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龙皇在都市〕〔豪门契约:总裁,〕〔我真不是学神〕〔金主大人,请矜持〕〔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武术巨星〕〔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水果大佬〕〔百亿富豪的退休生〕〔37度冰〕〔都市极品医神〕〔都市王牌高手归来〕〔神级大明星〕〔抗战之最强兵王〕〔重返洛杉矶〕〔超级狂兵〕〔我的灵力能交易〕〔我有钞能力〕〔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之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609章 丑闻无边
    闻言,洛青鸾秀眉一皱,惊惑的问道:“到底怎么啦?”

    对于暗夜堂在南魏的根基,洛青鸾毫不知情,可梁玉燕一个分堂堂主都说出事了,那必定不会是什么小事。

    梁玉燕解释道:“我已经联系了暗夜堂在南魏的全部分舵,一共有八个暗桩,原本一直都相安无事,可最近一个叫福计赌坊的分舵,突然出了问题,一个副舵主竟然被人暗杀了。”

    因为长期居住在大梁,梁玉燕对暗夜堂在京城的实际情况,也一直不甚了解。这次一联络,才知道暗夜堂在南魏京城的暗桩居然如此之多。

    “可查出原因了?”洛青鸾轻轻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要暂时不要跟其他分舵联系,以防有内奸。”梁玉燕对此事很是重视,要是没有十分紧急的事情,她想让各个分舵的负责人都趁此机会好好清查一下各自的内部人员。

    没想到暗桩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洛青鸾觉得自己的计划要落空,看来要另想办法了。点了点头,回道:“我知道了,让他们先清理内部,分舵人员的安危要紧。”

    作为下级人员,也对上级首脑的命令只能服从,如果遇到不体贴下属的,难免会导致很多人就此丧命。

    所以对洛青鸾的决定,梁玉燕十分的赞成。在来的路上她就在想,要怎么跟她说取消计划的事,没想到她自己就先提出来了,这让梁玉燕心里对洛青鸾更是多了几分感激。

    “那对付林萧晨的事……”梁玉燕担忧的问道,“最近城里的戒备已经松懈很多,可太子府附近却突然多了很多的商贩,看来林萧晨已经猜到你在太子府,说不定连太子府也有他的人。”

    洛青鸾手指轻轻点击着桌面,脑子里迅速的思考着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突然看到桌子上被石砚压着的稿子,洛青鸾莫名的笑了起来。

    她笑嘻嘻对着梁玉燕招了招手,梁玉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依然歪身挨了过去。洛青鸾附耳轻轻嘀咕,只见梁玉燕居然也掩嘴跟着笑了起来。

    等她说完,梁玉燕一脸的幸灾乐祸,点着头说道:“可有你的,我这就安排下去,这次看他还怎么来纠缠你。”

    两人又谈笑一阵,梁玉燕便回了自己的商铺。

    第二日,清晨集市才开始,突然一个蒙面人,在集市的上空飞过的同时,洒下一张张纸条。所到之处,皆是一片雪白。商贩们好奇的议论着,纷纷去捡落在商品上的纸条。

    突然有一个商贩惊讶的大叫一声:“快看纸条上的字。”

    商贩们闻言,纷纷打开手中的纸条,仔细的查看。整个集市顿时像炸了锅一样,开始三五成群集结在一起闲聊,一传十十传百。

    二皇子府中的管家,急急忙忙的拍打着林萧晨的房门,嘴里大声的喊着:“殿下,不好了,出大事了。”

    由于昨晚陪韩逊饮酒作乐,管家来敲门的时候还处于宿醉之中。被烦人的拍门声吵得实在睡不着了,林萧晨翻身而起。

    “你最好是真的发生了很严重的事,否则的话你这狗命今天算是活到头了。”林萧晨愤怒的吼着。

    管家连忙焦急说道:“殿下,今日一早,集市上就出现了很多这个,您快看看吧,出大事啦。”

    说着把下人们在集市上捡来的纸条递给了林萧晨,被林萧晨一把给夺了过去。他展开一看,顿时气血冲头。

    只见上面写着:“北越白依璇皇后,深宫寂寞,公然与面首淫。乱后宫。北越皇自知不敌西楚王纳兰夜,已经逃出了北越。”

    “北越皇知道此事了吗?”林萧晨顿时睡意全无,狠狠的问道:“这东西是哪来的?”

    管家紧张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殿下,今早奴才一起来,就在院子里发现了这个。北越皇所在的院子,奴才已经吩咐人先去打扰了。可听采买食物的下人来报,今日集市上也同样如此场景。”

    “吩咐下去,此事万万不可让北越皇知道!”林萧晨气得把纸条揉成一团,狠狠的摔在地上。

    “是!”管家连忙应声下去处理。

    从来到北越京城,韩逊就不曾出过二皇子府,倍感无聊,偏偏今天他就想领着几个侍卫要出门散心,顺便想看看能不能遇到爱看热闹的洛青鸾。

    管家想要阻止他出门,却被他一掌拍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韩逊愤怒的跨过管家的身体,冷声道:“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拦我的路。”

    有了前车之鉴,下人们顿时再无人敢拦着他的去路。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一个茶楼,才坐下没多久,隔壁桌也坐下了几个混混模样的人。

    “唉,要是我们能生在北越多好啊,说不定就被白皇后看中,当了她的入幕之宾,岂用再过这种苦哈哈的日子。”其中一个满脸痘印的猥琐男说道。

    “可不是嘛,人家上妓院还得自己掏银子呢,做白皇后的面首,不但快活,而且不就相当于我们也当了一把皇上吗?听说这白皇后可是南魏第一美人呢!”另一个瘦小的龅牙男连忙附和,一脸淫.荡的笑容。

    旁边另一桌的络腮胡哼哧一声:“哼!要我说啊,根本就是这北越皇不行,这才冷落了白皇后。如今西楚王还没攻城呢,他居然抛下皇位还给跑了,真是个酒囊饭袋。”

    旁边一个富家公子听到,很是不屑的说道:“这北越皇的头上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不说,还被楚王纳兰夜打到了京城。反正北越迟早要亡了,他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说不定现在躲在哪个角落,怕得瑟瑟发抖呢!”

    身后的几个随从听了也跟着哈哈大笑。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俨然没有发现,旁边桌的男人已经怒火冲天,双手紧握连环节都发白了。忍无可忍,他一掌拍在桌上,惊得旁边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小子,你是不是有毛病,没事拍什么桌子。”络腮胡大声骂道。

    本来就到了爆发的边缘,韩逊一个箭步跳过面前的桌子,冲到络腮胡面前就要抓他的咽喉,没想到居然被络腮胡给躲了过去,这更是激起了韩逊的怒火。他转手就是一拳,把络腮胡打得连连撞翻了两张桌子倒地晕了过去。

    吓得刚刚说得最欢的猥琐男和龅牙男慌忙逃跑,韩逊朝着侍卫们使了个眼色,侍卫立刻就跟了上去,没多久就传来了两声惨叫。

    富家公子仗着自己人多,虽然害怕的浑身颤抖,但还是强撑着没有立刻逃跑。

    “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当街杀人,把他给我抓起来。”说着就向随从们身后躲去。几个随从虽然也很害怕,可还是抖抖瑟瑟的挡在了自家公子前面。

    韩逊看着他们逞强的样子,嘴唇微微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慢慢的向他们走去。

    随着他的走进,随从们一步一步向后退缩,你看我我看你的,没有一个人敢先上。气得富家公子哇哇直叫:“你们这群废物,还不给我上。”

    还不等随从们反应过来,韩逊就冲到他们之间,拳来脚往的,没两下就给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躺在地上哀声嚎叫。

    眼看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富家公子转身就要逃跑,却被韩逊随手扔来一个杯子打倒在地。

    富家公子翻过身来,连连喊道:“大胆刁民,你知道我是谁吗?当今皇后可是我的表姑,你要是敢动我,我就让我表姑将你满门抄斩。”

    “哦?那你就给你表姑拖个梦告诉她,是我韩逊杀了你。”说着拔出侍卫的一把刀,割断了富家公子的脖子。

    鲜血顿时喷了一地,吓得还没来得及跑出去的观众惊声尖叫。韩逊掏出一块手帕,把剑上的鲜血擦了之后插回剑鞘,嫌弃的把手帕一丢,转身离开了茶楼。

    不多时富家公子的父亲,李志奇和夫人林氏哭哭闹闹的就找到了皇后,把韩逊当街打死自己儿子的事说了一遍,就伏地哭喊着:“娘娘,你可得为草民做主啊。”

    李家世代经营首饰店,一手精湛的手艺,让他备受皇宫妃子们的青睐。整个皇宫的首饰,几乎都是出自他手。皇后更是直接给了他一个进出皇宫的令牌,方便他给宫里送首饰。

    皇后碍于情面,而且还是自家亲戚,答应他一定替他在皇上面前说说。

    南魏帝此时也正是拿韩逊觉得头疼,可又碍于他是北越的皇帝,轮关系还是自己的女婿,怎么也拿不定主意。

    想的焦头烂额,他只得传来林萧晨,愤愤的说道:“你把那个瘟神给朕仔细看好了,切不可再让他出去惹是生非。如若不然,朕就将他送回北越,让他跟北越同生死共存亡。最好是被纳兰夜给杀了,省得来连累我们南魏。”

    林萧晨没想到韩逊这么快就知道了,还闹下这么大个烂摊子。可为了自己的将来,他还是不想放过这个讨好韩逊的机会。

    逐紧忙跟南魏帝安抚道:“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不会让他在出去惹事。此时送他回去,无疑是直接把北越送到纳兰夜手里,还请父皇三思啊。”

    这边才安抚好了南魏帝,林萧晨才回府,却听探子传来消息,说白依璇已经公然将纳兰夜迎进了皇宫,两人成日出双入对的。甚至从宫里传出消息,说白依璇有意要将北越拱手相让,与纳兰夜一起称皇称后。

    林萧晨闻言心中一惊:“什么,居然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