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040章 大错特错
    虽然语气颇为平和,但南宫擎言语间的锋芒,却是谁都能感受得了。

    东宛使臣有苦难言,只好尴尬笑道:“还请陛下恕罪,方才上场之前,我等真的不知道原来卢太医想出了如此下三滥的招数来针对楚王妃,陛下息怒。”

    “也不知是真是假。”南宫擎似笑非笑道。

    哪会承认这是他们想出来的阴损招,东宛使臣当下哈哈一笑,脸色又变得认真道:“还请陛下放心,这样下三滥的人我们是不会再要的,就算不死,回去之后定将他处以极刑。”

    洛青鸾暗道东宛果然心狠手辣,这是明摆着就把那太医当做替罪羊,就算眼下南宫擎勃然大怒要治他们的罪,这些人也可以推说都是太医的过错,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她正想着,东宛使臣却又道:“陛下,上一场比试已经耽搁太多时间,还请开始下一场比试吧。”

    说那些话也只是为了敲打敲打东宛,南宫擎并非真的死磕到底,眼下东宛既然已经服软,他便也顺水推舟,点了点头道:“来吧,下一场开始。”

    东宛使臣们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要是西楚帝一直纠缠着,他们还真不好交代,毕竟眼下是在西楚的地盘上,虽说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说法,可这南宫擎年轻气盛,楚王纳兰夜素来也喜怒无常。他们方才使诈,换做谁也会滔天大怒,可西楚帝却只是面带平静的讽刺了他们几声。

    这心思,深不见底啊……

    演武场上,东苑太医那边人头攒动,似有窃窃私语之声。洛青鸾微眯着眼看,不一会儿,一个头发半百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洛青鸾一看,心中就有了几分警惕。

    医者,以年纪大之为佳,他们从医多年,便是一块朽木,光是那经验的积累,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年轻人若论医术高超,或许不会低于这些老者,可论起经验,比之这些老者还要缺些火候。

    眼前这中年人站在演武场上中央,气度不凡,眸中更是露出来的一股淡然自信。他比年轻的医者多了几分淡然自信,更没有年迈之人的老眼昏花,冲着洛青鸾就拱了拱手,让他不禁心生好感。

    比之方才的卢钊洪,她的印象可是要好上太多。

    这中年人看向洛青鸾,冲她微微一笑,轻轻一抱拳:“在下东宛医术世家顾家家主,顾修远,见过楚王妃。”

    “青鸾见过顾先生,这厢有礼了。”别人以礼相待,洛青鸾自然也是客客气气的回礼。

    “楚王妃医术誉满天下,这次能与你交手,可是老夫的荣幸。”顾修远微微一笑,开口道“顾家五代从医,也不知鄙人是否有这个资格,得到楚王妃的认可。”

    “不敢当。”洛青鸾笑了笑。

    “还请楚王妃出题。”顾修远颇有风度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这一场比试轮到洛青鸾出题,洛青鸾也不客气,拍拍手,台下立马有两个人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紫檀木盒子走了上来。

    洛青鸾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盒子轻轻一揭开,露出个精致的小白玉瓶子来。

    “顾先生,我也不为难你,还请辨认一下我这瓶子里的丸子是什么东西做的,有何作用。”说着,她揭开瓶盖,递到顾修远面前。

    顾修远接过,但见瓶子里的药丸润如白玉,散发着浓烈的薄荷清香。他先是把那药丸看了又看,再用鼻子轻轻一嗅,顿时脸上露出个胸有成竹的表情。

    台下东宛的人看到顾家主露出如此神色,知道此番比试胜利的天平是倾向他们,顿时眼中也欣喜起来。

    西楚帝南宫擎面带不解,他本以为洛青鸾会出一些奇形怪状的药草拿给顾修远辨认,没想到竟然只是拿出一颗药丸来。而药丸这种东西,熟知药性的人只要稍微闻一下,便可以很轻易的辨认出来里面用的什么药。

    这不是明摆着把这一场胜利送给顾修远吗?

    南宫擎虽不解,却也知道洛青鸾绝不可能这么轻易认输,此中必有后手。

    心中虽疑惑,却也没有多言,这时身旁太监低下头在他耳旁说了几句悄悄话,南宫擎脸上顿时露出个了然的笑容来。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她,鬼点子可真是多。

    台上,顾修远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着他所闻出来的药性。

    “这第一种,是当归,药性甘、辛,温。归肝、心、脾经,可补血调。经.活血止痛,润肠通便,通常用于血虚诸证,长于补血,为补血之圣药,血虚血瘀之月经不调、经闭、痛经,虚寒性腹痛、跌打损伤、痈疽疮疡、风寒痹痛,血虚肠燥便秘等,当归都是一味良药。”

    台下的人听得纷纷点头,不愧是五代从医,这药性简直是随手拈来。

    洛青鸾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点头道:“嗯,顾家主说的相当不错,还有呢?”

    顾修远捏着胡子自信道:“小友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这第二种嘛,乃是陈皮。”

    “陈皮性味辛、苦、温,入脾、肺经;有行气健脾、降逆止呕、调中开胃、燥湿化痰之功,适用于脾胃气滞所致的脘腹胀满、嗳气、恶心、呕吐及湿阻中焦所致的纳呆倦怠、大便溏薄及痰湿壅滞之咳嗽痰多等症,如古人言其‘疗吐哕反胃嘈杂,时吐清水,痰痞,痰疟,大肠闭塞,妇人乳痈。入食疗,解鱼腥毒’,功效便也是如此。”

    洛青鸾微微一笑,示意这位太医,继续说下去。

    不得不说,顾修远医药知识真的相当扎实,引证考据,信手拈来, 这些医药知识早就深深扎根在他的心里头。确实佩服!

    “这第三味药嘛,”顾修远故意卖了个关子,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来,“是黄金。”

    黄金?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都知道黄金乃重毒之物,是不能入药的,洛青鸾在药里头加了黄金,这是何意?

    眼下,不过东宛的太医们面上却一片平静,他们知道顾太医所谓的黄金并非是真的黄金。

    洛青鸾知道他这样子说,也无非是为了活跃下气氛,便也不解释,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位老人家。

    “各位切莫激动,此黄金非彼黄金,此乃一味中药材,乃是精气神的精,并非金子的金。”顾修远笑道。

    洛青鸾点点头,故意露出个无奈的模样:“顾家主,你这个关子卖好大啊,不懂的人还以为我要谋财害命呢。”

    “老夫玩心起了,还请楚王妃见谅。”顾修远摆摆手笑道。

    “这倒不碍事。”洛青鸾摆手含笑。

    “这黄精,性味甘,补气养阴,健脾,润肺,益肾,实乃一味良药。”

    “顾太医说的有理。”

    “这第四味药,乃是天麻…”

    紧接着顾修远又洋洋洒洒说了十几种药材的名字,最后盖棺定论,“此药丸功效延年益寿,益心补气,凝神静气,乃是一味好药。”

    说完这些,顾修远看向洛青鸾,露出个胜券在握的笑容,“不知楚王妃,老夫可否说对了?”

    洛青鸾微微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顾太医果然功底深厚,这些药物药性随手拈来,晚辈佩服,晚辈斗胆问一句,顾家主,可确定您说的就只有这些了吗?”

    顾修远面色一僵。

    难不成这药丸之中还有什么别的窍门?

    这也不对,他分明把那药丸看得真切,闻得仔细,并未觉出其他异常,这明明就是一颗补药罢了。

    至于那药性药理,他更坚信自己不会出错。

    可眼下,瞅着不远处洛青鸾那小姑娘脸上得意的笑容,仿佛在告诉他,他就是错了。

    这如何能相信?

    当即,顾修远又思索了片刻,才轻抚胡须,一脸笃定:“老夫从医多年,对于药性这一方面自认不会出错,小友切莫再来扰乱军心。”

    是了,肯定是洛青鸾见自己已经把药性药效全部说对了,她已经输定,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临死之前的挣扎。

    姜还是老的辣,她这一出心理战对老夫可没有用。

    顾修远兀自得意的想着,洛青鸾却轻摇着头:“顾家主,晚辈再给您一个确定的机会,您确定真的是这个答案吗?”

    “……”顾修远犹豫了,旋即眼中浮出怒意,第一次询问还可以理解,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就是质疑他的医术水平吗?

    顾修远脸色沉沉,不耐烦的笃定道:“王妃切莫再多问,老夫很是确定这药性药效正是老夫所说,从医多年,这点把握老夫还是有的。”

    东宛太医那边也有了不和谐的声音。

    “原来西楚也是赢得起输不起的人……”

    “明明顾家主已经认出来了,居然还故意拖延时间!”

    “……”

    洛青鸾却恍若没听到,露出个淡淡的笑容,轻声道:“ 很抱歉顾太医这场比试您输了,您所说的一切大错特错。”

    “你说什么?”

    顾修远一愣,随即冷笑起来:“鄙人敬你楚王妃三分,想不到楚王妃却如此,那好,鄙人洗耳恭听,楚王妃你亲口说说,这药丸到底是何物制成,有何功效!”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