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霸宠100招〕〔快穿之宿主又逆袭〕〔超牛女婿〕〔盛世余生只为遇见〕〔卿卿醉光阴〕〔画堂归〕〔我老婆是冰山女总〕〔我爸真是大明星〕〔重生之弄潮逐浪〕〔妙手神农〕〔兵之神〕〔重生之修仙归来〕〔世界末的镇魂歌〕〔我的绝色总裁未婚〕〔都市超级高手〕〔我真不想躺赢啊〕〔史上最强小农民〕〔震痛随笔〕〔超能之王在都市〕〔最佳特摄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489章 可疑点
    魏国公府的管家郑迁原本根本没有进入徐巍的视线,不过是偶尔一次意动,想要另换方向查看,没想到就被徐巍发现了疑点。

    郑迁乃魏国公府的老管家,在魏国公在世时就一直掌管着库房和对外采买等事宜。如果正常来说,苏夫人要买首饰这些东西,用的应该是自己的银子,但她每次却是找郑迁支取。徐巍是暗夜堂的人,对于这些大家族的事并不太清楚,监视郑迁也只是偶尔为之,可是他发现郑迁刚给苏夫人支了银子,随即就去了公主府,这就有些问题了。

    跟踪之下,徐巍发现郑迁给苏夫人的银钱,竟然都是公主府的管家给的。至于公主府的管家为什么要给郑迁钱,然后苏夫人又毫不介意的用在购买首饰上面,徐巍已经来不及调查。

    分身乏术,徐巍后来想了想,除了这银钱交易,还如此转折之外,他也没发现什么疑点。究竟是郑迁这边出了问题,还是苏夫人和公主府有什么问题,他一时也弄不清楚。

    这次因为苏夫人提起太后要给陛下扩充后宫的事,事关苏怡,徐巍才赶紧来给洛青鸾回报,顺便也说了银钱这事,问洛青鸾后续有没有什么指示。

    “居然是公主府给的?”洛青鸾皱眉沉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更加证明苏夫人事后还和公主府有联系。由此几乎能够肯定,银钱交接虽然是两府的管家,但事实上主事者却是苏夫人和南宫婉儿。

    想不到拐来拐去,竟然又扯到了南宫婉儿身上。

    洛青鸾并不觉得这是偶尔,联想到最初苏怡这件事上就和南宫婉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她觉得只怕如今苏怡病重不愿见人,甚至上次还说了那种话,只怕也和南宫婉儿有关系。苏夫人是苏怡的母亲,苏夫人的一举一动都能从中看出苏怡的现状,既然这次发现苏夫人还暗中和南宫婉儿有关系,洛青鸾不得不多想。

    “徐巍,你想一想,如果真的是公主给钱给苏夫人,这代表什么?”洛青鸾问道。

    “这还用说,除了收买拉拢,没有别的理由。”

    徐巍分析道:“公主毕竟是公主,没道理要白送钱给魏国公府的一个女人,苏夫人再是比起一般女人来说有些身份地位,可跟公主比起来还是差远了。所以公主根本没有必要白给钱给苏夫人,除非是两人私下里合伙做生意,才会有正常的银钱来往,不过属下根本没有听到这样的风声。”

    “上次苏夫人偷偷去见了公主,就证明她们之间有问题,只怕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公主给苏夫人钱,不过是报酬罢了。”

    听到这里,洛青鸾不由得皱眉:“如果真是这样,那南宫婉儿意欲何为?苏怡如今病重,还真古怪,难道就是知道自己母亲和公主有联系?可我觉得苏夫人还不至于害了自己的女儿吧?”

    不过,她转念一想,苏夫人看起来也不是一个特别有心计的女人。或许她是收了南宫玩儿的钱,却被蒙在鼓里,自以为是好事,背地里不知情就把苏怡卖了还不自知。

    毕竟这种蠢女人也是有的,还不少。

    歇了一会,洛青鸾想清楚了又道:“暂时这样,徐巍,你继续盯着苏夫人,看后续还会不会有什么事。”

    “是,王妃。”

    苏夫人这边的事暂时交给徐巍继续去查,洛青鸾知道了王太后准备给南宫擎扩充后宫的事,倒是为苏怡有些担心。不过她也无能为力,苏怡才为后三月,王太后就急急为南宫擎选妃,不知道究竟是王太后着急皇嗣问题,还是已经开始不满意苏怡的缘故。

    想要知道原因,最好的就是进宫去问王太后,如果换了以前,洛青鸾或许还会多管闲事一次,可现在既然没什么太过紧要的事,她就只能先顾着自己。毕竟这会和曾经不同了,她连陪同纳兰夜去前线都不敢,更不愿意去折腾其他事。

    徐巍离开后,黛月也劝洛青鸾不要乱操心:“小姐,太后娘娘给陛下选妃,虽然是大事,可跟小姐却没有关系。如今小姐身怀有孕,可不要乱跑,得多保重身体才是。”

    清风徐徐,带来一阵阵菊花的香味。洛青鸾环视四周,不止是凉亭周围,就连远处也是一片黄红白紫,清香怡人。若是能如此安宁的生活,再等到纳兰夜回来,她也平安诞下孩子,岂不是最圆满的事了?

    沉下了心思,她微微一笑:“是,我知道的。”

    自从有了孩子,她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她要好好照顾自己,等到纳兰夜平安回来。

    晚饭的时候,洛青鸾又多吃了一碗。

    虽然隐瞒着怀孕的事,就连厨房也不知道,洛青鸾身为楚王府的女主人,却能够自由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楚王对于洛青鸾的态度更是让下人对她恭恭敬敬,只黛月一句话下去,不管洛青鸾要吃什么稀奇的,厨房二话不说都弄了来。

    算算时间,这会差不多已经有一个月身孕了,洛青鸾估摸着最近她就会有孕吐反应。至于有没有幸运没这种症状,她上辈子根本没怀过,也无从估计,再说身体不一样,每个人的反应也不同,她觉得自己越发要隐藏好,不能让别人察觉了。

    好在她医术不错,知道吃什么,用什么才能减轻这些怀孕症状。反正现在才一月,外表根本看不出来,顶多熟悉她的人会觉得洛青鸾走路变得慢吞吞了,说话也轻了,不过这样也好啊,如此斯文端庄,这才全了她楚王妃的身份嘛。

    翌日,洛青鸾晚起了一个时辰,吃过早饭后就来了一份惊喜。

    纳兰夜的暗鹞传书来了!

    即便是远去边境,纳兰夜也让袁兴永安随身带着暗鹞,才方便和洛青鸾联系。这已经是最快最便捷的方法,才让他在前线也安心。

    因为洛青鸾怀孕的事,而且纳兰夜是临走之时才知道,他其实已经忍了很久,终于在大部队急速前进三天傍晚,传回了第一封信。

    看着手上熟悉的字迹,洛青鸾实在忍不住笑。

    纳兰夜非但没有恼火,反而只有满满的关心,只有巴掌大纸上密密麻麻写了一百多个字,几乎她凑到眼前光亮处才看得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写的!

    哼,谁让纳兰夜捣鬼,故意让她怀孕,导致她的计划失败,不得不留下来?洛青鸾才故意等到纳兰夜临走之前才告诉的,可想而知这个男人内心多么抓狂?

    就在洛青鸾看的心满意足的时候,黛月敲门进来:“小姐,宫里来人了,说太后娘娘想念你,让你进宫去陪着说会话。”

    洛青鸾收好纸条,细细叠好了放在梳妆台上的一个木盒子里,然后才转过来:“知道了,帮我换衣服吧。”

    王太后让她进宫,只怕不是说话聊天这么简单,刚刚她才知道太后意欲为南宫擎广开后宫的消息,然后就派人来召她进宫,只怕是太后私底下有话问她。

    虽然这消息在洛青鸾意料之外,但想想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当初王皇后是很喜欢她的,如果不是因为有纳兰夜逼宫一事,多少影响了王皇后对她的态度,只怕也不会到这个时候才见她。

    “小姐,等会可要当心,你这身子最是关键的时候,可别累着了。”黛月一边给洛青鸾换衣,一边絮絮叨叨的叮嘱:“如果不是太后娘娘亲传,你最好不去才是,谁知道等会进宫会发生什么事,可要小心点。”

    “好了,我知道。”洛青鸾听得忍俊不住,点点黛月的额头:“你啊,年纪不大,话却越来越多了。”

    “小姐,人家不过是担心你嘛。”

    “好好好,知道,黛月是最好的了。”洛青鸾笑着摇头:“那等会你一定照看好我,好不好?”

    “那是一定。”黛月一挺身,一副必须如此的认真样。

    楚王府门口早就备好了马车,等洛青鸾和黛月坐车进了宫,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不由得心生感慨。

    路过犀照宫的时候,洛青鸾更有了种回到过去的感觉,只是现在王太后已经不住这里了,搬离到了更僻静些的空明殿。一路上连路过的宫女也少了很多,好在看到的还是熟悉的面孔,等带路的太监小喜子进去通报后,洛青鸾终于又一次见到了王太后。

    短短的时间,也就几个月,王太后还是那么年轻雍容,似乎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只是她的神情却落寞了很多,眸底仿佛藏着挥之不去的哀伤和感慨。

    端坐在一张铺了软垫的美人榻上,王太后穿着一身素雅的常服,头上只戴了一只玉簪,比之过去显得朴素了很多。旁边的小几上摆着一串白玉佛珠,每一颗都温润浑圆,乃是最好的温玉雕琢而成。

    “参见太后娘娘。”洛青鸾行礼。

    王太后笑的依旧祥和:“青鸾,好久没见你了,过来坐哀家这里。”

    “若不是怕打搅太后娘娘的清净,我早就想着来看看你了。”洛青鸾笑着走了过去。

    王太后先是对楚王出征之事安慰了一下她,让她放心,洛青鸾担心不太多,并不在意,只是对于王太后的关心表示感谢。想着自己难得有机会见到王太后,洛青鸾顺势问了太上皇的情况,王太后神情更是落寞,委婉的说估计用不了多久了。

    若不是面对洛青鸾,王太后也不至于告诉她这种事,可见信任。洛青鸾也不知道怎么劝,毕竟对于当初西楚帝做的那些事,已经无法改变,好在王太后能够看得开,也不至于像西楚帝如今这样几乎是瘫痪在床,随时可能归去。

    难怪王太后落寞成这样,毕竟和西楚帝夫妻一场,等褪去了帝王的风光,这才轮到他们享受最简单的夫妻之情。只可惜西楚帝看不开,身体越来越差,只怕归天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了。

    “太后娘娘想开些的好,你还有陛下和小皇子呢。”洛青鸾尽量劝她。

    说了好一会,王太后也发泄了一些,终于将话题转到正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奕王〕〔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