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巧你也是书穿总〕〔殿下,王妃又醉了〕〔重生宠婚:霍少,〕〔邪王追妻:神医狂〕〔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战神媳妇有空间〕〔如水微澜暮寒凉〕〔闪婚甜蜜蜜:总裁〕〔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星光璀璨:慕少宠〕〔慕微澜傅寒铮〕〔婢女也秀色〕〔三宝难养:总裁老〕〔夫婿上门来〕〔超品修仙小农民〕〔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我是一朵寄生花〕〔凶灵秘闻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四章 赐婚
    彦清回到逸竹林,山河神还在院子里一遍遍的配药,好几年过去了,都没有得到能配好能够完全解鬼蛛毒的药。

    妖帝妖后不便日日守在逸竹林,止水在里屋照料,每隔三个时辰便要为千灵上药膏,身上的外伤好的差不多了,如今大多都结疤了,但乌黑乌红的疤痂看着让人害怕。

    “彦清神君。”

    “不必了,你先出去,我想单独看看她。”

    “是。”

    彦清坐在床沿,看着千灵原来的脸上有无数的小小疤痂,手轻轻的在那些疤痂上抚过,心痛异常。

    九州风云变幻,天下强者三分,南北东三方割据,各称南莨国,北孤国,东篱国。还有西边的凉国,如今是真的有些凉了。

    而此时北孤国的庆宴上,正有着君臣和睦欢乐的一景。

    “东篱国屡犯我北孤边境,叶将军马蹄直下,此次占领了他们数十座城池,打的求饶不停,扬我国威,孤十分高兴。”

    “回王上,此乃臣之本责。”叶楚十分恪守臣礼,跪着回话的人眉目不动,低着头此时叶楚不过二十一岁。

    “孤决定封叶将军为威国大将军,袭一等候位武安候。”满朝的大臣无不羡慕叶家,武将能有的尊位叶家都有了,虽然老国公辞了自的国公之位。但三代单传,一家把公、帅、候占齐了。

    “臣……”

    “不忙着答谢,孤还决议将孤的小妹璇晨于三月后嫁于你为妻,结两家之好。”北宫明烨用的“家”字立马惹起了阵阵的窃窃私语。

    “武安候真是好福气呀。”一旁的人纷纷跟风祝贺。

    “武安候?”北宫明烨有些焦虑的看着叶楚。

    “臣,臣,多谢王上。”叶楚犹豫不决。

    “哈哈哈,今日国宴,大家都不要拘于礼法,尽兴才是。”北宫明烨举起酒樽。

    “多谢王上,恭祝王上、长公主,恭喜武安候。”大臣齐声说着。

    叶楚谢了礼,回到了座位上,这次的宴会叶修并没有来,自叶楚能够独挡一面后叶修便很少在朝堂之中出现,这十分符合北宫明烨的心思。

    “公主,公主,”侍女连碧匆忙的跑进内院,“公主,前面传来消息说王上已经赐了你的叶将,武安侯的婚。”

    “我知道。”北宫璇晨趴在鱼缸上,漠然的喂着缸里的鲤鱼。

    “公主,你怎么?”连碧十分焦急,这个叶楚将军的风评整个北孤国都知道,除了能打战长的不错之外,没有任何优点,而且最喜留恋青楼乐坊。

    “不急不闹是吗?”北宫璇晨被连碧这副着急模样逗笑了,“有用吗?叶楚一族满门权贵,翻手为云覆手上是雨,王兄少年即位,多的靠叶家仰仗支撑,才能稳朝局安国家。”

    “可是公主,这可是你的大事呀,如此不上心!”连碧气环抱双臂蹲在地上。

    “我累了,回去休息了,无事不要打扰。”

    “公主!”

    璇辰回到内屋看着窗外面要变的天,自己有什么机会可选呢,还不如好好听从,免得惹出不愉快,嫁谁不是嫁吶?

    “王上这是喝了多少?”王后荀蕙小心伺候着,荀蕙是老丞相荀桀的孙女,十分贤惠。

    “今儿王上喝的多了,王后多劳累了。”苏洪赶忙说着。

    “你们下去吧。”

    “是。”

    第二天一早,北孤王上完朝后直接就来到了璇晨的寝宫一同用早膳。

    “王兄不必介怀,璇晨愿嫁。当年璇晨命悬一线,多亏父王还有王兄悉心照料才得以保命。”

    “璇晨,北孤国需要叶家。”北宫明烨放下筷子,语重心长,害怕璇晨反悔。

    “王兄,你放心,璇晨应了的事就不会反悔,璇晨一切也自会小心的。”

    “唉,孤也有万般无奈。”北孤王叹着气,叶家在军中的势力实在太大了,自己不是没有亲眼见过。

    “王兄多年呵护我,也是王兄偷偷将母后尸身与父王合葬,这样的恩情亲情,王兄即便忘了,晨妹也不会忘的。”

    “晨儿,叶家族人势力盘根错杂,内部也是枝节相连,叶楚也是性情冷残、战场杀伐之人,你可要万般小心。还有,叶楚身边一直有个孩子,还小,是战死的顾将军的儿子,黎琮。”

    “王兄,放心。”

    叶候府里也是忧心重重。

    “父亲、母亲,王上圣意不得不从。”

    “为父知道,王上少年即位,手段凌厉,不少于我们叶家亲近交好的官吏都借着一些由头被罚被贬,王上这样安排也好,只是……唉、罢了。”叶修现在已经将近六十花甲的年岁,许多事不愿再去想。

    “这门亲事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李季伏在桌上抽泣。

    “难道要抗圣意吗?”叶父不怒而威。

    “若是,若是璇晨长公主嫁过来,那,那我们叶府可不更成了祸害之地,她母亲凌雪姬可是那样狐媚惑主呀!”

    “糊涂!”叶修气的摔下一旁的茶杯,“此话也是你能说的吗?”

    “父亲息怒,母亲也不要伤心,叶楚自知如何随遇而安。”说完,便离开了前殿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你为何要当着叶楚说那样大逆不道的话。”

    “你,还嫌叶思她死的不够惨吗?王上执意要连这门亲,便是前尘都已过,我们把公主娶回家,好生供着就是了。”

    “可是,”

    “你不要再说了,好生筹备婚礼吧。”叶修不想再与李季说下去。徒留李季一个人抽泣。

    三月莺飞草长,气温开始回暖。

    王宫设家宴,邀叶家来宫里一聚,让璇晨同叶楚互相见一面。

    璇晨坐在北宫明烨左侧,看着叶楚穿着一身银灰色的华服,十分英气,一脸冷色上前叩见。

    “赐座。”

    “谢王上。”

    “晨儿,还不见过叶家二老?”

    璇晨缓缓起身行了礼,叶修和李季赶忙起身回敬。

    李季仔细打量着这个璇晨。

    “孤许久没有见到叶帅了,有许多话想同叶帅说。不如乘着这春色宜人,让晨儿同叶楚到鹤仪园里同游一番?也好好赏赏这新修的鹤仪院的景色。”

    “王上所想极是。”叶修连忙应着。

    璇晨和叶楚辞了礼,一同去了鹤仪园。

    “公主,公主,披风落下了。公主可时刻想着自己的身子,虽然春日回暖了,可还是得注意着,本来就怕冷,还……”连碧一面说,一面赶急的弄好披风。

    “连碧。”璇辰小声呵斥了一声。

    “请武安侯安。”

    “都及几时了,还拿着镶毛领的披风?”

    “公主,可当心随时起个北风。”连碧一脸嗔怪。

    “还望将军照顾好公主。”

    “自然。”

    “那公主,奴婢在园外候着。”

    “嗯。去吧。”

    “公主身边的奴婢真是忠心。”

    “是,连碧自幼便同我长在一起。”

    “微臣原以为公主是不会同意这门亲的。”

    “嗯?”

    “公主,还有三个月时间可以反悔。”

    “不会。”璇晨语气淡淡的。

    “公主何必自来受苦?”

    “难道你们叶家供不起几口人的饭菜吗?”

    叶楚心里一咯噔,无从出话。

    “叶家世代辅佐北孤王朝,不少保家卫国的王侯将相,满腹才华的权贵文臣都出自叶家,北孤王朝需要叶家,所以北叶两家世代联姻。可惜父王子嗣不盛只有我与王兄,王兄也只有一**尚未能成,只有我。你们叶家不愿我嫁来,一是为先王后也就是你父亲的妹妹叶思之死与我母妃凌雪姬相关,二是我的身份。”

    “公主想的可真是通透。”

    “你们不愿意,那是抗旨,虽然王兄不能拿你们怎么样,可一处错便是处处错,一处有把柄便是处处有把柄。你们叶家满朝权贵,纵然你同二老无乱变之心,可不难保你们叶家其他人无此心 ,几年前不是就围过行宫吗?所以叶老同意是因为你们又需要这门亲来当你们半个护身符。”

    璇晨顿了顿脚步,回头看了看叶楚有些惊讶的眼神。

    “叶将军,娶我回家不过是碗筷之事,日后你若是遇上钟情之人又或是将军想添多少侧妃或者通房侍妾为叶家绵延子嗣,璇晨绝不会有半个不字,有半分不悦。”

    “公主多虑了。”

    “有些话说在前面彼此通透了就好。”

    叶楚对上璇晨的眼神,那样冷淡,像这件亲事,她就是旁观者一般。

    璇晨转过身,叶楚为璇晨拨开一侧旁斜的玉兰树枝。

    “这鹤仪园玉兰到多,还有这许多琼花,三月里竟还如同覆雪了一般。”叶楚动了动口。

    “是,因为我喜欢玉兰,所以王宫里有很多玉兰。只可惜花期太短,过不多久便谢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走了许久。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