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当操盘手的这几〕〔萌狐悍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俄罗斯大妖僧〕〔来不及再叫你一声〕〔仙帝是怎样练成的〕〔从观众席走向娱乐〕〔乡村透视仙医〕〔盖世武神〕〔一世独尊〕〔超品渔夫〕〔丘子坟〕〔画妖师〕〔末日轮盘〕〔诅咒之龙〕〔来自亿万光年的男〕〔画里长安〕〔丹武邪尊〕〔我的空姐老婆〕〔婚后相爱:总裁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二十九章 第二回 前序2
    赤眼猪妖的脚步沉重却越来越开,一直发出巨响的闷哼声,那腐臭的明黄色液体淌的越来越多,带着混球似的尾巴不停翘起来摇着。

    千灵和祁楚对视一眼,心意相通。

    千灵一个轻巧的步伐转到祁楚身后,祁楚拿出剑来故意激怒赤眼猪妖,就在赤眼猪妖被激怒大吼一声,奋起抬脚踩下去祁楚用剑强抵着时,千灵绕到赤眼猪妖身后,飞身上去,一条犹如蛟龙般灵活气势的红鞭,直狠狠的打在赤眼猪妖的背上,顺时间皮开肉绽,千灵心疼自己的手,自己足足用了力气才打的皮开肉绽,还没伤及里面。

    赤眼猪妖大吼,猛然转身,强悍似飓风,如同发了疯一般的攻击千灵。赤眼猪妖虽然力气十足,但千灵胜在灵活敏捷,是以还算应付的过来这上古不知在这儿活了多久的上古妖兽——赤眼猪妖。祁楚一剑直直落在尾巴上,却如毫无感觉般。千灵抵挡不过赤眼猪妖的蛮横力气,在剑后用法力死死撑住。

    千灵看着这赤眼猪妖浑身坚硬如同铠甲,鞭子、利剑皆伤不到它,可这赤眼猪妖的额头至头顶却是净肉秃秃的,只有几根毛立着。

    随即大喊一声,“头!”千灵实实立马就要倒下去了,身子已经快要斜到地面时,一个有力的声音出现。

    “闪开!”

    千灵顺势变成原神呲溜一下从赤眼猪妖身下滑过,心里直念着罪过罪过。

    只见祁楚的剑整个剑身都闪着幽蓝色的光芒,祁楚在后面凝着法力,气势之重厉,剑急速旋转的直刺进赤眼的额中,又狠狠的拔了出来,带出一滩滩浓黑色的浊血,那浓黑色的血散发着尸体腐臭的味道。赤眼猪妖挣扎了几番,发出了杀猪般的刺耳嚎叫,便“砰咚”的一大声倒了下去。但还尚存着气息,只是肚子起伏的越来越慢了。

    千灵和祁楚进了那到狱门,后脚刚迈进,那狱门便出现起了屏障,千灵如何施法都打不开。

    “看着怕是只进不出的。”祁楚默默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二哥现在在哪里?”千灵叹了叹气。

    “会找到的。”祁楚握了握千灵的肩膀。

    幽虚烈狱是域火迷城的中心。被关在域火迷城里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关在域火迷城的,另一种就是被关在幽虚烈狱的。被关在域火迷城的还尚有一线生机,虽然走不出去但好歹知道自己有一条通生的路,死后就变为那些引路或绕遮眼睛的鬼影。而在幽虚烈狱中也是则分为阴阳两座牢狱,阴狱关押女妖,阳狱收押男妖。而两座牢狱内又如同迷宫一般,设着许多的小狱,一狱一妖。

    千灵所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这个又是鸣武讲给她的,威胁她如果再闹腾就把自己关进来。

    此时正是幽虚烈狱的冬季,寒风刺骨,千灵不禁打了个哆嗦。这里如同药山一般能够让已经修炼的神仙或妖感受到四季的变幻的温度。

    天黑的不见五指,千灵想要燃一烛灵火,被祁楚拦下了。

    “还是不要的好,这里面自进来没有一点光亮的,想是里面不见亮光的,还是等夜过去,不然不知会引过来些什么。”

    “也是。”

    祁楚摸索着,“靠在这墙上休息一晚吧。”

    “好。”

    千灵弯着身子抱着双膝,不过两三日就瘦了一圈,瘦削的下巴搁在手背上,一条优美的曲线直到下颌。

    “怎么了?”祁楚低声问着,抬头望着什么也看不见的漆黑的夜,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即使隔着黑夜不听动静不见身影也能感受到千灵身上的伤楚。

    “我想父王、母后了。”千灵轻轻抽泣着,双肩微微抖动着,声音里是藏不住的寥落,比着寒夜还要冷若冰霜。

    这两天发生太多变故了,千灵都来不及过脑细想,直直如同利箭从心穿了过去。

    “会好的。”祁楚的声音哑哑的,像是忍着泪,又叹一声,“一切都会好的。”

    千灵把头埋进膝盖,埋的深深的。抽了几下鼻子,默默的流泪。不知不觉膝盖那的衣裙已经湿了大片,却仍然止不住。

    这样黑沉的夜压的让人喘不过气。千灵第一次感受到了黑夜的可怕,再回过头看看自己,一场华梦已经落幕。父王母后再也回不来了,如此危机的关头都还保护着自己性命,而自己又为他们做了什么?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自己却没有变成让他们反过来依靠的莪蒿。

    休朽这几天十分的焦急,又看着那尚在襁褓里的孩子,又心有不忍,只能干等着彦清传消息回来。

    “休朽。”彦清声音混浊不清。

    休朽虽然十分焦急但看彦清神色,还是强忍住了。彦清将所有事告诉休朽,二人皆是一言不发,紧皱着头。

    “我要在极北大泽等她。”彦清起身欲走。

    “等等,”休朽拿出那封信,“幽虚烈狱我知道,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出来过,但我相信千灵她一定能带燕荒君上出来。”休朽说着又顿了顿,“这是止水留给千灵的信,等,等她出来,你拿给她。”休朽又看了看止水的孩子,“这孩子我会好好看着。”

    “深谢。”彦清看了看那孩子,便消失了,日日守在妖界的极北大泽,这件事后来即晨天尊告诉了山河神。

    山河神只淡淡说了一句,“让他守着吧。”依旧隐在逸竹林里。

    即晨天尊神色不是很好,眼神飘向远处,一局好棋生生给下输了。

    “现下琅儿日日在昆吾山,即晨天尊还是不冷不热的。”天后语气有些许抱怨,但也算是在情理之中,谁愿意自己的儿子这样去贴脸呐?

    “嗯,不过近来也无事,他想去便让他去吧,昆吾山清净不似天界,是个好好修炼精进仙法的地方。”天帝的话听着倒好似不在意一般。

    “不过这彦清和祁楚听说是都不在昆吾山?”天后语气小心,明知故问,不过说的很慢,只怕即使说错了也能够即使改口。

    天帝停了停写字的手,又恢复了神色,咳了咳。

    “即晨倒是说过,彦清是回逸竹林了。”天帝解释道却没有提及祁楚。天后也颇懂脸色,没有继续问祁楚的事,只是淡淡的笑了。

    “彦清倒是个十足孝顺的。”

    “嗯彦清是不错。”天帝也随着天后夸赞了一番。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