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种地南山下〕〔医妻不种田:带娃〕〔共生纪事〕〔相医战纪〕〔太行道〕〔东晋北府一丘八〕〔女配体验局〕〔重生农家清荷〕〔人生不再见〕〔福妻高照〕〔女法神的冒险物语〕〔大美时代〕〔东宫藏娇〕〔凌小姐撩夫上瘾〕〔寒门凤华〕〔上神种田之后〕〔弃妃翻身,这个陛〕〔万界建道门〕〔小喜姑娘说她喜欢〕〔烟花散尽似曾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046章 神秘病患
    这帘子后的人,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

    洛青鸾轻声开口,“四十多岁,男性,如果正确,请示意一下。”

    轿帘后面没有一点动静,手也没有用,如果不是手掌是热的,好像那人已经死去了一般。

    洛青鸾又是无语,这是故意在给她耍手段啊。

    可她也不急,传出去丢脸的可不是她。

    洛青鸾沉浸了心神,其实有一点她没有说出口,那边是这中年男子身上毫无生机,就是一个行将积木的老人。他中气不足,虽然不算老迈,但已然病入了膏肓!

    洛青鸾抬眸朝老宫女那边看去,那东宛国的老太医继续和老宫女说着话,不停地问她问题,她每点一下头,他便把这句话记下来让她画押。

    一转眼,手上已经多了十来张纸。

    洛青鸾心中莫名地烦躁,这老太医分明占据了这般大的优势,还要耍这种心理的小手段。他这分明是在让她心乱,乃至胡思乱想。

    同样,再这样的压力下,老宫女若是因为年老体衰,记忆力不好确认了些前后不搭的言语,也能被这东宛奸诈似狐的老太医抓住把柄。到时候一顶作假的黑锅扣下来,真是得了彩头又得了名声。

    在座的西楚国各位哪个不是人精?不然也不会坐到现在的位置上,他们当然清楚此间的关窍。一时间,士气低落到了谷底。

    他们神色暗沉,不由得低声抱怨起来。抱怨声本来很小,却是以很快的速度辐射开来,一时间,怨气冲天。

    这股怨气,就像是一个污水的源头,很快就能感染到其他清澈干净的湖水。

    纳兰夜挑了挑眉,唇角弯起的弧度变得冷冽万分。

    在他的心里,此次比赛东宛国不足为虑!得是有多忌惮,才会在几乎占尽了优势的情况下,还有做那许多手脚。

    这般心性行事,又如何能做得到心静如水?病患的诊断,可是需要全神贯注。

    洛青鸾回过头,先是看向了纳兰夜。

    纳兰夜朝她微微颔首,还举了举酒杯。她点头示意,才用平静如幽深寒潭的双目看着那些抱怨的西楚国大臣。

    渐渐地,那些大臣都感受到了她目光中的平静,朝她看来,抱怨声渐消。

    洛青鸾薄唇微动,众人都看出了她在说什么。

    “别慌,我们不会输。”

    那些个大臣只觉得心中一定,顿时有了底气。洛青鸾身上有一股气质,能轻易消除他们心中的不安。只看着她,都觉得此事可行。至少,不会变得再糟糕。

    她就如一个定海神针,和纳兰夜一样,是稳定西楚人心的利器。

    东宛使臣一直在注意洛青鸾,见到这一幕也不由得暗自生出佩服之意。即使被逼到了绝境,她也能这般沉静,不愧是盛名在外的楚王妃。

    可那又如何?这场比赛,她输定了。

    洛青鸾转回身来,目光又落到了那只大手上。她说是那么说,心里却知道,这一次真的麻烦大了。若是她的判断无错,这病患活不过半年!

    这东宛国最险恶的用心就在于此,他们竟用一个快死的病患来比赛。

    不用说,洛青鸾也知道这必然是东宛使出的诡计,拿出来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让自己治愈,实在是太苛刻了。

    不过她现在自然是不能够挑明这件事情的,无论是什么样的病人,她都必须医治下去。医赌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她也不惧怕这种事情,谁还没处理过几个病入膏肓的人?!

    虽然洛青鸾没办法让这个病人痊愈,但是为他续命还是可以的,不过这就需要病人有极大的忍受力,不然的话很有可能坚持不下去。想要续命,那么他就必然会有一次极其痛苦的经历,看他能不能忍受了。

    洛青鸾隔着帘子仔细聆听了一下病人的气息,因为通过呼吸也能够判断出病人的状态。

    帘子后面的人气息极弱,而且呼吸的时候还带着一些沙哑的声音,喉咙或者肺部之间必然有堵塞的东西。如果想要将其治愈,必然先要将他的气息给捋顺了,不然的话,后面的医治过程也会受阻的。

    “先生的病很难治,不知道如此情况多久了?”洛青鸾问道。

    “……”轿子里没有声音,只是呼吸沉重了几分。

    洛青鸾还以为他没听到,又问了一遍,依旧没有回答,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感情,东宛是故意让这人不配合自己啊!

    唇角轻扬,洛青鸾并没有在意,就算病患打死不开口,她也能够诊断出来。将病患的整体状态观察了一遍,但是那样还不够。既然问不出来,那就切!

    “劳烦不要动,保持平静,我再帮你把脉。”

    这一下,对方没有再僵持,手依旧隔着帘子伸出来。

    俗话说十指连心,每一个指头都能够反映出来内脏的一些变化。洛青鸾发现这个人的每一根指头都显得极其苍白,完全没有一点血色,这和她之前判断的差不多,此人已经病入膏肓,没办法医治。

    就算是续命,也没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洛青鸾便将药箱拿了过来,取出一根银针。这银针都是她精心用药水泡制过的,每个银针上面都有极其细小的小口,用肉眼是无法分辨的。

    想要给行针,就必须让这病患先出来,不然的话是没办法进行的。想到这里,洛青鸾便对着轿子里面的人说道:“先生,现在我要给您治疗,需要施针,麻烦您出来一下。”

    洛青鸾说完这话之后,等了等,轿子里面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她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可是轿子里面还是没什么动静。

    这会儿,洛青鸾有些不耐烦了,这不是摆明了故意刁难自己吗?

    洛青鸾转过身对着东苑使者说道:“自古行医都需要望闻问切,这个道理我不说使者都明白。,现在轿子里面的病患一直不出来,让我如何诊治?如果再这样下去,耽误了治疗时间,不过这就是你们东苑国的责任了。”

    神情一滞,东院使臣知道,洛青鸾说的话合情合理,连他都没法找茬。

    “呵呵,楚王妃说的是。”

    看了一眼轿子,东宛使臣面色有些不自然,讪讪道:“这位病患有点不太方便,的确不能见风……呃,不过既然要治疗,自然要配合的……待我来给他说说看。”

    说到这里,他对着旁边的侍卫耳语了一番,那侍卫迅速离开,片刻之后取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黄金面具,递给了他。

    洛青鸾一看,这面具极其精致,轮廓美轮美奂,露出两个眼眶,鼻翼部分凸起,刚好能够包的住一张脸,显然是严格按照真人脸型制作的。面具采用鎏金工艺,左脸部分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看起来古香古色,一股皇族贵气扑面而来。

    东宛使臣拿着黄金面具,走到轿子面前,微微弯腰,似乎对轿子里面的人说了几句。只是声音太小,即便洛青鸾离的不是很远,也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很显然,他是在让那病患戴上面具,但洛青鸾看着,怎么都觉得东宛使臣对那病患很是恭敬,难道这人是皇室成员?

    果然,过了一会,轿帘掀开了,一个头发半百的中年男人弯着腰,缓缓走了出来。面具遮挡住他的面部,看不到样子,动作也极其缓慢。东宛使臣立即伸手,似乎想要搀扶他,可顿了顿又收回了手,使了个眼色,两名东宛宫人赶紧上前,搀扶着他。

    洛青鸾眼神始终注视着这病患,他穿着一身素衣,身材也是平平常常,说不上完美也不感觉有多么臃肿。可洛青鸾就是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愈加熟悉,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人。

    想了想,她开口问道:“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那中年男人还没开口说话,一旁的东宛使臣便沉声道:“楚王妃,你能不能别问这些和治疗不相关的问题?如果再这样的话,我们可要认为你在故意干扰病患情绪了,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可要负全部责任。”

    哪里不知道东宛使臣是在故意挑刺,不过洛青鸾也没有说什么,不问便是。

    此时,一旁东宛那位太医也已经给那老宫女喂下了药,显然已经有了论证,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洛青鸾便将银针摆在了病人面前的小桌子上,淡淡道:“先生,你的自身情况相比也清楚,我就不妨给你直言。你的病情并不轻,想要短时间彻底痊愈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替你多续几年的命,经过我的治疗后,保守来看,五年之内先生不至于有什么大碍。”

    蓦的,那中年男人抬头,直视洛青鸾,眼神中仿佛有一道光芒闪过。

    他真的还能活五年?

    太好了!

    突然听到这消息,即便是他也有些控制不住心情,手脚微微抖了起来。

    对方的反应很正常,洛青鸾也没有奇怪,继续道:“只是,我给先生治疗的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不过先生千万要忍住,不然就会前功尽弃。当然,如果先生要是觉得自己忍受不了的话,那么现在就告诉我,放弃治疗也是先生的权利。”

    放弃?他怎么可能放弃?

    为了续命,他好容易才想出这个办法,绝对不能被洛青鸾察觉了。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