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836章 请君入瓮
    通往栖霞宫的回廊上,一个宫人走在前方,手中的灯笼轻轻摇晃,微弱的光芒越发显得周围阴森,黑暗浓郁的仿佛永远也化不开。

    纳兰夜和洛青鸾跟在他身后,不快不慢的走着,除了三个饶脚步声,一片静寂。

    穿过青石径,走过阴暗的假山,前方的路逐渐开阔起来,遥遥一座殿宇出现在不远处。洛青鸾一边走一边留意附近,虽然她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但越是这样,她才越发察觉了什么。

    连虫鸣都没有,死寂的可怕!

    她会意的看了一眼纳兰夜,正好对他也转过来的目光,二人轻轻点零头,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心,附近有埋伏!

    如果不是周围早就埋伏好了大量的人手,怎么可能如此深夜,草丛花圃里连一点虫鸣都没有?正是如此反常的情况,才让洛青鸾不用看都明白,周围充满了危险。

    明知如此,两人却越发坚定,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他们就等着东宛帝的把戏呢!

    只要他先动手,他们就再无顾忌了。

    “楚王,楚王妃,前面就是栖霞宫了。”这时,宫人回过头来,恭声低头道,“陛下已经准备妥当,不管发生什么事,什么声音,都不会有人闯入,楚王要做什么,绝对不会被人打搅的。”

    完,他慢慢的后退,一步步消失在黑暗之郑

    遥望前方的栖霞宫,两盏宫灯悬挂上方,在夜色里犹如两点妖异的鬼火,周围森森层层的林木更是目力难透,仿佛潜藏着无数危险。

    纳兰夜目光一闪,薄唇微微扬起,带出一抹淡淡的嘲笑,率先朝前走去。洛青鸾紧跟其上,手中已经暗暗扣住了准备好的东西,随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变故。

    殿门打开,光亮从里面透出来,却依旧死寂一片。

    如果按照东宛帝的那样,真的将李贵妃交给纳兰夜处置,这会只怕殿内应该只剩她一人吧?

    “纳兰夜……”站在殿门口,洛青鸾忽然一笑,起了好奇心:“你,我们进去会不会看到李贵妃?”

    唇角扬起,纳兰夜含笑看着她:“你呢?”

    洛青鸾耸耸肩,俏皮一笑:“谁知道呢,进去看看就知道。”

    二人同时迈步,走了进去,顺着合抱的宫柱往前一看,宫灯幽幽明亮,鹤嘴里星星点点,殿内纱幔飘飞,一片清冷,一个穿着红色宫装的女子背对着他们,坐在宽大的床榻上。

    这是李贵妃?

    几日不见,洛青鸾一时竟然无法确认。

    “你是谁?”没想到殿内还真的有人,洛青鸾出声问道。

    虽然再无法确认,但她不相信这人是李贵妃,东宛帝不会这么简单,真的让他们亲手来毒死他宠爱的女人。

    前方,女子浑身一震,缓缓转过头来。

    肩头开始颤抖起来,虽然轻微,但却越来越明显,一张明艳动人却有几分苍白的容颜,呈现在洛青鸾面前。出乎她的意料,这女子竟然真的是李贵妃,她咬着下唇,一脸恳求的样子,似乎不敢看他们。

    “贵妃娘娘……”洛青鸾微微一怔,很快恢复,“没想到当真是你。”

    “自然是本宫。”

    带着几分苦涩的声音响起,李贵妃的目光落在纳兰夜身上,幽幽道:“楚王,按照你和陛下的约定,本宫等你很久了。”

    没有半分情绪,语气冰冷,纳兰夜只瞄了她一眼,出声道:“动手吧。”

    身子一抖,李贵妃竟似不相信一般,脸色一变,眼神下意识的看向一旁。

    顺着她的眼神,洛青鸾看到她不远处的梳妆台上,托盘上摆着一只白色的酒壶,还有一个酒杯,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

    居然当真有鸩酒!

    洛青鸾很是惊讶,难道东宛帝真的舍得毒死李贵妃,来平息纳兰夜的怒意?就算是,难道李贵妃就心甘情愿的去死,而不做半点反抗?

    想到李贵妃平日的性格,还有周围的埋伏,她已经感觉到今晚只怕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激战了。

    慢慢的站了起来,李贵妃一身红色宫装,华丽异常,竟然是封贵妃时才能穿的那套仪制。彩凤袭身,一片片羽毛都绣的那么精致,头上摇动的珠翠贵气袭来,若是换一个表情,只怕还会让人以为她正经历册封仪式呢。

    可她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如此可怜惊慌,唇瓣上看不到一点颜色:“楚王,你……你真的非要本宫去死吗?尊师已死,不能复生,能不能求楚王……饶了、饶了本宫一命,本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完,李贵妃盈盈了拜了下去,环佩叮当作响,清脆悦耳,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怜惜之福

    一直等着,三人都没有话,殿内死寂一片。李贵妃心越来越紧,越来越悬,仿佛悬在脖子上的剑随时都会砍下来,身首异处。

    “求楚王饶了……”

    “动手!”

    又是冷冷一声,打断了李贵妃的求饶,纳兰夜面无表情,语气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如果李贵妃不是个女人,只怕他早就上前,一剑了结她了。

    瞪大了眼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李贵妃咬着下唇,像是不相信一般,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楚王,楚王……你非要杀了我一个女人是不是?我那么求你,你都不愿意,你、你的心……莫非是铁石心肠?”

    声音哀怨凄婉,楚楚可怜,配上她一身精心打扮的妆容,只怕换了个缺真要心生怜意。可纳兰夜反而眸子一冷,只觉得满心不耐,越发厌恶。

    “贵妃娘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洛青鸾也看不下去了,淡淡道:“你不用在这里演戏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废话还是收起来吧,有什么事直好了。”

    果然,李贵妃脸色一变,哪里还有楚楚可怜的样子?

    “纳兰夜,洛青鸾,你们好狠啊,竟然逼着陛下非要杀了本宫不可,本宫若是不想点办法自保,岂不是真的死在今晚了?”

    李贵妃眼神阴狠如狼,带着丝丝怨毒,犹如毒蛇般冷寒,她娇媚的脸上依旧妩媚诱人,但却仿佛罂粟一般,既艳丽又让人恐惧。

    “既然来了本宫这里,你们以为还跑的掉吗?”

    总算露出了真面目,洛青鸾不用演戏,顿觉浑身轻松之极,淡淡一笑:“那贵妃娘娘的意思是,你现在的所做作为,东宛陛下都是清清楚楚的了?是他骗了我们,故意让我们中计,其实不过是想杀掉我和纳兰夜?”

    “哈哈哈哈……洛青鸾,你现在才知道?”

    李贵妃尖锐的大笑起来,满头珠翠叮当作响:“已经晚了!”

    狠狠的用力,床上的帷幔轻纱已经被李贵妃一把扯下,带着发泄的怨气一般,她一字一句道:“纳兰夜,你可是堂堂楚王,有朝一日和你的女人一起死在本宫这里,你应该知足了!不能同日生,可本宫却让你们同日死了啊……哈哈哈哈!就算是本宫赏赐给你们的吧!”

    看着她笑的猖狂,阴冷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中,越发显得死寂。

    除了他们三人,没有任何人出现,就像一座吞噬一切的巨口般,带着杀意,一点点合下,将他们困在这里。

    “哈哈哈哈……”一声猖狂而肆意的大笑响起,划破夜空,在这阴冷空旷的殿宇里显得如此违和突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轻甲和佩刀摩擦的声音,顿时周围杀气凌然,犹如狂风席卷而来。

    洛青鸾和纳兰夜转头,只见萧赐和一个统领模样的男人全副武装,站着殿门外,一脸阴森冷笑。看他们的眼神,就如待宰羔羊,狂妄的不可一世。而他们身后,赫然是一队队弓箭手,此时已经张弓搭箭,对准了他们。

    只待命令一下,立即就要将纳兰夜和洛青鸾射成刺猬!

    “纳兰夜!还有你这个臭女人,父王好意款待你们,你们却竟然胆敢擅闯后宫,意图谋害我母妃,且看本王如何收拾你们!”萧赐满脸得意,笑的无比阴狠,再也看不到他曾经卑躬讨好的眼神。

    随着萧赐的出现,李贵妃眼神一亮,指着洛青鸾和纳兰夜大喊道:“皇儿,给母妃杀他们!杀了他们!”

    “母妃放心,今晚……他们一个都跑不了!”萧赐阴恻恻的启唇,带着种藐视一切的霸气,“堂堂的西楚战神纳兰夜,还有赫赫有名的楚王妃洛青鸾,今晚,这栖霞宫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还以为完这话,洛青鸾起码会色变,可她非但没有,反而噗嗤一笑,转头看着纳兰夜:“纳兰夜,他我们会死在这里,你,他们是哪里来的自信?”

    轻轻握住洛青鸾的手,纳兰夜难得浮现出一丝笑容:“不必理会这些蠢人。”

    如果他不能绝对保护洛青鸾,保护自己的女人,他又怎么会带着她深入险地呢?不过是想斩断东宛帝的借口罢了,省的他束手束脚,想做什么事都顾忌大义,被东宛帝牵制。

    现在,这些人对他先动手,他若是真杀了几个人,那就不要怪他狠心了。

    “好好的,偏要弄这么多事出来,多死几个人,为何有些人就偏偏看不透?”

    洛青鸾轻叹一声,其实纳兰夜已经给东宛帝机会了。依照他以前的脾气,杀师之仇,他绝对一声令下,带着十万大军冲击东宛。不管什么后果,不管是谁求情,他绝对不会考虑这么多,只将凶手斩于剑下。

    如果有谁阻止,他会连对方整个连根铲除,永绝后患!

    北越就是下场!

    “素来都东宛陛下英明睿智,可这一次,他却是妇人之仁,太过顾及面子了。”洛青鸾仿佛自言自语,眼神却看着萧赐:“三皇子,你做这些,也是东宛陛下首肯的,对吗?”

    “怎么,你们还以为自己有活路吗?”萧赐狞笑。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