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鼎溯源〕〔我夺舍了魔皇〕〔他在星河等我〕〔退后让为师来〕〔丹武毒尊〕〔医路繁花〕〔传说与传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医武兵王俏总裁〕〔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星空大海之王座〕〔美女校花爱上我〕〔六渡之逆斩苍穹〕〔港乐时代〕〔把吃货炸翻天〕〔传奇开局〕〔天下归凰〕〔漫威里的赛亚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二十五章 千灵得知真相
    此时妖界的消息已经传的四海皆知了,祁琅还没到昆吾山就着急忙慌的回了九重天。

    天尊默默的打坐,可从手上转珠的速度来看,即晨天尊是在克制自己,努力让自己平定。

    “千灵?”祁楚轻声唤着。

    “三殿下?”千灵睡的朦胧,喜上眉梢。但又看着祁楚神色不对。

    “怎么了?”千灵有些担心。

    祁楚将昨夜的事清清楚楚的都告诉给了千灵。

    “三殿下,你说,说什么吶?大,大哥他……”千灵苦笑着。

    “千灵,你听我说,现在你回妖界就是死路一条,好好待在这儿,才能活命!”

    千灵此时头脑一片空白,根本听不清祁楚在说什么。

    “我要走。”千灵飘出一句话来,面色呆滞,眼泪止不住的出来,自己却不知道。自己不敢相信,一定要亲眼见到!可是千灵几次冲破仙屏都未得。

    “祁楚,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让我走好吗?”千灵的话冰冰的,冷心冷情,眼里噙着泪花,抬着沉重疲惫的眼皮。

    祁楚木讷的点了点头,重重的允诺“好,我会护你周全。”

    两人合力破了天尊的仙屏,祁楚跟着千灵去了妖界。

    “天尊,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能做的只有看护好千灵。”天尊心里十分无奈,不是自己不愿插手,而是自己的身份不允许自己插手。

    “还有你,也要记住,若真的……”

    “不好,仙屏破了!”

    天尊和彦清匆匆赶到银杏林,早已经没有了千灵的身影。

    天尊几乎没有思考的就飞身下山,然而在踏出昆吾山的一刻却退回来了,还拉住了彦清。

    “师父!”彦清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师父,让我去吧。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千灵她…”

    “你可要记住,出了这昆吾山山门,便是公然与天为敌了。”

    彦清没有说什么,郑重的给即晨天尊磕了三个头就走了。天尊无奈的凝望着彦清离去的方向,这就是宿命之劫吗?

    “千灵怎么样了?”止水看到休朽平安来了,绞了一晚上的心才静了静,休朽看了看业文,只坐在一旁垂泪。

    “她目前还安全。”

    “那就好,那就好。”止水缓缓深吸了几口气,自己的疼痛又才缓解了一些。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业文的心十分焦急。

    “帝妃也不要太过伤心,如今河蚌一族也是岌岌可危,还是先撑起精神为好。”

    “燕荒现在如何?外面一直传他受了重伤昏迷不醒?”

    “帝妃,妖帝是为在千辰手下救燕荒而死的。”

    “什么?”业文惊呼的站起身子,一手撑着桌子。自己知道千辰要反,可昨天又出了那样的事情。原以为,原以为?

    “帝妃放心,燕荒的生命不会有威胁,妖后留下的遗愿就是燕荒的性命无忧。”

    业文和止水皆是惊色,休朽不禁感叹到千辰的权术,现在不知道的人还怎么在对千辰歌功颂德。幸亏自己在异阴河时遇到了柠瑜派来递信的侍女。休朽又将昨晚的事原本的说了一遍,可休朽不知道,自己转身刚走,那递信的女子就被念心亲手杀了。

    业文性子柔弱,险些晕了过去,哭的更是厉害了。

    “千万不能让千灵回妖界,千万不能。”止水低喃着,身子疼的越来越厉害,头上布着细密的汗珠。

    “快,快去外面叫仆榕。”业文立马到止水身边为她抚着心口,让她能够呼吸顺畅一些。不等休朽出去,仆榕就立马进来了。仆榕在外面听着,心伤的厉害,当初坚决不应该答应妖后陪止水出来。休朽退了出去,站在屋外守着,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千灵回了主界竟无人阻拦,祁楚倒是被拦在了主界外。千灵冲进了大殿,看见千辰正高坐于帝位之上。

    “千儿,回来了?”千辰语气缓缓而轻惑,但细听却有着不可干涉的帝王威仪。

    千灵站在殿上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千辰,那样的陌生。沉默许久,闪烁而灵动的眼睛失去了纷彩,千灵的嘴巴微微抖动着,千灵尽力的在克制自己,“是,是真的吗?”声音哀婉冷漠。

    千辰从阶上慢慢走下来,那样不可一世的傲气。千灵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温声细语的千辰竟然杀了自己的父母。

    “好千儿,别哭。”千辰十分温柔,千灵却止不住的害怕。

    “爹爹和母后真的,真的?”千灵又问了一遍。

    “连你也相信那些人的胡话吗?”千辰走近千灵,轻轻擦拭了千灵脸上的泪痕。

    “为什么?”千灵眼里全是怒火和疑惑,抓着千辰近乎疯狂的问着。

    “够了!”千辰甩开千灵紧抓着自己袖袍的手,反过紧捏着千灵的肩膀。

    “这本来就该是我的!”千辰压低着声音,哑哑的吼了一句,又把声音放和气,“父亲和母亲的衣冠就放在辉月楼。”便走出了主殿。

    “你们进去带公主回辉月楼,公主伤心过度,好生看管着。”

    “是。”

    千灵穿着一袭赤色飘逸雪纺轻纱长裙枯坐在地上蜷缩着低着头,低沉着湿漉的睫毛,眼里满是泪雾,双目无神而痴滞,眉宇之间凝固着哀绪。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手上,裙子上,却死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冬天的白天比夜晚更显得黑沉了。

    那些兵将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又看看外面新帝的背影,只能默默等着。

    过了许久,千灵才紧捂着心口,低声断断续续的抽泣起来,千灵哭的凄然,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噬心之痛,无医可治,无药可救。

    千辰其实就站在殿外,与千灵相背,动了动喉咙,最终还是走了。

    一个兵将低声细语的说了一句“公主请往辉月楼吧,妖帝妖后的衣冠还停在哪吶,过不久便要送灵蛇宗祀了。”

    千灵的睫毛略动了动,良久,才慢慢起身,“走吧。”声音柔哀婉转。

    桦风园的侍女看着千辰进来一个个都惊慌失措赶忙跪下。千辰眼神烦躁难耐。

    “怎么还没有试好?”

    “帝位不正,后位不修。”柠瑜对着铜镜看到身后千辰的身影,冷冷的。

    “告诉你,休朽你还是别痴心妄想的好。”千辰冷漠厌烦。

    柠瑜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和惊异,自己,自己明明做的很好,是哪里做错了?

    “心宜呐?!”

    “你把她怎么了?”

    “她勾结外敌,传帝王不义,你说她怎么了?”千辰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柠瑜,紧紧抓着她的手腕。

    “你再如此,我绝不会留下善姬的性命!”千辰将柠瑜的手重重摔了出去,柠瑜踉跄的摔倒在地。

    柠瑜捏紧了衣裳,独自站了起来,走到洗妆台前,给自己细细的画眉,手却不停抖着,看了看窗外,往右就是曾经的华宫辉月楼,哪里有自己深爱的人。不该再有期许了,少了他也不会有什么的,不是吗?沉沦的人终究要把头露出水面了,待越久,越是迷失没有意识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