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巅峰狂婿〕〔豪门风水师:妖娆〕〔常东钟童欣〕〔斗武乾坤〕〔总裁诱妻成瘾〕〔农门医女:猎户王〕〔毒医狂妃:邪帝请〕〔快穿:女主不当炮〕〔萌宝向前冲:带着〕〔七等分的未来〕〔我就想认真做影视〕〔何以为道〕〔万古第一狂帝〕〔穿越之不想做主角〕〔玄云录〕〔既是如此〕〔第一凰妃〕〔珠光宝妻〕〔名门第一千金〕〔最后的净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二十二章 暗涌
    “西安王,自昨日上午起,你便在月中楼停兵不前,现在已快天明了,莫不是反悔,想回去了?”鬼蛛宗主语气不屑嘲弄。

    “箭早已不在弦上了。”西安王心里十分无奈,当初真不该为了一时权柄贪念而起兵,若是路上遇到主军抵抗战死也就罢了,可这马上就要行至主界了,却一路通畅,平静的非常不正常,就连海上有风暴那也得先打几个浪吹吹风什么吧,这一路是越走越后怕,退堂鼓的念头也不是没有起过,只是这尊佛一直守在这里。

    “可是,这也太过于……”

    “太过于什么?”鬼蛛宗主语气威胁,“西安王,南平王越制背礼,您打的可“清君侧”的旗号,谁又敢拦?”鬼蛛宗主语气加快不断向西安王施压。

    “可是走到这里主界都没有传出动静,你不会是……”西安王一脸恐慌,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对鬼蛛宗主手直指的鬼蛛宗主质问,“西安王,箭早已发出了,不打到痛处怎么能够停下?你的一家老小我已经安置好了,你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放手一搏吧!”鬼蛛宗主声音虽然沙哑,但却令人胆颤。

    鬼蛛宗主提了一口气,语气放和“西安王还是下令进兵往前吧,争取在今晚赶到主界外围。”西安王瘫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还是决定下令继续前行了,不过此时的军心并不似来时那么坚定了。

    “宗主,回母族吗?”

    “那边现在怎么样?”鬼蛛宗主凝视着此时还悬挂着清蓝色天空的一弯淡淡的白月钩。

    “已经准备好了,有几个想要告密的已经被秘密处置了。”

    “再等等,快到主界了,就走。”鬼蛛宗主声音沉沉的。念心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十一月尾巴的早晨,天亮的越发迟了,一轮纤月仅仅是淡淡的白色,如同树枝上的雾凇,软绵绵的微光聊胜于无,根本照不进昏暗的屋子了,也照不进他的心里。

    过了一会儿,听到了些寂晨里的动静。大家都在尽量的小声,可在这样的时候,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显的十分吵杂。

    “宗主,西安王应该下令了。”念心声音缓缓的,其实自己不赞成宗主这样做,可既然他要做,哪怕千难万阻、万劫不复,、是生是死自己都要陪着他,陪着他走到最后。

    “再往前走,我就先走了,你要看好这里,如果遇到反抗的,还是和以前一样,暗杀。”鬼蛛宗主最后两个说的轻却十分有力。

    “是。”

    “还有这个,算了,我自己来做。”

    念心有些疑惑,但还是瞒在了心里。

    天色很快就到傍晚了,黄昏没有一点力气,一点色彩暖意都没有给这平静下的暗涌。

    “主界那边现在还没有千辰的消息?”

    “没有。”

    “不该呀。”燕荒喃喃道。

    “鸣武给信了吗?”

    “没有,不过现在没给信也是好事,证明主界还没有事,若是进了主界,不论怎么样都会有动静的。”

    “你说的对,但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不能让别界的人认为此时有机可乘,今夜怕是个不眠夜了。”燕荒长叹一声,千辰就只是在等,至于等什么却始终不清楚,燕荒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始终没有想透。

    “止水的信送了吗?”

    “送了,没人知道。”

    “好。”莫非千辰是在等千灵?燕荒一时害怕了起来,妖界没有女儿不能继承帝位的说法,只要千灵在便是永久的威胁!可来时父亲也说了,天尊一直在昆吾山,彦清也是日夜一直守在仙屏外,一应来往都是与彦清看过之后才又装好送到千灵手里的,彦清是个有分寸的,自己一直都知道,想到这燕荒又稳了稳。

    “君上,千灵,不回来吗?”休朽试探着问道,自己心里的千灵绝不是只顾自己偷生的。

    “千儿,她还不知道。”

    “若真的发生了不测后,她才知道会受不了的。”

    “我们都知道,可谁又忍心?”燕荒面色凄然,休朽不再问下去,只希望黑夜快些到来,又快些能够过去。安静的夜,安静的可怕。

    “舅舅一切都准备好了,只要等到西安王进了主界,等他们争打一番,我们就以西安王谋逆的罪名带兵进去,坐收渔翁之利。”

    “好,你母亲死于仙魔大战,竟然千燚那人坐上了妖帝之位,怕是身归异河后,就是千灵那小丫头,哪里还轮的到你?我先在就去整兵应战,这么多年辛苦筹谋,忍辱负重,今晚就是你登上帝位的最后一步。只是如今还不知道千灵那个丫头在哪里,倒是可惜她了,跟着陪葬。”千灵自小就多得长辈宠爱,不论是关系好还是不好的,嘴甜走天下是没错的了。

    千辰神色复杂,只是笑着迎合。

    而此时的昆吾山倒是别有一份冬夜之寥美,几颗星子衬在广阔的黑云上,显的气势不足。彦清拿着止水来的信交给了千灵。

    “笑什么?”

    “信上说安好,勿念。”

    “那就好。”

    “止水姐也快有七个月了吧?”

    “是啊。”

    “彦清,帮我跟师父求求情吧,过不久我想回去看止水姐,最后一面。”

    “好,我明天就去。”

    “你怎么了,瞧着不安的样子?”千灵抿了抿嘴,彦清这几日怪怪的,日日夜夜的都守在这里,寸步不离,生怕自己跑了一样。

    “没有,我看你是被关久了,关傻了吧,神经兮兮的。”彦清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打着哈哈。

    “你可别蒙我,真的是要帮我求师父的才好。”千灵神色严肃,彦清见此,也不和千灵玩笑了。

    “好了,我知道了。”

    “看着你,我倒想起一句话来。”

    “什么话?”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不过小时候你拿着树枝丫子教我练剑,打我手心的时候我可没这么想过来着。”

    “看着你,我也想起了一句话来。”

    “什么话?”

    “以后再告诉你。”

    千灵十分气愤,“你总是这样,小心我又像以前一样把你绑起来。”说着还扯了扯鞭子,以示威胁。

    两个人对看一眼,都笑了出来。祁楚笑的爽朗如同清泉,千灵笑的嫣然,如同春风。

    闻知君容乐,似于暖泉盛。

    听得汝心笑,如沐三月风。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