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十五章 醉酒定情
    祁楚悄声回来了,过了许久,千灵才听到东西碎落的声音。

    “三殿下,”千灵敲了敲门,又再叫了几声,里面无人应答,便推门进去。祁楚的头发有些散乱,千灵脚还没迈进去就问到了一屋子的酒气,千灵皱了皱了鼻子。祁楚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眉宇之间不似以前英气十足,眼神苍乱废堪,放佛一瞬间老了许多,混填了颓靡。

    “三殿下,怎么喝这么多酒?”千灵默默收拾好散落的酒瓶,这语气听着责备,实则心疼。祁楚挣扎着歪倒从地上起来。

    “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

    千灵忙着那醒酒药,没怎么听清,只听的什么鸟,什么鱼的,只当祁楚喝醉了在胡乱乱语。

    “三殿下真是田园心肠,醉了还在念鱼啊,鸟啊的。”祁楚又抓着千灵直直的看着。

    “我很想你。”一句话说的温柔如水,祁楚的脸靠的越来越近, 祁楚将千灵环进自己的臂弯,抱的很紧,轻轻的覆上了千灵香软的小唇,千灵呆呆的睁大眼睛一直眨巴。

    千灵只觉得自己心都快停了,眼睫毛不停的打在祁楚的睫毛上。祁楚慢慢抽离了自己的唇,十分温柔,“别动,老实点儿。”随即不带一丝迟疑,又亲了上去,趁着千灵恍惚,灵巧的舌头敲开了千灵的唇齿,千灵只觉得浑身如同棉花般软弱无力,慢慢闭上了眼,手犹豫着还是回抱住了祁楚,笨拙的回应着祁楚温情而热烈的吻。祁楚松手在千灵背上有意无意的滑动着,似有似无的握住了千灵的柳腰,吻的更加深入,千灵不觉闷嗯了几声,祁楚在千灵腰上的手也慢慢加深了力道,毫无察觉的解开了千灵的腰带,千灵的衣裙松了,祁楚的冰凉的手慢慢覆上千灵温热的肌肤。千灵一个激灵醒了大半。

    “三,三,殿,下,”千灵含糊嘟哝着,可祁楚根本就不给千灵说话的机会,舌缠着千灵的舌头不停的旋着,祁楚的手慢慢伸进了里衣更贴近了千灵滑嫩娇柔的体肤,祁楚的吻慢慢往上移了,落在千灵的琥珀剔透的眼上,翘楚的鼻尖,又回到粉软的嘴,一只手慢慢拉开千灵肩上的衣服,轻轻咬着千灵敏感的脖子,吮允着精致的锁骨,另一只手又从里衣探进去,从侧面不断向上抚摸,千灵的皮肤娇柔丝滑如同初绽的花瓣一般,多用些力仿佛都要断了一般,千灵被祁楚弄的身子早酥软了一半,不由闷哼了几声,头脑中断的那个弦突然绷了起来,猛地一推,拉紧了松开的衣裙,“三殿下,发乎情,止乎,止乎礼。”便飞快的跑了。回了屋子里,许久没有缓过神来。

    千灵想着让自己静静心,便在这昆吾山四处疾疾走着,说来自己到这儿许久,竟未认真赏过这昆吾山的杏林景色。此时已经入了秋了,师父似乎很喜欢银杏,洞庭皇,小佛手,鸭尾银杏,佛指,无心银杏什么的都有,尤其是那棵桐子果长的尤其好。满地翻黄的银杏叶,走在上面吱吱作响,朔朔落下的杏叶,真真是“不知栋里云,当作人间雨”。再往前走便是三生净池了,天尊从不让千灵去,千灵知趣的去了那棵桐子果下闭眼歇着,任落叶随风落在自己身上。

    恍然间听见有人叫自己,朦胧的睁了眼睛,看样子是天界来的小仙使,连忙起身恭迎,只是纳闷若天界的人来找应是在殿上,怎么找到此处来了?

    “彦羽仙子,这是即晨天尊送来的信,说是务必交到你手里。”那小女仙使毕恭毕敬的说着。千灵拆开信看说是拂尘忘了带 ,让彦羽送来,千灵收了信暗自纳闷天尊怎么不差遣祁楚去,转念又想着祁楚和九重天的关系,除必不可去是不会去的,心下定了定 ,可想着一个拂尘有那么重要吗,必不离身的。

    “仙使略等,我去换身衣服就随仙使去西王母的玉山。”千灵作了礼。回了寝间戴上了流苏眉心坠的额饰遮住了自己额间蛇灵花印记。又去了祁楚的房间,想着若祁楚说是可以,自然也就无妨,想是师父真的想要自己的拂尘。敲了敲门,“何事?”祁楚并没有让千灵进去。

    “师父派仙使捎了信来,让我去送拂尘。”千灵的声音有些紧张。

    祁楚本已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走回去坐下了,略顿了顿。

    “你去吧,送了就回来,不要贪玩。”

    “那,那我走了。”

    “嗯。”

    千灵穿过长廊,走过半拱月门,到了天尊的寝室,“果然没拿。”收好了拂尘到了前厅,“仙使久等了,走吧。”

    “彦羽仙子请。”仙使恭敬客气,颇有礼法,千灵的心思简了下来但还是没有彻底放松。走到一半,便瞧这不对了。

    “仙使,我瞧着儿这不是去玉山瑶池的路?”

    “彦羽仙子,西王母的蟠桃宴已结束了,现下即晨天尊在九重天。”

    “是吗?”千灵半信半疑。

    “小仙不敢欺瞒仙子。”

    到了九重天后,千灵一路随着仙使兜兜绕绕的竟绕到了天后的住处,刚想问着,那仙使便在眼皮子底下不见了。千灵心下急了,这可怎么办!正想着往回走,说不定绕着还能出去,还未抬脚一步就被二十几个天兵给执长矛围住了,千灵并未反抗,知道自己越是怒越容易吃亏,现下还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个什么套。就这样又被羁押着到了前殿,千灵跪在殿下,看了眼四周,魔王冥亡居然也在,说来也是,自从天族一统四界后,总会找妖魔两界来述职,父王也来过几次,不过大多数还是大哥来,二哥也来过。说句实话小时候偷玩跑出去不知在哪还见过一次,那是冥亡还是翩翩少年,告诉自己是新任魔王,以后在妖界有麻烦了,可以来投奔魔界,笑的可慈爱和祥了。回来告诉父王母后自以为得意,却被母亲罚的可重了,连累的没看好自己休朽鸣武也罚了。现在居然有点儿成熟男人的味道,真是世事历人,这番帅气在魔界可要迷倒不少小魔女吧,可又听说冥亡还没娶正妻,只有几个侧妃伺候着。那时没告诉冥亡自己是妖界的千灵,又戴着额饰,怕是早忘了。便十分调皮的对冥亡眨了眨眼睛,把冥亡搞的略有些激灵,回了个帅气的笑。冥亡颇有意思的看着千灵,千灵,彦羽竟是同一个人。

    “启禀天帝,在天后宫前捉到一女子,想要擅闯天后宫中。”那天兵说的义正言辞,天可怜见,自己是半步都不想进去的。天帝天后似乎倒没什么,正准备问话,祁夕却耐不住问了起来,天后不经意瞪了女儿一眼,又生生忍了下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