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极神话〕〔娇宠嫩妻:闪婚老〕〔我瓷真心甜〕〔天降猛男(林昊王〕〔魔改大唐〕〔魔妃曲之来世了尘〕〔快穿:鬼畜男神,〕〔种种田唠唠嗑〕〔我爸是大富豪〕〔我原来是富二代〕〔合租小医仙〕〔小说叶辰萧初然全〕〔至尊人生〕〔萌宝成双:霍少的〕〔宝宝他爹找上门〕〔十方乾坤〕〔绝世神王在都市〕〔帝国老公狠狠爱〕〔我爆了亿万BOSS〕〔经年一曲故人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比邻星纪元 章一百一十八:法网恢恢
    自从程咬金二人,与龟兹国大王子达成交易后,他们便派人四处打听,二王子手下的各种行动。他们发现二王子鹰犬众多,爪牙遍布,在市井上拥有许多门路的生意,或明或暗,有则私铸钱币,甚至是私自打造兵器。

    市井上但凡阻碍二王子敛财步伐的人,或被官府拘禁关押,或被他的鹰犬骚扰殴打,更有甚者直接会被暗杀。民生多有怨诽,却鲜少有人敢仗义执言。官场之上,二王子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或贿赂笼诱,或武力胁迫,有不归顺者,都难以逃脱噩运的魔爪。

    自从龟兹国国王病重以来,二王子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国王身旁的人多数被收买,外面世界的真实面目,国王完全蒙蔽不知。幸亏宫禁宿卫的羽林军,不在二王子的管辖之内,否则,二王子急于接位,龟兹朝廷势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过程咬金等人细致的挖掘和探听,二王子在都城中复杂的关系网,渐渐昭然若揭。

    “前面村子中灯火通明的十几间民舍,便是二王子的兵器制造库,应该有不少人把手。”李元芳指着远处道。

    “我们也带来了不少人,他们都是一帮欺软怕硬,残骸无辜的宵小爪牙,一个活口也不留,全给他灭了。”程咬金道。

    “程大哥不至于如此决绝吧。”李元芳劝谏道。

    “留着这些人活着,会有更多的世人遭殃,无毒不丈夫,欲成大事,不能心软,元芳小老弟你就在此处望风,我亲自带人去就行。”程咬金话毕,便带着百十人,拎着兵器,悄悄的包抄上去。远远望去,这些人就像夜幕下,即将扑倒猎物的豺豹。

    遂后,兵器相击声,厮杀痛吼声,随着夜风遥遥的飘到李元芳的耳里。灯火笼罩下的人影穿梭,与月色下投射到地上的叶影婆娑,相映成趣。李元芳希望这盘旋在耳中的冰冷的混淆声,可以早点结束。他仰首又望向苍穹中的下弦月,那月牙遥指的方向,应该就是离开彷佛很久的长安吧。

    一盏茶的功夫后,村庄中的厮杀声几乎被狗吠所淹没。渐渐的火光蔓延到屋檐上,几十个黑影在火光的映射下,正向李元芳这里赶来。

    李元芳渐渐看清程咬金的脸,“都解决了,几十人都死了,我们也死了十几个弟兄,撤吧。”程咬金微喘着粗气,对着李元芳轻松道。

    “嗯,好。”李元芳回应道,二人并肩向黑夜走去。

    “对了,二王子私铸钱币的地方查到了吗?”程咬金忽然问道。

    “我今天下午才探查到的,你绝对想不到他们是在哪里铸的钱币。”李元芳道。

    “哪里?别卖关子了。”程咬金道。

    “化尸场。”李元芳道。

    程咬金闻听,愣怔在原地片刻,讶异道:“这二王子可真会钻营,用死人来打掩护,这种利欲熏心的人一旦当了国王,世间不堕入地狱那才怪!”

    “是啊,那你打算如何处置?”李元芳道。

    “明晚再说吧。”程咬金的嘴角闪过一丝邪魅。

    “看来寺庙方丈的死,对程大哥的触动很大,或许他本来就是这种果断决绝的人,所以才能一个人混迹于西域这么久。”李元芳心忖。

    次日深夜,程咬金一行人悄悄涌入化尸场,然而里面仅有十人左右的工匠,在通宵作业。而且每个工匠的周身,并未发现可疑的兵器。程咬金抬首一挥,十几个人快速涌入,像刀切青菜般,轻而易举的便解决了。遂后,所有的模具统统被丢入化尸场的熔炉中。

    今夜的行动,李元芳并未参加,而是在暗中保护一个吏部官员,此官员向朝廷的内阁,提交了一份弹劾二王子卖官鬻爵的勾当。二王子恼羞成怒,派人欲在今夜刺杀此吏部官员。

    李元芳自午时三刻起,便一直暗中跟随在该官员身后,该官员今日休班,带着独女在街上游玩。街上渐渐密集的游人,往来穿梭在车水马龙间,有几次李元芳差点就跟丢了。遂后,李元芳为了稳妥起见,写了一个警示纸条,让一个小男孩快步跑过去,交给了那个官员。

    “叔叔,叔叔,有人叫我把这个给你。”小男孩怯生生道。

    “哦,小朋友,是谁让你交给我的?”吏部官员一脸慈笑。

    那个小男孩,没有回答,咬着金黄的鸡腿,一转身便闪入了人群中。那个吏部官员困惑的接过纸条,并展开来读,方才游玩的惬意,顿时化为乌有。他慌忙的向四周打量一遍,信上说有刺客,让他赶快回府。他看到不远处有租轿,猛地抱起幼小的女儿,向租轿的方向急步走去。

    当他掀起轿帘,坐进租轿中的时候,额头上早已浸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这位爷,咱们去哪?”一个黝黑的轿手开口问道。

    “去荣安街兰亭胡同,越快越好。”吏部官员故作镇定道。

    “好的...哥几个,起轿。”那个黝黑的轿手,一口嘹亮的嗓音。

    “这么大的嗓音,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坐轿吗?!”吏部官员腹诽道。

    一旁的小女孩,看到父亲不知何时浸满了一头汗,嗲声道:“爹爹,你头上怎么有好多的汗呀...”

    “爹爹刚刚抱着你走路,累出来了,跟爹爹回家歇息歇息好不好?”吏部官员道。

    “好。”小女孩舔着手中的糖人,甜糯的答道。

    轿子起地,开始向荣安街的方向行进。由于游人很多,轿子的行进速度,并不是很快。由于轿帘的遮挡作用,周围的人看不到自己,那吏部官员的心中稍稍安顿了一下。

    就在轿子拐过一个街角,刚踏上荣安街的伊始。一支飞驰如电的褐金箭,从左侧轿帘穿入,“咻”的一声,从那吏部官员的鼻尖堪堪飞过,飞箭又从右侧轿帘射出,最后射入一面青石墙上,箭尖没入墙内达五寸之深。

    那吏部官员,片刻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下便将幼女快速揽入怀中,自己紧贴轿子后壁而坐。由于周边喧嚷的人潮,四个轿手完全没察觉到方才的险幕。

    在那轿子后方不远处的人群里,飞箭的破空声,第一时间便被李元芳硕大灵敏的耳朵给捕捉到。顺着飞箭射出的方位,他迅疾的就判断出杀手所潜伏的位置。只见他丹田蓄气,双足离地,在人群中如燕般翻转腾挪,眨眼间便闪至杀手所处的位置。

    李元芳凌空一脚,屋门顿时轰隆倒地,闪入房中,他看见一个杀手临近窗台,正在拈弓搭箭准备射出第二支,而杀手手中箭簇便是一支耀目的褐金箭。

    屋门轰然倒地,杀手惶恐的忙转过脸来察看,咻的一声,一记飞镖,正中右手,手中褐金箭应声落地。紧接着,背上有一处微微的痒痛乍现,尔后,自己的肢体动作凝结僵硬,再也无法动弹。

    李元芳哼哧一笑,手轻轻一推,杀手便倒在满是稻草的地上。他又捡起地上的褐金箭,别在腰际,打开窗,呼的一声,跃窗而出。朝着轿子的方向,疾奔而去。

    李元芳望到, 轿子周围一切都很正常,看来里面的人应该很安全。这时又一支飞箭,从前方一侧的房屋中破空射出,李元芳迅即从腰际取出那支褐金箭,腕部一抖,褐金箭脱手而去,直奔另一支褐金箭,只听叮铃一声脆响。双箭在空中相击,并被巨大的弹力远远反弹到地面上。

    然而,就在两支箭相撞的刹那间,第三支飞驰的箭咻的破空而出,直奔轿中的人而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