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尊〕〔夫人,少帅又吃醋〕〔战神之王〕〔大国名厨〕〔次元法典〕〔都市极品仙尊〕〔赵飞扬苏雨萱〕〔最强男神系统〕〔乘龙快婿〕〔近战狂兵〕〔玄门妖王〕〔超维入侵〕〔山海经册〕〔坠入爱河的男人〕〔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建一座城市给你看〕〔帝少追缉令,天才〕〔超强兵王在都市〕〔申老师〕〔我真是非洲酋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四十三章 双修
    寻风自那日去了极北大泽后便彻底消失在了天宫。祁和这些时日忙的不可开交,还是背着人派心腹去悄悄打听寻风的消息。

    天帝慢慢将千灵刑罚之事不动声色的安排下去,严格把守消息。天帝心里一直纳闷祁楚初始说了那些话最后为何又这样,等事情妥帖了,便去了林梦阁。这几万年过去了,可林梦阁内一应布置如同以前丝毫未变,都是林瑶按着自己和天帝的喜好去布置的。

    祁楚靠在墙上,两手搭在膝盖上拿着碎成两半的青琅玕玉镯。

    光顺着窗户射进来,些许打在祁楚脸上和身上,祁楚微仰着头睁着眼,眼睛红涩。

    祁楚听到门开了,知是天帝来了,动了动身子循礼跪下,收好了碎玉镯。

    “父帝。”祁楚哽咽从喉咙里挤出两字。

    “可知错了?”

    “儿臣不知错在何处。”

    “仙妖自是殊途,你竟不知错在何处?”天帝怒瞪着眼,“你和彦清怕是失心疯了!”

    “她,可安好?”

    “呵。”天帝轻蔑一声,到了这林梦阁难免不触景生情,态度又软和下来。

    “你是你母妃寄予了厚望的,她曾经常对本帝说别的不愿,唯盼着你一生安乐,如今你这般不守规矩不知身份,好在为时不晚,切莫辜负了你母妃对你的期盼。”天帝语重心长。

    “那父帝吶?”祁楚仰着头眼睛更是红肿,声音带着十分克制的抽泣声,也有多年积攒的怨恨委屈,“父帝可也曾对儿子寄予厚望?也盼着儿子安乐?”

    天帝收回看着林瑶画像的眼神低头看着祁楚,心头难免一酸。

    “自然,父子情分。”

    “呵,父子情分?”祁楚摇头苦笑,“那您为何从未正眼瞧过我,一直厌我、弃我,在天后处每每做小伏低,任人欺辱,一直隐忍奋力修习,妄想着能从你嘴里得到一些夸奖,可飞升了上神都得不到你一眼认可。”

    祁楚的语气越发狠了,“听他人一句便将我贬下反界,受尽折磨,落的一身苦痛。这就是你说的父子情分?儿子怎么没看到?”祁楚一语一句步步紧逼,天帝紧张的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父帝,”祁楚咬牙,“如今你想要弥补已经晚了。”语气轻率好似毫不在意。“如今只求一件事,放千灵走。”

    “你拿这个威胁你父帝?”天帝以为祁楚已然被妖女迷的魔怔,又听说那日祁琅十分护着千灵,心中更涌气。

    “那为何那日你要杀了那妖女?”天帝一句诛心,天帝看着祁楚的模样心里还是亏欠心疼的,“就此回头,你与,你与我终究还是父子。好好想想吧。”天帝不再停留,祁楚在身后深深对着天帝的背影叩头。

    “父子情分今日便尽了。你终究是你的天帝,可我不想再担着三殿下的虚名了。”

    母妃,我一日未受过你的爱护,若你还在,是否现在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以后的事会不会也会改了结局?祁楚心里暗自念语。

    燕荒和休朽回了河蚌地界,可小孩儿还暂在?山,思前想后还是接了回来。休朽又从母族寻了些可靠的人来养护照看着,也算七八分安心。

    “听说休朽身边多了个小孩儿?”千辰在柠瑜的?园。“你可听说了?”柠瑜没有回应。

    “你还不知道,那是从前千灵唯一一个婢女的孩子,从不出辉月楼。也是难为休朽,这么躲躲藏藏还要顾及着千灵同那个婢女的“姐妹”情分带着个孩子。”柠瑜冷着脸,任凭千辰随意怎么说。

    千辰也不再说什么,说完这些话就走了。千辰走后,柠瑜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那窗口,呆呆的从窗户往外看着前面辉月楼的一角。那白玉兰花树还是和以前一样开的很盛,四季不败。可这世上哪里有不落的花,不败的容颜?花开便有凋落之时,世间,花开花落才是应景之作。

    “彦清?”千灵弱弱一声,彦清立马转过身,欣喜伸出去的手在空悬了几秒又收了回去。

    “我在这儿。”彦清也说的低沉,怕惊到千灵。

    “二哥平安吗?”

    “他很好,我亲自送出去的。”

    “那就好。那极北大泽的恶灵?”

    “都没有了,没有伤害到妖界。”

    “我总算也是为妖界做了一件事。呵,可这还不是由我而起的吗?”千灵睫毛一颤,泪顺着清冷之容而落。

    “不怪你。”彦清轻声哄着。

    “也连累你了,欠你的怕是好几辈子都还不清了,你送我的玉镯也碎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吶?我不喜欢欠人家。”千灵笑看着彦清,强忍着泪,可眼睛还是蕴着泪光,。彦清站起来走到千灵侧旁,千灵仰头看着彦清。

    “往前坐。”

    千灵坐在彦清刚刚做的一阶梯子上,彦清做到千灵身后。变出一把绿檀香木雕刻着白玉兰花纹的梳子,取下千灵头上的玉钗子,松散了简单的发髻,放下千灵的头发,不再是从前随意一绾的简髻,重新梳了个灵蛇髻。千灵顺着发丝感受到彦清双手灵巧。

    “这个场景我在心里想过很久了。我第一次见你,你还很小。你体弱妖帝带你来求药安养,你一个人在逸竹林住了三十七年九个个月才回去。那时仗着你体弱多病我可没少欺负你,还抢你手上的蛇形银环来作发冠束扣。后来你身体好了妖帝来接你回去。我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这样快,还偷偷哭了。再往后见你又是许久后的事了,妖帝带你来的,你就梳着这个发髻。你不是那个小孩儿了,你站在屋外对我笑,很美,我至今都还记着,笑靥如花。再见你时我好生局促,你倒是拉着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直让我带着你在逸竹林玩。还骑在我脖子上摘花,跟小时候一样。后来续续断断的一直见着,和你偷跑去凡界游玩,和你练剑、下棋,不论和你做什么我都很开心。”

    “其实我下棋一直下的很好的。”

    千灵安静的听彦清继续说下去,只是泪默然流了满面。

    “后来你伤了,伤的那么厉害。我气急了,把那猛豹杀了都不解恨。看着父亲不停的翻古医书、寻药、配药,你母亲衣不解带日日夜夜守在你身边,止水还为你试药,妖帝也是舍命而采蛇灵花,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无助。我害怕,害怕你就这样去了。我打了那玉镯子,等你醒了,就用镯子把你套住,不让你离开了。后来几番凶险,生死挣扎。听说妖死后要魂渡异阴,我便在异阴守着,你要是来,我便把你劫回去。”

    “还好,还好你又醒了。可我给你镯子时却告诉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喜欢他,我也觉得好,只要你喜乐,那管其它的。你说你欠我,你欠我什么了,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千灵忍不住,低低抽泣出声。

    “头发梳好了。”彦清动了动喉结,“这是流纹水钗,是父亲以前送给我母亲的,要,要戴上吗?”

    千灵点了点头。

    “好。”

    彦清手微微颤着,小心翼翼为千灵簪好。

    “好看吗?”

    “好看。”

    “彦清?”千灵低语一念,彦清走了一步在千灵旁边坐下。

    “你心里想的情是什么样的?”

    “和你一样。”彦清看着千灵润泽的眼眸,十分认真。

    “我若做不到你想的那么好怎么办?”

    彦清暖色一笑,手轻轻覆上千灵的头,抚摸着千灵的额迹,“浮生慢茫,胜日如芳,星月朗朗,你在就好。”彦清的话温润。

    千灵笑了,笑的泪都落了下来。彦清的手弯环轻隔着千灵的脖子,替千灵擦拭泪珠。

    千灵的身体慢慢靠近彦清,凉薄的唇轻轻贴上彦清微启的唇。彦清轻点着,试探着轻触。千灵瘦削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泽,彦清的手慢慢抚上千灵的后背,一手贴在千灵的头后面,缠绵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千灵感受到彦清手上的灼热和紧张,长翘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彦清的唇轻点缓缓千灵的耳垂,轻柔吮吸着千灵的脖颈间。两人贴的很近,千灵的身上是淡淡的白玉兰花香,两人的额头紧紧额头贴在一起。

    “可以吗?”彦清微微喘着气。

    千灵双手覆上彦清棱角分明的脸颊,微点了头。彦清手一挥,一道水屏隔绝与外,二人缠绕在一起,一室旖旎。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史上最强炼气期〕〔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