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虎香江〕〔倾城时光共相依〕〔猛兽博物馆〕〔西游之问道诸天〕〔超级私服〕〔我的傻白甜老婆〕〔末世重生之生化尖〕〔最强终极兵王〕〔九极战神〕〔首席继承人陈平〕〔我的度假村〕〔我的医仙老婆〕〔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废少重生归来〕〔萌宝来袭:薄先生〕〔九转神帝〕〔重生医妃元卿凌〕〔我对你动了心〕〔原来我很爱你〕〔飞升之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三十六章 三个男人 and 一个小孩儿
    元青长老说完那话便看向千灵。

    “不在我这儿。”千灵立马领会到,“不过我们进来的时候确实听到了笛声。”

    “他怕是早就算好了的。”

    元青长老继续幽幽的讲着。

    “这里原是灵蛇毁天道之地。当时天地四界未分,八荒不辨,灵蛇一族本是上古神族,为了四海太平,才自毁神元堕入妖道,作为上古之妖兽接掌妖界。所以这是妖通天之所在,但许多妖魅妄图从这里上天而反。帝王严苛,而后变成了这样的烈狱。”

    “原先的极北大泽并不是大泽,而是建木。建木通世间各界,帝王亲毁了建木,天水自泄才成了如今的大泽。”

    “那如今这里还可以通天吗?”祁楚语速低慢。

    “早不能了,三殿下误要多想。”元青长老有一些没好气的看了祁楚一眼,误以为祁楚还是怕妖族反叛。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可除了祁楚,燕荒和千灵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

    “一百年现下太久了,能改变的事也太多了。”千灵抬眼看这着不见日光的地方。“但愿彦清能够早些知道。”千灵心里念着。

    “千儿好生休息一下,耗了气血不能优思过度了。”

    “知道了。”

    黑沉的夜里,元青长老紧闭着眼,燕荒的眼睛有着别样的异光看着祁楚。千灵和祁楚靠在一起安静的歇着。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时光匆匆一载,已是二三年失。

    “冥亡魔君。”彦清悄无声息的站在冥亡的寝殿外,却无人察觉。

    里面无人应答,彦清左手一挥门自开了。

    “冥亡魔君?”

    彦清自走了进去往左前走了几步穿过帘子,立马以风一般的速度冲了出来。冥亡正在里面办着十分重要的事!

    冥亡嗖的一下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裸露着身子百媚千娇。

    “魔君,是又什么人进来了?”说话的人声音娇滴滴的,又甜又细。

    冥亡拿起一旁挂着的深紫草色的披风披在身上,满脸不耐烦的走了出去。

    “奴家等魔君回来。”

    冥亡没有回头应答,只是背对着挥了挥手,这么重要的时刻被人打断了,那里还提的起什么兴趣。

    彦清站在外面假装咳了咳嗽,自己对天发誓,自己真的不知道冥亡在里面做什么。外面没有听到一点儿动静,只是以为冥亡那厮睡死了。

    彦清的脸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泛着一点点红,冥亡环顾了一下四周,明天定要把周围的守着的人全部狠狠责罚一遍。

    “走吧,彦清神君,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冥亡语气不好,僵硬又有些嘲讽。

    “嗯,好,好。”

    “说吧,大半夜的找本魔君什么事,过去了一二十年极北大泽等不下去了?”冥亡努力的想提高自己的气势,加之刚才的事情,语气更多了几分玩弄。冥亡一屁股坐在路边的土堆石头上。

    “我是来找你问休朽在哪的。”

    冥亡一屁股跳起来,“我,我,我,我。”冥亡气的直拍手,不知道该打哪里,打冥亡吧,还不敢,打自己吧还是疼得,算了。“就为这点儿子破事,你也要大半夜的来找我。是,我是晚上碰到的休,休朽,那也不见的我每天晚上都那么闲的瞎转吧。我还是很忙的,如今魔界继子空悬,我压力大的很。”冥亡双手一环,又坐回了那土石堆子上,修长的双腿翘着抖了抖。

    “我,我在外面没听到动静。”

    “那你就能随便进别人房间吗?”冥亡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还是你这样进过那个千灵公主的房间?”

    “我问得是休朽在哪。”彦清正色。

    “瞧你着表情,进过就进过何必如此板着脸色。许久前我在,本君在凡间喝花酒的时候还在同一个青楼里遇见过神君,只不过当时没打招呼罢了。诶?这事儿千灵知道吗?知道你喜欢去凡间那种地方瞎溜达?”

    “我问的是休朽在哪!”

    “好了,好了,别生气。跟本君来就是了。”

    路上。

    “你刚刚坐的是别人的坟墓。”彦清的语气幽幽的。

    “啊?”冥亡拍了拍屁股,“你怎么早不告诉本君,你小子阴着玩我呢?”

    “我也没看到牌位。”冥亡低低念着。

    “在土堆后面。它,矮。你没看见。”彦清一脸正色的说着。

    “你,我,本君!”

    到了?山的时候,休朽正和着月色在院子里练剑。

    “本君说你们妖界的人一个二个是不是都喜欢夜间出行,白日宣淫。”

    休朽和彦清两人黑脸。

    “噢,不对,山河神君你可是神,生来仙胎,你是太久没找乐子,压抑太久了。”冥亡又继续补充着。

    就在冥亡想要继续侃侃而谈时,彦清立马打断了。

    “我和休朽还有些事情要谈。”

    冥亡左看了看彦清,右看了看休朽,又往里看了看,可惜门关着,窗户关着啥也看不见。

    “得嘞,我给你们把守院门,你们在屋里面谈。”一个帅气利落的动作——甩披风,十分潇洒的踩着月光吹着口哨走了。

    彦清先去了里屋看了看那个孩子,长大不少,安静的睡着。

    “真是累着你了。”

    “还好,她很好带。”

    “取名字了吗?”

    “止水遗言说让千灵取。”

    “现下叫什么?”

    “小孩儿。”

    “嗯,不错。”

    两人又去了外屋。

    “我来是想问你可有什么进去极北大泽下的法子。”

    “我只知道极北大泽百年一开,至于什么方法进去,只有历任的妖帝妖后知道。”

    “我只是怕她在下面遇到不测。”

    “是啊,去里面的就没有活着出来过。”

    彦清紧握着茶杯,手上都起了青筋。

    “或许,山河神?”

    “我父亲?”

    “罢了,山河神一故是什么也不管,只保着山河平安的。”

    “对了,”休朽猛然想起,“即晨天尊会不会知道一二。天尊一向同妖帝交好,或许妖帝对天尊是有嘱托的。”

    “或许是了。”

    “只是我身份特殊,如今就是同我母族也不敢联系。”

    “你的难处我知道,过几日我就去昆吾山一趟。”

    二人又对妖界如今的局势分析了许久,等到天亮了,冥亡直推开门进来。

    “你们还要聊多久?本君的事情可…”一阵哭声吸引了三个男人的目光。“可,可少了。”休朽轻声说着。

    休朽抱着小孩儿出来,停了哭闹。带着泪水看着陌生的两个人咿呀的咧嘴笑着。

    “叫叔叔。”

    “本君还年轻,叫哥哥。”二人心里给了一个白眼,脸上还是道貌岸然。

    “这么小的孩子那能叫人。瞧这儿要比旁的年纪的孩子小些。”

    冥亡主动接过休朽怀里的孩子。小孩儿也不认生,咯咯的笑了几声。

    “哈哈哈哈。”冥亡大笑着,十分开心。

    “这个妹妹我认了。”

    “那你得管千灵叫干妈。”休朽拍了拍冥亡的肩膀。

    “那我当这孩子的干爹也是可以的。”现在休朽和彦清两人都僵了。冥亡的意识立马搭对了筋。“玩笑话,玩笑话,别当真。”冥亡把小孩儿还到休朽怀里,“你这儿又当爹又当妈的也不容易。”

    “噢,不,不,反正就是带着孩子不容易。山河神君?我们该走了,走了。我还有事要处理,以后你来,无论什么时候来找我都可以,我带你来,可以省些麻烦。没有那些,那些魔障之气伤了你的身体。休朽,我们走了啊。”

    休朽摇了摇头,“小孩儿,这可是叔父见到的最好玩的魔君了。是吧?”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