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徐祸〕〔林羽江颜小说全文〕〔最佳女婿〕〔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最佳女婿林羽〕〔林羽江颜〕〔豪门私藏挚爱妻〕〔重生IT大亨〕〔文艺圈巨星〕〔直播之无敌西游〕〔一夜蜜爱:神秘老〕〔霸道总裁追爱记〕〔都市之我是武神〕〔南繁纪事〕〔甜蜜的冤家〕〔总裁大人,矜持点〕〔重生之多情王爷冷〕〔虐妻上瘾:陆总裁〕〔都市之狂少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31章 套中套
    倒在萧宇祁怀中的箫凝玉,已经面色铁青,唇边暗红色的血痕已经变得浓黑,仿佛墨汁一般。洛青鸾探上了她的脉搏,只觉得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动静,微弱的犹如残风中的一豆火苗,随时都可能熄灭。

    这毒果然厉害!

    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箫凝玉已经快要咽气了。

    心头闪过各种解毒的药草,洛青鸾一一思量着该用什么。虽然她有言在先,就算治不好也和她无关,也不怕众人赖账。有纳兰夜在身旁,她莫名的多了几分安心,这种感觉毫无来由,但她就是有这种信心。眼角的余光能够看到纳兰夜就在身旁,他玄色的袍服下摆若隐若现,即便洛青鸾没有转头,她也能够感到他此时同样关心。仿佛身上有种淡淡的感觉,那是他关切而警惕的目光倾注在她身上,洛青鸾唇角微扬,很快又平和,心头已经有了打算。

    才收手,萧宇祁就急切道:“如何?王妃,舍妹可还有救?”

    “槟狼花、香附子、蛇蔓藤、苦菊草、枸叶……”洛青鸾并没有回答他,眸光一转看向了旁边呆立的南宫辰,不徐不疾道:“五皇子,劳烦让人赶紧准备这些草药,还有熬药的工具,尽快送来,我现在就要用。”

    惴惴不安的南宫辰总算多了几分血色,立即点头:“好,本王马上就让人准备。来人啊——”刚说到这里,他又讪讪的问了一句:“可是,这些东西需要准备多少?”

    若是平时,南宫辰绝对不会多问一句,这种事自有下人操心。可今天不同,事情出在他府上,中毒的还是东宛国的公主,若是对方真的有事,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因此他不得不小心行事,生怕有半点差错。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洛青鸾只道:“每样五两,要快。”

    “好。”根本不考虑解毒是不是需要这么多,南宫辰立马吩咐下人,赶紧去库房找药。

    情况紧急,五皇子府的下人也知道耽搁不得,不过片刻就将需要的药草备齐了来。七八个下人各自捧着一个托盘,上面各种草药,每样五两,站在凉亭外面等候着。

    不过扫了一眼,洛青鸾就看出南宫辰准备的这些草药品质都是上品,药效极佳。

    早就有丫头在凉亭外将药罐架起,这会就等着她放药进去,就可以点火熬制了。洛青鸾将需要的草药一一放入药罐中,连清洗的一步都省略了,随后让丫头点火。

    虽然怀中的箫凝玉几乎已经没有了动静,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但萧宇祁看着洛青鸾有条不紊的动作,不由得也感染了几分镇定。眼看着已经开始熬药,渐渐闻到了药味,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劳烦王妃,请问舍妹她……究竟是中的什么毒?”

    “脉象浅浮,细若游丝,面色青黑,口吐黑血,嗅之有淡淡的骚腥臭味。指甲呈青紫色,身体冰凉,心跳却比正常加快三分……”洛青鸾起身站定,眸中闪过一抹光华,回答道:“若是我没有看错,端柔公主中的是狼毒花的毒。”

    “狼毒花?”众人异口同声的发出一声疑惑,相互对视了一眼。

    南宫辰立即道:“本王府上没有这种东西!”

    洛青鸾没有回答他,反而朝四周张望了几眼,视线落在周围的花草上打量了一圈。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她看着一个侍女问道:“这园子里可有一种像大丽菊的花,但却稍微要小一些,颜色鲜红,香味浓郁?”

    那侍女想了想:“回王妃,应该没有。婢子平时负责给园中的花草浇水,从来没有见过王妃说的这种花。”

    居然没有?

    洛青鸾有些意外,却又在预料之中。对方既然要下手,自然会做的隐蔽。她说的这种狼毒花本身就不是东秦国有的,而是产于北越国西部的山林中,是当地一种有名的毒花。

    对方利用这狼毒花来下手,要么这人本身就是北越国之人,想要借此挑起西楚和东宛的仇恨,乘机达到报仇的目的。要么……对方就是故意嫁祸。

    稍微有点药理常识的人,就算是行走于北越西楚之间的商人,很多也知道赫赫有名的狼毒花。只要一提起狼毒花,正常人第一想到的就是北越。

    如果幕后者不是前来报复的北越人,那么必定是挑拨离间之辈,想要坐收渔利。

    “王妃的意思是,端柔公主是中的狼毒花的毒?”林萧晨一脸凝重,负手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正在将汤药倒出来的丫头,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箫凝玉,沉声道:“若真是如此,难道这里混入了北越国的人?”

    南宫辰一听,几乎要跳了起来:“胡说,本王府上都是家奴,三代清白,怎么可能有北越国的奸细?”

    白依璇走了过来,柔声道:“五皇子不要生气,我二哥不过是随口说说,端柔公主无缘无故中毒,她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吃喝也都和我们一样,既然我们没有中毒,那就只有可能是端柔公主在来之前就被人下手了。”

    目光转向萧宇祁,她柔柔一笑,关切的道:“萧太子可以想想,二位在来五皇子府之前还去过什么地方,或者吃了什么,见过什么人。这些都有都是有可能让公主被人下手的地方,萧太子一定要好好调查。”

    “多谢璇玑公主提醒,本王记下了。”萧宇祁点了点头。

    听白依璇这么说,之前还有些怀疑的南宫辰又疑惑了几分,难道不是她下的手?

    但除了她和林萧晨,又会是谁?难道真的如她所说,箫凝玉是在来之前就被人下手了?越想越头疼,南宫辰烦躁不安,只希望洛青鸾真的能治好箫凝玉,否则,他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收场。

    就在说话间,熬药的丫头已经端着黑乎乎的汤药走了过来:“王妃,药熬好了。”

    洛青鸾接过碗,又端给萧宇祁:“给端柔公主喝下吧。”

    心急如焚,萧宇祁立即接了过来,用勺子将药喂到箫凝玉口中。旁边还有侍女伺候着,将顺着箫凝玉唇边流下的药水擦去,其余人旁边看着,不免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紧张的神色。

    纳兰夜是最放心的。

    他这小女人的医术他最清楚,既然她愿意出手,那就证明她有十足的把握。他自然听过狼毒花的名头,但箫凝玉为什么会中这个毒,又是谁下的手,一时半会他也无法确认。也不知道洛青鸾有没有几分端倪,回府之后他再问她好了。  南宫辰一边看着,一边不断点头:“好了,好了,应该没事了。”洛青鸾的能力有目共睹,就连他母后都称赞,虽然他也不知道她何时拜了个高人为师,但幸好有洛青鸾在,否则今天只怕真的要出事了。

    蓦地,就在众人逐渐安心的时候,箫凝玉却陡然喷出一口黑血,剧烈的咳嗽起来。就像痛苦的从半昏迷中惊醒,她浑身抽搐,不过片刻,咳出的鲜血已经染黑了她的衣服,就连在喂药的萧宇祁身上也咳了不少,惊的他直接打翻了药碗。

    “妹妹,你怎么……”萧宇祁大惊失色。

    “让开!”一只纤纤玉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拂开萧宇祁,然后准确且快速的点在箫凝玉胸前的穴道上。众人一看,这才发现是洛青鸾,她面色冷厉,出手如电,眨眼就让箫凝玉平静下来。

    毫不犹豫的伸手抹了一点黑血,洛青鸾起身走到石桌旁边,将带血的手指放入茶水中,再次嗅了嗅,已然脸色一变。众人清清楚楚的瞧见她的表情,正要询问,就听她快速道:“甘草和桔梗,马上要,赶快!”

    如此急切的语气,似乎耽搁一点就要出事,南宫辰来不及询问,已经朝旁边呆立的丫头怒喝道:“没听见啊,还不快去拿!”

    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本以为有洛青鸾在,箫凝玉喝了药就没事,哪知道居然更厉害了。但这会他也没法了,只能听洛青鸾的,希望有惊无险。

    很快,甘草和桔梗拿来了,洛青鸾来不及再次熬药,直接亲自动手,将两味草药放入捣药盅里,加上一点清水使劲的捣着。用力捣了几十下,她将混合了药汁的液体放入之前的汤药中,再次端了过来。

    这一次,洛青鸾直接动手,快速擦去箫凝玉唇边的黑血,就着碗直接将药水灌入她口中。眼看箫凝玉昏迷,药水喝下去又从她口里流出来,洛青鸾看的眉头一皱,想都不想直接捏着她的下颌,动作粗暴的让她头部后仰。

    “咳咳……”似乎是喝了几口汤药,箫凝玉渐渐清醒了过来,满口苦涩的药水刺激的她痛苦不堪。洛青鸾却没有停手,毫不犹豫的直接将剩余的药水灌下去,这才罢休。

    一瞬不瞬的盯着,还握住她的手腕探脉,时间一点点过去,洛青鸾起伏的心跳终于平静。

    “应该没事了。”她长长的呼吸了一口。

    “真的没事了?”心几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萧宇祁,闻言惊喜交加。他也顾不得等洛青鸾回答,拍了拍箫凝玉的脸蛋,轻轻呼道:“妹妹,玉儿,怎么样了?”

    “唔……”低低的声音,从箫凝玉口中传来,好半天,她的眼皮颤动着,总管张开了一丝缝隙:“哥……玉儿好难受、哥……”

    闻言,众人都深呼吸一口,看来这次是没事了。幸好……

    林萧晨扫了一眼众人,首先笑道:“好好,没事了,不愧是楚王妃啊,连狼毒花的毒都能解,本王甚为佩服。”

    依旧面色阴沉,洛青鸾眸光一抬,看在他脸上,淡淡道:“下手之人可真是狡猾,差点连我都骗过了。对方非但用了狼毒花,还在其中下了另一味药,若不是端柔公主命大,这次可真的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斗罗之傲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