧,这显然是对身旁侍卫能力的自信表现。

    “在下龟兹国君之长子,二位阁下,想必便是货主了?”大王子合上折扇,双手抱拳,彬彬有礼道。

    “没错,正是我们,王子殿下,你买褐金箭所为何用,可否告知?”程咬金道。

    “褐金箭在西域的名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寸厚的铁甲也可洞穿而过,毫无迟滞,它是红岚国国宝级的兵器,为宫廷王室狩猎专用。只是近来发现,在我国内,褐金箭多次被人使用,很多朝廷臣子惨死于该箭之下。故而,我在黑市埋下眼线,一旦有褐金箭的下落,在下就打算以重金购买,然后集中销毁。 ”大王子缓道。

    “原来如此,不过王子殿下,我们撒了谎,其实我们身上并没有你刚才所讲的褐金箭。”程咬金道。

    大王子闻听一脸讶异,忙向身后退却一步,身旁的两个侍卫同时闪到大王子身前,右手均搭在剑柄上,以完全警觉的态势,望着程咬金二人,像是随时都要动手的节奏。

    “王子殿下,请您不要紧张,我们对您绝没有半丝的敌意。我们选择应约,就是想跟您做一笔划算的生意。”李元芳见到眼前这剑拔弩张的氛围,匆匆道。

    “倘若没有褐金箭,你们要跟我做什么生意?”大王子浓眉微皱,警惕道。

    “大王子如此警觉,想必也是饱受褐金箭存在的困扰。我们想跟您所谈的生意,就是帮您肃清,褐金箭在龟兹国肆意暗杀的汹涌,但是条件就是,您要交给我们一个人。”

    “我凭什么相信两位就有这般能力,即便两位真的能帮助我们肃清暗杀的阴翳,我也只会用宝物馈赠两位的援手,也绝不枉送他人的自由,甚至是生命。”大王子道。

    “这个大王子果然仁义善良,将来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君主。”李元芳心忖。

    “我们所要之人,并非善良无辜之辈。反而他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他不仅残杀忠良,而且荼毒无辜百姓。我们索要他,就是要让他接受刑司的审判,得到应有的罪罚。王子殿下,您说这样的人,值得被包庇吗?”李元芳道。

    “这样的恶人当然不能够庇护,无论他是谁,都该接受该有的罪责。”大王子道。

    “如果那个人是个王子呢?”程咬金道。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刑司岂可因人而异。”大王子道。

    “那就好,大王子同意我们的看法就好。不过刚才,大王子不太相信我们的实力...”程咬金悠悠道,话毕,他侧过脸与李元芳对视了一下。

    李元芳点头会意,电光火石间,就闪到对面三人的身前,在与他们三人擦肩而过的刹那间,李元芳以点穴手,分别点在那两个侍卫的腰部和腋下。李元芳再次疾驰转身,在大王子还没看清他的踪影之际,早已回到程咬金的身边。

    “王子殿下,这下如何?看看你身边的两个侍卫怎么样了吧。”程咬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潇洒快意道。

    大王子疑惑的看向身旁的两个侍卫,猛然发现他们呆立原地,动作凝滞,一动不动,用手一推,两个侍卫轰然倒地。

    “怎么可能,这两个侍卫可是父王在我年幼时,为我精心选取的万里挑一的好手,怎么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对面的两个人给制服了?太不可思议了!”大王子心忖。

    当两个侍卫轰然倒地时,巷子口的侍卫闻声,迅疾奔跑过来,想要保护他们的王子殿下。大王子伸出双手,纷纷拦住了他们。

    “王子殿下莫要担忧,他们并没有生命大碍,半个时辰后,他们便会行动自如。”李元芳道。

    “好,这笔生意我跟你们成交。你帮我驱除褐金箭的困扰,我帮你们找到那个大奸大恶之徒。可否现在就告知我,那个恶人的名讳。”大王子道。

    “王子殿下,不用着急,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了。”程咬金道。

    经过一番风雨兼程的跋涉,凯带着马可波罗回到了勇者之地。

    “爷爷,你怎么样?好多了吗?”马可波罗紧握着芬奇大师的手,哭泣着问道。

    芬奇大师睁开半眯的双眼,好一会儿才辨认出床榻边的人是谁。两行热泪,止不住滚落下来。

    “马可,你回来了?回来就好。是露娜族长把我从米高家族那里救出来的,快谢谢人家。”芬奇大师看着马可波罗,随着话语,又转脸望向不远处的露娜。

    马可波罗站起身,向露娜深深鞠了一躬,道:“谢谢露娜族长,谢谢!以后有需要我马可波罗的地方,露娜族长尽管吩咐便是。”

    露娜回以灿烂的微笑,温婉慢道:“举手之劳,不用客气,毕竟我父亲跟你父亲相识一场。”

    “你...知道我父亲?”马可波罗道。

    “我先不打扰你们二位了,待会你可以找我细聊这件事。”露娜对着马可波罗道。

    “那好,待会见。”马可波罗道。

    遂后,芬奇大师便把马可波罗父亲,与露娜父亲的陈年旧事,向马可波罗细细叙述了一遍。露娜也将家族近来发生的事,也跟凯叙述了一遍。

    喻瀚海的谎言,一再被亚瑟一一戳穿。犹豫了片刻,支支吾吾道:“我...我昨晚去赌博了。”

    “是不是迷芳街,你表哥看管的那家赌场?”亚瑟问道。

    “是又怎么样。昨晚赌了一夜,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后来就回家补觉了。”喻瀚海道。

    “谁能给你证明?你表哥可不算。”亚瑟道。

    “赌场的伙计,可以为我作证。”喻瀚海知道表哥米三,一定交代那些伙计该怎么说了,故而毫无迟疑的就将此话说出口。

    “哪个伙计可以作证,不过可有其中两个在通缉搜捕之中。”亚瑟道。

    喻瀚海听闻亚瑟的话后,猛然间回想起昨夜,那两个伙计被毒死时的惨状,浑身上下不自觉地一颤。

    其实,海瑟薇二少爷这几天,一直被囚禁在米三府上的地下酒窖里。自昨天中午开始,喻瀚海就一直待在米三的府中,帮助米三用骷髅灰毒死了海瑟薇二少爷。米三又以威逼利诱的手段,成功胁迫两个赌场里的伙计,趁夜色将尸体转移到月光家族最近的商铺里。后来,米三又担心事情败露,于下半夜,与喻瀚海将两个伙计又给毒死,并用人力推车将毒死的伙计,推到荒野给埋了。

    “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好像他嘴角有颗痣。”喻瀚海道,他口中所言这颗带痣的伙计,便是其中于昨夜被毒死的一位。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镖道〕〔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我和NPC一起逃生〕〔未来美食商〕〔超文明梦境仪〕〔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