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湛廉时林帘〕〔林帘湛廉〕〔玄幻世界当狗托〕〔万界食谱〕〔言生慕雪〕〔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我的伯爵夫人〕〔山野闲云〕〔我是旁门左道〕〔吾即是帝国〕〔这不是我的大宋〕〔诸天神级大佬〕〔樊辰仙缘〕〔极道魂身〕〔青羽掌门路〕〔柯南之肥宅侦探〕〔神级元素经纪人〕〔从诛仙开始复制诸〕〔摧毁玛丽苏〕〔一纸婚成情渐浓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四十二章
    天尊看过祁琅,心中十分愧疚,祁琅倒反过来惭愧没有办好天尊交代的事情。

    “经此一过,本尊以无心收徒。待伤好后,你可时时来昆吾山,不必以师徒相称,本尊比倾囊相授。”

    “多谢天尊。”

    “不必行礼了,你好生养伤,本尊先走了。”

    天尊绕过路,来到林梦阁。

    “梦醒梦回皆梦阁,千万岁月止瑶歌。”天尊喃喃念着,踏了进去。

    “天尊。”守着的人想拦又不敢拦,只能跪着。

    “本尊不会带走祁楚,只是来看看,你们放心好了,天帝若有什么为难,本尊自会去说。”

    “是。”守兵打开殿门。

    祁楚跪在天尊面前,低头不语。

    “这便是你做的好事?”天尊将凝心石丢在在祁楚面前。

    “我错了。”祁楚真心忏悔,颤抖着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去。

    “千灵于你有何相干?为何要如此待她。”

    “可是为了千灵的不死之心来就这个凡人?”

    祁楚紧闭着嘴唇不语。

    “里面的,本尊已将渡往冥府。不枉你我师徒一场,不失你母亲林瑶救助过本尊的恩情。”

    天尊走了许久,祁楚还是跪着。拿起地上的凝心石,捏在手中粉碎。

    “父帝,为何要将彦清也关在里面?”祁夕想要探知天帝的心思。

    “他被妖女蛊惑,不能为天族所用,却要为一妖女同九重天为敌!”

    “父帝,您好歹也念一念山河神父的颜面吧。”祁夕哭求着,天帝不想理会,径直走了。

    极北大泽这么一件大事瞬间轰动了天、妖、魔三界,各种传言版本四处流传。

    最闹的还是妖界,妖界幽幽众口似找到了一个突破之口。大多都是要找到燕荒君上和为千灵谋不平的,还有些在猜度千灵和燕荒是如何到了极北大泽的牢狱的,颇有些揣测帝王千辰的意味。

    千辰回来立马传了旨意,大概说的是已上九重天已为千灵求情之类的,还有就是一定会找到燕荒,还许诺燕荒辅君之高位。这才平息了幽幽众口。

    冥亡将消息递给了休朽和燕荒。

    “既然这样,我们便放心的回去,还要回去的人尽皆知。”燕荒细细想着。

    “是。不过千灵真是要受神鞭天雷之刑?”休朽担心。

    “说是这么说,不过天帝还没定什么时间。还好有彦清陪着,应该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冥亡分析着,关键时刻反倒旁观者清楚些。

    燕荒和休朽细细商量着接下里的计划,冥亡很识趣的逗弄小孩儿去了。冥亡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帮忙,或许是魔界太清闲了吧,每天同三个老头斗法也要找点其他事做。

    小孩儿已有人间一岁多快两岁左右孩子那么大了,真是咿呀说话的时候,凡间这么大的都能说好些了。不过这小孩儿生的慢些,才在咿呀学语的时候,冥亡埋怨休朽简直不会带孩子。

    “来,叫爹。”

    “哒。”

    “爹。”

    “哒,嗒。”

    “爹,爹,爹,爹,爹,爹。”冥亡又耐心说了好几遍。

    “哒,哒,嗒,嗒,哒哒。”小孩儿也跟着咿咿呀呀的叫了好几声

    冥亡懊恼。“本君说了去,是叫爹,不是哒。爹,爹,爹,诺,小孩儿叫一声。”

    “爹。”小孩儿含糊的叫了一声。冥亡大喜过望,瞬间斗志昂扬。

    “叫大声点,爹,爹。”

    “爹,爹。”小孩儿十分应景的提高了音调叫着,且十分清脆。冥亡连忙捂住小孩儿的嘴,蹭了不少口水,冥亡也不嫌弃就顺手在小孩儿的衣服上擦干净了。

    “我们现在小声点啊,喜欢你娘的可多的是,要是知道你叫我爹,本君这个魔君可更不好当了,知道吗?山河神彦清那尊大神就是头一个痴情的,外面那个休朽,本君估摸着也是,不过祁楚啊,倒有几分意思了。”

    小孩儿咯咯的笑着,十分可爱,原本瘦瘦小小的身子如今也圆嘟嘟的。冥亡越看越喜欢,也跟着呲牙咧嘴的笑。

    自己是不是也该考虑要一个孩子了?

    过了几日,燕荒的伤慢慢好着。休朽先是联系了母族的人,让他们派可信的人在妖界外候着。千辰亲自于主界外迎接燕荒,看了眼休朽。

    “以前的事怕是千辰有什么误会,休朽于我有救命之恩。”

    “这是自然,二弟请。”千辰笑诡幻。

    主殿一番事宜妥帖下来,千辰显然演出了自己的宽和。柠瑜的眼睛时不时看着休朽,休朽不如以前霁风朗月,眉眼之间苍桑了许多。

    “二弟是在主界留着,还是想要回河蚌…”

    “还是先回河蚌地界处理些母族的事。”燕荒不待千辰说完,想要先苟且活着,必得忍辱。

    “好。”千辰阴邪的看了看柠瑜,柠瑜一脸恐慌。

    “那休朽,将军吶?”千辰故意加重了休朽儿字的音调,拖长了将军的声音。

    “河蚌百废,狰族同河蚌一族亲厚,休朽理应去。”善姬老郡主抢过话来。

    “好,是该去,都去都去。”子觅自然开腔,他曲解了千辰的意思,千辰是想留人在主界,子觅则认为眼不见为净,越远越好。千辰的脸色明显不好了。

    “二弟已是辅君,还是早些处理好后回来的好。”

    “自然。”

    人就这么走了,子觅乐的开心,千辰死黑着脸。待人都走后,千辰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柠瑜。

    “如何?他可看了你一眼?值的你去偷册典?哼!”千辰走了,留下柠瑜一人,柠瑜神思恍然的回了寝殿。

    千灵醒后一直呆呆的待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不让人靠近,彦清就一直在旁边守着。千灵低垂着眼,头略歪歪的靠在墙上,眼睛不再有以前的灵动婉转,取而代之的是绵厚的伤滞。许久多天了千灵也没有说一句话,彦清轻轻一碰千灵就躲闪蜷缩,挤在不能再挤的墙角里,一直蜷缩着用手挡着自己,许久没有动静了才慢慢放下,微微舒身但还是保持着紧张。彦清也不再强求,就坐在墙角下的梯子上随时清醒着护千灵安稳。背对着不想自己去看千灵的哀眸戚容与愁眉不展。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