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尊〕〔夫人,少帅又吃醋〕〔战神之王〕〔大国名厨〕〔次元法典〕〔都市极品仙尊〕〔赵飞扬苏雨萱〕〔最强男神系统〕〔乘龙快婿〕〔近战狂兵〕〔玄门妖王〕〔超维入侵〕〔山海经册〕〔坠入爱河的男人〕〔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建一座城市给你看〕〔帝少追缉令,天才〕〔超强兵王在都市〕〔申老师〕〔我真是非洲酋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七章 第四回(公主之“战”?)
    “小千灵,这里连山的三分之一还没走到呢。”彦清看着走走歇歇的千灵。

    “累了?”祁楚简单一句。

    “嗯。”

    “大小姐,你一步三歇的,还累呀?”彦清在一旁打趣千灵。

    “我是蛇,蛇是用爬的好吗?况且现在又没有法术,我可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

    “你都修习了几万年,说话中气十足,还弱女子?还不,真是有缘,又是他们。”彦清看着后面来的人。

    “长林哥哥,你看前面,怎么又是她们?”

    止水千灵两人对视默默点了点头。

    “原来是长林仙君。”彦清直接开门见山,何必这么藏着掖着。

    “三殿下,彦清神君。”

    “你们怎么知道的?”可淼气鼓鼓的说。

    “东海除了鲛人族的长林仙君,怕是少有此人能解开此阵了。”彦清一脸欣赏的看着长林。

    “神君谬赞。”

    “三位若不嫌弃,便一路同往,也好互相照应。”长林自知身份被看破,也就不再遮掩,心知彦清和祁楚都不是好事之人,只是这位姑娘长林心中还是有所提防。

    “多谢各位。”止水也跟着长林一起微微作了作礼,优雅有度。

    “长林哥哥,我们换条上山的路吧,好不好?”

    “药山的路只有十条,一个圆阵对应一条,你若不怕,便自己回去再解一个就是。”

    可淼吃了个闷亏,不再多说什么。

    “这位是?”长林早就想问了,昨夜在街上时就觉得止水看着她神色有些不自然。

    “这是我义妹,彦羽。”

    “早闻山河神父收了义女,送去了即晨天尊处学师,久仰。”

    “长林仙君,不必客气。我就是个小侍女,伺候天尊的。”彦清心想着,这个悄声没声的事长林是怎么知道的。

    “不就是山河神父的义女么,也不是个什么正经徒弟,有什么了不起。”

    “这位姑娘,虽然你是鲛人族的小公主,可我就是了不起,你能拿我怎么办?略略略。”千灵故意气她。

    “你,长林哥哥!”可淼转向长林撒娇,希望长林为自己出气,可长林根本不吃她那一套。

    “诶哟喂,长林哥哥,她欺负我,你要帮我。”千灵越学越起劲儿,钩着儿彦清的手指,摇摇摆摆。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可淼气的跺脚。

    “怎么这样!可淼姑娘你看我刚才学的像不像,我再给你学一遍,”千灵扯着祁楚的袖子,摇摇摆摆,眼睛眨巴眨巴的快要挤泪来,嘴巴瘪瘪的,要哭了一般,捏着嗓子细细的抽抽哒哒的说着,“祁楚哥哥,有坏人欺负人家啦。”又对着彦清学了一遍,“彦清哥哥,你看那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呢?”还故意的轻跺一下脚,以求达到惟妙惟肖。彦清努力憋笑,止水也是神色尴尬中又夹杂着几分笑色,除了可淼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就连长林都忍不住微微动了动了眉。

    “好了,不要再闹,我们还是走吧。”祁楚说话打着叉。

    “对了,不知长林仙君是来采什么药的?”

    “寒须草。”

    “那正好,我们是奉师父之命来采寒须草的,都在山腰上。”

    “再往前走一点,就不是这么轻松了。多食人的藤蔓花草,可不要踩到了或者是碰到了,你们跟在我后面踩着我的脚印走。”

    “多谢彦清神君。”长林应着话。

    “长林哥哥,你能走在我前面吗?我怕。”长林看了看止水,

    “公子放心,我在后面自会跟着的,小心谨慎的。”

    千灵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我走止水姑娘后面吧,止水姑娘走我这儿吧,你放心三殿下和彦清神君会照料好你的。”

    “多谢姑娘好意,不必了。不耽搁行程了,在天黑前走过这段路,就可以休息了。大家还是上路吧。”止水委婉回了千灵的好意。

    “现在装什么假菩萨。”可淼小声嘟哝。

    “你说什么?”

    “好了,好了,小祖宗,快走吧,现在是晌午了,我们得在天黑之前走完这段路。”彦清拉着千灵。

    一行人犹如蛇一般蜿蜒穿梭在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彦清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千灵,祁楚,长林,可淼,止水。

    “大家要多加小心,这里前不久应该下过雨,路滑。”

    “长林哥哥,还要走多久呀?”

    “不要分心,好好走。看着脚下。”长林看似回答可淼,实则看着止水细心嘱咐。

    “我真的走不动了,这里到处,啊!”可淼踩滑了一个石子,幸亏后面的止水一把接住,但手却打到了一旁的枯藤条上划了口子,那枯藤犹如复活了一般慢慢长了出来,

    “大家先不要动!”

    “怎么,怎么办呢?”可淼靠在止水身上,不敢动弹。

    那枯藤对着可淼的手的方向猛的一伸,可淼立即倒向长林一边,却伸手将止水推了出去,长林推开可淼,伸手挡了出去,“长林哥哥,不要。”可淼惊叫着。只见一条红鞭从眼前掠过,挡在了止水面前,缠住了枯藤。

    长林还略有些心惊。

    “长林仙君,同样是自己带出来的人,可不能如此偏心。”千灵猛的一抽鞭子,枯藤立马断掉,鞭子有意无意的从瘫坐在地上的可淼腿上划过,力道非常好,只划破了小腿上的裙子,没有划破一点皮。

    “可淼姑娘,鞭子无眼,得罪了。”可淼自知理亏,又看着长林满眼怒气,自己默默起了身,什么都没说。

    “我还是跟在止水姑娘前面吧,路才走了一半,长着呢。还是小心为妙。”千灵自顾走到了止水和可淼中间。

    “那你自己小心些。”彦清担心说着。

    “放心吧。”

    “小心,跟紧点儿。”祁楚又嘱咐一遍。

    “嗯,走吧。可淼公主,你可小心些,不要再滑到了哦,看你的长林哥哥多担心呐。再说你也推不动我。”千灵也不管气氛尴不尴尬。

    可淼手上的血不经意间滴到了地上,突然周边的枯藤犹如复活了一般顺着这一丝不令人察觉的血腥味袭来。

    “千灵!”彦清担心处在可淼后面的千灵,千灵立马挥了鞭子,截断了侧面的藤条。“快向前走。”长林反映十分的快,立马捂住了可淼受伤滴血的口子。彦清祁楚都拿出了随身的佩剑在前面开路,千灵带着止水,长林带着可淼,在后面断后,好不容易躲过了这截路,一路上大家都更加注意周边草木,脚下滑石,虽然身上都负了小伤,但大家总算在天黑前走过了,找了个不大不小的山洞歇息。山洞幽深,不知里面有多深,只在离洞口数十步的距离。

    “今晚就在这儿歇着吧。但晚上也不要大意了,谨防被一些灵智未开的小兽伤着了。”

    “一路多谢姑娘照顾。”长林对着千灵道谢。

    “无妨。”

    “长林哥哥,这个山洞这么冷,晚上就在这儿吗?”止水正在给可淼包扎手上的伤口,长林微微点了点头,显然不愿太理。

    “是的呢,你的长林哥哥今晚就在这歇息了,你要是不愿意,就自寻去处呐。”千灵一副矫揉造作的神态语气都快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千灵,过来。”祁楚低斥了一声,千灵轻笑了一声,走了过去。

    “人家好歹是海皇的公主,给人家一点面子。”祁楚压低声音。

    “哟,三殿下,你是不是也喜欢这样的呀,我看你刚刚叫你祁楚哥哥的时候一脸享受的嘛。”千灵白了一眼,被今天可淼将止水推出去的事情气的不轻,一路上都没有好脸色。

    “随你怎么说。”

    “你要是觉得人家委屈了,你去安慰一下人家呀,我刚刚甩了人家一鞭子,你也心疼了吧。”

    “我只是让你少说两句,给人家海皇面子。”

    “人家长林仙君正经主子在哪坐着呢,也没见人家说什么,你在这儿猴急什么?”两人你说我一句,我顶一句的。

    “好了,好了,小千灵,跟我出去拾点儿干柴回来生生火。”彦清见两人脸色都不太对,拉扯着千灵出去了。

    “凭什么要我出去干活儿,那她是公主,我还是公主呢,见过只顾自己的命把别人推出去的公主吗?”彦清捂千灵的嘴巴,千灵呜呜的说着。

    “好了,好了。”彦清半推半就的哄着千灵出去,彦清也见过止水,知道千灵气的是什么。

    “真的,我觉得你一直嘚吧嘚嘚吧嘚嘚吧嘚的样子特可爱。那个海皇的女儿,可?可淼是吧,碰到你,是吧,谁是真公主不就一下显现出来了吗。一看她一路上叽叽歪歪的,自己滑倒了还把别人推出去,我们千灵大公主可就不一样了,主动去保护人家,还惩恶扬善,就是该好好教训一番。只是呢,祁楚说的也有那么一点点道理。人家大小好歹是海皇宠妃的女儿,你也说了,人家正经主子在哪儿坐着呢,人长林仙君也不是瞎子,对不对?凡间有一句话叫做,打狗还得看主人。”

    千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了,笑一笑才对嘛,不要跟无关的人一般计较,大公主要有大心胸。”

    “拣完了吗?拣完了就回去。”

    “拣完了,拣完了,这种树自落下的干柴呀特别耐烧。”

    千灵和彦清抱着柴回去,看着祁楚,心里气还是不打一处来,柴火撂下就去一旁坐着,

    “火生好了,大家来烤烤吧。”

    “多谢彦清神君。”

    “你冷吗?”彦清弄好了就去千灵身边坐着。

    “还好。”

    “那你给别人生什么火呀,鲛人住海里,那么抗冻的。”

    “其实海里不是很冷,你没去过。”

    “你说什么?!”

    “诶,诶,轻点掐,那还有四个真人坐那儿呢。”彦清扭动躲闪身体。

    “你就一受苦受累的命,尽给人干活了。”

    “柴我们都拣回来了,难道人家不会生吗?你又不冷,你瞎凑什么热闹,瞎凑什么热闹。”

    “是,是,是,我错了。好千灵,你别掐了。”

    “你们俩不嫌冷吗?外面下雪了。”祁楚瞥了瞥一旁嘀嘀咕咕的两个人。千灵没好气看都不看一眼,止水碍于长林,但还是不时望千灵那边看去。

    “长林哥哥,外面的雪下的可真大。”

    “嗯。”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史上最强炼气期〕〔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