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当操盘手的这几〕〔萌狐悍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俄罗斯大妖僧〕〔来不及再叫你一声〕〔仙帝是怎样练成的〕〔从观众席走向娱乐〕〔乡村透视仙医〕〔盖世武神〕〔一世独尊〕〔超品渔夫〕〔丘子坟〕〔画妖师〕〔末日轮盘〕〔诅咒之龙〕〔来自亿万光年的男〕〔画里长安〕〔丹武邪尊〕〔我的空姐老婆〕〔婚后相爱:总裁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十七章 春日郊游
    璇晨选了个十分精致的红木镂空黑金牡丹盒子把平安长命金锁放进去。

    “夫人,小心。”连碧扶着璇晨下马车。

    “传轿过去吧。”

    “好。”

    荀蕙依旧对璇晨十分亲热。

    “知道你肯定来的迟,得等她们都走了,你才来。”

    “去把继泽抱来,让他姑姑瞧瞧。”

    “王嫂身子还好吧?”

    “还好,妇人生产都是鬼门关走一遭,还好孩子安好,就足够了。”荀蕙脸上闪着为人母的喜悦。

    乳母抱来孩子,继泽的眼睛十分明亮,咧嘴笑着。

    璇晨看着继泽头上的帽子,璇晨当时做的就是这个天儿戴的,璇晨握了握继泽的小手,帽子和自己做的一模一样,但璇晨知道自己的针脚,这不是自己做的那顶。

    “抱抱?”

    “不了。”璇晨知道这是荀蕙想要的答案。

    璇晨拿出红木盒子。

    “这是我和叶楚送给继泽的满月礼,王嫂可要收下。”

    荀蕙看着这个金锁实在精致的很,心里实在喜欢。

    “继泽闹了这么久,也累了,乳母还是抱下去吧。”璇晨知道荀蕙在顾虑什么,也能理解。喜欢是喜欢但是不想戴也是真的。

    “去吧。这礼物我可带他收下了。”

    璇晨淡笑着,看不出悲喜,随便闲扯了一会儿,便回去了。

    “走一会儿吧。”

    昨夜淅淅沥沥的下了阵小雨,地大干了,但还是有些湿滑。

    璇晨装着心事,故意装着崴脚平地往左歪了一下,连碧在右边拉着。璇晨依旧能感到左边有人抚着自己。

    “夫人脚没事吧?”

    “没事,走吧。”

    彦清看着千灵有意往后看了一眼,但她不会知道是谁。

    回府后用完膳,依旧是每日下午陪着黎琮习字看书。

    “娘亲这几日看着闷闷的。”

    璇晨握着黎琮的手写字。

    “写字专心些。”

    黎琮晚膳前就被叶母传过去了,璇晨也没吃几口饭。

    璇晨立在架下给忍冬浇水。

    “夫人,这忍冬开的真好。”

    “去拿些个小簸箕来摘一些。”

    “是。”后面的侍女应着便去了。

    “连碧,到时候拿几个香囊空袋子,我们把它装进去,再晒一些,给黎琮泡些茶喝。”

    “是。”

    “夫人怎么不想着给你家夫君泡些茶喝?”

    “侯爷。”连碧一请安便带着人退下去了,叶楚十分满意,这个小丫头越来越懂事儿了。回头看看白原,还在那呆立着。叶楚“瞪”了一眼,没懂。被连碧给“托”下去了。

    叶楚从背后抱着璇晨,亲昵的说着,“还是你觉得我不需要清热?”

    “你现在越发没有正形了。”璇晨挣脱怀抱,给花浇着水。

    “明天得了一天空,我们出去郊外钓鱼怎么样?”叶楚也不恼,搬个小板凳就在花架下璇晨跟儿前坐着。

    “好啊,回来一次还不去给你父母请安?”璇晨看着叶楚直接从侧门穿过来。

    “听夫人的,这就去。”

    早上连碧翻箱倒柜给璇晨选了一件窄袖青绿对襟上衣和梅花雪屏的腰带,再配上雨褶襦群,十分清丽。

    “夫人甚少出去,时秋哨鹿的衣服又不能穿,好不容易才找了出来,幸亏没穿过的,只是放的久了。”

    连碧替璇晨穿好,又递上药丸。

    璇晨有些迟疑的拿起又放下。

    “今儿先不吃了,等会要坐马车,早膳用的多了,倒胃口。”

    “是。”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夫人都占齐了。”

    叶楚刚把黎琮送走回来,双手放在璇晨的肩上。

    “药还是要吃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怎么行?”

    璇晨笑着把药吃了。

    叶楚和璇晨从院子里走过。

    “那金银开的真不错。”

    “倒是连碧会栽。”璇晨转过头对着连碧夸奖。

    “夫人在外面小心,这个盒子里装着一些蚊虫咬伤的药,这个包里装着一身换的衣服,还有那个食盒里装着一些个儿夫人爱吃的点心,嗯,还有那个…”连碧一一嘱咐着。

    “好啦,我就出去大半日,你也好好休息或者出去玩一番?”

    “侯爷可照顾好夫人。”

    “知道。”

    马车缓缓启程了,叶楚也不顾什么规矩把车帘撩了大半,一一跟璇晨说着外面。

    “那边是十鬼街,中元节十分热闹,到时候我们来放河灯?”

    璇晨顺着那边看过去,此刻倒是没有多少人。

    叶楚拉着璇晨的手下马车。

    一脉青山蜿蜒,一川绿水净澈。

    花蝶彩蜓双嬉丛间,花开夭盛两路旁。

    璇晨静听着河水潺潺,山泉涧涧,鸟鸣清脆的紧。

    “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好地方的?”

    “无心自得。”

    白原拴好马车,又给叶楚拿好钓具,飞身几转便没了踪影。

    叶楚十分熟悉的把所有东西弄好,璇晨坐在小扎椅子上。叶楚把鱼竿弄好,递给璇晨。

    “我?”

    “来都来了,不试一下?”

    璇晨起身,叶楚站在身后教璇晨拋着线,又把鱼竿支好。

    “好了?”

    “好了。你看那头一往下沉一点,你就赶紧叫我就是了。”叶楚又去把自己的鱼竿弄好。

    太阳晒在身上暖烘烘的,鱼竿许久没有动静。

    叶楚见璇晨也不说话,却发现璇晨居然坐在椅子上打盹。

    太阳照在选在脸上,白皙的脸变得有些红润,时不时睫毛微微一颤,朱红的唇在光下更加动人。

    叶楚轻轻的把璇晨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自己看着鱼竿动了也没管。最近军务繁忙,又从军营来回,确实是累,也迷糊上了眼,享受这半刻的闲瑕。但依然保持着清醒。

    璇晨的头微微从肩膀上移下去,叶楚厚实的手接住璇晨耷下去的脑袋,璇晨惊醒了。十分不好意思的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你以后要是再睡不着,我们便天天钓会儿鱼,一个月的觉都凑齐了。”

    璇晨白了叶楚一眼,叶楚笑的轻松爽朗,揽着璇晨的肩。

    “你的鱼吶?”

    “早吃着蚯蚓跑了。”

    叶楚又重新弄好鱼竿,一条红鲤靠着岸边待在水里也不动。

    璇晨弯过腰把手放在水面上拂了拂,红鲤也只摆了摆身体没有动。璇晨只觉得亲昵,又把手伸进水里,红鲤竟然把自己的鱼脑袋放在璇晨手上蹭了蹭,又摆了摆鱼尾。

    “这红鲤鱼像认识你似的。”叶楚一个猛的动作把红鲤抓起来,放进鱼篓里。

    “诶?”璇晨没来得及拉住叶楚。

    “带回去养着?”

    璇晨拿过鱼篓慢慢斜进水里,“不用了,府里那有这外面的水清爽。”

    红鲤慢慢游走了,回头看了几眼,潜入了水里。叶楚有些好奇和疑惑,也没多说什么。

    “去车上拿点点心吧。”

    “好。”

    璇晨拿点心的功夫叶楚已经钓了好几条上来。叶楚又到马车拿下早就放好的一应柴火等东西搭好,把鱼弄得干净。

    “咱们今中午吃烤鱼。”

    “没吃过。”

    “打战少粮的时候能碰上一条河捉几条鱼上来,那时候吃起来才好。”

    璇晨安静的听着叶楚说着。叶楚翻烤着,十分驾轻就熟。

    “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嗯。”

    “好了。”叶楚拿着烤好的鱼凑到璇晨面前,“闻一闻?”

    “香。”

    “怎么样?”叶楚把鱼肉仔细挑出来吹了吹喂在璇晨嘴里,急切的问着像一个渴望父母表扬的孩子。

    “好吃。”璇晨吃了一整条。

    司命看着二人十分相爱,想着自己命薄上写的是璇晨和叶楚不是很相爱,情劫原在另一个女子身上,怎么成这样了,转念一想,不论落在谁身上,总要渡劫才好,不然一直流转徘徊人间,自己可就惨了。

    叶楚猛的起身在璇晨脚边踩了一下,璇晨吓的差点从小扎上摔下去,被叶楚一把拉住。

    “怎么了?”

    “看着这有个蜘蛛。”叶楚看着脚下什么也没有,“怎么不见了?”

    “怕是看恍了吧。”

    “也许吧,我收拾一下,下午太阳大了,你别晒着了。”

    “好。”

    白原又在非常适合的时间出现了。

    “宗主,找到了。”念心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千辰。

    “知道了。”千辰在心里面细细打量盘算着。

    念心到后没多久彦清就收到了消息,也在做着防范。

    回到院里,璇晨觉得身上乏的很,一进屋子却看见黎琮鼓着腮帮子,趴在桌子上。

    “怪不得爹爹今天那么好的兴致送我上学,原来是为了和娘亲单独出去。”

    叶楚捧捏着璇晨的脸,“你儿子吃你的醋了。”璇晨一个白眼。

    “毒虫都集齐了吗?”

    “还差一些。”

    “也不急用,得等千灵元神再多待个两三年,才能撑的住些。”

    “不过在取血的时候,千灵似乎能感到疼。”

    “疼?”

    “是。”

    “也好,也不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彦清退出药房到了隔壁的房间。

    “看过了?”彦清守在千灵床前,没过多久止水便回来了。

    “嗯。”止水知道彦清的心思,没有多说什么。

    止水得着一些空看着璇晨外伤恢复的不错,便去看了看。

    “你看到了?”彦清守在千灵床边,千灵脸上的疤痕已经变的很淡了,又有了以往的白皙,只是更显苍白。

    “嗯。”

    彦清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彦清神君请暂避一下,该给千灵上药了。”止水知道彦清心里难受,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好就够了,对吗?”彦清有些无助的问着。

    “走一段是缘,陪一生是情。缘可斩,情不可断。看神君是想要一段缘还是一生的情了。”

    止水站在门内看着彦清正要离去的背影,彦清的身影顿了顿,走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