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就是神兽〕〔日常系大侠〕〔王爷,王妃又去打〕〔最强赘婿奶爸〕〔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叶辰萧初然最新章〕〔狂帝的一品魔妃〕〔许你浮生若梦〕〔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崩坏〕〔家有庶夫套路深〕〔大魏王侯〕〔神级农场〕〔请不要靠近我了〕〔老子才是富二代〕〔我被男神克死后〕〔嫡女为后:世子爷〕〔别惹腹黑狂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一章 生
    “快把催产药喝下去!”其中一个接生婆语气烦躁急迫。

    “可是,他,他才八个月过呀。”妇人哭着。

    两个接生婆上来将妇人捆起来强行灌了药给妇人,接生婆往妇人嘴里堵了帕子,开始给妇人顺着胎位。

    “孩子太大了,胎位有些偏,怕是不好呀!”里面的接生婆着急忙慌的。无奈,郎中硬着头皮掀开帷幔进去,只见妇人脸色惨白,血染了半张床,拿着针包的手都打着颤。

    “张郎中,你哆嗦什么!”接生婆喊着,郎中才回过神了,替妇人施针。

    两三个时辰后才响起了一个响亮的男婴哭声,妇人疼的断气晕了过去,也没有人再去管妇人,收拾好孩子,一行人匆匆忙忙离了屋。郎中最后看了一眼妇人关上门,满口念着罪过罪过。

    妇人躺在床上,口里依旧堵着帕子,额上的汗渐渐不再,满床是血,神色不平,脸色越来越白,第二天晚上被人用一卷凉席偷偷埋在了荒山。

    夏夜里的雨总是来的十分快速而猛烈的,即使夏雨带来了凉气,可还是依旧不免闷燥。

    “快,动作再快些。”马车里的人不断催促着。

    阴暗潮湿而又狭窄的小巷街道被这马车堵的只剩人过宽,雨声依旧倾盆。

    一位约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旁边一位奴仆举着伞,两人紧紧护住孩子,既怕孩子淋雨也怕被人发现,用着最快的速度朝着帅府叶府的别院后门走去。后面则跟上一个位老爷和一个年纪中年约莫四十岁左右的随从为老爷撑着伞。

    “来了,来了。”里面的人从门缝里窥着,声音是止不住的喜悦。

    “怎么今日突然要了?”老爷拍着身上的雨水,语气有些埋怨。

    “是信的过的人吗?”老妇人揪着心。

    “是,老夫人放心,接生的产婆子都是从我们府中过来的。等过段时间就将她们都打发了。”一个老婆子急急回着。

    “老爷,这事也是突然来的。东境回了吉报,说是叶帅打了胜战,提前班师回朝了,夫人提前准备着吃了催产的药。母女平安。”刚刚的随从递上干净的华衣上来,解释着。

    两人各自伺候老夫人和老爷换好衣裳。

    “等天约莫亮些了,老爷和老夫人再从后门到前门进来。”

    “手脚要麻利些,把那女婴送到外面的庄子上,过几年大一点儿了,就赶快送回你们老家那边去,好生找个人家养着。也不要亏待了,终究还是我们李氏的子孙。”老爷心里有些欠意。

    “是,老爷交代许多遍了,小的一直记的。”

    那女婢也在宽慰着老夫人,“老夫人放心吧,一切都是好着的,这几日夫人装着不适,今日恰好初一,叶老太爷和叶老夫人都去普化寺为夫人祈福了。说要三日后才回来,不过怕是明日一早就要赶回来了。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那就好。”老夫人的心定了定。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二老就齐齐如同从府中赶来一般,一派爱女心急的模样。

    等到半个上午叶老太爷和叶老夫人回来,已是含饴弄孙温情浓浓的景象。看着儿媳虚弱的靠在床上,叶老夫人心里有些愧疚。

    “此次辛苦你了。”

    “儿媳嫁进来近七年才为林家生下一个孩子,实在是……”李氏李季捂着手帕泣不成声。

    “好孩子,快别哭了。月子里是最见不得眼泪了。”林老妇人连忙劝慰,“好在叶修快回来了,原想着这战事少说也得一二年了,没想到几月就定了。”

    外殿里林老太爷看着孙儿十分高兴,笑声穿透有力。

    “是个强健的孩子,哈哈哈,快抱下去,别累着。”

    “老爷真是偏心,说是隔辈亲是一点不虚的,当时我生叶修的时候,刚生下来只说一句,怎么这么丑?”林老夫人朝着儿媳打趣着老丈夫。

    在林老夫人和自家母亲的宽慰下,略略止住了哭声。眼神全然飘在外面,心绪不定,恍惚着,林老夫人只当她是累了,连忙安排丫头婆子伺候李季歇下。

    老国公爷终得嫡孙的消息瞬时传遍了整个北孤王都,钟鸣鼎食之家来礼不短,书香世家也不免上赶着,一时门庭若市。

    几日后,叶帅凯旋而归,七个月收复西境全部失地,北孤王北宫廷煊亲于城门迎贺。叶帅戴甲佩剑而随北孤王后入朝,引来不少人窃窃唏嘘。

    朝堂之上叶帅叶修气宇不凡,一言一语皆是豪迈自骄。

    北孤王看着西境使者呈上的求和国书,北孤廷煊自不愿再战,这十几年的战乱,国库不仅空虚难支,虽然十有八胜压住了大半民怨,但也是怨声载道不断。

    “爱卿们说说如何?”

    自然有愿再战一举灭国,也有人说巩固国本为先。

    北孤王说了一番,便定了答应求和之事。

    叶修回府后,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写了名字交给叶父,又看了看妻子李季,没说几句便去了军营整顿。

    李季泪连不断,自己怀胎八月多生下的女儿一眼未见,看着身边抱着的孩子也欣喜不起来,再看看丈夫冷冷的态度,怎能安心。没有其他妇人生子后的丰腴之态,直接过了产后恢复这一步,枯瘦不堪,脸色蜡黄,吹几次北风便要倒了一般。

    “太医但说无妨。”叶老夫人看着儿媳实在是不成样子。

    “恕微臣直言,帅夫人的身体怕是不再适合生养了,忧思过甚总是伤身的。”太医说的委婉。叶老夫人心里暗自思忖。李季在里面听见了更是恍然了神志。

    一月后,西阳国进献,珍宝粮食牛羊马匹自然不再话下,更还有一位绝色女子,凌雪姬。还带有一封秘书。

    十一月行宫汤泉,暖泉美人,帝王倾心,妙人在侧,独宠后宫,前朝不稳接踵而至。

    尤其王后位出自叶府也是叶老太爷叶国公的独女,叶府权倾朝野,对此多次上谏未果。本就心生不满,还有女儿的书信诉说自己的苦楚,更是心生怨怼。

    年节时,凌雪姬册封为夫人。三年后,晋位,扶养北宫廷煊膝下唯一的孩子。这无疑宣告着这北孤王膝下唯一的孩子是认一个宠妃为母亲的,而不是正妻嫡母王后叶氏。更是对于那些反动的人推波助澜,可北孤王一概不理,开启了数年不朝的日子。

    两年后。

    “快,快去找胡嬷嬷来。”凌雪姬忍着肚痛急急的打发奴婢去找人。

    “母亲怎么了?”北宫明烨尚小,只有七岁,看着凌雪姬抚着腰,咬着泛白的嘴唇,额上是大豆似的汗直往下落。

    “明烨听话,”凌雪姬强忍着疼,“先去外间,若有人来,定要大声的说出来,知道吗?母亲要是没说好,你不要让她们进来。”

    “嗯。”北宫明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王后,那边怕是要生了,正打发人满王宫的人找胡嬷嬷。”

    “那么多的接生婆不用非要找陪过来的胡嬷嬷?”

    “是。”

    “其余的都不行是吗?”

    “怕是的。”奴仆一笑。

    “那就找吧,多打发点儿人找,可别找不到才好。”王后叶思呷了口茶。

    “是。”

    从早上开始整整到了晚上半夜,孙嬷嬷才着急忙慌的到了凌雪姬的宫殿。期间多次有人来看,都被北宫明烨挡了出去。

    北孤王连夜从城外兵营赶回来,凌雪姬生了一天一夜才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产后更是大出血,险些连性命都没保住。北孤王封了叶思的宫门,所有于此事有关的奴婢全部赐死,事件中心的人仗杀阶前,一时赔了上百条人命,上到太医侍卫,下到传话的奴婢,全都没逃过,一时王宫中人心惶惶。

    叶思惴惴不安的在寝殿来回走着,又在椅子上静坐了一会儿。微仰了仰头苦脸落泪,自己这些年是在做什么,怕是在王宫里拘着,真的连自己都忘了。起身走到妆台前,没有任何奴仆在里间服侍。

    峨眉深浅淡淡妆,口如朱丹添袖香。

    双耳垂环明玉珰,白茸红钿花中王。

    双凤翊龙花树冠,红袄黑裙对襟长。

    流苏步摇铃叮当,一惊年少皆已妄。

    叶思妆束完毕,端正的跪在正门后,等待着北孤王。叶思的美是带着几分盛气的。

    已过丑时,门吱呀开了。外面的月光打了进来,随在北孤王身后的人看着此情此景,默默的点上了屋里的蜡烛,关上门悄悄退了出去。

    北孤王看着叶思,结发夫妻也曾恩爱,哪有没有情的道理,只不过这帝王心里的些许情意都被无尽的朝堂势力消散殆尽了,两人相望,留下的,有憎恨有失望有埋怨有忌惮,早已没有当初年少之情。

    “王上来,”叶思变了称谓,“我知道为了什么,是废是杀,我毫无怨言。”

    “不想辩解什么?”

    “王上不想让我有后,难道想让一个凉国女子生下儿子吗?”叶思声音带着质疑,冰冷的语气,带着痛心,“王上真的当我不知道吗?”

    北孤王的喉咙滚动,影子晃了一下。

    “记得先王将我赐婚于你,结婚那天,我问王上,王上可是真心娶我,王上如今还记的吗?”北孤王没有应答,转身就要离开。

    王上说,结发夫妻日月长。”声音虽小可还是进了北孤王的耳里。

    随侍关上了门,至此王后叶思的宫门便再未开过。

    第二日临进中午,凌雪姬才醒了,听报喜的人说是个女儿,两眼无望。

    北孤王匆匆忙忙赶来,亲自服侍凌雪姬吃药。凌雪姬一口一口的喝着药,心里的注意也慢慢定了。

    “王上,孩子?”

    “孩子很好,没有什么,你安心养着。”

    “孤已经明旨,王后德位不休,永禁宫中。”

    “会不会太过了?”凌雪姬假意劝着。

    “不会。”明显北孤王是借着此事旁敲侧击的在打压叶氏一族的势力。

    “王上去忙吧,让胡嬷嬷来就是了。”

    胡嬷嬷拿着汤婆子进来放在凌雪姬脚下,小心捂着。

    “夫人体寒,把那边窗户关上,别透了风进来。”

    “行了,行了,下去吧。”胡嬷嬷撵着屋里的人出去,才坐在床边。

    “费了这么多力,却是个女儿。生个女儿有什么用?”

    “夫人放宽心,女儿也是好的。”

    “唉。”凌雪姬不住叹气。

    “嬷嬷,那边的香送过去了吗?”

    “送过去了,夫人不要淘神,一切在有老嬷嬷我想着。”

    “对了,竟忘了问嬷嬷前日怎么了。”

    “被人扣住了。”简简单单五个字。

    “如今我们全部的希望竟要寄托于一个养子身上。”凌雪姬有些无助。

    “夫人还是同以前一样好好待明烨殿下,以待日后,毕竟养育之恩大过天。”

    “日后?呵。嬷嬷真当还有日后?”胡嬷嬷心里一惊。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