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族闯荡记〕〔时婳霍权辞〕〔霍先生,你是我的〕〔九死丹神诀〕〔都市弃少归来〕〔魔王爆宠,重生毒〕〔都市之修真归来〕〔带着文臣武将混异〕〔楼乙〕〔八零神医小娇媳〕〔地下城玩家〕〔一往情深,傅少的〕〔诸天尽头〕〔杀神白起〕〔罪恶无形〕〔神级黄金指〕〔寒门崛起〕〔曙光纪元〕〔农门医女:猎户王〕〔叔,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八章 北孤城
    一同回了昆吾山后,二人前后脚的各自进了屋子,千灵换了身衣服就径直去了天尊的房间。千灵每次来天尊的房间都不禁暗暗赞叹天尊的简朴清雅。

    天尊的房间只有三间,一间卧房,一间书房,也是修习打坐吃饭的地方,还有一间就是会客的地方。书房里只有一张长长的紫檀木书桌,放着文房四宝和各种卷经,几个大的书架也堆满了竹简,一旁焚着徐徐檀香,除此外便再也什么陶瓷美玉装饰。卧房一进去就能看见那幅挂着的旧的不能再旧的四海八荒九州图,上面时不时还会出现修改再画的痕迹,有些字也早已模糊不清了。床则是由若木打造的,没有什么雕刻花纹十分普通,只是听说这是木神苟芒为师父寻得的,说是这树有灵性,能滋养身体,还能精进修为。千灵暗自想着,自己到时候也去为天尊寻寻椐树做根拐杖,找找长珍珠的珠树和长着五彩美玉的文玉树、红色玉石玕琪树什么的,把天尊的屋子好好弄一番,也搞个什么精致典雅的出来。一边想着一边又为自己的庸俗之气摇头。

    “师父,”千灵轻轻敲了门,屋内没有应答,又推开门叫了几声,“老天尊,天尊师父,”千灵四处看了看,嘟囔了一句“不在呀”。

    “哎呀,师父,不要又用你的拂尘敲,敲,三殿下?敲我的头。”

    “我可是用手敲的。”祁楚一脸得意的转了转手示意着。

    “师父呐?”

    “师父去了九重天,彦清不是也去了吗。”

    “哦,噗噗,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不知道。”

    “那他们去九重天干嘛?”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呀?”

    “实话实说。”千灵满脸黑线。

    千灵百般无聊的把自己挂在树上晃荡。

    “三殿下,想吃点心吗?”

    “不吃。”

    “彦清和天尊都去了两天了也没个传话的说多久回来。三殿下,今天七月半,是人界的鬼节,我们去看看呗。”

    “鬼节大多数地方的人是不会出门的。”

    “十里风俗十里情嘛,三殿下可知道北国的北孤城吗?北孤城每年的鬼节就可热闹了,有两条街十字相穿,叫什么,什么十鬼街,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上街去,还会放河灯那些,比过中秋什么的还要热闹好玩上几分。”

    祁楚紧紧捏着手中的棋子,眼睛直直盯着棋盘,

    “三殿下,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千灵马上从树上下来,看见祁楚额头上细细的汗,“你,你没事吧?”

    “你去过北孤城,谁带你去的?”祁楚猛然丢下手中的棋子,抓着千灵的肩膀。自己原只想试探千灵一番,不想千灵真的知道。

    “二,二,燕荒和,和彦清带我去的。”

    “什么时候?”

    “生,生辰的时候。”

    “几时?”

    “三殿下,你弄疼我了。”千灵扯开祁楚的手。

    祁楚松了口气,“对不起。”

    “没事。”

    “当年我历劫就是在北孤城历的。”祁楚喃语。

    “哦。”

    “走吧。”

    “去哪?”

    “你不是想要去看北孤城的鬼节吗?”

    “哦,好好,走走。”千灵喜形于色,嗖的就从地上窜起来。

    “三殿下,你应该对北孤城特别熟悉吧?”

    “还好。”

    “你历劫,历了几年呐?”

    “六十七年。”

    “这么久?”

    “嗯。”

    “三殿下,这十鬼街还是和我那时,还是以前一样热闹。”

    “是,倒比以前还要热闹上几分。”祁楚应和着。

    街上的人不论男女都会忍不住多看千灵几眼,一是贪其美貌,二是好奇千灵额上的印记,不过前者更多,毕竟在外面的占大多数的还是男子。

    “咦,这家清音楼怎么改成客栈了?”

    “什么清音楼?”

    “这家清音楼以前有个姑娘唱歌可好听了,叫什么来着,真好看!”

    “真好看?”祁楚正纳闷,谁的名字叫真好看,却见千灵被旁边小贩摊铺上的耳环吸引上了。

    “姑娘真有眼光,配姑娘真是最好的。”

    千灵莞尔一笑,“是不是不论谁看上什么的,你都会说是最好的?”千灵打趣着,小贩被这一笑给惊到了,呆了好一会儿。

    “好看吗?”千灵拿着耳环在祁楚面前晃悠。

    “好看。”

    “这个多少钱?”

    “五两银子。”

    千灵取下耳环,准备戴上新的,一旁小贩插了句话“这位公子,给姑娘戴上吧,戴耳戴耳,带儿带儿,娶妻带子,日后娶妻定要生儿子的。”小贩一脸的热情洋溢。

    千灵的脸顿时一阵绯红, “小哥,你误会了。”一旁的小贩连忙赔笑。

    “没事,我来吧。”

    祁楚拿过千灵手中的耳环,替千灵戴上。

    “嘶~”

    “对不起,我,我不太会。”

    “没,没事。”周围虽然喧闹,可千灵依旧能听到自己现在急促的心跳声。抬眼悄悄看了看认真为自己戴耳环的祁楚,似乎有一番别样的情意从心底里生出来。意识到这里,千灵赶紧自己岔开了自己的思绪,自己这是在想些什么呢!

    “小哥,这里为什么今天好多女人额上都带着白玉兰花似的额妆吶,以前我来都没有的。”

    “姑娘怕是说笑了吧,这个可流传了有几百年了吧。”

    “几百年?”

    “是啊,听说是当时鬼节,一个将军为他夫人画的妆,他夫人是我们北孤国以前的一个公主,听闻这位公主最喜白玉兰花,而且生的如天仙般貌美。那将军打战是好手,为我们北国收复了许多疆土,可生性风流,谁知遇见了公主,便收了心。二人还有个孩子。这样不知何时就慢慢传了下来,有夫家的女子在今天都会弄这样的花钿,以示夫妻和睦。”

    “竟是这样。”

    祁楚的手略微顿了顿,千灵有些察觉,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便问着:“好了吗?”

    “嗯,好了。”

    “不过我瞧姑娘额间这花钿倒是别致,比旁人的都要好看。”

    “是吗?”千灵笑的灿然,“我这是天生的。”

    “哈哈哈,姑娘快别寻小的玩笑了。”

    “我们走吧。”

    “这钱给你。”千灵多了几两银子。

    “哎哟,多谢姑娘。姑娘前面还有放天灯和河灯的,往左走呀还有家教坊,清乐楼,里面有我们北孤城最好的唱优和歌舞,公子可以一去。”说着又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千灵,又满眼异笑的看了下祁楚。

    “多谢小哥。”千灵倒是落落大方的应着。

    两人一路往前,都是人群熙熙攘攘,好生热闹,有叫卖吆喝的,有放爆竹烟花的等等。

    千灵在桥上买了两个河灯,“你也放一个吧。”

    “为谁放?”祁楚神色瞬间黯然而后又恢复原常。

    自己也听过些祁楚的事,说是天帝极爱祁楚的母亲瑶妃,又说是瑶妃难产而死,只护住了孩子,又听闻这件事和天后还有些关联。所以天帝对这个儿子是又爱又恨,这许多年来也未曾管过,在天界无名无号,只担的一个天帝最厌恶的三儿子的名号,在天界是无人看重。好在自己上进早早得了上神之位,一万岁便送去了天尊处学师,这才引起了些注意。但三百年前损坏了母亲的遗物,被天帝贬去了凡间历劫,失了上神,散了仙力,一切重头再来,可以说是孤家寡人,无亲族依靠了。

    千灵沉思了片刻,“你不是说在北孤城有位故人吗?”

    “她早已走了,走的不安。”

    “那你就愿她,嗯,愿她,望乡台回望凡世一生,孟婆三汤忘却前尘纷扰,奈何桥渡再世清安喜乐。如何?”千灵笑的灿烂。

    祁楚失落一笑,“好,那你吶?”

    “我就愿妖界平安,父母兄弟平安,我也平安,彦清平安,师父平安,义父平安,止水平安,休朽和鸣武平安,还有…”

    祁楚回了神色,逗趣道“你愿的这么多,那听的过来?”

    千灵慢慢抬眼看向祁楚,花满市,月侵衣,荷花似河灯里的烛火掺着清亮的月色映晃在千灵清冷的面容上,分外清娆,两眸清炯好似盛着月亮的清辉,眉眼盈盈如秋水流动,宛然一笑胜星华,脸颊带着些害羞的红润,任谁看都会不觉痴了心。

    “你也平安。”千灵笑着看着祁楚的眼睛慢慢说道。

    “我会的。”祁楚眼神闪忽,不敢再对着千灵的眼神,只看向了河上漂浮着的许许河灯。千灵暗自笑了笑,顺着河放下了河灯,祁楚也随着放下了。

    “回去吧。”

    “我们去清乐楼看看歌舞吧。”千灵也不顾祁楚答应没答应,偷乐着往前走了。在个隐秘的地方变了身男装,带了个半脸面具才和祁楚进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