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组合英雄联盟〕〔另类试睡员〕〔东欧领主〕〔我的超脑能建模〕〔重生名门娇妻:厉〕〔战狂升级系统〕〔穿成将军的私奔前〕〔盛夏婉歌〕〔逐凤江山令〕〔慕林〕〔尸妻难缠陈平安小〕〔冷艳总裁的贴身狂〕〔极品全能狂医〕〔九龙拉棺〕〔绝世神王在都市〕〔震痛随笔〕〔玉虚神剑〕〔电子厂里开始的爱〕〔重启修仙纪元〕〔巅峰狂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九章 助攻成功
    璇晨躺在躺椅上假寐着养神。

    “娘亲,娘亲。”黎琮跌跌撞撞的跑着,小脚一颠儿一颠儿的。

    连碧连忙打着手势,让黎琮小声点。

    “娘亲在睡觉吗?”黎琮低着声音对着连碧的耳朵。

    连碧点点头。

    “琮儿,什么事?”

    “是我把娘亲吵醒了吗?”

    “没有。”

    “爹爹说,晚上会和我们一起用晚膳。”黎琮一转脸上的阴霾。

    “好。”

    “那琮儿今晚想吃什么?”

    “想喝鸭汤。”

    “好。”

    “娘亲想吃什么?”

    “我也想喝暖暖的鸭汤。”

    “娘亲,今天我偷偷见到一个没见过的人,爹爹亲自驾车去迎的他。”

    “是吗?”

    “说,是,是,是?”黎琮抓着小脑袋瓜始终想不起来,“噢,是行医的!”

    璇晨连忙捂住黎琮的小嘴,“以后再听到什么绝不要对别人随便说知道吗?”

    “娘亲也不可以吗?”

    “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噢。”黎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璇晨一直不想知道太多关于林府的事。

    璇晨给黎琮盛了一碗鸭汤后,黎琮立马心领神会叶楚的眼神。

    “娘亲,给爹爹也盛一碗吧。”

    这几天总算没白交啊!叶楚十分感慨。

    “爹爹好喝吗?”

    “好喝。”

    “那是因为娘亲盛的,才格外鲜,鲜美。”黎琮乘胜追击。

    璇晨有些尴尬。

    “食不言寝不语,吃饭要少说些话。”

    “噢。”黎琮埋头喝汤,叶楚干着急。

    饭毕后陪黎琮练了会儿字,便在室内玩着投壶。

    黎琮一遍遍投着,和连碧玩的十分起劲儿,璇晨就坐在一旁看着,自己仿佛是个局外人。时而站着,时而坐下,时而走进干看着。

    “侯爷可是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璇晨也不再多问。

    又过了好久,叶楚走下蹲着教黎琮投壶,手把手的教着,在黎琮耳边轻轻说着,“父亲说的事,可别忘了。”

    又提高了声音,“玩了这许久,进的少,偏的多,来眼睛看准了,手端好,不要抖。”

    “看,这不就中了吗?”

    “哇!”黎琮十分给面子,跳着鼓着肉肉的小手,“爹爹好厉害,爹爹好厉害。”

    瞬时,画风突变。

    “娘亲,我困了。”黎琮应着景儿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是有些晚了,让侯爷带你回去吧。”

    “可我想跟你睡。”

    黎琮一股脑的爬上璇晨的床,连碧偷笑着。

    “奴婢们去打水来伺候侯爷、夫人和小公子洗漱。”连碧走到外面,领着在外间的丫鬟下去了。

    “爹爹也一起睡嘛。别的小孩子都是爹爹娘亲一起陪着睡的,偏我是一个人。”说着还挤了滴泪。

    十分尴尬的三人睡在一张床上,璇晨睡在里面,叶楚睡在外面。

    叶楚原本的计划是等黎琮睡着好,偷偷把黎琮抱走的,可是黎琮整个晚上都把璇晨抱的死死的,动了几次,璇晨都问自己在干嘛。

    最后放弃了想法,迷迷糊糊睡了,黎琮整个一横过来,自己侧着身子,一翻身就会摔下床的那种,十分憋屈。

    迷迷瞪瞪的时候,黎琮猛的踢了一脚,叶楚一个不留意翻身摔了床,璇晨半起着身子,没听到什么声音,夜里也看不到什么,几声猫叫,只当是外面什么野猫撞倒了东西,便又躺下。

    叶楚摸黑蹑手蹑脚着回到床上,连被子都被黎琮那臭小子卷在身上不松。

    璇晨听着动静。

    “侯爷,睡了吗?”

    “没有。”

    “侯爷敬我,那是侯爷大度。侯爷拐弯抹角的,大可不必如此。”

    璇晨磊磊落落的说着。

    叶楚胡乱应了一声,这也算拖黎琮的一点儿福,接下来几天在回府之前事情顺利成章的成了。连碧的夫人叫的更顺口了。从行宫回府后,璇晨先去拜见了叶修和李季才回到自己的院落。

    “叶老夫人一直对夫人冷冷的。”

    “打你的嘴,少说几句这样的话。”璇晨心里担着。

    “是了。”

    “对了,这几日喝着药总觉得不太好,去请国师来看看,记得要从王兄那过一趟。”

    “是。”

    “如今天气不太好,夫人那忍冬花藤种下也不知道开不开得了。”

    “无妨,等着吧。”

    “夫人,今儿后面跟着我们那架马车坐的是什么人吶?”

    “不要管这些事。”

    “那奴婢先下去给夫人准备午膳了。”

    “国师,近日王妹说吃着张太医总觉的不太好,还劳烦国师去府上看看。”

    “王上言重了。”

    “国师前些日算卜说南良国今年秋季雨水泛滥,必有洪灾,这日得到消息,国师果然言中。”北宫明烨十分欣喜,毕竟旁的国家不好过,自己国家才有可乘之机。

    “王上,有军务来报。”

    “微臣先行告退。”彦清十分知趣,本来自己来只是为了千灵。

    “看公主气色好了许多,药可按时吃了?”

    彦清一看就知道璇晨的药都是有一碗没一碗的喝着,不过对于温养千灵的元神来说也是可以了。

    “连碧,你先去外间守着。”

    “是,夫人。”

    璇晨低头笑了笑,“自知什么都瞒不了国师。”

    “这次请国师来是想让国师了璇晨一桩心事,这件事也只有国师才肯替璇晨做。”

    “公主但说无妨。”

    “国师早知我身体特殊,既然如此,便不想再留给孩子。”

    “公主是想?”

    “恳请国师赐药,璇晨知道国师会做的干净,璇晨也会小心,不会让旁人发现,连累国师的。”

    彦清看着璇晨,不知说什么好。

    “国师?”璇晨有些担心。

    “国师为何如此看着我?”

    “没有,你太像我一位故人了。”

    彦清呆住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过几日,过几日会派人把药给你送来,但还要和旁的药一起喝着,不然太伤身体。”

    “是。多谢国师。”

    璇晨一路送国师到府门,正遇见叶楚和一位人下马车。

    彦清和那人打了个对面,两眼相对,司命在宽大袖袍的遮掩下露出几根手指来拼命的摆着。

    怎么彦清神君在这儿?

    怎么司命星君也在这儿?

    “候爷。”

    “国师怎么来了?”叶楚看了看璇晨。

    “王上派遣微臣来给公主再开几副药。”

    叶楚点了点头,“有劳国师了。”

    “这位是?”

    “噢,这是家母的远方亲戚,经商的,来北孤城有事暂住一段时间。”璇晨想着叶楚想事情也是十分周到,叶老国公有病,不请太医而去请外间的郎中自然说不过去。

    司命悄看了一眼璇晨,半魅?彦清立马移了一步,挡住司命的视线。

    “司命星君,可否有空?”

    “回彦清神君,有,有。”

    两人心里一来一句我回一句。

    “司命星君还是少管些闲事吧。”

    “有苦衷,有苦衷。”

    “侯爷,公主,微臣告退。”这声公主叫的让叶楚心里有些不适。

    “司先生,可让白原带先生先去安置?”

    “是,是。”司命还没变过语气,缓过劲儿来,这都遇到的什么事儿啊?

    叶楚带着披风揽过璇晨。

    “这让别人看见不好。”

    “少在风口子上站着,仔细身体。”

    叶楚带着璇晨回了院子。

    “最近可是怎么了,怎么让国师来看病?”

    “没什么,就是张太医开的药吃着不太好。”

    “连碧,夫人时秋哨鹿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吗?”

    “回侯爷,回来后早早就预备下来。”

    “这次时秋哨鹿,琮儿也去吗?”

    璇晨为叶楚换着便服。

    “黎琮太小了,就不用去了。在府里有那么多人看着,放心。”

    “也好。”

    “那父亲母亲?”

    “叶府也就你我。”

    时秋哨鹿前一天璇晨和叶楚便进了宫中,叶楚是去打点行队,璇晨便也应召回了宫中。

    “夫人,国师怎么这时送药来?”

    “怕是有忙的吧,明日国师去吗?”

    “应该是去的吧,王上这么信任国师。”

    “太过了也不太好。”璇晨喃喃了一句。

    “夫人你说什么吶?”

    “没什么,把药丸好生收着。”

    时秋哨鹿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了宫。

    “怎么样,累吗?”

    “不累,习惯了。”

    璇晨替叶楚脱下身上的盔甲,拿出干净的衣服,快去沐浴吧。

    “一起吗?”叶楚从背后深深抱着璇晨,把头埋在璇晨的脖颈间,闻着璇晨身上淡淡的香味。

    “快去吧,这几天还忙的多了。”

    叶楚沐浴回来,璇晨正在煮茶。

    “夫人煮的茶就是香醇浓郁。”

    “侯爷可少打趣我了。”璇晨语气刁刁的。不过论夫君来说,叶楚做的无可挑剔。

    叶楚喜欢璇晨这样不拘压抑的性子,但偏偏璇晨时刻都忍着。

    “以往哨鹿,从来没有看到过夫人,要是早看到就好了。”

    “以前身体不太好,父亲左担右忧的不让,后来王兄即位,停了几年,前年、去年倒是来了,你却在外面打战了。”

    “听夫人语气倒十分惋惜。”

    “信不信这盏热茶泼你身上?”

    叶楚假装拿东西挡在脸前。

    “夫人。”连碧撩起帘子从外面进来。

    “侯爷,夫人。”

    “怎么了?”

    “给夫人拿些点心来用。”连碧迅速放好东西,十分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璇晨跑出去了。

    “会骑马吗?”

    “会,北宫家的女儿不会骑马像什么话。”璇晨觉的叶楚简直就是认为自己弱不禁风。

    “走,出去带你骑马。”

    “现在?”

    “现在。”

    “不大合规矩吧?”

    “走远些就是了。”

    叶楚走到一旁从柜子里拿衣服。

    “怎么,夫人不心动?”

    璇晨没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叶楚有些犹豫。

    叶楚拉起璇晨,“好夫人,快来帮夫君换身衣服吧。”

    叶楚依旧牵出是自己那匹红棕色的骏马。叶楚扶好璇晨上去后,叶楚又才坐上去。

    “驾。”

    “等一下。白原你去告诉连碧一声,就说我和夫人歇下了。”

    “是。”白原有些僵硬。

    “驾。”

    “冷吗?”

    璇晨摇摇头。

    “光顾着出来忘记让你添件衣服了。”

    “没事,没你想的那么弱。”叶楚更贴近了璇晨。

    “行军时晚上十有八九都在商议正事,能得些空都是抓紧眯一会儿,看着周围风景满脑子想的都是地形图。”

    “听说凉国和东篱国又要闹起来了。”

    “不谈这些。”

    “谈侯爷从前的风花雪月吗?”璇晨嬉笑。

    叶楚假意怒着,“小东西那里听来的?”

    “侯爷的名气可大着吶!”璇晨调侃着。

    叶楚和璇晨骑着马,慢悠悠的转着,凉风微起,十分惬意。

    叶楚紧紧搂着璇晨,璇晨总给自己一种十分宁静的感觉。那样的恬静淡然总会让自己的浮躁的心有安放的地方。

    此夜星月疏朗,凉风习习,独影怀良人。

    “夜深了,露水重,回吧。”叶楚紧了紧璇晨有些凉的手,本来还贪恋这样的时光,想在外面多转一会儿。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