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此生我无法拥有你〕〔最坑军婚:我跟名〕〔我的理由老公〕〔医武兵王〕〔绝命毒尸〕〔最强特种兵之战狼〕〔重生之魔教教主〕〔全职武师〕〔五零俏花媳〕〔学霸少女的八零日〕〔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玉手调香〕〔暴力甜妻:帝少不〕〔霸道修仙神医〕〔奶茶店主会法术〕〔六零娇妻有空间〕〔我真是鲲鹏〕〔剑行大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183章 初见纳兰夜的两人
    “你看你,这就害羞了,出嫁是喜事,挺好的。”洛青鸾美艳至极的脸上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那眼中神色深邃,让人无法一探究竟。

    “看来修竹一定对你很好。”

    “那是当然的啦,他要是对我不好的话,本姑娘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东方芷蝶娇嗔道:“青鸾,我跟你说,我出嫁的嫁衣啊,当时我想着自己做一件也就算了,可是他偏偏要把全城里最好的绣娘全部都找出来,真是麻烦。”

    敖修竹听到这话,在一旁笑道:“我是觉得我们一辈子也就这一次,自然要把最好的给你。”

    “切,你怎么知道就一次啊。”

    “难不成你还想再来一次?”敖修竹戏谑着反问道。

    “嗯,不不不,一次就够了,真的够了,一次已经被折腾的受不了了,这还是一些准备工作呢。”东方芷蝶虽然嘴上抱怨,但是眉目中的期待与羞涩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洛青鸾沉了沉眸子,这两人感情似乎越来越好,对东方马场的情况根本一无所知。

    “所以这段时间,你们都在忙着筹备婚事吗?”她若有若无的问道。

    “哎,我们倒是想跑出去,但是哪里有空啊。这阵子都四处才买成亲需要的东西,虽然爹娘说他们有准备,但有些东西,我们想自己买。”东方芷蝶笑道,满脸幸福。

    洛青鸾点了点头,看着昔日的好友,忽然开口道:“芷蝶,修竹,其实我还有一事要跟你们打听,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嗯,什么事情还能难得住你?”对面那二人一愣,面面相觑。

    洛青鸾笑而不语,轻轻的抬起手腕,手指在茶盏中蘸了一点茶水,迅速的在桌面上画出了一个人像:“这个人你们可曾眼熟?”

    东方芷蝶和敖修竹连忙凑近来看,那桌面上的人像不是崔先生还能是谁?

    “这人……好像是我父亲身边的一位姓崔的先生……青鸾,你打听他作甚?”东方芷蝶缓缓道出,却如同滔滔惊雷一般,将洛青鸾心底的一丝侥幸都粉碎了个彻底。

    那水散发出淡淡的苦涩,周围的空气一下冷凝,她沉着眸子,脑海飞速的转动着,似乎想要抓到一些苗头。

    万万没想到这个崔先生竟然是东方芷蝶父亲身边的人。

    难不成东方马场真的跟洛城勾结,做出这等通敌叛国的事情!其心可诛!

    如果被揪出来的话,那么东方芷蝶和敖修竹必定会卷入这一场风波中!

    洛青鸾几乎不敢想象,她的指尖在微微颤抖。经历了这么多场波折劫难可是最后,还是面临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无法冷静,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件事情把自己在乎的人,在乎的朋友,再次卷入这种争斗吗?

    “青鸾,你这是怎么了?你脸色好像不太好?”东方芷蝶见状连忙关心的问道。

    “哦,我没事,只是最近心事多了一些,看到你们能够修成正果,我还是很开心的。”洛青鸾轻轻地叹了口气,脸上带笑:“你们结婚我怎么可能不去呢?不如最近就留在楚王府,等我们备好了礼物,跟你们一起前去东方马场如何。”

    “那你的礼物什么的就算了,不要这么生分嘛,我们都这么久的好朋友了,对吧。”敖修竹说道。

    “我这可不是送给你的。”洛青鸾扬眉:“我们家芷蝶以后就要嫁去你那儿了,我好歹也是她最坚实的后盾,万一你欺负她,呵呵……”

    “哈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敖修竹尴尬的笑道。

    他不被欺负就不错了。

    洛青鸾招了招手,安排丫鬟去给敖修竹还有东方芷蝶安排住处,晚上又拉上东方芷蝶聊了许久,才有了一个人独处的时间。

    深夜门外冷风簌簌,一阵一阵的风打在窗户纸上,屋内的一盏灯,轻轻摇曳着,洛青鸾坐在桌边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门突然推开,丫鬟走了进来,面带欣喜:“王妃,楚王回来了。”

    这几句话一瞬间就让洛青鸾心中的阴霾消失的一干二净,她连忙站起身,想要起身去迎,却直接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抱入怀中。

    “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洛青鸾窝在在他的胸口,声音有些闷闷的。

    “最近这几天都是这样,怎么了?青鸾想我了。”纳兰夜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勾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魅惑众生。

    他那如同万年古井般深邃的幽幽眼瞳,直直的盯着洛青鸾,满怀着深深的眷恋。

    “贫嘴,我今天带回来两个朋友,明天给你见一下。”洛青鸾轻轻的捶打了一下纳兰夜的胸口,然后朱唇轻启:“他们也要成亲了呢。”

    “怎么,娘子是怀念当初成亲的时候了?”纳兰夜大手轻轻的覆在了洛青鸾的发丝上,“等着事情解决完之后,我们再举行一次婚礼吧。”

    “算了,都老夫老妻了,有些记忆一生一次就够了。”洛青鸾笑了下,正色道:“我想亲自去马场走一趟,好好调查,你看如何?”

    纳兰夜原本放松的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这件事情,你不要参与,我不想让你被卷进去。”

    “我怎么可能不参与,生养之恩大于天,洛城他毕竟还是我的父亲,这件事情我必须要管,”洛青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依偎在男人的怀中:“纳兰夜,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平平静静的过日子。”

    “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但是我知道你割舍不掉一些东西,有一些东西是我们必须要承担去守护的。”纳兰夜道。

    百姓们敬仰他们,信任他们,爱戴他们。如果就这样子,民意于不顾,他们两个直接消失去过自己的逍遥日子,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洛青鸾笑了笑,纳兰夜永远都是最懂她的那个人:“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过阵子你跟我一起,随我去东方马场一趟。”

    “那娘子,此时此刻,要不要先做一些什么事?”

    还未等洛青鸾回过神来,骤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被纳兰夜抱到了床上,柔软的床铺贴着她的后背,而自己最熟悉的这个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心脏通通的跳个不停,洛青鸾不由得那么一瞬间回想起,两人刚见面的情景,不由得笑出声。

    “笑什么?嗯?”纳兰夜伸出骨节修长的手指,刮了一下小女人的鼻子。

    “我就是在想,经历了那么多,现在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在一起。”洛青鸾喃喃的说道,伸出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

    炙热的唇瓣相接,纳兰夜立刻反客为主,将洛青鸾按住,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身上,就好像要将这小女人,完全的融入自己的骨血中一样。

    洛青鸾只感觉到这男人比以往都热情得多。

    但是只有纳兰夜才明白,他的心,一直都是悬着的。

    虽然早就理解,洛青鸾的性子就是如此,可是他,真的害怕,如果有一天失去了,他该怎么办?

    他的青鸾,足够的优秀,有能力有魄力,可是眼前的这个,即将要面对的人是她的父亲。

    纳兰夜真的不确定。

    夜还很漫长,外面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挂半空,黑压压的树枝发出了沙沙声,一直到月落星沉,太阳徐徐升起,万里无云的蓝天下,楚王府门外,一箱一箱的贺礼正在被抬向马车。

    东方芷蝶捂着嘴巴,眼里都是金光,望着那些稀世珍宝:“我去啊,青鸾出手也太大方了,她送过这些东西,以后咱们两个会不会被人惦记上,被人抢,被人追杀啊!”

    敖修竹见状,温柔的摸了摸东方芷蝶的脑袋:“这些东西说珍贵也珍贵,但并不是难求,咱们武林中人平时难免磕磕绊绊,到时候,又是不少的银子,青鸾真是有心了。”

    二人之间的讨论戛然而止,随后他们下意识的朝后望去,只见不远处那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缓缓的朝他们走来。

    洛青鸾今日穿了一件月色烫金暗纹的对襟襦裙,太阳底下折射着矜贵的光华,脸上淡淡的施了脂粉,发丝若有若无的存在额间几缕。

    而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更是宛若天人之姿,一身玄色长袍,袍上绣着烫金巨蟒,那宛若神邸一般俊美的样貌,一瞬间竟然让东方芷蝶愣了神。

    “这就是传说中的楚王……修竹,你快看啊!”东方芷蝶激动的抓住了敖修竹的手臂。

    敖修竹难掩面上的惊喜,如今他终于有幸能一览楚王真容。虽然早就知道洛青鸾是楚王妃,但是当这对璧人真正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才恍若惊梦。

    ”楚王大人……”东方芷蝶有些尴尬,连忙扯了扯敖修竹。

    “奔雷山庄敖修竹见过楚王。”敖修竹抱拳。

    “不必多礼,你们就是王妃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纳兰夜难得这么多话,让洛青鸾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在下早就听闻楚王乃是当今战神,如今竟然一睹尊容实在是有些激动……”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