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674章 当真是你
    纵然是光线明朗的大白天,白依璇乍见这个丑陋的男人,还是吓的差点尖叫出来。

    心剧烈的跳动着,白依璇震惊的捂住唇,盯着这人不断后退,还当真的是见了鬼。这人一身黑衣,做刺客打扮,可一张脸却恐怖的让人望而生畏。

    大块大块的褐红色瘢痕,几乎布满了整张脸,鼻子嘴唇根本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了。就像是一个泥人被烧的半化,五官扭曲变形一样,还贴在原来的位置,但样子已经完全不同了。

    “皇后娘娘……”

    那鬼脸人的嗓子更是恐怖,带着一股发麻的感觉,就像是锯子挫在木头上,生涩低沉。他没有多余的动作,只上前一步,就吓的白依璇连连后退,惊恐不已。

    “你……你是人是鬼?”白依璇觉得自己就快要吓晕了。

    “属下当然是人,娘娘。”鬼脸人道。

    他一笑起来更恐怖,五官都扭曲到一起,露出一口黑烂的牙齿。连牙床都残缺了,几个黑洞里,隐约看得见红呼呼的舌头在蠕动。

    “你、你……真的是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依璇还是不敢相信,如果是人,怎么可能如此恐怖?好在她目光一转,就看到了这鬼脸人脚下的影子,阳光淡淡的,却印的清晰可见,显然的确是人不是鬼。

    “娘娘莫怕,属下怎么敢对娘娘不利?属下好容易才见到娘娘,有要事相求。”鬼脸人阴森恐怖的声音又响起了,回荡在无人的宫殿中,更显得多了几分鬼气。

    听到对方说话条理清晰,并没有什么伤害性的举动,而且态度恭敬,白依璇总算冷静下来了。定了定神,她壮着胆子问:“你以前是什么人,本宫不记得有过你这样的属下?”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怎么不会记得属下,不过没关系,属下绝无伤害娘娘之心,如今潜入公主府中来见娘娘,是有一事相求,还望娘娘答应。”

    冷静了几分,白依璇终于反应过来了。

    南魏的所有人都称呼她璇玑公主,可这人却叫她皇后娘娘,可想而知,他是北越人!她曾为北越皇后,可白依璇丝毫不为之骄傲,反而代表着她失败而屈辱的过去。这丑陋恐怖的北越人竟然来找她帮忙,好大的面子啊!

    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可白依璇想想又绝对不会,一时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差点连要进宫的事都忘记了。直到外面有下人提醒,她才反应了过来。

    “催什么催,本宫换好衣服自然会出来。”她冷冷的道。

    “是,公主。”下人恭恭敬敬。

    时间不多了,白依璇看着鬼脸人道:“说吧,不管你是谁,来找本宫究竟有什么事?”

    嘿嘿一笑,鬼脸人小声道:“娘娘可还记得陛下?”

    白依璇浑身一震,脱口而出:“你是说韩逊?”

    “正是,娘娘果然还没有忘记陛下。”

    顿时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白依璇心跳如鼓,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韩逊不是已经死了吗?”虽然她回来之后,南魏帝根本没有提过她曾经嫁到北越去的事,可还是有消息传入她耳中。

    北越帝韩逊重回南魏,竟然胆大包天掳走了楚王妃洛青鸾的儿子,楚王大怒,以雷霆之力铲除了韩逊,救回了儿子,并一把火将韩逊的最后巢穴焚毁了,片甲不留。

    韩逊这祸患总算死了,北越彻底并入西楚,众人为之感慨。

    此事在民间虽然没有大面积流传,但耳目灵通的官员和高层却是知道的,白依璇辗转得知,对纳兰夜和洛青鸾的手段再次震惊,但对此事没有半点发表意见,犹如她早就和韩逊脱离了关系。

    这鬼脸人突然提起韩逊,究竟有何用意?

    白依璇完全没有料到,这鬼脸人说出来的话,差点没让她心都跳出来:“皇后娘娘,陛下并没有死,还活着。只是陛下受了重伤,危在旦夕,若是得不到娘娘的帮忙,只怕后果难料。还望娘娘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搭救陛下。”

    “韩逊当真没死?他现在在何处?”白依璇神色大变。

    “想必娘娘已经听说了,纳兰夜杀了陛下,并放火焚烧毁尸灭迹。”鬼脸人阴恻恻的看着白依璇,沙哑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陛下虽然逃出生天,但却被大火毁容,如今伤势严重,性命堪忧。属下想找娘娘请一位太医,并找些药物给陛下续命治伤,不然,陛下只怕真的不行了。”

    听说那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夜,没想到只让韩逊重伤,竟然还逃走了。白依璇心头一动,立即道:“韩逊活着的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属下几个,就只有娘娘知道了。”

    原来如此,白依璇顿时放心了,看来韩逊勉强逃出来,只剩几个残兵败将,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她若是再和韩逊搅在一起,绝对吃力不讨好,何必又趟这浑水呢。

    更何况,她根本就不喜欢韩逊,以前还受了韩逊无数次冷嘲热讽,还差点被他掐死。现在他来求她,真以为她是圣母,会既往不咎吗?

    “本宫真的很意外,韩逊坏事做尽,居然老天还让他活着。你说救他的事,那不可能,你死心好了。本宫早已经和他恩断义绝,根本不应该放过他的,可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本宫就不去揭发了,你快走吧。”白依璇一拂袖,神情冰冷,下了逐客令。

    似乎早就在预料之中了,鬼脸人并没有动,阴恻恻道:“娘娘真的如此狠心?”

    说着,他手中已经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圆球,奸笑道:“属下来的时候,陛下就猜到娘娘不会相救了,所以陛下给了属下这个,娘娘请看。”

    他抬起手,将黑球递到白依璇面前。

    “娘娘不认识这个东西,对吧?”鬼脸人嘿嘿道:“这是北越皇室最机密的暗器,只要属下将之抛出,就会爆发出无数毒针。十丈之内,绝对无一活口。”

    “你什么意思?”白依璇脸色大变。

    十丈,她根本躲不过,没想到韩逊如此卑鄙,她嫁到北越这么久了,可从来知道皇库里还有这种东西藏着。否则的话,这种宝贝应用出来,神挡杀神,魔挡杀魔,只怕局势根本不会现在这样。

    “属下要说的话,就是陛下的意思,陛下只求娘娘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最后相救一次。之后绝对不会再来麻烦娘娘,还请娘娘成全。不然的话……属下办事不利,也没脸回去见陛下了,只有和娘娘同归于尽……”

    “你敢!”白依璇大怒,连连后退,却满脸惊慌。

    “只要娘娘答应,属下绝对不敢伤害娘娘。”鬼脸人依旧谦卑,但却步步紧逼。

    这个该死的韩逊,事到如今了还要威胁她,白依璇银牙紧咬,却根本想不出任何办法。时间一点点过去,鬼脸人站立不动,白依璇却越来越慌,终于一咬牙道:“本宫现在急着进宫,没时间去帮忙,不过等本宫出宫之后,自然会寻一个太医去看看韩逊,再找父皇讨要一些药物。如何?”

    “多谢娘娘,那属下就给娘娘三个时辰,属下就在公主府,等着娘娘回来。若三个时辰后娘娘不出现,那属下会做出什么事,就说不准了。”说完,不等白依璇再说什么,鬼脸人快速躲到阴影中,听得一阵掠过的风声,窗棂一动,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好诡异的身法,白依璇总算相信了。

    还记得韩逊身边有一群死士,都是北越皇室精心培养的,只忠于皇帝一人。想来韩逊能够瞒过纳兰夜,就是这些人护着才侥幸活下来的。

    可难道她真的就要被韩逊威胁了吗?

    去往皇宫的路上,白依璇一直心事重重,挥不去心头的烦躁。就连南魏帝指着地图上问选址的事,她都心不在焉,只能随意指了一个,草草了事。

    南魏帝还以为她在操心欢迎宴的事,没说什么,只让她好好回去准备就是,态度和颜悦色,犹如又恢复了从前般父慈女孝。

    出了皇宫,白依璇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打消了去给纳兰夜通风报信的想法。

    纳兰夜厉害,可韩逊同样危险,竟然能逃过一劫,可想而知。现在她好不容易有了新生,可不想毁于一旦,还是回去看看韩逊,如果他真的是想活命,那帮一把也无妨。

    如果他还想有什么别的要求,那就无能为力了。

    等白依璇回到公主府,果然不到一刻钟,那鬼脸人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皇后娘娘果然守信用,不知娘娘请了太医没,什么时候去给陛下看诊。”

    白依璇眉头一皱道:“请太医不方便,本宫想好了,公主府上就有大夫,用起来更放心。走吧,本宫先随你去看一看,有什么情况到时候再说。”

    浑然没想到,鬼脸人带着白依璇左穿右绕,并没有离开公主府。

    就在公主府南面靠近柴房的地方,平时是用来堆积没用完的砖石等材料的库房,没想到韩逊竟然躲在这里。一看到那犹如和鬼脸人相似的面容,烧伤的面目全毁,而且连身形都变了的韩逊,白依璇心头竟然多了几分痛快。

    “韩逊……当真是你?”看着坐在房间角落的一个面目丑陋的驼背男,白依璇试探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