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173章 楚王府夜来客
    年轻医师不敢顶撞,生生挨了这一脚,被踹翻在地,目光却还是愤愤不平的瞪着洛城。洛城气极反笑,指着他点了两下,就要再次一脚踹过去。

    “父亲!”洛青鸾淡淡的喊了洛城一句,他顿时停在原地,不敢再有动作。

    洛城讪讪的看向洛青鸾,笑道:“王妃娘娘有何事吩咐下官?”

    “不敢,”洛青鸾舀了一勺药汤,小心的喂进洛老夫人的嘴里去,又拿帕子轻轻擦净了祖母嘴角的残渍。

    这时,她这才不紧不慢道:“祖母还病着,父亲就不要这般大张旗鼓的发脾气了吧?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父亲不行善,祖母的病怎么能好得快呢?父亲你就说是不是这个理啊?”

    洛城无言以对,只能收回了脚,谄笑道:“王妃娘娘说的是。是下官鲁莽了。”

    洛青鸾不在理他,一勺一勺的给祖母喂着药,动作仔细,旁边的明玉帮她端着药碗,聪明的自始至终的保持沉默。

    洛青鸾看上去漫不经心,其实心头思绪电转。洛城的火发的太奇怪,有些故意表现的意味在里头,洛青鸾还是觉得不对劲。

    即时洛青鸾对洛城有再多的揣测,她也没有放几分在心上,反而不怎么在意的略过了。

    原因无它。

    第一,洛城和洛青鸾的感情一向冰冷,父女情深的桥段从没有过,因此洛青鸾对他没有几分好感是当然的,洛青鸾把对于洛城的异样的感觉归咎于此,也不是不能成立。

    第二,洛城身上,实在是没什么可图的。至少在洛青鸾看来,洛城一没实权二没野心,就算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勾搭洛城,洛青鸾估计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综上,洛青鸾便把洛城的事情一笔带过了,今日来她也确实是忙成一团。不然她一定会亲自照料生病的祖母,奈何时间条件不允许,遂也只能作罢。

    洛青鸾再三帮洛老夫人把了脉,确认只是腹泻呕吐的小毛病之后,事务缠身的她还是暂时离开了将军府,说定明日再来看祖母,又仔细的关照了明玉好好照顾祖母,就怀揣着一腔担忧离去了。

    ……

    当夜,楚王府里。

    为了归隐的事情,纳兰夜和洛青鸾今日都是忙做一团,这一日又是忙碌了一整天,洛青鸾还奔波了一趟将军府,回来后又整理了一大堆杂事,累的不能再累,此时正在纳兰夜怀里睡得死沉。

    夜色如墨,沉郁的犹如实质。纳兰夜亲自指点过的暗卫在夜色里穿梭,仔细巡逻着楚王府里的角角落落,护卫着一方安宁。

    本来,以纳兰夜的练兵能力,和他手下亲兵的绝对实力,很难有人成功潜入楚王府作乱。

    然而,今夜,便有这样一个少见的“能人志士”,披着一身月色,夜行衣里的身躯灵活如蛇,穿梭在巡查的侍卫眼皮子底下,就这样摸到了楚王府主殿的寝宫门前。

    窗棂被轻轻推开了一条缝隙。

    榻上的纳兰夜身形丝毫不动,眼睛却已经睁开了一线,目光沉沉,清明如光,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他恰好背对了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因此窗外的人一时没有发现,兀自在用巧劲儿推着那扇窗子。

    纳兰夜不动声色的按动了床榻上的一个机关按钮。

    楚王府的一草一木都经过由纳兰夜的手加固加了机关巧术,因此,单是那扇窗子,为了声响尽量小的弄开,来客也是颇废了一番功夫。

    等他一心一意的推开了窗子,发现手边的窗棂上闪过一缕不正常的寒光,来客眼神一凛,瞬息间已经是一个后翻,躲过了飞速袭来的剑锋。

    带队前来的袁兴夸张的叹了口气,姿态颇为可惜。他手一挥,手下的侍卫已经围了一圈,把来客围了个结结实实。

    被包围的蒙面人握紧了手里的短刀,目光危险的扫视众人,目光仿佛山野里的狼群。

    袁兴吹了个口哨,流氓一笑道:“兄弟是谁手下的人?偷东西偷到楚王府来了?!胆子不小嘛。”

    但凡心里有点侠肝义胆情节的男子,估计都不能忍受被污蔑为“小贼”。袁兴这是在故意激怒对方让对方露出破绽,他脸上嬉笑,嘲讽意味十足,心中却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之心。

    包围圈中心的蒙面人偏了偏手里的刀锋,这是准备进攻的姿势,袁兴手里的剑也蓄势待发。

    战火一触即燃。

    “吱呀——”

    禁闭的殿门开阖,纳兰夜衣着整齐的走了出来。看着大堂里热热闹闹的景象,他眉头一皱,冷声道:“小点声,青鸾还在睡。”

    蒙面人嘴角抽搐。

    楚王爷,这是在打架诶,你告诉我怎么小声点?!

    相比之蒙面人的绝望震惊,楚王府众人一脸淡然。显然对于自家王爷的不定时秀恩爱已经适应良好,正满怀新奇的看着懵逼在包围圈里的蒙面人。

    蒙面人:“……”

    纳兰夜虽然没怎么重视来者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是加了三分谨慎的。毕竟,这个蒙面人可是晃过了一众楚王府里层层的巡逻侍卫,直到纳兰夜耳朵底下才被他本人发现,明显不是能力寻常的平常之辈。

    若是青鸾和儿子在没有自己在身边的时候遇到这种人……想到这点,纳兰夜危险的眯了眯眼。预感到今晚或许是一场恶战。

    他不止要活捉住这个蒙面人,还要严刑逼供,问出他身后的主子。纳兰夜信奉的,一向是斩草除根。

    然而,就在楚王府众人,包括纳兰夜都在严阵以待的时候,包围圈里的蒙面人突然一把抓下了脸上的黑布巾。

    这一动作晃的袁兴手里的剑都抖了两抖。

    大战即将来临,干嘛呢这是?!

    蒙面人黑布下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易容过的脸,此刻,这张大众脸上正是一脸谄媚的笑容,笑得袁兴都有些懵。

    纳兰夜也不解其意的周了眉头。

    “楚王爷果然英武过人。”冷不防的,蒙面人突然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在场众人顿了一顿。

    纳兰夜皱眉道:“你是何人?”

    “小人奉主子之命,前来拜访楚王爷。”蒙面人样子倒是毕恭毕敬的,面上那抹不羁的笑却是十分讽刺人。

    大半夜闯入别人府邸,被发现了才说什么“拜访”,是当他们都是傻子吗?楚王府众人一脸冷漠,然而蒙面人却毫不受影响的再接再厉道——

    “我们主子早就听闻楚王爷楚王妃的大名,一直仰慕二位,奈何没有机会结交。这才派了鄙人来此,只为和王爷王妃道声好,交个朋友而已。”蒙面人言辞之间依旧是毕恭毕敬,弓身弯腰的样子极尽了奴颜婢膝。

    楚王府众人辣眼睛的不忍猝看。

    袁兴第一个忍不住,看不出我们王爷那就要抽出起来的嘴角吗?让我们王爷这种无论遇见什么怪人都只会是一脸冷漠的人,都忍受不住的英雄,该是什么样的奇葩啊?!

    “闭嘴吧。”说出这句话的不是袁兴,洛青鸾竟然走出了殿来,她不只是衣衫整齐,妆容也精致动人,“什么地方的人物,也敢来和我家王爷攀谈?!”

    别的不说,对于洛青鸾的那句话,纳兰夜不合时宜的满意的眯起双眼。

    青鸾什么时候会说这样好听的话了?本王怎么不知道……

    “我家主子别无他意,单纯是仰慕楚王爷楚王妃,就想两位贵人交个朋友。不知楚王府众位,可否行个方便?”蒙面人的姿态格外猥琐,好像在做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一样,总之那副样子让一向不喜欢偷偷摸摸的洛青鸾不爽的“啧”出声。

    她转向纳兰夜,挑眉道:“王爷,你意下如何啊?”

    纳兰夜被她这一句“王爷”喊的略舒坦,故作矜持的咳了两下。洛青鸾一向不拘小节,在自己人面前从来是“你我他”的随意称呼,此时意外的蹦出这么个敬称,纳兰夜心中的小鹿顿时蹦哒的格外欢快。

    “青鸾不喜,本王自然也看不上。如此偷鸡摸狗的行径……呵,谁给你家主子的勇气?”纳兰夜冷笑得格外猖狂,整个人都气势是一股不动声色的嚣张。

    傲气凛然。

    洛青鸾嘴角的弧度调皮含笑,她踱了几步,走近蒙面人,打量了他半晌道:“一个属下,都不敢用真容示人,依本宫看,你那位什么主子,也不是什么值得结交的人……”

    洛青鸾的话前半部分还像是在好生商量,虽然字语之间没有半分客气的态度,她忽的冷哼道:“滚回去吧,告诉你家主子,楚王府没有哪个人想和他这样的人相视,还是待在自己的小窝里孤独终老去吧。”

    蒙面人就算是易过容的脸也能看出那青白交加的脸色了,洛青鸾的话太过锋利,让他一时想不到能接的话。

    敌人顿在了原地,洛青鸾无趣的拍拍手,被担心她安危的纳兰夜一把拉回了离包围圈十尺远的地方。

    袁兴看不上蒙面人那副犹犹豫豫的蠢样,正要开口讽刺,就见蒙面人似乎是思索再三,一手就要探向怀中,怕他拿出什么暗器伤人,袁兴和一众侍卫立时严阵以待。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