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74章 谁让你故意惹事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就算这些女人不去找她,她迟早也要去闹一闹。

    被韩逊抓到这北越来,她怎么可能放任他好过?非闹的他鸡飞狗跳,头疼不已才行!

    洛青鸾笑了,这女人就是阮嫔?摆明了是被那个柔妃叫来打前站试探的啊。她若是不给这女人一点颜色瞧瞧,只怕对方还以为她怕了呢。

    “哪里来的母狗乱叫?”她看了翠儿一眼,漫不经心的道:“翠儿,去拿扫帚来,打出去。”

    翠儿哪敢动,阮嫔身后的宫女也怒了,上前一步指着洛青鸾骂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辱骂阮嫔娘娘,找死是不是?”

    “找屎去茅房,没看见我在吃东西吗,别败坏我胃口。”洛青鸾脸色一沉。

    “你……”被洛青鸾毫不客气的抢白气的娇躯发颤,阮嫔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

    就算偶尔说话不当惹恼了陛下,顶多也只是转身就走,几个月不再来看她。就算不小心得罪了柔妃,她也只阴阳怪气的说几句,哪有像今天这般被人又骂狗又骂成肮脏之物的?

    而且对方还是个西楚女人?

    阮嫔柳眉倒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若不是为了维持自身的仪态,她早想冲上去揪住这女人猛打了。她冷哼一声,阴沉沉道:“本宫不过路过这里,老远就听到有人在议论本宫,本想来看看谁这么大胆,背后说人是非,呵呵……”

    “就算是陛下也不曾如此羞辱本宫!”她指着洛青鸾,咬牙切齿的道:“你这女人,如此无礼,一看就知道是个没教养的,居然还敢迷惑陛下?来人,给我掌她的嘴,让她知道什么是规矩!”

    “是,娘娘。”

    立即有两个宫女朝洛青鸾冲了过去。

    翠儿一看,急道:“不可啊,阮嫔娘娘,洛姑娘是陛下……”

    啪!

    话没说完,她脸上重重挨了一个巴掌,阮嫔眼神狠毒,狰狞道:“你这小贱人,还敢吃里扒外给她求情?”

    才说完这句话,阮嫔已经听到了惊呼声。一转头,她看的差点呆了。

    洛青鸾腾的一下站起来,快速在一个宫女身上一点,后者浑身一震竟然动弹不得。根本没有停手,她随即抬手,啪啪啪的巴掌声响起,打的那宫女眼都直了。

    刚收拾完这一个,洛青鸾转身又对准另一个宫女。同样在她身上一点,然后又是巴掌抡过去,快的一气呵成,仿佛已经练习过无数遍的,看的阮嫔目瞪口呆。

    这、这怎么回事?她居然……

    “一个嫔而已,不但敢自称本宫,还敢当着我的面敢打翠儿?她是我的人,你打她就是不给我脸,懂不懂?”拍拍手,洛青鸾哪里还有之前悠哉吃东西的模样?一脸的嚣张跋扈,眼中闪着精明,盯着阮嫔上下打量,一步步走了过去。

    “你还要掌我的嘴是吧?”洛青鸾淡淡道。

    哪里还说得出来话?阮嫔真的懵了,更吓到了。

    这个从西楚来的女人,不说是什么王侯的女儿吗?她不是应该娇柔文静、胆怯卑微的吗?从她跟着陛下回来北越好几天了,也没见她出门,一直缩在玉漱宫,给人一种安静斯文的印象。若非如此,她怎么敢对柔妃娘娘主动提起,要来探探这女人的底细呢?

    结果,这看似文静的少女,竟然犹如母老虎,一发起火来招呼都不打,直接动手打了她两个宫女,现在还要打她?

    她只不过说了点狠话,打了对方宫女而已,用不着这么狠吧?

    想要强装镇定,可阮嫔浑身发颤,想逃却怕丢了面子,声厉内荏道:“你……你敢打本、本宫?”

    洛青鸾冷笑一声:“怎么,你以为我不敢?”

    看了一眼翠儿,她问道:“翠儿,痛吗?”

    翠儿也被洛青鸾突然变化的气势整懵了,声音细如蚊蝇,却惊慌的摇头:“不疼……”

    “怕什么?被打的这么狠,怎么可能不痛!”

    又朝前逼近了一步,洛青鸾盯着阮嫔冷笑,逼得她连连后退:“打了人,还吓的我宫女不敢说痛,你说,你这女人平时该有多嚣张?难怪敢来我这里找茬,看来不教训你,只怕以后还会来找麻烦。”

    话音一落,她想都没想,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下去。

    “啊——”阮嫔不可置信的捂住脸,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痛,仿佛一张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倒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洛青鸾,颤声道:“你、你真的敢打我?你这贱人,我要去告诉陛下,让陛下给本宫主持公道。”

    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她哪里想到本来是来找事的,居然被打了?

    本来就是打定主意教训这女人,顺便给韩逊找不自在,洛青鸾下手自然又快又狠,和以前判若两人,嚣张更甚。

    打了就打了,她还怕什么不成?她就是故意的,如何?

    没好气的挥挥手,洛青鸾不耐烦道:“快滚快滚,赶紧去,本姑娘倒要看韩逊是收拾你还是教训我!再不滚,本姑娘还要打你。”

    居然敢直呼陛下名讳?

    阮嫔更是一惊,不敢再停留,她惊呼一声花容失色,几个宫女见状赶紧上前搀扶着她,话都不敢多说,赶紧跑了。

    洛青鸾倒是真以为阮嫔去找韩逊告状了,正等着他来呢。

    可她高估了阮嫔的胆子,她去找柔妃了。

    清林宫中,阮嫔捂住被打肿的脸庞,哭的梨花带雨:“姐姐,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身后的宫女不用添油加醋,都能将当时的情形说的绘声绘色:“柔妃娘娘,那西楚来的女人实在太嚣张了。我们娘娘不过是说了几句话,那女人就动手了。不但打了我们,连娘娘也打了。”

    另一个委屈巴巴的宫女也赶忙道:“柔妃娘娘你看,我们娘娘被她打的可惨了,都肿了。”

    柔妃一看,秀眉一蹙,顿时变脸了。

    本来她还在宫中等着好消息,想知道那女人是怎么被教训的,最好干脆怕了,就此滚回去西楚才好。可没想到才一会,阮嫔居然被打回来了,还被打的这么惨?

    想不到,她居然看走了眼?

    “柔妃姐姐,那女人不但打了我,还让我去给陛下说。她简直是太狂妄了,直接唤陛下的名讳,这可是大逆不道啊!”

    “什么?”柔妃再次被镇住了:“她居然如此胆大?”

    在北越国,谁不知道北越帝的脾气?满朝文武,谁见了陛下不恭恭敬敬,有谁敢直呼陛下名讳的?这女人莫不是仗着陛下宠爱,已经无法无天了?

    还是说,她当真是个奸细,一时得意露了马脚?

    柔妃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若这女人真的是想要荣华富贵,怎么可能毫不顾忌敢冒犯龙威?

    本想直接动手打发了这女人去,现在看来,倒是要小心一些了。

    想到这里,柔妃按捺下心头的怒意,准备亲自去找北越帝。

    ……

    自从洛青鸾打了阮嫔之后,翠儿就一直忐忑不安。

    可直到天都黑了,也悄无动静,无声无息,别说柔妃娘娘派人来,就连人影都没。

    第二天清早,又是一顿丰盛的早饭,翠儿似乎也放了心,越发殷勤的伺候洛青鸾。桌子上摆满了小厨房才做好的各种糕点,糯米水晶糕,小笼包,各种味道的煎饺,还有小碗的鸡汤面条,熬的浓浓的小米粥……

    “翠儿,脸上还痛吗?”洛青鸾一边吃一边随口问了句。

    昨天她为翠儿出头,不过是找个借口罢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路上回来,包括这几天伺候,翠儿的确是伺候的很好,虽然比不下黛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也算北越中她看得顺眼的人。

    只不过这小宫女太过胆小,她刚说要帮她治治脸上的红肿,翠儿吓的跟啥似的,她也只能算了。好在只是有一点点肿,也不算大碍。

    北越的饮食还算凑合,加上韩逊有所顾忌,在这方面倒没有刻薄她,每日厨房都会送来各种特色美味,洛青鸾吃的还算满意。刚喝完一碗粥,又吃了一个鲜虾饺子,她正想去夹个水晶汤包尝尝,就听到传来了脚步声。

    不等她转头,翠儿已经恭声道:“参见陛下。”

    韩逊来了?

    洛青鸾有些奇怪,大清早的,他来干嘛?刺穴逆行又没发作,跑来她这里有什么事?

    转头一看,果然是韩逊。

    脸色微沉,面无表情,看不出开心或不开心。虽然和纳兰夜年纪差不多,但却因为一身龙袍流露出别样的威严,他暮气沉沉的走了进来,眼神直勾勾盯在洛青鸾身上,锐利而隐晦,那幽黑似深海的眼神中,仿佛蕴藏着很多看不清说不明的情绪。

    根本不会起身行礼,洛青鸾夹着汤包咬了一口,问道:“来了?”

    本来已经是隐忍了,韩逊当即被她一句轻飘飘的话气的脸色一沉,转头冲翠儿道:“出去!”

    仅仅是两个字,就显示出了他的心情,明显是压抑着的。翠儿吓的浑身一震,赶紧退下去了。

    “一来就发脾气,谁欠了你啊?”洛青鸾没好气的说着,盯着他看了几眼,皱眉道:“没发作吧?既然不痒不痛的,谁惹了你,跑到我这里来撒气?”

    “洛青鸾!”

    这女人轻而易举的就能挑起他的怒火,韩逊怒目而视,咬牙道:“我让你好好待在宫里,没让你到处惹事。你存心的是吧?为什么要打我的人?”

    洛青鸾眼神一挑,微微有些意外的样子:“哟,韩逊,感情你是给那女人出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