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333章 接镖
    从门口看,北风镖局就很普通,和一般的商铺店堂一样,整洁的院落,干净的招牌,被风吹日晒的斑驳让人一看就感觉到了这镖局的年月。

    院子里有一排武器架,上面放着两支红缨枪,还插着一柄九环刀,一个壮年汉子拿着一柄月偃刀舞的虎虎生风,旁边站着四五个年轻人在围观,不时发出一声叫好声。

    若不是牌匾上那并不明显的暗夜堂标记,洛青鸾根本不会认为这家北风镖局和纳兰夜有什么关系。

    但凡暗夜堂的产业,都会在牌匾上刻一个专属标记,根据其暗地里的分工,标记也不会不同。属于打探消息的暗鹞组,是一个小小的暗鹞之眼,就像一个猫眼样,根本不会被人发现。而属于行动组的夜狼组,标记就是只象形的爪子,不认识的只会以为是花纹。

    许莲站在洛青鸾身旁,也看了一阵,又打量了一下牌匾上的标记,才小声道:“小姐,这家北风镖局是夜狼组的,不知道他们负责什么任务。”

    徐巍依旧是沉默寡言的,只跟在洛青鸾身后,严防周围的动静。

    庭园中练武的男人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注意到了门口的洛青鸾三人,他看了一眼,握住长刀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走了过来:“三位可是有货要我们镖局押运?”

    许莲刚要出声,洛青鸾轻轻拦了她一下,说道:“是,有件东西想要运送,不知道贵镖局如何收费,想来问问。”

    中年男人一看来了生意,并没有怀疑的样子大笑起来:“那好,三位客人里面请。春香,快沏一壶茶来。”

    之前围观的一个少女脆生生应了一句,立马跑去后堂了,等洛青鸾三人坐在大厅中间,她已经飞快的端着一壶茶水走了进来。

    本来就是无意中走到这里,洛青鸾本来没有什么运送的东西,但既然发现这是暗夜堂的产业,怎么也要来看看。若是发现这里有暗鹞,她岂不是就能够联系到纳兰夜了?

    不过洛青鸾并不打算直接开口,这里是东宛,她并不确定有没有人监视跟踪她。万一不小心暴露了这里,那就得不偿失了。暗夜堂的每一处产业都息息相关,绝对不能泄露。

    “不知东家怎么称呼,贵镖局都接什么货物。”洛青鸾随口问道。

    在西楚京城的暗夜堂产业,洛青鸾基本都了解完了,无论是茶楼酒肆,还是米铺茶庄,又或者是赌坊码头等等,她都一清二楚,每一条线路,每一个负责的事物,联系人是谁,之间的暗号等等,不过半年就记得清清楚楚。

    本来纳兰夜也没有瞒着她,洛青鸾好奇之下,了解的更快。

    也不知道东宛这边是不是这样,洛青鸾能够根据这家镖局押运的货品和路线,就能够摸索出其他产业和堂口的地址。

    也之后处于高层的少数人,以及洛青鸾和纳兰夜才有这种能力。每一处产业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彼此之间却并不认识,既保证了隐秘性,又相互作用,共同辅助。

    所以,洛青鸾即便有纳兰夜给她的身份玉牌,也无法凭借玉牌知道其余的暗夜堂产业在何处,除非她事先看过相关资料。只可惜,洛青鸾之前都是关注的西楚京城的,对于东宛京城的,她还没想过这么远。

    听到洛青鸾的问话,中年男人热情的介绍:“鄙人是这镖局的总镖头刘东海,开镖局已经四年多了,从来没有出过岔子。无论是贵重物品还是家居货物,只要姑娘愿意,我们镖局都接手。”

    “运送到西楚,不知道刘镖头接这生意吗?”洛青鸾淡淡道。

    “西楚?”刘东海微微一顿,没想到来了个生意竟然是西楚的,他还是笑道:“自然也是可以的,不过姑娘也应该明白,西楚路途遥远,若是小件的货物也就罢了,如果是药材米粮,甚至是瓷器这些笨重的东西,那价钱可不便宜的。”

    “难道贵镖局在西楚没有分号吗?”

    刘东海道:“这不是分号不分号的愿意,若是姑娘想下单,至少鄙人要事先将价钱说清楚的。如果是轻便物件,一趟镖只需要五百两银子,在根据货物的价值酌情增加。但如果是沉重货物,那起价就是一千两,特殊物品还要加价。”

    听到这里,洛青鸾终于道:“我有一封信,相亲刘总镖头帮我送回西楚,但因为信件内容很重要,不能通过驿站,而且相当紧急,不知道你们接不接这镖。”

    这个时代的镖局其实就和洛青鸾前世的快递差不多,她既有些好奇,却又觉得这种方法有些落后。好在暗夜堂培养的专门的暗鹞,也算不错了。

    刘东海一听,顿时轻松起来:“一封信,好说好说,鄙人保证信件的私密性,五百两就行了。”

    “我希望能够在三天就送到。”洛青鸾加了一句。

    “这……”刘东海有些为难起来,正巧,旁边端上茶的那个叫春香的少女挤了挤眼睛,提醒道:“爹,不是有那个……那个吗,三天可以的。”

    她有些急切的样子,一个劲的暗示。

    洛青鸾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难道三天做不到吗?”

    “不是,只不过如果姑娘赶得这么急,至少要六百两银子。”刘东海干这一行也多年了,被派到东宛来也没有什么怨言,甚至已经在这边成家生子,早已习惯了东宛的生活。不过作为暗夜堂的产业负责人,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对众人都保持着一种警惕。

    之前他并没有怀疑洛青鸾,虽然她是个女子,但也不是没有女子来这里托运货物的。只是洛青鸾的再三点明要三天,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洛青鸾依旧没有因为刘东海加价而不悦,反而又加了一句:“六百就六百,不过……我这封信,是想请刘总镖头亲自负责,帮我送到西楚边境,交给一个叫纳兰夜的男人……”

    “什么……”刘东海终于变色了, 腾身站起:“三位究竟是什么人?”

    如此警觉,那叫春香的少女都愣了,不明白自己爹怎么突然变脸。洛青鸾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只是因为刘东海的警惕样子,导致许莲和徐巍立即挡在她面前,一副保护的架势。

    看来是没错了,刘东海果真就是暗夜堂的人,否则他不会一听到纳兰夜的名字就这般样子。

    洛青鸾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刘总镖头怎么了,难道我托运一封信,也必须要说明身份来历吗?好像其他镖局没有这种规矩吧?”

    “可是姑娘说的送到西楚边境,还提到……”刘东海有些不知道如何反驳的样子,想了想问道:“不知道姑娘和纳兰……纳兰夜是什么关系?”

    就算知道了刘东海的身份,洛青鸾也不可能告诉他。且不说她不能确定刘东海是否依旧忠于纳兰夜,在这么特殊的时候,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泄露身份。

    之前西楚帝到处派人捉拿她,还开出了高额的悬赏,虽然现在形势已经变了,但洛青鸾依旧不愿意有任何一万。

    早已经编号了一套说辞,洛青鸾道:“我不认识收信的人,而且这封信也是我帮别人寄送的。如果刘总镖头能在三天之内将信送到,我愿意出一千两银子,如果不能,那就算了。”

    像是在猜测洛青鸾的话是真是假,李东海眉头紧锁,一言未发。就在洛青鸾快要没耐心,准备离开是,他终于出声:“好,姑娘这镖我接了,一千两银子,三天!”

    就知道他会答应,不管刘东海知不知道自己身份,他也不会放过。只怕等会他还会乘机偷看她的信吧?洛青鸾微微一笑:“劳烦刘总镖头纸笔一用,我将信写给你。”

    “姑娘不是说帮朋友寄吗,怎么……” 刘东海更加怀疑洛青鸾的身份了。如果是代寄送东西,为何她需要亲笔写?

    有关西楚京城发生的事,刘东海身为暗夜堂的一员,自然是有所耳闻的。但上头没有任何命令下来,他只能按兵不动,什么都不能做。如今突然来了个女子,还说要寄信给远在边关的纳兰夜,他如何能不怀疑?

    “朋友没有交信给我,只是口述,我既然知道内容,写下来就行了,怎么,刘总镖头有什么问题吗?”洛青鸾看着他。

    对方依旧回答的滴水不露,刘东海再是有怀疑也不能表现出来:“不是,只是……鄙人既然是开镖局的,多少有些消息来源,姑娘说的收信人,就是西楚的楚王纳兰夜对吧?听说他已经不在边境了,而是回到了京城……”

    什么,纳兰夜已经到京城了吗?洛青鸾微微一喜。

    如果她这会还在西楚,岂不是就能见到纳兰夜了?只可惜……晚了一些。

    不动声色,洛青鸾笑了笑:“若是如此,看来刘总镖头果然消息灵通。等我写好信,劳烦贵镖局尽快送出去,不管如何,一定要送到纳兰夜手中。”

    依旧试探不出来,刘东海看不出洛青鸾有半点问题,无奈,他只能将疑惑按下,让春香去取了笔墨纸砚来。可是洛青鸾也没有避开他们,公然就在桌子上写起来。

    不……不是写,而是画。

    不止刘东海看的呆了,春香也很是不解,好奇的看着洛青鸾在纸上画了一只猫。嗯,也不算一只猫,因为只有一个猫头,圆圆的眼睛,几撇胡须,寥寥几笔却画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放下笔,洛青鸾吹干纸上的墨痕,将纸递给刘东海:“劳烦刘总镖头,就是这个,送给纳兰夜就好了。”

    这、这个猫头?什么意思?

    刘东海完全不明白是什么回事,这一只猫头送给纳兰夜,算不算调戏楚王大人?难道这女子是故意没事找事消遣他?可也不对啊,她可是真金白银要出一千两的,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可千里迢迢送一幅猫头画给楚王,传言出去,只怕是没人会信。

    等许莲摸出一千两银票放在桌上,洛青鸾道:“劳烦刘总镖头了,如果送到了,请告诉我一声,如果楚王有会信,请派人来通知我,我自然会出银子的。”说完,她将自己暂住的地址告诉了刘东海,带着许莲和徐巍离开了。

    等到三人都离开了,那个叫春香的少女还啧啧称奇,捏着那一千两银票眼睛发亮:“爹,刚才那三人什么来头啊,怎么古里古怪的?”

    “没事,这年头奇怪的客人多了,我们不能随意打探客人的*。”打发走女儿,刘东海迅速来到书房,取下了放在房梁上的一只鸟笼。

    鸟笼里,一只浑身黑亮羽毛的小鸟儿正跳的欢。

    如果洛青鸾看见就会明白,这只鸟,正是暗夜堂用来传递信息的暗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