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57章 纳兰夜的醋劲
    闺房中,洛青鸾看着自己刚写好的故事,慢慢又复看一遍,相当满意。

    “看来我编故事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若是去茶楼说书,只怕场场爆满哦。”她得意的一笑,心中想着很快又能有一笔收入,现在就等着墨汁全干,就可以收拾好休息了。

    将这叠纸张放好,洛青鸾揉揉眼睛,才觉得困倦袭来。一看旁边的沙漏,都快子时了,她也懒得立即装订才写好的小黄文,就准备去休息。

    蓦地,她还没有走到床边,灯火却熄了。

    顿时警觉,洛青鸾张口就要低喝,哪知才转身,就觉得一阵劲风袭来,整个人就被对方抱在了怀里。还以为是有什么登徒子半夜上门采花,她顿时就想摸出迷神粉,一阵清冽的味道传来,似乎有点熟悉,她顿住了。

    “纳兰夜?”

    话才出口,对方手臂一紧,并没有说话,却将她牢牢的禁锢住。强大的力道让洛青鸾根本无法反抗,就被这人带着从窗户跳了出去,冲上了屋檐。

    凉风习习,在夜色下飞纵的滋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尝到的,仿佛成了飞檐走壁的高手,身子轻快的能够腾云驾雾,但洛青鸾非但没有享受,反而怒了起来。

    “纳兰夜,你要带我去哪里?堂堂楚王竟然半夜掳走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这种事情传扬出去,你不觉得……”

    “你再说,本王不介意堵上你的嘴。”

    纳兰夜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洛青鸾却极不习惯二人这般亲密的状态,张口就道:“你敢!放我下来听到没有……”

    话还没有说完,她只觉得身上被点了几下,浑身就变得僵硬动不了了。

    “再废话一个字,本王说到做到。”

    素来吃软不吃硬,洛青鸾哪里会在乎他的威胁?她可不信纳兰夜敢把她杀了,想都没想,张口就咒骂起来:“你这个卑鄙无耻……”

    “唔……”

    下一刻,她的唇被堵住了,纳兰夜吻上了她。

    犹如被电击一样,洛青鸾整个人呆了,愣愣的竟然没有立即反抗。她虽然没法大动作,但稍小一些的说话、眨眼还是做得到,她却没有一口咬破纳兰夜的唇,而是任由他亲吻。

    就这一瞬间的愣神,纳兰夜却得寸进尺,疯狂的抱着她使劲吻。犹如惩罚一般,他撬开她的唇,长驱直入,萃取她的每一丝气息,吸收她的香甜味道,他抱得她好紧,就像她和他有仇一般,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洛青鸾呆了,之前虽然不是没亲过,但那是她捣鬼主动的,可不是现在她反而被他偷袭了。

    终于反应过来,她张口就想咬下去,但却在关键时候,纳兰夜似乎预料了,提前一步松开了她。

    “你……”洛青鸾满脸涨的通红,气急败坏的想要骂他。

    “还想再来一次?”纳兰夜冷冷的看着她。

    洛青鸾闭嘴了。

    从来没有在一个人手上这么吃瘪过,除了这个纳兰夜……此时,洛青鸾已经在心中将他骂的狗血淋头,恨不得自己能够动一动,她绝对毫不犹豫的用银针扎死他。

    最好扎的他不能人道,做不了男人,看他以后还敢这么嚣张!

    不能说话,但眼中的愤怒一点没有少,她恨恨的看着他,若是目光能够杀人,纳兰夜绝对千疮百孔了。

    一抹冷笑闪过,纳兰夜丝毫没有在乎洛青鸾的眼神,只手臂又环上了她盈盈一握的细腰,腾空继续飞纵。

    两人在京城各大富豪官员的府邸上掠过,如履平地,渐渐的,身下的建筑变得低矮,逐渐破旧,显然已经到了贫民区。洛青鸾看出来纳兰夜应该是要带她出城,可她一言不发,没有再问,只是沉着脸,心中却在盘算等会应该如何脱身。

    今夜的月朗星稀,明月高悬,洒下皎洁的光华,但洛青鸾心情越发低沉,哪有心思欣赏这些?她不知道纳兰夜怎么又发神经了,再次来找她麻烦,该不会别人得罪了他,他就冲着自己发火?

    那他真是无聊透顶,可恶到极点了。真当她好欺负吗?

    终于,纳兰夜抱着她穿过一片树林,在城外的小河边将她放了下来。

    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可洛青鸾没有想到的是,纳兰夜将她放下在草地上,就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一直是沉着脸的,眼中不时闪过各种情绪,像是轻蔑、嘲笑、意外,一会又是冰冷的眼神,充满了矛盾和惊讶。

    若不是动不了,洛青鸾真的想一巴掌呼在他脑门上,问一声“楚王大人是不是犯癔症了”。但她不想激怒纳兰夜,现在自己被点了穴道,身上准备着的药丸和银针都没法用,她绝对不会胡来。

    “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夜色中,纳兰夜突然出声,听得洛青鸾一愣。

    他有病吧,大半夜将她从将军府掳出来,居然就为了问这个问题?

    可是不等她回答,纳兰夜盯着她已经继续说道:“洛青鸾,从开始本王只以为你有点小心机,你将你姐姐推入水池中让她吃苦头,虽然有些让我意外,但妇人女子之间,这种勾心斗角实在不足一提,本王根本没有多想。可是现在,本王却发现自己小看你了。”

    “你居然有胆子公然逛青楼,而且还能想出那么多挣钱的法子,别以为本王不知道,最近进城里流传的那些春宫图是出自你之手吧?”

    听到这里,洛青鸾心头一跳,他居然早就知道了?

    该死,她还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除了李老板之外没人察觉。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早就将她调查的清清楚楚,而且悄无声息。

    纳兰夜忽的一把扣住她手腕,冷声道:“本王更没有想到,你居然借弹琴之际,妄图勾引太子,最后还和他卿卿我我单独相处,你们私下在一起,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想成为太子妃,妄想荣华富贵?”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森冷,他手上的力道也忽然加重,痛的洛青鸾忍不住一声闷哼。

    “放开我,疯子!”她张口就朝他吼去:“你有病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妄想荣华富贵了?我跟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的谁,要不要这么多管闲事……”

    蓦地,纳兰夜瞳色一暗,竟然将她拖入怀中,肆意在她唇瓣上啃咬起来。

    “唔……”

    洛青鸾惊呼一声,可纳兰夜并没有放过她,反而更加粗暴的对她下手。她毫不犹豫的狠狠咬下去,只见他飞快的闪开,一脸恼怒的摸着自己唇角。

    “果然是小野猫啊,厉害,咬男人这么熟练,是不是早就练习过无数次了。”纳兰夜阴沉着脸,毫不客气的吐出一句句恶意出揣测的话。

    他心情很恶劣,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将洛青鸾掳走。

    在潜入将军府的那一刻,看到她静静的在窗前写着什么,那画面温馨宁静,娟秀雅致的面容上不时闪过一抹笑意,他还觉得挺不错的。可一想到之前南宫擎说的那些话,一股无名火就冒了出来。

    脑中闪过她和南宫擎单独在一起,同桌吃饭,轻言细语的情景。他甚至开始猜测她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才引得南宫擎这堂堂太子之尊,才见她两次,竟然就说出非她不妃的诺言?

    想都没想,他将洛青鸾带了出来,直到这会被她咬了一口,疼痛终于让他稍微冷静了一点。

    “纳兰夜,本姑娘亲了多少男人不关你的事,有本事放开我!”洛青鸾皱眉看着他,非但没有害羞,反而毫不胆怯的朝他挑衅。

    这人是皮痒了吧,几次三番她没有对他下狠手,真以为她拿他没法?若不是自己忙着找出娘亲去世的真相,没时间对付他,她才不会忘记前几天的仇!

    纳兰夜勾了勾唇,似笑非笑,淡淡道:“你以为将你放了,你就能拿本王怎样?”

    洛青鸾眼眸微眯:“好啊,那你将我放了试试?”

    只要他放她,看她整不死他!

    以为她是个女人,就拿他没法?难道他以为知道了她的手段,就能够避过了?掉以轻心这几个字他会不会写!

    纳兰夜开口:“放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目光倏地变得锐利起来,他盯着她身上,就像要将她看透一般,一字一句的问:“洛二小姐,本王问你,为何那日我在将军府上看到的你,和过去传言中的你截然不同?一个蠢笨粗俗,花痴草包,另一个却诡计多端,狡猾能干?”

    洛青鸾眼神一动,就听他冷然道:“如果现在的你才是真实面貌,那么请问你究竟有和目的,委屈自己十多年,隐藏自身,直到现在才显露出来?”

    轰一声,洛青鸾脑子里仿佛炸开了。

    这段时间她毫无顾忌,表现出和以前截然不同的一面,黛月虽然察觉了,可她说一句书上看的,黛月什么都不会怀疑。就连洛城和洛清霜、王雪茹这些人,也都没有多想,只以为她以前真的是装疯卖傻。

    但洛青鸾知道,纳兰夜将她调查的这么清楚,还问她,疑心绝不止这么点。

    “洛二小姐,你就像变了一个人,能不能告诉本王这是为什么?”纳兰夜冷冷的盯着她,还扣住了她的手腕,似乎只要她的回答不对,他就会对她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首长大人晚上见:〕〔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我来自缪星〕〔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