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人趣事〕〔一只混在女寝的橘〕〔无限童年系统〕〔冷艳总裁的贴身狂〕〔永不沉没的星舰〕〔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末世神魔录〕〔无限之道主〕〔我不当反派啊〕〔跨界援助中心〕〔楚流殇〕〔别天观道〕〔嫡大小姐之丹药师〕〔这个刺客有毛病〕〔至尊乘风〕〔科技大仙宗〕〔玩家请自重〕〔九霄帝道〕〔神兽养殖大亨〕〔一吨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二十三章 阴暗计谋 亲情决裂
    夜一点点沉了下去,等到酉时,祁楚便去了东海拿凝心石,眼里是说不出的坚决。

    “不知长林水君近来春风得意,是否只是听得新人笑,不知旧人泪?”祁楚十分嘲讽。

    长林黑沉着脸,自药山回来等局势稳定下来后,一直派人去昆吾山打探消息都被拦了回来。

    “三殿下不知想说什么?”

    “止水怕是快生了。”祁楚扯了扯嘴角,哼了一句。

    “她现在怎么样?如何了?”长林十分着急。

    “千灵照看的很好。不过我来是想跟长林水君讨东海海心凝心石的。”祁楚没有多兜圈子。

    “她好就好,她好就好。”长林嘴里喃喃,过了一会儿才想到祁楚的后半句话。

    “凝心石?”

    “对。”

    “当初老海皇不是给你母亲了吗?”长林有些疑惑的问道。

    “什么?”

    “当初先父反老海皇,后来天帝出兵平乱,老海皇就把凝心石拿走托人带给你母亲。”祁楚根本没有在听长林在说什么,不在东海?那又在哪里?祁楚匆忙走了,回了天宫林梦阁。

    祁楚翻遍了林梦阁都没有找到凝心石,难道在休止深山海?祁楚正慌忙又赶往休止深山海。

    “三殿下是在找什么?”寻风没人察觉的堵在了门口。

    祁楚眼神烦躁,心里不悦瞪了寻风一眼,自顾走着。

    “三殿下,是在找凝心石吗?”

    祁楚的脚步停了下来立马折了回去,“你知道?”

    “当然,因为凝心石就在我这里。”寻风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祁楚皱着眉,“三殿下想要吗?”寻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红木盒子。

    “三殿下,不收着吗?”

    祁楚没有接过来,眼睛里满是疑惑和排斥。寻风将红木盒子放在地上便走了。过了一阵儿,祁楚才将那红木盒子收了起来。

    天色已到了亥时。

    西安王的行军速度一拖再拖,终于在念心把利剑架到西安王脖子上后,下了攻主界的命令。

    “西安王做了。千辰,要现在……”

    “再等等。”

    子觅心里有些焦急,但看千辰气定神闲,十分有把握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什么?!”鸣武带着军情进到主殿向妖帝汇报。

    “西安王?那为何都打到主界来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个怕是千辰君,”鸣武顿了顿,“怕是千辰在暗中搞得鬼。”

    “呵,清君侧,好,好,原来千辰对南平王和柠瑜是打的这个主意。”

    “鸣文可还守的住?”

    “暂时是可以的,以前千辰管着军务,如今主界的兵跟本不够用。”

    “玉明宫南平王哪里怕是已经得了消息。”

    “是,不过末将已经分拨了人手去那边,以防他们有什么异己之心,信也带给了燕荒君上。”

    “嗯,还有一件事……”

    “报。”一阵长长刺耳的男音打断了妖帝的话,为此时的紧张又笼上了灰暗。

    “报,报,妖帝,”那人说的气喘吁吁,“西安王攻了进来。”

    “这么快?”妖帝和鸣武都不禁惊呼了一声。鸣武看了一眼妖帝,心领神会退了出去去支援鸣文。

    “西安王?!”燕荒惊了,西安王一直是最喜风流安逸的,千辰怎么会把西安王扯上。

    “不好!”休朽想到了,“不会是让西安王做前盾,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休朽和燕荒相看了一眼,心下已是了然了七八分,立马回了主界。

    “千辰,西安王已经攻了进去了,咱们还要等吗?再等可就错过了好时机了。” 子觅越等越急。此时却进来了一个暗影,子觅有些惊了,这又是谁?

    “燕荒和休朽已经回去了,祁楚也已经回了昆吾山。”

    “舅舅,时机到了。”千辰面带这着狡胁的笑意。要打就要一网打尽,一个都不能留下作为自己的后患。

    此时的主界西安王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谋逆的消息已经皆知了。南平王十分恼怒,直接从玉明宫打了出来,自己倒要看看自己怎么就成了贼子的靶子了!余下几位大族里的人都趁乱逃的逃,跑的跑,害怕这场变乱会影响到自己将来的地位。

    千燚匆匆将素寻安置去了辉月楼,便匆忙赶去了阵前。

    “父亲,可要去哪儿?”千辰直直落在妖帝面前。

    “父亲,如今外面兵乱,还是在辉月楼里好好等儿子为您铲除叛乱吧。”

    “你,你……”妖帝气的说不出话来。

    “儿子的母族螣蛇一族已经出兵了。”千辰缓缓吐出这一句话。妖帝瞬间醒悟了,西安王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幌子!千辰凝气一掌打了过去,妖帝躲闪过去,但还是没有来的及,自去冰渊谷采了蛇灵花,后来动用了禁术过后,自己的法力就在一天天流失,如今根本不是千辰的对手。

    “父亲!”燕荒赶了回来,扶起倒在地上的妖帝。

    “儿子已经让休朽去对付螣蛇一族了。”妖帝刚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燕荒急忙的将妖帝靠在廊柱上,千辰冷眼的看着这患难的父子,不禁轻蔑一笑,惆怅而又冷漠。燕荒召出自己的佩剑,周围的风嚎的更厉害了,几度连外面的声音都压了过去,英气的眼睛冷利似寒冰尖峭。

    “呵,不自量力。”千辰冷笑着。

    彦清手腕敏捷的转动着,越来越快,剑光闪烁,每一个剑光都是利器。千辰退身躲闪时一手点剑而起,长剑相交,银光划破了黑夜,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燕荒紧紧握着剑支撑着自己跪倒在地上。

    “父亲,现在是不是后悔当初那么尽心尽力的教妖法了?”千辰的声音十分邪异。

    而另一边的境况也是十分惨烈。燕荒和休朽回来的晚了,螣蛇一族就在主界外面,只有一个城门的距离。休朽赶去的时候已经空了,又赶去了西边。

    西边鸣文、鸣武因为兵是在太少,纯粹是20倍的悬殊,所以守的十分艰辛,只见螣蛇一族来了,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帮自己这边打西安王,局势才渐渐反转了过来,一时竟也没多想。正当鸣武和鸣文配合着一刀看下西安王的头颅之后,霎时间无数把武器调转枪头对向了自己和鸣文才幡然醒悟了过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