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十五章 魏芸璇晨相见,祁琅一眼动凡心
    彦清急匆匆的入了妖界,妖帝看着彦清神色慌张,心下陡生不安。看着千辰更添了几分。

    “千辰,燕荒你们退下吧。”

    “是。”

    “大哥不走还立在殿外做什么?”

    千辰看了燕荒一眼便离开了,燕荒还是跟在千辰身后。

    妖后闻讯而来,彦清把解法详详细细的告知。妖帝坐在椅子上,沉默着一言不发。

    “彦清,你先回逸竹林吧,我和妖帝会去的。”

    “是。”彦清暂了一会儿才应了。

    “我去趟逸竹林。”

    “我们一起。”

    “千燚,你想过现在自己的情形吗?半身妖力而散,现在的法术也在慢慢流失,要是这半路有什么意外?你想过吗?”

    素寻耐心劝着,好几天了千燚才答应。

    “这件事我来。”素寻坚定。

    “这样的解法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太伤了。”山河神无奈摇头。

    素寻看着千灵身上快好的伤,手微颤着抚摸着千灵额上的蛇灵花迹。

    “只要她好就够了。”

    素寻取了自己和千灵的血混在一起交给山河神。

    “每三日我会来续一次。能做的都做了,只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山河神接过收好,默然出了屋。素寻万般不舍的走了。

    “去凡间取些千灵的血来。”

    “是。”

    “凡界若安稳了便可少去,留下来给我打打下手吧。”

    “多谢父亲。”彦清欣喜。

    冬夜里风刮的凛冽,屋内倒是暖和。璇晨在叶楚怀里睡的平稳。

    “嘶。”璇晨有些吃疼的一抬手。

    “怎么了?”

    “手。”

    叶楚赶忙起身点好蜡烛。

    “怎么了?”叶楚细细看着璇晨的手。

    “不知怎的,突然感觉手实在疼了一下。”璇晨扭了扭手腕。

    “没有伤口啊?是被什么小虫咬着了?”叶楚又看了一遍。

    “算了,睡吧。冷。”璇晨缩回被窝里。叶楚熄了蜡烛,屋内又是一片漆黑

    彦清紧握着手中的装着璇晨血的小瓶倒在器皿内,立马盖好盖子,施了语咒才离开。

    “姑娘已经够美的了,不上妆也是天仙一般的好看。”小云上着煮好的茶。

    “二十二了。衣服做好了吗?”魏芸面显悲戚。

    “做好了,绣庄那边说明天就送来。”

    “嗯。那些银子记得给母亲拿去,让她快点儿带小弟去看病。”

    “知道了。”

    今年的北孤城的雪下的久,停个一两天又下了起来。天气虽然冷,还是压不住人们热闹的心。上元节的热闹不少于除夕,街上人挤着人。

    “走。”

    “现在?不带黎琮吗?”

    “不带他。”叶楚拉着璇晨就走。

    “诶,等等。”

    叶楚也不听。

    “爹爹!”黎琮的声音“诡异”般的响起。这声音“来势凶猛”,叶楚吓的没刹住脚,差点儿摔了一跤,璇晨忙扶了一把。模样滑稽,连碧和几个刚巧撞见的小侍女站在廊下偷笑。

    黎琮甩开白原的手。

    “爹爹是想带娘亲却不带我吗?”黎琮脚步噔噔的跑到叶楚对面,叉着腰对峙。

    “怎么会?你爹我想你还来不及呢。”叶楚咬牙。

    “爹~爹~,疼,疼。”黎琮努力让叶楚的手离开自己的脸蛋儿。

    “好了。”璇晨“拿开”叶楚的手,揉了揉黎琮的脸蛋儿。

    “娘亲牵你去。”

    “哼。”黎琮瞬间感觉自己又高大了起来。

    璇晨牵着黎琮往前走,叶楚背着用手愤愤的指白原,白原两肩一怂,双手一摊,嘴巴一撇。

    黎琮时不时伸个小脑袋往外探。

    “娘亲,外面真热闹。”

    马车一停下黎琮就急急的下了马。

    “哎哟,小公子您慢点儿。”马夫有些害怕的劝着。

    天儿已经黑了,正是热闹的时候,叫卖声不绝于耳。屋檐下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灯谜铺子摆了一个又一个。

    “他们手提着灯笼做什么,都朝着那边去?”璇晨看着那边烛光聚着似火。

    “这是送瘟神,把今年不好的都送走,祈求来年平安康乐。”

    “爹爹,那个老虎的灯笼好看,我想要那个。”

    黎琮提着个小灯笼乐的开心。

    “看天上,那还有放天灯的,把心里想的都写上去,是想让神灵听到自己的祝愿。”

    “中元鬼节还有放河灯的那时我们再来?”

    “好。”烛光摇映在两人脸上,十分温暖美好。

    三人一路逛到河边,黎琮把自己小灯笼的杆子插到土里。

    “放天灯,快放天灯。”黎琮的小手急的不行,奈何身高不够,父母恩爱怎么都够不到。

    叶楚弄好天灯提着,璇晨半蹲着在下面点好烛块。随着蜡烛燃了起来,天灯也渐渐胀了起来。叶楚和璇晨一人提溜着两边。

    “放。”叶楚看着差不多了。

    天灯缓缓升上了天。

    “飞上去了,娘亲飞上去了。”黎琮拉着璇晨的手挥动着。

    “忘了写东西了。”叶楚有些懊恼,“要不再去买一个?”

    “无愿就是最好的愿了,神仙那有那么有空,说不定看见这个无字的灯笼倒还好奇是谁放的。”

    “去猜会灯谜?时间还早。”

    “好。”

    “娘亲,我想吃冰糖葫芦。”

    “爹爹,我想吃糖人。”

    “这个看着也好吃对不对?”

    “娘亲,你尝尝这个糖葫芦可甜了。”

    “娘亲,你舔舔这个糖人。”

    璇晨十分庆幸自己没有穿那件大毛领的披风出来,不然连碧又要伤心的紧了。

    “公子、姑娘猜灯谜,猜对了可以得个小摆件。猜错了随便放个几文钱就是了。”迷纸随着风飘飘的。

    璇晨看着挂着的这么多谜纸。

    “山上一盘磨,世人不敢坐。”璇晨低喃了一句。璇晨已经知道了谜底,看了下叶楚,叶楚笑着也猜到了。

    “琮儿,看看这个谜底是什么?”

    “山上一盘磨,世人不敢坐。”黎琮大声的念着,苦想着。

    “容小女子一试,蛇?”魏芸的声音蓦然的响起。

    “公子。”魏芸向叶楚行了个礼。

    叶楚扶着璇晨起身,“姑娘聪慧。”

    “不敢。”

    “你们认识?”璇晨看着叶楚神色有些异常。

    “她是帮你调好琴的人。”

    “如此说来,更应该谢了。”

    “夫人多礼。”

    “咦?”黎琮支着个小脑袋瓜儿,“你和我娘亲长的有点像诶,衣服也像。”黎琮摸了摸璇晨的披风,又看了魏芸身上的衣服,“都绣着玉兰花诶。”

    “但还是娘亲更好看。”

    “黎琮,不得无礼。”叶楚轻斥了一声。

    “噢。”黎琮躲到璇晨身后。

    “姑娘琴技了得。”璇晨实在无话可说又不能干站着。

    “夫人谬赞,只不过七岁上便碰着琴,多了几分愚功罢了。”

    “我们走吧。”叶楚低声说了一句。

    “嗯。”

    “姑娘告辞。”璇晨有礼的说了一句。

    魏芸宛然一笑,看着人走远了。

    “小云,你说我和她像不像。”

    “像。”小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

    “其实不像的,得了三分神似就已经让人动了心思,再像也成不了她。”魏芸语气带狠又有无助。

    “姑娘不要伤心,还是想着主人说的事儿吧。”

    “回吧。”

    “回?”小云有些诧异。

    “姑娘好不容易碰见了,这就回了?”

    “回吧,人家都回了。难不成追到家门去?”

    “是。”

    “二殿,那就是三殿下了,旁边那两位是他在凡间的妻儿。”

    “嗯。”

    “看看。”祁琅显身往前去。

    “诶,三殿下!”

    “一口酥哟,好吃的一口酥。”

    “小公子来尝尝这一口酥吗?”黎琮摇了摇璇晨的手,“去尝一块吧。”

    “娘亲真好吃。”

    “小公子真会尝,公子和这位夫人也尝一块吧?”

    买一口酥的大爷买力的吆喝。

    璇晨笑着拿了一块儿。

    “娘亲好吃,我们买些回去给连碧小姨吧。”

    “小馋猫,是你想吃还是连碧小姨想吃?”

    “店家包一些吧。”

    “是。”

    “多包点儿。”

    “好嘞,小公子!”

    “哟,这位公子来点儿吗?”店家冲着祁琅吆喝。

    璇晨看了眼祁琅,两人都互礼微点头笑了笑。祁琅只见璇晨眼中明暗交错,一笑宛如花胜,一眼入心。

    “包些好的。”

    “是,是。”

    “看几位衣容华贵,真是来了贵客。”

    “咦,娘亲,今天又碰到了和爹爹长的像的人。那个人和娘亲是神似,这个伯伯和爹爹是貌似。”

    “小公子可真机灵。一说还真是。”小贩夸着。

    “小孩儿戏言,快给伯伯赔罪。”璇晨看着祁琅有些尴尬,叶楚脸色也不大好。

    “伯伯勿怪。”

    “没事。”祁琅忍不住摸了一下黎琮可爱的肉脸儿,眼睛还是看着璇晨。

    叶楚站到黎琮旁边,把二人隔开,拿好包的点心,温柔说道“回吧,时辰都晚了。”

    “好。”

    叶楚回身对着祁琅一点头,便和璇晨、黎琮走了。

    到了马车上,三袋点心,黎琮手里那袋已经吃了一半。

    璇晨拿过来包好,“可不能再吃了,今晚吃了那么多,明日该积食了。”

    “好吧。”黎琮一脸丧气。

    “侯爷,前面人多,得等等了。”

    “无妨。”

    “怎么了,我看着你今天怎么不大高兴?”

    “你和别的男人说话我都不高兴。”叶楚故作一副姿态。

    “爹爹是吃醋了吗?”

    “你一天脑子里都学了些什么?”叶楚“蹂躏”着黎琮胖嘟嘟的小脸。

    “姑娘,那边是他们的马车。”小云提醒着。

    “姑娘,去吗?”

    魏芸沉了一口气,刻意绕了路,故意到叶楚马车附近。

    黎琮杵着个小脑袋往外看。

    “娘亲,哎哟。”黎琮抱着被磕的小脑袋瓜。

    “娘亲,我看到刚刚那个小姐了。”

    “是吗?”

    璇晨掀开帘子,这一边走的是祁琅和司命。

    祁琅点头一笑,璇晨回礼后便放下了帘子。

    “我瞧那人竟真的与你长的有几分相似,莫不是前世的兄弟?”

    叶楚靠近璇晨,威胁着,“你竟然敢看别的男人?”两手挠着璇晨腰肢,璇晨最是怕痒,动个不停,黎琮自然是向着璇晨,举着小拳头捶在叶楚身上,可如同棉花打铁一般。

    三个人打闹着回府了。

    “罢了,那黎琮都看到了,也不见他看一眼的。”

    “姑娘不要灰心,有主人帮衬着,一定能成的。”

    “母亲可买药了?”

    “买了,说小弟吃了已然好了大半。”

    “那便好,只是要告诉母亲,不要再把钱拿给那老混账吃酒赌钱了。”

    “是,都替姑娘记着吶。”

    “侯爷可算带着夫人回来了,这都多大晚了。”连碧连忙拖下璇晨的披风,又放好水,替璇晨卸妆洗漱,好一顿收拾。

    叶楚和黎琮你看我,我看你,都笑了。

    “连碧小姨,你怎么也不传人来收拾收拾我们?”叶楚大笑着。

    “连碧小姨,这是琮儿给你带的一口酥,可好吃了。”

    “小公子,难为你还想着我在家里等着。”说着还白了一眼璇晨。

    璇晨暗笑着。闹了一晚,两人安静歇下。

    “连碧不小了,该给她好好物色个人家。我认识的不多,你替我好好留心着?”

    “放心,睡吧。”叶楚环过璇晨的腰,不久均匀的呼吸声就已经起了。

    璇晨睡不着,呆呆的搓捻玩着被角。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战神之巅峰奶爸〕〔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