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返回2006〕〔都市狂尊〕〔画里长安〕〔姜天赵雪晴〕〔画妖师〕〔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婚后相爱:总裁太〕〔娇妻狠大牌:别闹〕〔一世独尊〕〔重生柯南当侦探〕〔丘子坟〕〔七等分的未来〕〔浮生易老要爱趁早〕〔超级医生在都市〕〔都市有神王〕〔独家承宠:替婚冷〕〔校园修仙武神〕〔镇阴棺〕〔民国盗墓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三十章 风向
    千辰回妖界后,立马着手了妖界的所有事情,重新整顿一应事物。大封了鸣文、鸣武等一切战死的战将,抚恤族人。还有休朽的狰族,亲自到善姬老郡主那慰问了一番,不过却出现了一点插曲。

    “我儿不见尸体,生死未卜,妖帝此举莫不是断定休朽死了不成?”善姬老郡主中气十足,声音洪亮有力。

    “老郡主说笑了,本座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感念休朽将军在主界操劳辛苦,抚慰一番。”千辰有礼赔笑。

    “那妖帝还是等我儿休朽回来再做“抚慰”也不迟,何必要上赶着此时,真当我夫君早死,狰族无人不成?!”善姬老郡主被自己的侄子休奇扶着,拐杖不停的跺着地面,十分有气势。

    “哼,妖帝还是好生请回吧。”善姬老郡主独个儿转身走了,休奇微行了礼,跟上善姬老郡主的步子。

    “派出去的有传消息回来的吗?”善姬老郡主的声音听的出来是即担心又焦急,总得知道自己儿子的消息心才能落定。

    千奇叹了叹气,摇摇头。

    “没有,消息从河蚌地界哪里就断了。”

    “休朽是个刚烈的性子,绝不会做贪生怕死之徒!”善姬老郡主对自己儿子十分坚信。

    千辰脸色到没什么,还如往常一般,刚出洞口,念心就近了上来。

    “宗主何必……”千辰看了念心一眼,又迅速收了回去。

    “妖帝何必与那老妇人如此有礼,低声下气还如此的不知好歹。”念心愤愤不平。

    “灵蛇一族越来越势单,其余蛇族多对帝位心存妄念,此时更要多争取些外族的信任和支持。不然当初父,”千辰的喉咙动了动,“不然为何鸣文、鸣武还有休朽能在军中当权。”

    “是,明白了。”

    “彦清还在极北大泽吗?”

    “在的。不过?”

    “不过什么?”

    “山河神居然没来妖界。”

    “山河神?来与不来没什么大碍。”千辰此时倒是十分感谢山河神那如山海一般的性子,给自己少了许多麻烦,只可惜彦清没有继承到山河神那般清心寡欲。

    幽虚烈狱的天渐渐亮了,虽然如同傍晚,但好歹还能够看清。千灵和祁楚两人都几乎是一夜未睡。没说什么话,直顺着眼前的小道走了,走了约百步,才算是真正进入幽虚烈狱了。

    确切的说幽虚烈狱根本不像一座牢狱,却好似凡界人间的坊间街道一般,路的两边都有隔墙,向上一看却不能看见高至何处,十分压抑。且街道狭窄又长,纵横交错,不过十步距离又有岔路出来。

    千灵和祁楚两人走到晚上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一直从哪狱口出来一直是选择左边的路,走到一半转来转去,也绕晕了,到了晚上又只能停下。这么兜兜绕绕的一连走了三天,边走边做记号,可那墙刚写上就不见印记了。后三日四季时时变换,一会儿天黑一会儿天亮,一会儿微风适宜一会儿秋风飒爽一会儿又下起雪来寒风凛冽。祁楚和千灵大多数是时候都停滞不前,希望就这样一点一点被挫灭下去。转绕了好多日子竟然又回到了那狱门口那条路,不禁令人绝望。

    千灵无助的坐在地上,身子抵不住靠在墙上。

    “总会找到的。”祁楚将千灵轻轻搂在怀里安慰着。

    千灵低垂着眸子,“是吗?许多日子都过了,只希望快些。”烈风刮的人想休歇一下都不允许。

    “我想到了。”千灵的眼里闪烁的光亮,“这里有一日是冬天,极北大泽,极北大泽是北风,我们始终顺着北走。虽然没有日光,我们也能知道方向在哪,有来有回。我早该想到的。”千灵的一举一动但燃着喜悦。

    “好。”祁楚带着微和的笑看着千灵。

    “你这是什么?怎么以前都没看到过?”千灵看着祁楚腰间挂着一个极其漂亮的如玉般剔透的石子。

    祁楚侧了侧身子,躲过千灵的手,“没什么,偶然得的。”千灵讪讪的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岔开了话。

    “也不知道彦清他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止水他们。想来止水姐这时也到生孩子的时候了。”想起止水,千灵不住又伤心起来,是到生孩子的时候了,也是生命要终结的时候了。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离开了自己。

    “彦清会办好的。”

    “是啊,我信他。”

    “那你信我吗?”祁楚反问着。

    “当然。”千灵回答的毫不犹豫,“你陪我进来的那一瞬间,我就全然信你了。这世间同安乐容易,共贫死却是十分难的。”

    “难的听你说这么深的话。”

    “少打趣我了,天沉了,今天已经过了,等北风起吧。”

    “好。”

    “禀告妖帝,已经暗搜过妖界各个角落,没有休朽的消息。”

    “确定善姬老郡主哪里没有?”

    “没有。”

    “你先下去吧。”

    “是。”

    千辰细细想着,不在妖界又在哪里?凡间?还是魔界?还是在昆吾山上?如果在凡间的话又在哪里去找,北孤城?

    “妖帝,那日子觅王爷不是将彦清神君引了过去吗?会不会是彦清神君将休朽藏了起来?”念心猜测着。

    “你说的对,派些信的过的人,去昆吾山附近探查一下,少派些人,几个就可以了,别露出什么马脚来。”

    “是。”

    “另一封诏书不在燕荒身上,就应该是在他身上了。八九不离十了,不然那日出了那么大的事,他连面都不敢露一下,逃?可不是他的性子。”千辰说的狠狠的。

    “那诏书很重要?”

    “当然,有了那诏书我在妖界做的再好都怕是在为别人做嫁衣。”

    “我亲自去一趟。”

    “不用,他认识你。派些生人才好,过阵子再去,先静一段时间。”

    殿后的柠瑜极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提着裙子小心走了,走的极快,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如今这华枫院密不透风,自己如何传的出这消息?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