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鼎溯源〕〔我夺舍了魔皇〕〔他在星河等我〕〔退后让为师来〕〔丹武毒尊〕〔医路繁花〕〔传说与传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医武兵王俏总裁〕〔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星空大海之王座〕〔美女校花爱上我〕〔六渡之逆斩苍穹〕〔港乐时代〕〔把吃货炸翻天〕〔传奇开局〕〔天下归凰〕〔漫威里的赛亚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三十七章 彦清跪求天尊
    彦清凝望着这冰雾缭绕的极北大泽,背着手搓捻了袖口,消失在这片冷雾之中。

    “二殿。”彦清肃然有礼。

    “彦清神君不必如此客气,叫我祁琅就好。”

    “师父可在?”

    “天尊进来一直都在三生净池闭关。”

    “哦。”彦清的语气里流露出失望和无奈。“怕是师父早已料到我会来。”

    “彦清兄不知最近在忙些什么?”

    “能否帮外我通传一下?有劳了。”彦清回答的词不达意。

    “那,好吧。”祁琅心里纳闷着,一个正头的弟子怎么怕见自己的师父,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二哥?”祁夕的声音很远就传来了。

    “祁夕公主安好。”

    “彦哥哥安好。”祁夕喜出望外,这次总算碰到了,不妄自己来的这么勤。

    “彦哥哥不是一直在昆吾山修习吗?我每次来都不见彦哥哥。”

    “哦,现下有些其他重要的事给忙住了。”

    “是什么事,祁夕若能帮忙,定当仁不让。”

    “无妨,是一些私事,不劳烦四公主了。”

    “噢。”祁夕鼓了鼓嘴巴。

    “恩?那彦哥哥带我游一游昆吾山吧,昆吾山四季分明,每一季的景色都是天下之绝,来了这么几次都还没有转过这昆吾山。”

    “让二殿带公主转转吧,我还有其他的事,等以后有时间再向公主赔礼。”

    “彦哥哥,到底在忙……”

    “彦清神君。”祁琅来的十分及时,祁夕暗暗跺了跺脚,还是十分端庄的。

    “我也没能进去三生净池,所以在银杏林外说了一声,师父没有接话,要不彦清神君去银杏林外,有什么事亲自说吧。”祁琅看了祁夕,“我们不会打扰的。”

    “二哥!”

    “多谢二殿,那我先去了。”

    “二哥,你在说些什么?”祁夕有些急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彦清神君这许久都未回到过昆吾山,此次回来定是有十分重要的事要问天尊,你还是先收一收你那点心思吧。”

    “二哥!”

    “你这次来做什么?”

    “母亲让我送给你的丹药。”

    “是母亲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想来的?”

    “二哥。”祁夕真的有些生气了,语气又短又淡。

    “好了,既然来了,就等一会儿再走吧。”祁琅无奈,

    “谢谢二哥。”祁夕喜形于色。

    这里的银杏棵棵古柏高枝,落叶累累,却再也无人采拾。

    “彦清跪请师父一面。”彦清跪在杏林与三生净池的分界之处,一袭白衣飘逸胜雪。头上银环似的束发扣冠,原是千灵手上戴着的手环,因和彦清打赌输了,被彦清哄骗着拿走的,看的出来很旧了,有许多重新上银修补的痕迹。

    彦清跪了许久,即晨天尊依旧没有说话。秋雨总是在夜里下着,一丝丝凉爽的雨丝浸着彦清的外衫,而后的雨却是越下越密了,淅沥之声越来越大。

    “进来吧。”天尊的声音然然。

    彦清踉跄着起身,一瘸一瘸的走了进去,与平日的仙姿灵秀相比略有些狼狈。秋日的寒气比冬天的冰冷还要伤人,冬日伤了风寒的多是秋日源留下来的病根。

    “师父。”彦清跪在即晨天尊身后。

    “嗯。若是说妖界的事大可不必了。”

    “师父,徒,徒弟来是想问妖帝此前有没有托付于你什么?”

    “没有。”

    “师父,千灵被困在极北大泽之下,生死未卜。是,四界各司其职,尤其是天族最不应该插手妖魔两道之中。师父可以置之不理,可徒弟不是九重天之神,就连祁楚都能陪着千灵进极北大泽,为何徒弟不可以?为什么师父那日却要拦着徒弟。”

    “祁楚?自会有自己不得善果的因果轮回。为师拦你也是让你去了。”

    “妖帝真的没有托付给师父什么吗?”

    天尊十分愧疚的叹了一口气。

    “那时千灵被带上天宫后,千燚将妖界一至宝交给了我。妖界乱的那晚之前,我本打算将苦竹竹笛交给千灵,可却发现早已经被偷梁换柱,而后祁楚就将千灵带走了。”

    “偷换?怕是千辰做的。那,那师父可知道如何打开极北大泽?”

    “怕是只有千辰了。还有元青长老,为师也暗自找过却毫无线索。”即晨一直懊恼自己辜负了千燚最后的嘱托。

    外面的月光空燃着,无人赏。

    “罢了,徒儿等就是了。徒弟告退。”

    “等等。若千灵有命出来,怕是躲不了天责。你可要想好了。”

    “是。”彦清眼眸微微一动。

    彦清在银杏林待了一夜,这一夜空听着雨声,直到天亮。

    “多谢二殿昨日通传,二殿如此执着,师父定会应的。”走前彦清还是尽了应该尽的礼。

    “彦哥哥说的是,二哥的诚心定会感动天尊的。”

    彦清笑了笑,准备走了。

    “彦哥哥这是又要去哪?”

    “去办些事。”

    “若是不要紧的话,那彦哥哥可否带我一同,也好多些历练。”

    “祁夕。”祁琅轻斥了一声。

    “公主说笑了,在下先行告辞了。二殿。”彦清拱手一礼。

    “祁夕你现在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祁夕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祁琅。

    “二哥好生修习,妹妹我先告退了。”

    “诶,祁夕!”现下真是愈发没有规矩了,也不知道跟天尊请个安再走。

    祁夕提着裙子几步作一步的悄悄跟在彦清身后。谁知彦清早有察觉,一直环环绕绕的,猛然停在祁夕身后。

    “祁夕公主别跟着了,在下是真的要为父亲办些重要的事。”

    “是,是我唐突了。我只想,只想……”

    “公主还是请回吧,出来这许久了,怕是天帝天后要担心了。”

    “好,好。”

    “那不如彦哥哥送我回去吧?”

    “公主自请回吧。若是担心,我可送公主先回昆吾山,让祁琅二殿送公主回去。”

    “那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那彦哥哥你先忙,我就不叨扰了。”

    “公主慢走。”

    彦清不喜上九重天,每次一去天后就拉住自己不放,那明显的心思真可谓人尽皆知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