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比邻星纪元 章一百二十四:归程
    程咬金和李元芳一行人,押解着龟兹国的二王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龟兹国国界,回到了红岚国的止风寺。程咬金把从扎伊郡主那里借来的兵,全部遣回了楼兰国。

    程咬金把二王子拖拽到止风寺的一口水井旁,一脚便把他踢个踉跄倒地。“好好说说吧。”程咬金嗑着西瓜子冷冷道。

    二王子扶着井沿,缓缓爬起身,嘴角不知何时洇出一丝血,“二位侠士,想让我说什么,我都会老实交代,只要别杀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二王子以乞求的口吻哀怜道。

    “这止风寺的方丈和寺里其他人,是不是你派人灭的口?”程咬金问道。

    “不是我,不是我,都是我的那帮手下干的!”二王子狡辩道。

    “如果没有你的命令,他们哪来的杀人的胆子,嗯?难道是天生的吗?!”程咬金愤怒的飞起一脚,又将二王子踢翻在地。

    二王子一手捂着喘不上气的胸口,另一只手扶着井沿,保持自己不倒。

    “说说褐金箭的事吧?”李元芳问道。

    “好我说,能让他别再打我了,可以吗?褐金箭是我从奇楠国的武器大师那里私购的,买的时候跟他约法三章,其一,今后只可以卖给我一人。其二,不能向外透露我的任何讯息。其三,不准打听褐金箭的具体去向。后来,那个武器大师违规了,我就让人给灭口了。”

    “寺里的和尚跟你什么仇怨,他们都是无辜的,为何要杀他们?”程咬金吼道。

    “本来我派去是要...杀你们的,因为你们知道了我的存在,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他们见你们不在,以为你们提前逃掉了,故而迁怒到了寺里的和尚身上。”二王子支支吾吾道。

    “我再来问你,大唐征西将军李靖,是不是你派人去刺杀的,他就死在褐金箭之下。”李元芳面色严峻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敢去招惹大唐的将军,这绝对是个误会。”二王子道。

    程咬金伸出右手,攥紧二王子的襟领,将他整个人悬在井口,愤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刚才是谁说的,武器大师的褐金箭对外只卖给你一个人,刚说完自己就忘了?”话毕,程咬金将二王子悬在空中的身体,准备往下一丢,二王子惶恐的抓住井沿。

    “除了我自己使用外,箭我也有卖给另一伙人,他们用来杀谁,我就不得而知了。”二王子道。

    “他们...他们是谁?”李元芳道。

    “看他们装扮,像是暹罗国人,你知道的在黑市上卖东西,买卖双方都不能互探彼此的信息。他们究竟是谁,我自己也不清楚。”二王子惊惧道。

    “是他吗?”李元芳从怀中取出一叠画像,展开了让二王子辨认。第一张画像是国师明世隐的,二王子细看,摇摇头道:“不是他,比他年轻。”李元芳又抽出一张,画中人是明世隐的徒弟弈星,二王子再次摇首道:“头发没有这么长。”

    李元芳取出最后一张画像,道:“那他呢?”

    二王子额头微皱,一脸沉思,道:“对,是他,就是他。”

    “你看仔细了。”程咬金道。

    二王子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画像,斩钉截铁道:“没错,就是他,威武傲气,眼神犀利,语气若冰,彷佛所有人都欠他一条命似的。”

    李元芳如是闻听,转过脸与程咬金对视了一下。 “果然是他们,程大哥,先放下他吧。”李元芳道。程咬金手一挥,将二王子丢到井沿下。

    “你的意思,李靖是被国师一党害死的?”程咬金道。

    “没错,画中人是国师明世隐的义子,而且他们都来自暹罗国。”李元芳道。

    “那这小子还不能杀了他,他可是人证啊!”程咬金回首看了一眼倚靠在井沿的二王子。

    “对呀,我可以证明,他还说,只要褐金箭卖给他,将来他还会帮我登上王位,这个龟孙子,说话不算话,大王子现在坐在王位上,都能乐开花了,也没见他们来帮我的忙。我必须出面证明他们的虚伪和奸诈!”二王子咬牙切齿道。

    “没你说话的份!”程咬金话毕,一掌击在二王子的颈项间,只见他顿时昏厥了过去。

    “在来西域之际,狄大人交代过我,要把国师的底细彻底查个明白,程大哥,要不你就在这好好看管他,我想亲自去一趟暹罗国。”李元芳道。

    “你自己...还是我们两个一起吧。”程咬金不放心道。

    “没关系,我来西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会保护好自己的,别忘了,我的轻功在西域这一带,没几个人能追的上我。”李元芳道。

    达摩盘坐在藏经阁的飞檐下,展经观想,落叶不时飘落在古旧的案几上。孙悟空嘴里叼着一枚树叶,右腿翘在左腿上,并不住的在空中晃荡。

    “师傅,俺老孙在这寺庙里都快憋死了,怎么还不见长安的钦差御史?”孙悟空似有愤懑道。

    “来与不来,皆是虚妄。我叫你读的经,你都读了吗?”达摩道。

    “读的似懂非懂,朦朦胧胧。不过师傅,经是死的,尘世是活的,俺老孙觉得不多历练一下尘世,很难参悟透这佛经中的奥义。”孙悟空道。

    “心不入定,又怎能看透水中月,镜中花。”达摩道。

    “师傅,自跟你来到这寺庙里,俺老孙可一次寺门,都没出去过,别说是尘世,连山桃长什么样,俺老孙都快不记得了。”孙悟空道。

    “你这叼猴,又害馋口了吧。”达摩道。

    “哪儿飞来的一只蚊子,你往哪里跑...”孙悟空假装捉蚊子,然而早已凌空一跃,跳出寺外。

    “你这劣徒,为师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就是不经心呢?!”达摩腹诽道,一回首,放在悟空所在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

    达摩叹息一口,缓缓摇首。

    孙悟空跳出寺外,欢欣鼓舞的向山下奔去,穿梭在茂密的林野间。或奔跑在落叶覆径的山路上,或攀爬荡漾于毗邻的枝干间。山猪观其影,惴惴藏在丛中,飞鸟闻其声,簌簌跃上枝巅。

    不多久,孙悟空便来到这喧嚣繁华的长安街衢,吃着随手顺来的几只青桃,往来游弋在人来人往中。这眼前的花花尘世,琉璃异彩,着实让他为之惊奇不已。来到这里,听着人群中的打趣叫骂,儿童嬉闹,怎能不让他感受到,这尘世喧嚣,可比佛经上的梵文真实有趣多了。

    忽然两个人的对话,极大吸引住了孙悟空的注意。

    “你听说了吗,女皇她好像得了一种怪病,整日躺在龙床上,两眼微瞪,一言不发,像个活死人,连宫里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路人甲道。

    “照你这样说来,那朝廷上的事,不都由国师一个人说的算呀。”路人乙道。

    “谁知道呢,哎,咱老百姓操那么多心干嘛。走,喝酒去。”路人甲道。

    “听说,霓裳阁又出新曲子啦,还等什么呢?”路人乙道。

    孙悟空如是听闻,铭记在心,“难怪一直不见,那女皇帝派御史来考察我师傅,感情是她病啦。她这一病也挺好,那我师傅他再也不必继续待在那间破庙里了,行缘天下岂不自在。”孙悟空心忖。

    想到此处,孙悟空再也无心继续游玩了,回转身,穿过人潮,朝向山上走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