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返回2006〕〔都市狂尊〕〔画里长安〕〔姜天赵雪晴〕〔画妖师〕〔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婚后相爱:总裁太〕〔娇妻狠大牌:别闹〕〔一世独尊〕〔重生柯南当侦探〕〔丘子坟〕〔七等分的未来〕〔浮生易老要爱趁早〕〔超级医生在都市〕〔都市有神王〕〔独家承宠:替婚冷〕〔校园修仙武神〕〔镇阴棺〕〔民国盗墓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三章 入魂重生
    晚上胡嬷嬷正端着安神的汤药服侍凌雪姬喝着。

    “信还没来吗?”凌雪姬等的实在焦虑。

    “没有,多次去看了。”

    “夫人莫急,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上。多过些时日也是正常,免得让人拿住把柄。”

    “北宫明烨最近越发有自己的心思了。”凌雪姬有几分不安。

    “老奴瞧这倒是没有。”胡嬷嬷纳闷,北宫明烨请安问好从没有漏掉的,对璇晨也是好的不能再好,想不出来哪里有差错。

    “原是我多心了吧,只恨自己这肚子,三年竟没有一个动静。”

    “夫人体质特殊,怀胎本就不易。”

    “嬷嬷,”凌雪姬吓的抓着胡嬷嬷的手,汤药都洒了出来,“嬷嬷可不要多言。”凌雪姬近来越发有些疑神。

    “是,是,老奴记住了,记住了。”胡嬷嬷环看四周,心里有些后怕,最近是怎么了,年纪大了,越发恍惚不记事儿了。

    北宫明烨自围场回来后便册封为太子,凌雪姬入主后位,满朝反对凌雪姬为后,唯叶府不吭声,像是冷了心一般,不再过问。

    “王后这么大的喜事,怎么如今睡的越发不安稳了。”

    “怕是太累了。”凌雪姬揉了揉太阳穴。

    “嬷嬷下去吧,如今嬷嬷年岁大了,要好好休息。”

    “王后放心。”

    很快时间到了秋狝的时候。北孤王离宫,太子和丞相荀桀等一些人留下监国。叶府一直是负责秋狝的,自然也来了。

    围场除了北孤王住行宫外,其余人都是驻扎的帐篷。

    傍晚,叶修戴着盔甲佩剑进了行宫。

    “叶帅如今越发的没规矩了,武将竟然持剑上朝。”凌雪姬先发制人,其实是心里却没有几分底气。北孤王没有说话,脸色硬的像铁。

    叶修一把把剑丟了出去,脱了盔甲,拿出一封信。

    “先王后血书,蒙冤而死,请王上明鉴。”叶修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凌雪姬倒吸一口气,捏紧着把手,手指泛白,手上的青筋十分明显。

    “去,拿上来。”北孤王打发身边的随侍去取。随侍对上叶修的眼神双手变的颤颤巍巍,武将本就杀伐,叶修更是要把人吃了一般,眼里燃着熊熊烈火。

    信封装的是叶思的血书,详写了凌雪姬如何暗害自己。

    “十六年结发夫妻,王上不会不认的先王后的字了吧?”

    旁立的大臣都跟着附和要求查清当年先王后的真相,说当时疑点重重,力荐北孤王详查。

    北孤王将信布揉在手里,用力丢在叶修脸上,看了一眼凌雪姬。

    “满口胡言!”

    “王上不杀妖女,难安先王后亡魂,难抚众将士之心!”

    大臣都跪求北孤王,更有甚着取下官帽,脱下官服,步步紧逼。

    “反了,反了,朕的朝堂何时轮到你们做主了!”

    “来人,来人!把叶修给我绑起来拖出去!”没有人动,北孤王又吼了几遍,依旧没有人。

    “反了,反了。”北孤王喃喃念着,瘫坐在椅子上,凌雪姬惊恐万分。北孤王强行起身,打开行宫的门,外面的士兵竟不声不响的将行宫围到水泄不通。

    北孤王身子踉跄,随侍连忙上前扶着。

    “臣不是逼宫,不是造反,唯有一个请求,杀王后。叶家,叶氏满族依旧效忠北宫血脉,手中铁骑虎将依旧为北宫王朝踏平山海!绝不会有二心。”

    本来此次胜战回来不公平待遇就让将士心寒,将领得到的赏赐连来的凉国来的使臣都不如,更别说士兵了。自己为北宫王朝买命却得不到多少封赏,还是叶修元帅自己拿私钱出来补贴。

    外有军队逼宫,内有大臣罢官跪求,北孤王踉跄着身子被人扶回了后殿。凌雪姬强撑着发软的双腿跟了上去,害怕叶修将自己就地正法。

    已到寅时,没有人将消息报给宫里。

    凌雪姬跪在地上,膝盖发凉。

    “王上真要杀我?那是莫须有的事情啊!凌雪姬哭诉着。

    北孤王走到前殿,早已有人备好白绫候着。北孤王没有说话,那人默默走了进去,北孤王也没有喝止。

    “王上!”凌雪姬凄厉的声音直入北孤王的耳朵,北孤王瘫坐在阶上,听着凌雪姬挣扎的声音,最后没了一点儿声音。

    “你们,说杀,便杀吧。”竟也不顾失帝王仪,呜咽的哭了起来。

    “王上英明。”众臣跪下叩头。

    一夜之间北孤王如同老了十多岁,添了半头的白发。

    回到宫中,北宫璇晨意外病重。北孤王再也没有心思料理朝政,全交给了北宫明烨和丞相辅佐,自己则悉心照料病重的北宫璇晨。

    宫中太医不济,便在天下遍寻名医,可医了大半年还是没好,郎中杀了一批又一批,惹的民怨不停。

    逸竹林竹叶潇潇洒洒,暮雨暂歇,凝在竹叶上的雨珠,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山河神,山河神。”妖帝千燚抱着血肉模糊的千灵疾速而来,一遍一遍急促的喊,后面的妖后素寻眼泪直坠不停。

    竹屋内山河神正在同彦清下棋,听见此音,连忙开门,妖帝将千灵小心放在床上。

    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山河神搭着千灵的脉,手上沾上鲜血,彦清立马配合想要为千灵施针,却不知从何下针,千灵身上全被咬的不成样子。妖后一直哭着,眼泪就没有断过,双眼红肿。

    “只能先为千灵上些膏药,把外伤医好。”山河神叹道。

    “你什么意思?”

    山河神摇摇头,彦清抬眼,滚烫的泪一落而下,心揪着疼。

    “父亲不会的,怎么会!”

    妖后哭的更不成样子了。

    “若是,若是有蛇灵花怎么样?”妖帝沉默良久,开口惊了众人。

    山河神凝思一阵后,点了点头。

    “但最多只有三天时间。”

    妖帝不待众人反应便走了,妖后留下来一遍遍的为千灵换着身上涂抹的药。彦清守在屋外,双眼空洞无神,不知白天黑夜,一个姿势坐在屋外坐了三天。

    众人都不知道其中过程怎样,只知道三天后,妖帝带着一身伤和蛇灵花来了。蛇灵花安全交到山河神手中便昏了过去。

    山河神劳神劳心将蛇灵花融入千灵的心中后让彦清将妖帝安稳送回主界安置,路过辉月楼止水哭着跪求彦清带她去逸竹林照看千灵。

    休朽和鸣武一看见彦清便急着上去询问。彦清自说会好的,但一定要把消息封好了。

    回了逸竹林,止水换下疲惫不堪的妖后,为千灵治着外伤。

    “半人半魅?”妖帝一遍一遍在心里过着,仔仔细细看着妖魅的册子,只怕有什么遗漏。可看了许多遍都没有找到。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凡间。

    妖帝和彦清分好地界,在凡间寻着。妖帝连异阴河都找了许多遍若有半人半魅的便想让她起死回生为千灵续命,可始终没有找到。过了一年半彦清终于找到了。

    彦清自请去了凡间,自名竹青,能治好北宫璇晨的病,北孤王连忙请进宫里来,以最高礼遇对待。

    “千炎,这可是妖界禁术。你要想清楚。”天尊劝着千燚。

    “蛇灵花我也从雪谷底采了,一半妖力也尽数而去,只望天尊助我。”妖帝恳求着。

    “千炎,你这是何苦?”

    “天尊,你我算是至交,我同素寻命福浅薄,膝下唯有此女,心底千万的爱都给了她,将她看做心上肉,眼里珠,如今看千儿如此模样,作为一个父亲,何事不能为?”

    山河神和天尊共同为千灵施术,千灵凝聚妖神两力护元神而出,入北宫璇晨已死之躯。

    彦清悉心照料了大半年,北宫璇晨的身体逐渐恢复。北孤王大喜过望,大赦天下,封彦清也就是竹青为国师。

    北宫明烨十四岁生辰过后几个月,北宫璇晨身体大好后十分普通的一个早上,随侍等着北孤王早上起来换衣服上朝,拿着衣服进来,看见北孤王悬在房梁上自杀了,随侍吓的倒在地上,摸爬滚打的出去去,哭嚎着,“北孤王薨了,北孤王薨了。”模样有些滑稽。

    北孤王的身体入葬,随着那封秘信永封于尘土之下。谥号为献,十分讽刺。

    北孤王走的那样突然,以至于许久过后,北宫明烨才想起来那天是凌雪姬的生辰,自古帝王深情的都没有什么好后果。

    转眼间北宫璇晨也十一岁了,出落的越发水灵漂亮。

    北宫璇晨呆站在树下看着缀满雪的红梅。

    梅地上的雪被人踩着吱呀吱呀的响着。

    “国师。”北宫璇晨微微福礼。

    彦清凝看着北宫璇晨,除了额上没有蛇灵花的额迹,与千灵长的一般无二。

    “国师?”

    “嗯。”彦清回过神来。

    “公主喜欢梅花?”

    “喜欢是喜欢,但最爱的还是白玉兰。皎皎玉兰花,不受缁尘垢。”

    “国师吶?国师喜欢什么?”北宫璇晨性子极静,最喜欢独处。遇上话的投机的人才会说上一二。彦清照料了好几年,也算得上是璇晨亲近的人了。

    “也是玉兰。”

    “倒是少有男子爱玉兰的。”

    “是。只因一位故人爱玉兰,爱屋及乌罢了。公主别在外面站太久了,担心受了寒气。”

    “无碍。”

    “此来是想跟公主道个别的。”彦清记起正事。

    “国师要走了?”

    “是。”

    北宫璇晨一脸哀婉,彦清几次想伸手出去都自己止住了。

    “国师可且慢,稍等我一下。”

    “好。”

    北宫璇晨拿来一幅画,彦清打开一看,是自己以前抱小璇晨摘玉兰的情景,那时璇晨才丧父不久,整日都郁郁寡欢。

    彦清卷起画笑了笑,回赠了北宫璇晨一个白玉兰花的玉簪。

    “收好了,小丫头。”

    彦清敲木鱼似的用手敲了北宫璇晨的脑袋,北宫璇晨身体都惊了一下。

    “走啦。”彦清边走边举着画挥动,如同和千灵说话的语气。

    北宫璇晨呆住了,从未见过国师如此。回了寝殿,对着铜镜簪好簪子。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