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婚恋:夜少爱〕〔踏天龙皇〕〔战兵狂神〕〔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重生神医〕〔神魂武尊〕〔总裁爹地宠上天〕〔武神圣帝〕〔陆先生,宠妻不要〕〔王牌宠妃惹君心〕〔陈东阳林诗曼〕〔我可以无限转化〕〔前任遍仙界〕〔重生之财气冲天〕〔夜行手记〕〔豪门契约:总裁,〕〔都市绝品狂尊〕〔他比蜜糖还甜〕〔流年的小船〕〔兵王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十三章 千辰柠瑜大婚
    没过多久,休朽柠瑜婚期的日子就到了,可柠瑜并不期待,自己心里想要嫁的人只有休朽。

    (从前父亲带我来主界的时候路过辉月楼就看见过休朽,高大挺拔的身影蹲在地上温柔哄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略微要小一些的小女孩儿,问了父亲才知道那就是那位就是嫡公主千灵和他的贴身侍卫休朽,那个地方就是千灵的住处。后来又让自己信的过小丫鬟四处打听,才知道他是善姬老郡主的独子,心中暗暗稳了一两分,父亲是不会让自己嫁给一个身份地位比自己低太多的人。

    此后父亲每次去主界的时候,我都会赖着父亲,撒娇求父亲带上自己跟去,就想着能多和他见几面也好。

    后来妖帝过整寿生辰的宴会上,自己就坐在千灵的旁边,休朽就站在千灵的身后,那是我离他的最近的一次。

    说来也奇怪,好几次了都从未看到过千灵身边有婢女,听闻是有的只是从不出辉月楼,又听说妖后不放心,所以一应的东西都有自己亲自照料。妖帝又担心女儿顽皮所以派了好些将士守着,生怕千灵出了差错,自己听着好不羡慕。那时都是歌乐喧哗,我却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都是那样的急促,仿佛连休朽的呼吸声自己都能隐约听到。

    休朽他对千灵很温柔,语气都是轻的,不时都会在千灵旁边说几句话,让她安稳坐好,宴会过后就和鸣武带她去玩,还不时放下身子来给千灵布菜。我承认当时嫉妒的发疯了,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自己从未说过的刻薄话“千灵公主真是好雅兴,真真将将军都养成婢女了。”千灵当时火气就上来了,要不是休朽强按住了千灵,千灵当场就掀了我的桌子。

    不得不承认千灵长的很美,美的连一个女子都会忍不住的惊叹羡慕,何况又是男子呐。宴席散后,父亲在妖界逗留了一日,我住在离辉月楼不远的地方,那天晚上恰好是休朽当差,他就靠在辉月楼院里那棵白玉兰花树下,白色的花瓣落了一地,被千灵摆成了一个小蛇的形状,他就那样痴痴的盯着,同时他也十分警觉,我还没进院子,他就提着剑直直刺了过来,看到是我才收了手。他什么都没说,行了礼,说了声冒犯,回走了几步站在院门,好像是怕我要进去。他微低着头,叶的影子错落的打在他脸上,轮廓分明。我只是站在那呆呆的,他等了一会儿,转身关了院门进去了。父亲去主界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我每次都吵着闹着要去,每次看到他,都会跟他打个招呼,他最多就是冷冷的作了个礼,连眼皮都不待抬一下,没有对千灵的耐心温柔,还没走近他,就能从他的表情上知道,就告诉你他不想理你,除此便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可自己每次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看他,同他说话,可他从来没有说过七八个字以上。

    那天同父亲来主殿,远远的就看见了休朽,还有千灵,他的目光全落在千灵身上,千灵却在和鸣武说着玩笑。

    好似这段情似乎只是我一个人的故事罢了。)

    因为千辰的府邸是在主界的,因此婚礼是在主界办的。婚宴十分热闹,那天最高兴的不是千辰,而是南平王。一个老丈人一直帮自己的女婿挡酒,深怕千辰醉了晚上做不了正事,最后被手下给抬了下去。

    千辰十分醉意中有六七分都是装出来的,踉跄的回了卧居。柠瑜坐在床边,新娘的红妆都被眼泪染花了。千辰带着暖暖的笑意走了过去,轻轻的擦着柠瑜的眼泪,柠瑜本能的往后躲了一下,千辰眼里的烦杂嫌弃一闪而过。千辰强拿着柠瑜的肩膀,将柠瑜压在身下,柠瑜眼神慌张,只能胡乱的动,却抵不过千辰的力气,“你干什么!”

    “自然是做该做的事。”说完就堵上了柠瑜的红唇,柠瑜羞耻难耐,只能默默的抽泣。

    “唔,嗯,唔,” 柠瑜低泣着,千辰正亲咬着柠瑜的脖子,一手扯着柠瑜下面的裙子。柠瑜没有做什么抵抗,任由千辰怎么做,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政治上的牺牲品,何来无所谓的争执,凡正他,他也不会,反正自己对他如今也绝了期望了。

    三天后,柠瑜和千辰一同拜见妖帝妖后,见到休朽正在主殿外当值,走在千辰身后悄侧了一下头,抬眼看了眼休朽,休朽只是低着头行礼,柠瑜眼里微弱的光又暗了下去。

    柠瑜走进大殿一半后,千辰十分温柔的看了她一眼,先走上去叩见了妖帝妖后。柠瑜跪下膝行至妖帝妖后面前,叩拜数次后方才起身。后面服侍的人又端上柠瑜清早亲自做好的饭菜端上来,柠瑜服侍妖帝妖后吃下后,又跪下敬茶,待妖帝妖后喝完敬茶后,千辰才在柠瑜身边跪下又叩拜数次。妖后扶着柠瑜起来,“好孩子,别累着了。”话音柔软轻细,眼里却流露出一丝怜悯之意。

    “多谢母后。”

    “你们收拾好后也去,”妖帝停了停,看了下千辰面色和悦,又才继续说了下去“还是去宗祠里祭拜一下。”

    “是,儿媳遵意。”

    “是,儿子遵意。”

    “好了,你们去吧,我身子不太好,劳不得神,也免的散了你们的喜气。”妖后一脸的疲态,妖帝担心的看一眼,面显愁容。

    “是。”

    待千辰和柠瑜走后,仆榕赶忙扶着妖后回了寝殿,妖帝留在了书房商议政事。

    “止水的汤药送去了吗?”

    “放心吧,您别劳神了。”

    “业文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燕荒君上说了就这几日的事了。”仆榕一面说着,一面给妖后喂早就温着的汤药。

    “元青长老还是不愿意出关吗?”

    “妖后,”仆榕有些急了,“您还是先把自个儿的身子顾好再说吧。”

    妖后皱眉咽下了汤药,自从自己身子败的越来越严重后,千燚再也不对自己说妖界任何事物了,可自己怎么能放心的下。

    “劳累着燕荒那孩子了。”妖后声音凄苦,仆榕喂好药收拾一番后,连忙退下,在门外偷偷拭了拭眼泪。不知道这样的“宁静”能够“持续”到多久。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史上最强炼气期〕〔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