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虎香江〕〔倾城时光共相依〕〔猛兽博物馆〕〔西游之问道诸天〕〔超级私服〕〔我的傻白甜老婆〕〔末世重生之生化尖〕〔最强终极兵王〕〔九极战神〕〔首席继承人陈平〕〔我的度假村〕〔我的医仙老婆〕〔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废少重生归来〕〔萌宝来袭:薄先生〕〔九转神帝〕〔重生医妃元卿凌〕〔我对你动了心〕〔原来我很爱你〕〔飞升之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十三章 冷淡的除夕夜
    除夕那天璇晨起的极早,确切的说是一夜都没怎么睡着。

    “再睡会儿吧,还早。”叶楚又把璇晨拉回被窝里。

    “好了,今早还要请安。”

    叶楚往璇晨的脖子上凑了凑,璇晨被弄的痒痒,更醒了些。

    “你再睡会儿吧,我先起了,嗯?”璇晨的语气很软,叶楚十分受用。

    璇晨起身后又放下了床帘,连碧知道璇晨今日肯定醒的早,早早就在外面候着了,两人轻声的梳洗着。

    “夫人,今天穿这些吧。”

    “换件披风吧,换那个蓝色的。”

    “还是夫人想的好。”

    “现在你的嘴可真甜,现下不生我气了?”

    “这么好的夫人,谁舍的生气呢?”叶楚起来,走到妆台前两手放在璇晨肩上,看着璇晨。

    “夫人素妆也是倾国倾城。”叶楚弯下腰对着璇晨的小脸狠狠亲了一口。

    连碧在后面偷笑。

    “夫君先去洗漱了,哈哈哈。”叶楚看着璇晨羞红的红脸蛋儿就开心。

    连碧又上来给璇晨上妆。

    “夫人要是能有个孩子就更好了。”

    “好好化。”

    宫街上的人都在扫着积雪,马车走的十分慢。到了宫门,叶楚和璇晨便下了马车,到了正殿。

    “拜见王上。”

    “拜见王兄。”

    “免礼。王妹近来身体可好?”

    “大好了。”

    北宫明烨又扯了几句,便让璇晨进内殿看王后。

    “王嫂越发显怀了。”婢女一掀起帘子,璇晨便看着荀蕙坐着,手有些水肿,腰周围还垫了好几个软垫。

    “不过五个月,害喜的厉害。”荀蕙虽然看着神色疲惫,但还是一脸笑容,这个孩子一生下来,若国师说的是真的,那就既有长子又有嫡子的身份,叶府出的王后吃亏不就吃在没个嫡出的儿子吗。

    “闲着做了几个小孩儿虎头帽,王嫂知道我身体不好不爱动这些,做的不够细致。”连碧呈着帽子上来。

    “做的真好。”荀蕙拿着帽子仔仔细细的看着,“小欣快去收好,等这小子出来第一个就用姑姑新手做的帽子。”

    “太医说产期是多少?”

    “也就五月了,倒是回暖了。”

    “怎么了?”璇晨看荀蕙有些不太好。

    “太医说有早产的征兆。”

    “王嫂放心,孩子会很好的。”

    “借你吉言了。”荀蕙一脸慈爱的看着肚子里的小人。

    马车上,叶楚替璇晨把披风紧了紧。

    “看着你脸色不大好?”

    “没有,只是看着王嫂怀胎实在辛苦。”

    叶楚抱着璇晨,让她安心一些。

    “正月初十黎琮就四岁了吧?”

    “嗯。”

    从宫里回来,璇晨就立马去了叶父叶母处请安。

    叶修去了叶老国公在府里独辟的院子,李季故意说了很多话。

    “是,母亲。儿子和璇晨知道了。”叶楚第二次打断了李季的话,璇晨看了看叶楚让他不要乱说。

    李季有些气,“行了,起来吧。”

    “你父亲去了你祖父哪里,你也快去吧。”

    “是。儿子和璇晨跪安。”

    “行了,你们走吧。”李季捏紧了帕子。

    连碧扶着璇晨起身。

    “还好吧?膝盖疼吗?”

    “你何必这样说?”

    “连碧你带夫人回去好好歇息。”

    “是。”

    璇晨在王宫就少做这些礼节,平日走动最多的就是王后荀蕙处,请安礼节那些全是免了的,这跪了半个时辰,膝盖是有些酸疼的。

    “夫人,奴婢看侯爷的脸色不太好。侯爷也是为着夫人,夫人何必那样说?”

    “夫人,可听过一些事?”

    “什么事?”

    “奴婢听府里一些人侯爷和老夫人的关系从小就不是很好。”

    “以后这样的混话不要说了。”

    “是。”

    回到屋子里,连碧替璇晨上人些膏药。

    “凉凉的。”

    “等会儿,奴婢给夫人放个暖袋。”

    半个下午的时候,叶修和叶楚带着叶老国公从独院过来。

    “公公,喝盏热茶。”李季对叶老国公是十分敬重的。

    “夫人,侯爷那边的人来话说老国公来了,问夫人怎么不过去。”连碧一边说一边忙忙的收拾。

    “怎么老夫人那边都没人来传个话?”

    璇晨急匆匆的过去。

    “璇晨请祖父安。”璇晨跪下请安行礼。

    “起来吧。”老国公的声音有些沙哑。

    璇晨抬起头的瞬间,老国公明显的怔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平静。

    璇晨不安的看了眼叶楚,叶楚安慰的笑了笑,示意璇晨不要担心。

    “璇晨?”老国公喃喃一句,璇晨惊了一下。

    “是,王旁璇,早晨的晨。”

    “嗯,你们都下去吧,我想清净些。”

    到了屋外,叶修让叶楚和璇晨先回屋。

    “怎么才来?不至于为了早上的事生气吧。”

    “侯爷可别说,若不是侯爷派人来,我们夫人都不知道。”连碧直冲冲的。

    “是吗?”叶楚心里打量着。父亲派人来是确是先给李季送的,但也明确说了,让李季先带着璇晨候着。叶楚的脸色有些难看。

    “父亲,这是荀草。”

    “嗯,你先把它碾碎了,把里面的汁先弄出来。”

    “父亲,千,千灵要在凡间待几年啊?”

    “千灵身上的蛛毒解了,就可以了。”

    彦清碾着药,没有再说什么。

    “四月前,你去炎火山拿根不烬木回来。鬼蛛于鬼火而生,毒性至偏至寒,于千灵不可符,灵火又太甚了。”

    “是。”

    到了晚间用膳时,璇晨挨着黎琮坐下,显然叶楚告诫了黎琮,黎琮老实了许多。

    “都动筷吧。”

    “是。”

    “娘亲,我想吃那个火腿。”黎琮声音小小的。

    “好。”

    李季看着璇晨心里有些不悦。叶府除夕家宴的氛围有些奇怪,冷冷淡淡的,甚少说话,能有的几句都是老国公问一些叶楚的事,和叶楚说了几句。璇晨专心给黎琮挑菜没有理会。

    “璇晨。”老国公突然叫了一声。

    “是,孙媳在。”璇晨连忙放下筷子。

    “罢了。”老国公叹了一声。

    璇晨又恭敬的回礼。

    小厮跪在外面,“宫里的赐菜来了。”来的人是苏洪,大家都严肃了起来,苏洪把赐菜递给小厮。

    “各位大人都快请起吧。”

    “老国公,那是王上给叶府的赐菜,这是王上专门给老国公的赐菜。”

    “多谢王上。”

    “王上还问公主,王后想念的紧,让公主若是身体安健,便时时去宫里,陪王后说说话。”

    “是。”

    除此之外整个除夕家宴没有任何波澜。

    叶楚替璇晨系好披风,“走吧。”连碧提着灯笼走在后面。

    “家宴有些冷清,习惯就好。”

    “没有。”

    “这个家一直都这样,除了祖父,很少有人那样关心我,这些年,祖父也渐渐不管事了。”

    “祖父是疼你的,父亲母亲也疼你。”

    “那你呢?”叶楚打趣璇晨。

    璇晨伸手别过叶楚的脸,“不正经。”

    宫里的宴会已经散了。

    “老国公可是什么反映?”

    “老国公脸色十分平淡,看不出来什么。”

    “呵,那个老狐狸。从前只顾让自己的儿子出头。”

    “璇晨看着身子如何?”

    “公主身子看着尚可。”

    “王上。”荀蕙扶着腰。

    “怎么出来了,不好好待在里面的暖阁?”

    “王上,王后,奴才先退下了。”北宫明烨扶着荀蕙进了里面的暖阁。

    “怀着这小子让臣妾受了好些罪。”

    “过几天,让你母亲进宫来看看你。”

    “真的?”

    “真的。也好让你安心养胎。太医的说早产的话别太放在心上,好好养着就是了。”

    “多谢王上。”荀蕙靠在北宫明烨肩上十分喜悦。

    连碧端了热粥进来。

    “夫人睡前喝一点暖暖胃吧,刚才都没怎么吃。”

    “怎么不热些羊奶,羊奶养人些。”

    连碧有些惊讶,“侯爷不知道夫人喝那些会下痢吗?”

    叶楚也有些惊讶,细想才知道这大半年从来没看过璇晨吃过这些。

    “我,我…”

    “好了,连碧,端着粥下去吧,还有半碗喝不了了。”

    “是。”连碧伺候好洗漱便退下了。

    “怎么了?”

    “我竟没发现你不吃这些。”

    “现在不就知道了。”璇晨笑着

    “日后夫君定把你的一举一动都记在心上。”

    “要是看不到怎么办?”

    “那就把你绑在身上,走哪都带着。”

    叶楚的嘴正要落上去。

    “娘亲。”黎琮推门从外面“滚”进来。

    叶楚想,伺候黎琮的人要重新换换了。

    “娘亲,嗯,还有爹爹。今天过年能和娘亲一起睡吗?”

    “当然。”璇晨看着叶楚一脸抑郁,乐的不行。

    黎琮挤在中间,“嘻嘻。”咧着小嘴笑着可爱。

    “睡吧。”

    叶楚无奈的起身熄掉了蜡烛。

    “睡咯!”黎琮十分兴奋的睡了。

    早上醒来,黎琮发现自己睡到了床边上,可是自己昨晚明明是谁在中间的呀,难道是自己梦游了?

    “爹。”还没有完全睡醒的黎琮声音糯糯的。

    “嗯?”叶楚胡乱答应,手一搭发现璇晨不在身边,陡然醒了,把黎琮也给一起闹醒。

    “快起来,你娘不见了。”叶楚对着黎琮耳朵“吼”着,黎琮吓的一个激灵。

    婢女们弄好洗漱的东西,伺候叶楚和黎琮起床。

    “夫人去哪儿了?”

    “夫人和连碧姑娘一早就起来了,说取一些院子里梅花儿上的雪水翁起来,以后好煮茶喝。”

    “噢。”

    正说着璇晨和连碧便进屋回来了。

    连碧又拍了璇晨披风上的雪,一旁的婢女连忙递上手炉。黎琮忙忙的跑到璇晨跟前。

    “诶,小公子,衣服还没穿好吶。”

    “我来就是了。”璇晨接过婢女手中的衣服。

    没一会儿,早饭一应就上好了。

    “饭后我要去趟军营。”

    “早想到了,钱那些都备好了,我按你的又添了一份儿。”

    “真是好夫人。”

    “对了,把你的七弦绕梁琴给我,我带出去。”

    “过年还有人开店吗?”

    “只要有钱赚,那有不开店的。”

    “明年除夕和初一我悄悄带你出去,今年上元节我们就出去逛逛。”

    “黎琮也要去!”黎琮虽然吃饭认真,但该听的话一点都没有漏听。

    “好,你也去。”叶楚“咬牙切齿”的捏了黎琮的肉脸。

    “嘻嘻。”黎琮端着碗喝粥偷笑着。

    “走了。”

    璇晨去给叶楚系上披风。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