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湛廉时林帘〕〔林帘湛廉〕〔玄幻世界当狗托〕〔万界食谱〕〔言生慕雪〕〔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我的伯爵夫人〕〔山野闲云〕〔我是旁门左道〕〔吾即是帝国〕〔这不是我的大宋〕〔诸天神级大佬〕〔樊辰仙缘〕〔极道魂身〕〔青羽掌门路〕〔柯南之肥宅侦探〕〔神级元素经纪人〕〔从诛仙开始复制诸〕〔摧毁玛丽苏〕〔一纸婚成情渐浓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十八章 着手防备
    话说南平王自柠榆成婚后竟一直都没回去,而是邀着虺蛇、化蛇、怪蛇和其它一些大族的人时时饮宴。妖帝只好派了鸣文,也就是鸣武的弟弟在南平王主界内的玉明宫殿外加强巡逻防察。

    “等天帝的三儿子祁琅册封大典过后几日怕是就要来边界整顿。”天帝在书房跟燕荒说着,屏退了周围侍奉的人。

    “父亲,这是其次的,我想着要不先让母后到我母族…”

    “不可,”妖帝还没等燕荒说完就打断了,“业文能带止水回族已是最好的了,再说你母后也不会同意的,哪有大乱未至,为主却先逃的的道理。”妖帝否决了燕荒的建议。

    “是。”燕荒暗下了眸子,“这有封止水留给千儿的信,还有些日前千儿来的信父亲还没回。”

    “把止水的信带给彦清就好了,我会让他到妖界外来等着的。”

    “父亲,千儿在昆吾山的事儿子已经知道了。他有意让儿子知道的。”燕荒缓缓抬起头看着妖帝,一时竟比以前老了许多,两鬓不知何时早添上了几缕白发。

    妖帝长长的唉息了一声,“为父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千辰是大哥的独遗子从前不能不对他多上几分心思,后来又有了千儿,是父亲没做好。”妖帝眼神深邃哀泣,看着燕荒带着些许泪光。自己对燕荒没有上过多少心,素寻都比自己对燕荒上心,后来有了千儿,一颗心更是全然给了自己的女儿,风雨飘摇到来之际,却还是如此偏心让千灵躲了出去,所能依靠的还是燕荒,再看看燕荒近来操劳,硬朗的脸瘦削下来,眼里的斑斑血丝不少于自己,心上又多添了几分愧疚。

    “父亲,千儿现下在昆吾山很好,儿子也不希望千儿牵扯进来,但现在父亲,千辰谋逆已是不争的事实,还望父亲早做决断!”燕荒扑通跪了下去,说的诚恳热切。自己的父亲什么都好只是太过优柔寡断,千辰谋逆暗中积蓄势力早有显现,却一直没有决绝,已致如今势大难按。

    “可终究没有过到明面上……”

    “父亲!若到了明面上还有现在所谓的平静吗?父亲还想让谁再受一遍千灵的病痛?”燕荒急切,自己知道父亲有意帝位属意千辰,只是千辰太过偏执疯狂不自知罢了。

    “你在这儿先等着。”妖帝匆匆走了。

    “是。”

    妖帝去了寝殿,拿上了妖符。

    “定了吗?”素寻在身后看着妖帝的背影,眼泪婆娑。

    妖帝长长的哀叹了一声,扶着素寻坐在铺了厚厚的羊毡的软塌上。

    “定了,就是最近了。你放心,出了事有我和燕荒顶着,你好生将养身体。”一席两人无话,只有缠绕的唉泣。

    “罢了,让千儿回来吧。她该经历些事了,不该让她在别人的羽翼下活着,她早该有自己的羽翼了,是我们太溺爱她了。”妖后的声音哑哑的。

    “不行。”妖帝立马决了,“我先去处理政事了,燕荒还在书房等着。”

    素寻深叹,能够躲的过的都不是劫了。

    “父亲,这?”燕荒看着父亲急匆匆的拿着兵符过来交给自己,有些恍然不知所措。

    “收好。如今西边的动乱已经传了过来,千辰他主动请求过去镇压,刚去一天就平静下来,怕是已经串好了,西边已然是保不住了。自他去了后便没有什么音信,除了一封捷报外。这东边和魔界边界的祸乱也是不断,到时你还要去,妖符在身,倘若主界真有什么不测,你调兵过来也方便,不必被人掣肘。”

    “还有,如今妖界大族十之五六都在主界,不知道千辰会用什么理由出来起兵”妖帝思路清晰,想着燕荒的话,若不早做防备怕是到了面上只会让自己措手不及。

    “休朽、鸣武、鸣山都是可靠的,倒时你去让休朽跟着你,让鸣武和鸣文镇守在主界,那孩子心细,你也多个照应。”

    “那千儿?”

    “先别让她知道,把止水的信给她吧,让化蝶带过去。彦清也不必来了。”

    “是。”燕荒怀里揣着兵符,感觉风雨欲来,是生是死便在这一遭了,其实自己很想再去看看千灵,又不想让她徒增烦扰。燕荒回去立马召见了鸣武、鸣文和休朽,把所有的事都原原本本交代了清楚,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怕的是连这三人都没有察觉其中的悄然变化,更莫说他人还沉浸在安乐的美梦之中。

    四人彻夜长谈安排军事防署,可惜手下信的过的兵实在不够,以前都是千辰管着军政,接连换人,那些兵成日一副懒散懈怠的样子,怕是早有预备,以此为借口换下人来。燕荒又只好送信给母亲,让母亲派些值得亲信的人过来,主界不比外面,定要围的如铁桶一般。

    “南平王知道吗?”就在大家商量的时候,休朽突然冒了一句。

    “目前看来是不知道的。”燕荒答道。“南平王虽然行事乖张没有礼制但谋逆这事怕还做不出来,只怕也是成为了千辰的一颗棋子。”

    “那鸣文如果真的乱了起来,你守的玉明宫一定不能让里面任何一个出去。”

    “放心,我有分寸。”鸣文拍着胸脯打包票。

    “倒时候说不定能靠着这些人去请兵。”燕荒和休朽想的很投机。

    “不过还有螣蛇一族是最麻烦的。”燕荒补充到,“如今既不确定他们知不知道,也不敢露了风给他们。”

    “当然不能说,但我们要当他们知道来应对。”

    “是,不过连你们都不知道千辰意图谋逆,就怕到时候妖界内的人还拿他当以往的谦谦君上可就不好了。”

    “这也是最不好的地方,所以所有要害必须死守住。”

    “那柠瑜君妃?”鸣武问了一句,该安排的都安排了,唯独忘了她。

    一时大家都没有说话,休朽凝神,“她应该不知道。”

    “确定?”

    休朽肯定的点了点头,“确定。”燕荒虽然有些迟疑但他还是愿意相信休朽。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了。”燕荒的手用力的在桌上点了点,烛火摇曳欲熄又起。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在等,在等一个契机,是赢是败都是未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