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婆是女王〕〔九境之主〕〔佔有姜西〕〔大佬退休之后〕〔隐世佳人赵婉兮〕〔超神辅助系统〕〔希泊尼战纪〕〔诸天尽头〕〔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黑龙法典〕〔医门宗师〕〔丹田有座阎罗殿〕〔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天才相师〕〔重生日本当神官〕〔绝望黎明〕〔霜情难〕〔劈天斩神〕〔虫屋〕〔绝望大魔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192章 大义灭亲
    东方芷蝶自知理亏,很委屈的低着头,一言不发。她能说什么呢?自己的性格在那呢,毛毛躁躁的,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可是谁知道会这样严重?

    “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提醒你以后不要再如此冲动了,你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洛青鸾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哎,真是拿她没办法!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说实话,洛青鸾被惊到了。

    本以为是被东方绝惩罚了一顿,没想到她居然只是为了见自己而把自己弄得差点死。

    “可是我……”东方芷蝶垂眸,“我真的好没用啊,什么都帮不了你。”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无疑就是给洛青鸾他们增添麻烦。

    洛青鸾掰过她的脑袋,逼迫她直视着自己,“无论你知道些什么,你得面对它不是吗?”看东方芷蝶那伤心欲绝的样子,就知道东方绝八成是走私军械了。

    “青鸾,能不能……对我父亲宽容点?”这是她最后的恳求了。

    当知道那预料之中的结果是,虽然东方芷蝶花了好长时间去接受,可依旧心很痛。为什么父亲会做出这种事?要知道,走私军械可是违法的呀!

    “是真的?”洛青鸾眼神肯定。

    东方芷蝶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爹已经承认了。”

    良久,她泪痕已干,语气中满是无奈:“我也劝阻爹了,可是他偏偏不同意,叫我不要再插手,不然连我也不会放过。而已,你也看到了,现在他不让任何人同我接触。”

    如此一想,逻辑便通了!

    就算确定了东方绝走私军械,也不可妄自打草惊蛇。

    “好,我答应你。”看在东方芷蝶的面子上,他东方绝算是走了狗屎运。

    话音刚落,东方芷蝶就扑进洛青鸾的怀里,紧紧的抱住她,但是牵扯到了伤口,忍不住哼出了声。

    “啊,好痛……”

    洛青鸾让她乖乖躺好,不许再乱动了。

    “你现在主要是养好伤,至于你父亲那边,他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要顺着他的意思,不然他对你只会更加严厉。”

    洛青鸾一边说着,一边替她小心翼翼的按摩着,生怕弄疼了她。要知道现在的东方芷蝶很是脆弱,洛青鸾毫不怀疑吹来的一阵风都能将东方芷蝶吹疼。

    她身上满是伤痕,也不知道摔下马受了多大的苦!

    最惨的是腿,已经断了,就算是她亲自帮东方芷蝶治伤,最少也要一个月才能恢复。

    “我应该怎么做?”

    “不和任何人接触。”

    东方芷蝶诅丧的抱着被子,嘴巴嘟囔道:“我又什么忙都帮不了了是吗?”

    “不是。”洛青鸾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脑门,笑道:“你已经很棒了,告诉我这么一个大秘密,不觉得自己很厉害吗?”要不是她,恐怕自己现在还不能断定吧?

    嗯……东方芷蝶笑得牵强,正义与亲情,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正义。因此,她只能对不起养育自己十多年的父亲了。为什么,心情会如此沉重呢?

    “好了你不要难过了,人各有命,这条路是你父亲自己选的。”也怨不了谁。

    “好。”

    “乖乖休息,养好身体知道吗?”洛青鸾临走时丢下这句话,看到东方芷蝶失落的模样,她无能为力。是东方绝自己要走的独木桥,怪不得谁。

    推开门,入眼的即是东方绝凑过来的焦急的脸。“怎么样?蝶儿她现在状况如何?”东方绝搓着手,神色焦虑,那份担忧看样子不是装的。

    洛青鸾淡淡道:“给她按摩了一下,头部的瘀血也都散开来了。”她轻咳一声道:“不过还需要细心疗养多日,毕竟这伤势较重,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治好的。”

    “这个我明白。”东方绝连连点头,接着他看着洛青鸾,眼底带有几分试探的意味,“不知,蝶儿可跟楚王妃说什么了?”

    说什么?问的这么直接吗?洛青鸾心里冷笑,这还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还没什么事呢,就提心吊胆害怕个不行了?再者,就算说了什么能告诉你吗?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那么容易哄骗?

    “场主指的是什么?”

    洛青鸾故意拐弯抹角,她就是要看看东方绝面部表情的变化。

    果不其然,说这话的时候,东方绝脸上划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芷蝶说,她骑马的时候,没有拉住缰绳,因此摔落。”洛青鸾笑笑,“不过场主你也不要担心了!她现在没事了,您派人好好照顾就是!哦对了,不要让人打扰到她才行。”

    将她隔离是吗?好,就按着你的方法来!让东方芷蝶不跟人接触就是了。一方面可以减轻怀疑,另一方面更适合东方芷蝶安心养伤。一举两得!

    “哦哦,这样就好。”东方绝听此,仿佛松了一大口气。见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东方绝再次把目标锁定到东方芷蝶身上,“蝶儿伤的不轻,还望楚王妃多多照顾了。”

    “会的,芷蝶也是我的朋友,这是应该的。”

    “蝶儿能结交楚王妃这样的朋友,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啊!”东方绝客套了几句,眼底却毫无感恩之意。

    洛青鸾自然回话,“场主抬举青鸾了。”

    “哪有哪有。”看洛青鸾一无所知的样子,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东方绝不自觉的舒了一口气。看来蝶儿还在站在自己这边的,什么都没说。亏他刚刚出来的时候还提心吊胆的,生怕蝶儿倒戈楚王他们!那他就完了!

    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知道向着自己。

    “那青鸾便不久留了,先行告退。”回到客房,洛青鸾将从东方芷蝶那里得知的所有事都一一告诉纳兰夜。

    “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出证据,让他哑口无言!”

    如果这时候跟东方绝挑明,他肯定是会狡辩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证据,到时候人证物证具在,看他如何辩解!

    “嗯,她怎么样了?”纳兰夜指的是东方芷蝶。

    只见洛青鸾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丝纠结。“能治是能治,只是这时间怕是个问题。”她在担心,若是双方翻脸东方芷蝶的伤还没有治好,那可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了,估计证据还需要一些时候才能找到,等她伤好了再挑明也不迟。”纳兰夜自然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走近,将她圈进怀中。

    “东方芷蝶没有背叛我们,你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他轻声安慰。

    高兴?这叫她怎么能高兴得起来?那个傻丫头!“她为了见我不择手段,你也看到了她摔成什么样了,这辈子差点就毁了!”洛青鸾语气里满是自责,要不是因为自己,东方芷蝶哪里会那样冲动?

    “你不是救回来了吗?”

    纳兰夜握住她冰凉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口气,“这天也不是很冷,你手怎么这么冰?”

    “我困了。”洛青鸾板着脸不想说话,挣脱开纳兰夜的怀抱自觉的躺在床上,裹上被子。纳兰夜笑笑,也没有去打扰她。今天的针灸,他是看在眼里的,自知她是累坏了。

    晚间,纳兰夜亲自端来饭菜,他走到床前,扯了扯被子。

    “干嘛?”洛青鸾拽回被子,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纳兰夜哭笑不得,“你这是跟我闹哪门子脾气呐?”

    “我有闹吗?”洛青鸾坐起身,指责道:“芷蝶是因为我才受的伤,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可是至少跟自己有关吧?

    “我的意思是,等这事解决后,再补偿她。”

    “真的?”

    纳兰夜轻声应道:“嗯。”他又何时骗过她?

    “芷蝶想宽恕东方绝。”洛青鸾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见纳兰夜突然变黑的脸,她连忙拉住他的手,“不是让你饶恕他,就是少点责罚……”

    “这个你不用问我,你可以决定的。”纳兰夜有点不高兴,不高兴洛青鸾居然这点小事都要过问自己。

    洛青鸾抱住他,“知道了。”

    “那你现在可以吃饭了,然后你的责任是照顾好东方芷蝶,至于找证据的事,交给我来。”

    “好。”

    见洛青鸾乖乖吃饭,纳兰夜抽空出去找到了袁兴,吩咐他去奔雷山庄,去找敖修竹。一来告知他东方芷蝶受伤的事,二来询问一下他那边的情况。

    敖家与东方家是至交,敖修竹与东方芷蝶又即将完婚,其中关系必定非比寻常。现在已经确定了东方绝走私军械,那么敖家也在所难免,或者说不走私的可能性极小。

    翌日午时,洛青鸾用完餐,便往东方芷蝶的院落走去。途中遇到一个小厮,那小厮看到她的去向,拔腿就往东方绝的书房跑去。

    洛青鸾了然,这是去通风报信了。她笑笑,故意放慢脚步。既然东方绝有意这么做,她再怎样防备也没有办法,不如顺了他的意,也可以赢得信任不是吗?

    刚到门前,就见东方绝气喘吁吁的赶来了,看到洛青鸾,他行了一礼,“楚王妃,你来了?蝶儿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异常?”

    一连串的问题让洛青鸾几乎应接不暇,她淡淡道:“场主,青鸾刚刚过来,还没检查。”

    “哦,这样啊……”东方绝有些尴尬,立马转移话题,“那还请王妃替蝶儿医治一番。”

    洛青鸾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抬脚跨进门槛。心里冷笑不已,自己看个病给他吓的?还亲自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真是可笑。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我来自缪星〕〔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