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612章 深夜诱惑
    早就预料了让这群北越臣子接受她的决定,只怕会遇到难以想象的阻碍,可当白依璇亲眼看到时,还是被气的七窍生烟。她的权利和威严竟然被当众质疑了,而且还是当着纳兰夜的面!

    狠狠的一拍龙椅,白依璇厉声道:“大胆!尔等竟然如此质疑本宫,难道是想要造反吗?”

    一边说,白依璇一边暗暗观察纳兰夜,只见他负手站在龙椅旁边,面色淡然,带着一股藐视一切的至高之态,仿佛眼前不过是一场闹剧,他只要挥挥手就能解决。

    那淡然的微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根本没有半点担心或警惕。他就站在那里,整个人却仿佛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中,让她有一种捉摸不定,飘忽虚无的感觉。

    可偏偏是这种气质,越发让白依璇觉得纳兰夜超然出尘,卓尔不凡,甚至有种谪仙降世的感觉。如此绝世无双的男人,天下再没有旁人可以相比。这一刻,在白依璇心中,纳兰夜给她带来的震撼甚至远超了林逸轩。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的才是真正的男人!

    也只有这个男人的能力和自身,才配得上她!她一定要得到他!

    仿佛身边有了强大的支持一般,白依璇更加毫无顾忌的宣泄着怒意,意图以强大铁血的手段直接震慑群臣:“好,既然尔等敢问,那本宫就问问你们,你们的北越帝韩逊,明知北越此刻遭受战火的危机,却不顾群臣,不顾百姓,抛弃了他的子民逃到南魏。众卿不用质疑,韩逊的下落本宫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还多次劝他回来,可你们的陛下呢?他根本不听,他抛弃了北越,抛弃了你们,他为了自己的安危苟且偷生,这种人你们难道还想求他回来,继续当这个北越帝吗?”

    “可是娘娘……”

    之前那礼部的郎中刚出声,就被白依璇打断了:“没什么可是的!本宫苦苦支撑局面已经两个多月了,本宫是个女人,难道这些责任和压力应该是本宫一个女人来承担的吗?本宫多次给你们商议,有谁能够带军出征,打败西楚!有吗?有人敢站出来吗?”

    凌厉的目光一扫,落在兵部尚书康元达身上,后者仿佛被电了一般,大气也不敢出,飞快的低下头去。白依璇目光所到之处,一个个低头垂目,不敢与之直视。

    “哼!你们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都说没有兵了,无法抵挡,既然如此,那本宫还坚持什么,还为你们操心什么?既然连陛下都抛弃北越了,那本宫就索性如他的愿,将他们韩家的江山,交给有资格掌管的人手里!”

    “你们若是不服,有本事就站出来啊,让本宫看看,你们有谁敢造韩家的反,有谁能敌得过楚王,那本宫就心甘情愿让出这位置来!”

    这一连串的话说的激昂慷慨,颇有种视死如归,大义凛然,为国为民,心系天下的大无畏气概。纵然白依璇只是个女人,可全场百多名北越官员竟然被压制的说不出来,无一人反驳。

    可是,难道真的就让他们眼睁睁看着皇位交给一个西楚的王爷吗?

    这岂不是等同于北越被西楚吞并了,灭国了吗?

    当这念头一生出,终究还是有些人忍不住了,又一个站出来的是户部尚书李东来。他面色一正,眼神从最开始的游离到坚定,终于出列道:“皇后娘娘此言差矣!”

    眼神一扫,他盯在纳兰夜身上,冷声道:“就算陛下离宫出走,就算陛下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能回来,可我们怎么能够背弃陛下,将北越的江山交给一个外人?皇后娘娘,微臣劝你三思,否则,你这就是公然的谋逆篡位,想要谋夺我北越的天下!天理不容!”

    “我李东来,绝对不会眼睁睁这样的事发生!”

    话音刚落,吏部尚书石范臣也站了出来:“微臣附议。北越的江山绝对不能交给外人之手,皇后娘娘,臣等是因为陛下不在宫中,这才暂时交由娘娘代为处理政事。可若是娘娘就此以为自己掌控了一切,能够做北越的主,那就想岔了!”

    “臣等只愿恭候陛下回宫,主持大局,绝不允许屠杀我北越将士的西楚人坐上北越的皇位,甚至想要奴役我等。皇后娘娘,若是你妄图勾结西楚人,背叛我北越,那就不要怪臣等无情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有第一个人站出来时,余下的人就仿佛有了主心骨一样,纷纷站了出来。众人怒视白依璇,怒视着纳兰夜,君臣对峙,一触即发。

    “呵呵……”没想到,白依璇竟然笑了。

    “原来,众卿就是这个意思啊!需要本宫的时候,你们就来后宫求本宫,让本宫主持大局,承担责任。可当你们不需要本宫了,就狠狠的将本宫拉下来,你们当真以为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吗?”

    白依璇缓缓起身,带着强烈的杀意,缓缓扫过面前站着的众人:“那好,竟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宫就没必要和你们好好说了。禁军听令,给本宫将这些人通通拿下!一个不留!”

    下一刻,早就准备好的禁军犹如潮水般倾泻而入,众北越大臣看的脸色剧变。

    根本不是对手,无论他们如何反抗,如何唾骂,可转眼就被制住。当刀剑加身,甚至还有一名言官因为破口大骂直接被白依璇下令当廷斩杀后,其余人终于安静了。

    金銮殿上的事,白依璇再是严密封锁消息,但终究闹得太大,还是传了只言片语出去。当无数官员的家眷等不到自家老爷下朝,甚至还传来了风言风语后,一时间,整个北越京城风声鹤唳。

    后宫,白依璇眼神一冷:“他们还想反抗?区区一个刘天佑,再是五成兵马司又如何,手下不过区区几千人,且不说敌不敌的过本宫的三千禁军,就是楚王的十万大军就有够他受了!不自量力!”

    现在她根本不担心那些无知的大臣们,唯一就是想着如何才能将纳兰夜紧紧和她捆在一起。

    上次她主动去营帐,企图说服他,甚至还不惜献身……可惜,纵然她精心打扮了自己,纳兰夜也没有多看一眼。若不是他居然答应了她的邀请,白依璇真的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只有彻底的到纳兰夜的心,她才能放心。

    让宫人去准备,白依璇细细沐浴更衣化妆后,又在身上撒了香露,这才款款朝纳兰夜所在的龙吟宫去。这原本是韩逊的寝宫,可如今自然让纳兰夜暂住,这才表明了她的态度。

    宫灯明亮,龙吟宫四周都被点的灯火通明,纳兰夜似乎早就预料到白依璇回来了,静坐在一方矮卓旁,手里翻看着一卷书籍。桌上,还放着一盏白玉青瓷的龙井茶,茶香寥寥,当白依璇一进来的时候,整个人就被这恬静空灵的画面震撼。

    她静静的看着不远处那个男人,面如冠玉,风神俊秀,微垂的眸子带着出尘的平淡和缥缈,仿佛一卷古画般,让人不忍破坏。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能够爱上她,那该有多好!

    白依璇忍不住心动难忍。

    赫赫有名的战神纳兰夜,私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被他倾心爱上,那会是何等的幸福?就如洛青鸾一样,她何德何能能够让这样一个优秀到完美的男人对她呵护备至,爱护一生?这样的男人,只有她白依璇才配的上!

    他的能力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消磨,他赫赫战功需要体现在沙场上,纵马万里,挥军直上,攻克一座座城池,拿下一块块领地!而她,会作为她的左膀右臂,出谋划策,和他一同站在权利的巅峰,畅想这盛世繁华,一统天下!

    最终名留青史!

    被自己的一番臆想刺激的激动起来,白依璇俏脸泛红,终于朝前走去,红唇微启:“楚王深夜未睡,莫非知道本宫要来?”

    带着一抹女子特有的柔媚,声如黄莺,白依璇眼波流转,竭力表现出自己最风情万种的一面,款款坐在纳兰夜对面。

    烛火摇曳,光影朦胧,香风之中美人英雄,实在是让人暧昧遐想的时候。

    纳兰夜抬头,手中书卷未动,只淡淡看着她:“白皇后有话尽管说,不必拐弯抹角。”

    这不软不硬的话让白依璇的满腔热情稍微有些消退,可她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越发有了一种征服感。如果能征服纳兰夜这样的强势的男人,那才是她最大的骄傲。

    素来男人得到天下而征服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却要征服男人而得到天下。

    “楚王果然和本宫心有灵犀,知道本宫有话要对你说。”

    白依璇广袖一撩,轻飘飘的落在面前的矮桌上,绝美的脸朝前纳兰夜探去,露出一截雪白修长的脖颈。香肩之下,衣襟半开,幽幽香气散发而出,带着一种勾人的魅惑。而她雪白圆润的半个酥胸更是半遮半掩,有一种让人揭衣细看的冲动。

    娇娇柔柔的声音幽幽响起:“楚王大人,你说,本宫美吗?”

    “美则美矣,不过……只可远观。”

    心头一喜,白依璇越发显得妩媚,整个人几乎都要贴到纳兰夜身上了:“为何?难道楚王大人觉得本宫……高贵的不可亵玩?”她声音带上了一抹娇羞,俏脸绯红,嘤咛不清。

    “这倒不是。”

    纳兰夜面色冷淡,一抬手将白依璇掀开:“因为白皇后你脸上的妆太浓了,一说话粉都往下掉。本王呼吸不畅,劳烦你远点。”

    猝不及防,被推的瘫倒在地的白依璇气的满脸充血,满腔柔情顿时化作愤怒。

    可面对纳兰夜,她那些气的想杀人的话冲到了嘴边,也只能硬生生咽回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平复了心情,白依璇脸皮子抽了抽,干笑道:“楚王大人,那本宫就不废话了。本宫为了你,白日里已经将那些挡路的一种大臣下狱了,只等你一声令下,本宫就能让他们人头落地。到时候,就算韩逊回来了,也大势已去,再无挽回的可能。”

    “本宫今晚前来,就是想问问楚王大人,这些人,杀还是不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