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热血战神〕〔中了偏执霍爷的迷〕〔这个穿越太难了〕〔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农家娇宠:猎户相〕〔总裁大人超给力〕〔我有百亿属性点〕〔美食供应商〕〔地球最后一条龙〕〔爷,夫人的朋友不〕〔庶女绝色,鬼帝大〕〔我有一座诸天城〕〔武道剑主〕〔极品上门女婿秦浩〕〔王爷太难混〕〔快穿之我只想种田〕〔魔临〕〔透视神医兵王〕〔我在大夏开黑店〕〔战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往生忘 第二十二章 璇晨知情 老国公去世
    “夫人。”魏芸依然带着帷帽。

    璇晨宛然一笑,算是应了。

    “夫人,能否去路口盛康楼的厢房单独说一句话。”

    “我家夫人还有事,先回了。”

    “夫人,就一句话。”魏芸声音急切。

    “那好吧。”

    “你带着黎琮在车上等我。”

    “不行,我…”

    “好好待着。”

    一进屋魏芸便跪在璇晨面前,把璇晨吓的不轻。

    “姑娘快起来吧,不知姑娘遇到何事了?”璇晨赶紧扶着。

    “我有了侯爷的孩子了。”

    一句话犹如当头一棒,璇晨的手就那么僵着,扶也不是,收也不是。

    “已经两月多了。”

    “侯,侯爷知道吗?”

    “知道。”魏芸哭着,“求夫人给魏芸一条活路吧。”魏芸不住的在地上磕头。

    “一切,自,自有侯爷做主。”璇晨声音颤这,什么都说不出来,心乱做结绪,什么都想不了,夺门而出。

    “夫人怎么了?眼眶红红的。”

    “没有,风迷住了。回府吧。”一路上璇晨都尽量与黎琮和连碧玩乐取笑让自己看起来同往常一样。

    小云进屋扶魏芸起来,魏芸收住了刚刚的悲戚,手在肚子上抚了抚。

    “回清乐坊吧,过不了多久,叶府就会派人来了。”

    璇晨晚膳也没等叶楚,早早用完膳便歇下了。

    “连碧小姨,娘亲今天很累吗?”

    “夫人今天走了大半日,有些乏了,连碧小姨陪你再在暖阁玩一会儿,让你娘亲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好。”

    叶楚晚上没有回来,璇晨一整夜没有都没有合过眼。

    “夫人,起了,今早得去请安的。”

    “侯爷没回来吗?”

    “没有,说是偏晌午了。”

    连碧正给璇晨梳洗着,何嬷嬷便来了。

    “何嬷嬷快请坐。”璇晨十分客气。

    “不了,老夫人让老仆来说一声,今早的请安就免了,老夫人犯了头疼。”

    “好,代我母亲问安了。”璇晨不再像以前一样上赶着讨好。

    “是,夫人的孝心一定带到。”

    “那夫人再睡会儿吧,现在还早。”

    “不用了,你梳头吧。”

    李季翻看着桌上的房宅契纸。

    “这处宅子不错,”李季把宅契递给何嬷嬷,“快些找人把这处宅院收拾好,在十五前能搬进去。”

    “是。”何嬷嬷把契纸收进怀里。

    “姑娘,叶府那边老夫人递信说已经找好了宅院,十五前夫人就能住进去。”

    “又不是入府,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姑娘命好有了孩子,早晚都能进的。”

    魏芸轻笑一声,“姑娘,这是什么?”小云一摸碗已经凉透了。

    “叶候送来的滑胎药。”魏芸语气寒冷。

    “滑胎药?”小云急忙到魏芸跟前,“这可是他们叶府的第一个孩子呀!”

    魏芸能有勇气把那药晾着没喝,就是因为自己这个孩子是叶府的第一个孩子,叶修知道这件事后那样生气能拿叶楚撒气,都没有提过滑胎一事。北宫璇晨的身子孱弱本就难有身孕,即便有了嫡子,那也要有一个聪明强干的庶子才行,虽然都是叶家的血脉,但其中利害关系可就不一样了。

    “父亲!”叶楚跪在冰凉的地上。

    “你不用跟我说,这个孩子必须得留。”叶修拂袖而去,叶楚跪在地上良久才起身。

    走过长廊拱门,璇晨正在屋外喂着鹦哥儿。

    “回来了?”

    “嗯。”叶楚从背后抱着璇晨,躲闪着避过璇晨的眼神。

    “你弄回来的鹦鹉说会说话,可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

    “可能是冷了,怕寒嘴。”叶楚说着口不对心的玩笑。

    “黎琮吶?”

    “叶楚。”璇晨转过身看着叶楚,两人同时开口。

    “连碧带他摘梅花去了,我身上不大好,便没去。”

    正说着连碧就带着黎琮回来了。

    “爹爹,娘亲,今年我摘了好多白梅。”

    叶楚抱起黎琮,不过一年,身量体重都往上了,忘了背后的伤口,有些裂着疼,依然装作无事一般。

    “为什么今年摘白梅吶?”

    “白梅更配娘亲嘛,白梅更淡,淡雅。”

    “就数你会说话。”叶楚捏了捏黎琮红嘟嘟的脸。

    “快进屋吧,别着凉了,连碧,去找几个瓶子好生养着。”

    “是。”

    今年除夕夜叶老国公的面色看着不必去年,更加蜡黄瘦削,坐下时需要人扶着颤颤巍巍。除夕晚宴完毕后,叶老国公被人扶着半起身时,没有任何征兆的往后倒去。

    众人都在屋外等着,太医在里面就诊,只有叶修在里面。过一会儿太医和叶修前后脚出来。

    “这几副药你们煎好了,老国公看样子是不大行了,估摸着就在这个月了,把后事预备着吧。”一阵低绪的哭声应时的想起。

    黎琮摇了摇璇晨的手,璇晨比了比嘘让黎琮安静。

    整个年叶府都处在一种极度寂静的氛围中,北宫明烨送了许多好药到了叶府,也只不过表面上的帝王该有的样子而已。

    “姑娘,叶府都没有人来。”

    “今年的叶府冷清的很,老国公的命数怕是要尽了。”

    “那姑娘…”小云有些担忧。

    “这是在丧期前有的孩子,不由得别人说什么。”魏芸看了出来。

    “怕是姑娘的事可要拖一阵子了。”小云有些懊恼。

    “住在别处院子和住在清乐坊能有什么不一样?”

    夜里,叶楚独坐着,依着晃弱的光,好几天了,终于提笔为叶老国公画最后一幅画像,这是叶氏一族的传统。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有好些人探望,都被回绝了。

    璇晨拿着披风为叶楚系好。

    “明儿再画吧,夜里怎么画的好?”

    叶楚的面容憔悴,叶老国公毕竟曾是整个叶府里给叶楚关怀和疼爱最多的人。但自前几年一直在独院除了过年除夕便任何人都不见了。

    “你去歇着吧,这几日你操劳过了。”

    璇晨又在桌围点起蜡烛,“我陪你。”

    窗外的北风声紧着,风刮着雪从下午便没有停住。

    “不好了,不好了。”小厮的声音穿过院落。

    叶楚撂下笔冲到外面。

    “侯,侯爷快去看看吧,老国,国公怕是不行了。”小厮话说一半,叶楚便不见了人影。

    璇晨也来不及多加一件衣,匆匆的就在后面紧跟着去了。

    老国公躺在床上,面如死灰,神情枯槁。眼睛虽然睁着,但十分空洞,就那样呆呆的,眼里雾笼着泪,水浸浸的,却没有泪落下来。

    叶修和叶楚跪在床下,璇晨和李季则跪在后面,屋子里还有一些下人,连碧得了信也在。

    “思,思儿。”叶老国公含糊不清的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叶修知道老国公在说什么,当初为了叶氏满族的权势,把叶思送进了王宫,结果败了身体,膝下无子,夫妻离心,被人暗害,幽怨而死。虽然凌雪姬已经死了,可这个心结一直在老国公心里从没解开过。从前在府里那样明朗纯净的叶家小姐,就那样一步步的落了。

    “思儿。”老国公的声音怨恨久久不落气息,几声不平的咳嗽,叶修连忙抚着。

    老国公一时抓住了叶修的手,挣扎着微微翻侧,死死盯着叶修。

    半喘着气,一口鲜血随着咳喘而出。

    “祖父!”

    叶老国公的眼神慢慢移着,从叶修到叶楚再到璇晨,璇晨对上老国公的眼神,那样的不平愤怨,满带着积攒多年的狠在临走前的一刻都忍不住了。璇晨心里有些害怕,双腿发软,往后倒了倒,连碧在后面扶住了。

    叶老国公倒过身,囫囵了几声,气息落了,可眼依旧没有闭上,直射着人的内心。

    呜咽的哭声想起,璇晨只觉得心惊,泪往下落而不自觉。

    因在年节,叶家又有自己的考量,老国公的葬礼十分简清,只有氏族内的主系在。

    叶楚跪在灵堂烧着纸钱,璇晨在一旁陪着。

    “过了年后,祖父就能入土为安了。”璇晨安慰着叶楚的心情。叶楚倒在璇晨怀里痛哭着。

    “祖父会安好的。”璇晨轻轻拍着叶楚的背,像在安慰一个伤心的孩子。

    “姑娘,叶府今天出殡了。这都过了年了,叶府都还没派人来。”

    “这老国公走的也不是时候,耐心等等,会来的。”

    司命下了凡也算是来送老国公一程,一不小心听到叶修和李季的谈话,心想着不对呀?这,这叶楚命里原是没有孩子的呀,这怎,怎么越来越不按预订剧情的发展走了?

    过了几天,魏芸和李季一同坐着马车到了院落。

    “简朴是简朴了些。”李季看着房舍。“你且安心住着养胎就是了。”

    “是。”

    李季略坐了坐,何嬷嬷就打眼色示意走了。

    “不是老仆卖脸说,老夫人今日不该来的。”

    “也不过看她可怜,年岁也是同她一样大。”

    “老夫人。”何嬷嬷连忙止制止住,李季慌张的收住了口,岔开了话。

    “况且老爷也是想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这个月忙完后,叶楚去过清乐坊几次,都没有见到过魏芸,猛地想起李季那日说的话,才醒悟过来。同叶修和李季大吵了一番,到了魏芸暂住的地方看着魏芸挺着肚子正在院里散步,一记拳头落在树上,跨上马走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