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巅峰狂婿〕〔豪门风水师:妖娆〕〔常东钟童欣〕〔斗武乾坤〕〔总裁诱妻成瘾〕〔农门医女:猎户王〕〔毒医狂妃:邪帝请〕〔快穿:女主不当炮〕〔萌宝向前冲:带着〕〔七等分的未来〕〔我就想认真做影视〕〔何以为道〕〔万古第一狂帝〕〔穿越之不想做主角〕〔玄云录〕〔既是如此〕〔第一凰妃〕〔珠光宝妻〕〔名门第一千金〕〔最后的净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四十五章 长生归寂
    黑夜里红色的曳地长裙被风抚过裙角微摆,如夏日荷花随风摇动。

    “千辰妖帝。”千灵立于主殿门前,声音娇魅惑人。

    千辰看着千灵,吃了一惊,看着千灵的红眸心头不禁有些害怕,这样的千灵是那么陌生。千灵身上自出生便全无妖气仙灵动人,可如今,杀伐之气缠绕。千灵身前重兵压止,拿着兵器的手都抖着,不敢轻易动手。千灵眼神高傲,全然不当回事。

    “怎么,许久没回来,都不认识本公主了?”千灵的声音极具压迫之感,一韧红鞭之响震撼心魄。

    “愣着干什么,千灵意图不轨,弑君犯上还不动手!”念心匆忙赶来,朝那群人吼着。千灵挥着鞭子游刃有余的穿梭在训练有素的兵将之中,一鞭直挺挺甩出去拴在念心腰上,鞭子越扯越紧,好似要把念心从中折断。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你来何事?”

    “何事?妖帝竟然真的不知道?”

    千辰紧抿着嘴。

    “那妖帝再等一下就知道所谓何事了。”

    千灵手上的红鞭越来越紧,千辰紧盯着千灵的手,一个暗器闪过千灵的脖子,千灵敏捷一侧,顺扯着鞭子转了半圈,千辰飞身去拉的同时,千灵在后一剑放在千辰的肩上,念心被狠狠摔了出去。

    “都别动。”

    “你到底要做什么?”千辰动弹不得。

    千灵俘着千辰来到螣蛇一族居住的柴桑之地。

    “我来带你看看,我要做什么。”

    千灵左手一转,灵火在手上燃燃,烈焰橘红掺杂着一缕缕黑丝。千灵笑看着祁楚,异常冷魅。

    “你说,我要做什么吶?”千灵左手慢慢推了出去,一草惹一木,一木染一林,眨眼的瞬间整个柴桑之地火光映亮了天,逃亦是来不及的,生灵涂炭,哀鸣遍野,火的浓烈让千灵的杀戾更重了。

    “看这火像不像那日你在河蚌地界放的那一把火?嗯?”

    千辰的眼睛里全是火光,火光刺眼,千辰却眨也不眨,死死盯着。

    “大哥落泪了?”千灵拂去千辰脸上的泪痕,

    “大哥弑父的那一天有没有如此动容?”

    “大哥要不再去看看西安王和南平王?”

    千灵一屠西安王地界处全部近亲族,南平王全全亲无一幸免。

    千灵带着千辰回到主界,没有人敢上前来阻拦。

    不待子觅上前讨伐,千灵便立刻了断了他。身子直挺挺的落在众军之中。

    千灵将千辰和念心关在颓山日日受鹰刑,软禁了柠瑜在?园,只要反的立马处死。一切来的太快,没有人反映过来,等到燕荒和休朽赶到主界时,千灵早已不在主界了。

    千灵躲在极北大泽,冰雾浓厚。千灵在地上挣扎着,时而清醒时而失神,十分痛苦。左腕的黑影逐渐显了出来,缠绕在手上,千灵想要压制,手却颤抖不止,头疼的十分厉害,眼神瞬间而变。千灵一跃于大泽之上,放出渊影剑内的妖魔,四处飘荡为祸世间。

    千灵显出自己的真身,红黑蛇影久久环绕在极北大泽,一蛇时红时黑蜿蜒盘旋。闷雷滚滚,一击刺眼的闪电落在红黑蛇影上,红黑蛇影显然被激怒了,顺变黑影直直冲向布法的司非星君,司非星君亦不好惹,不顾自身安危,全力而发一记天锥鞭擦过,蛇影,发出吃疼的嘶鸣。蛇影彻底怒了,缠起司非星君又重重甩下。此时天兵聚集而来,燕荒和休朽被妖界的妖缠的脱不开身,急躁难安。

    天帝救起司非,亲布阵法。天界数十位主将,无数天兵同蛇影久久缠斗损伤无数。

    天帝趁其不备,一道全力而出的天雷击在蛇影身上。蛇影闷哼一声,天帝趁胜追击,天锥鞭一落,蛇影落于大泽,良久没有动静,雷声滚滚,没有人敢懈怠放松。随着一道响彻云霄的闷雷声,蛇影复发而生,翱绕浮空,蛇尾狠狠一扫,天兵天将身上无端燃起灵火,自顾不暇。

    “祁琅,你给我站住!”

    祁琅头也不回,没有理会后面的天后,直赶锁妖封魔塔。

    天后一面派人去路上拖延些祁琅的时辰,一面派人去给祁楚放消息。

    即晨天尊听到这轰雷滚滚也是以为锁妖封魔出了事,到了才发现事情不好,彦清还昏睡在地上,

    “天尊,千儿她?”彦清醒后着急难耐。

    “不好,极…”不待天尊说完,彦清便是疯也似的冲了出去。

    天帝不得已以真身之龙同蛇影缠斗,再加上司非星君和其它天兵天将的助力,蛇影渐渐趋于弱势,天帝也是受伤不轻。蛇影败下阵来,落于极北大泽上。一道天雷让千灵显回了人身,恶影从千灵身上逃窜而散,天兵又陷入新一重打斗之中。

    千灵身上的封印毁了,北宫璇晨和叶楚的相识相知相爱相弃,前世一幕幕萦绕在脑海,有悔有恨有伤有厌有怨有憎,神色枯槁,毫无血色。一记天锥鞭顺应这电闪雷鸣狠狠落下,千灵倒在冰面上。此时的冰雾散了许多,可还是有薄薄的一层微微浮动在大泽冰面上,隐约着露出交错微碎的冰纹,朦胧淡然,宁美之景让人心伤。千灵被就穿着红色衣裳,被血染的更盛了几分,身上四处皆是伤口,与这泽面冰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千灵身上的血慢慢浸到冰上,白冰血衣,血染冰泽,中心如醉。千灵的眼睛被泪连住,微张不张,气息越来越弱。天帝趁胜而追,一道天雷应运而生,赶来的彦清将千灵牢牢护在身下挡了这道天雷, 千灵额间的蛇灵花胎记越来越淡了。

    “彦清。”千灵含糊着弱弱的一声,“对,对不起。”千灵抚上彦清的脸颊,泪顺着千灵的手滑下去。一声彦清,一声哀叹,勾人心魄。

    天帝想着天后的话,杀心已起。不顾彦清在否,千灵使全力而转身护在彦清身后   天雷落在千灵背上。

    祁楚阻挡在还有再刑的天帝面前,冷目怒视。天尊急忙收恶影入三生净池炼化。

    彦清将千灵牢牢抱在怀里。

    “彦清,”千灵的声音轻飘飘,清冷的面容被这冰霜红血衬的犹然脆弱。“若,若这一生从头来过,定,定不负你相思之情。”她的声音如同无形的风卷起尘灰,悬悬吊吊的,浮浮沉沉,风停了话也就没了。千灵额间的蛇灵花随着最后泛着一丝弱弱的琉灵光完全消失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