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首席的盛婚夫〕〔追求永生路迢迢〕〔最废女婿〕〔异度生存指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早好霍同学〕〔遇见你我无路可退〕〔英雄之诗〕〔鸽力无穷〕〔别把牧师当奶妈〕〔全息DNF之神级辅助〕〔次元墙破碎的世界〕〔深渊公寓〕〔我的枪战梦想〕〔猎魔逆天录〕〔车神代言人〕〔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美女总裁的极品兵〕〔承包大明〕〔神圣罗马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315章 被开除了
    眼看戒尺就要落在纳兰长逸的肩头,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握住了戒尺。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戒尺下落的速度截断,章文宣的手就那么顿在半空,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当看清这只手的主人,竟然是面前这个小小的孩童纳兰长逸时,章文宣先是一惊,而后勃然大怒:“好你个纳兰长逸,竟然反抗!手拿开!”

    盛怒之下,他半点没有想过为什么纳兰长逸一个小小的孩子,竟然有对抗他的力量。只觉得身为学生,竟然反抗他这个夫子,简直是忤逆师长,罪不可赦。

    众孩童更是吓坏了,一哄而散,躲得远远的偷看,谁都不敢出声。

    虽然这些孩子在家都是少爷千金,被爹娘宠惯了的,可这里是天星馆、青竹班,是这个北郡最有威望,最有名气,同时也是最严厉的学堂。这里的夫子都是有名的大儒,人人尊敬,就连他们爹娘见了夫子都要问好的,一众小孩子如何敢不听话?

    但纳兰长逸却是例外!

    非但没有放开手,反而直勾勾盯着章文宣,脆生生的道:“夫子,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错怪的人怎么办?”

    “你……你的意思是,老夫还错怪你了?!”章文宣几乎气的跳脚。

    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孩童不但打了元丰侯的孙子,还抢了另一个孩童的午饭,如今更是连他都敢反抗,难道还有假?小小年纪不好好管教,长大了绝对是为祸一方的败类!

    身为一个教书育人的夫子,章文宣绝对不允许自己手上教出一个败类。

    一股怒气涌上,他猛地一抽戒尺,呃……没抽动。

    戒尺的另一端被纳兰长逸握在手中,纹丝不动,不管章文宣怎么用力,就算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法。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不过是五岁大的孩童,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纳兰长逸,你、你果然……难怪……”如果不是他天生神力,怎么敢这般无法无天?仗着力气大就欺负同学,连他这个夫子也不放在眼里?如果不好好教训一番,今天章文宣身为夫子的面子,才是在这群孩童面前丢尽了。

    “放手!”猛地一声暴喝,从章文宣口中吼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老头急的满头大汗,面色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纳兰长逸跟着娘亲久了,倒也是听过一些人因为激动会犯病,俗称‘高血压’。

    嗯,这是娘亲说的,纳兰长逸也不懂是什么病。

    怕章文宣也犯病,激动过头晕过去,纳兰长逸终于松了手:“哦,夫子小……”

    话还没说完,章文宣猝不及防,只觉得手中的力道一松,哪里还控制的住身形?

    轰一声,他重重的撞上了身后的桌子,后腰一阵剧痛传来,他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过去:“哎哟……我的腰……”

    哪里还顾得上收拾纳兰长逸?

    章文宣捂着后腰,一瘸一拐个不停,慢慢的蜷缩了下去,蹲在地上。

    强烈的痛楚让他脑中晕乎乎的,不停的揉着,口中还哎哟哎哟个不停。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痛苦

    ,他真是恨不得晕过去才舒服些。

    一些孩童见他很痛苦,赶忙过来帮他:“夫子,夫子,你怎么了?

    “夫子撞着了,夫子撞着腰了!”

    “夫子要死了,快来人啊!”

    “呜呜呜,娘亲,我好怕,夫子要死了……”

    顿时,整个青竹班课堂一片混乱,各种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章文宣犹如一只虾米般蜷缩在地上,耳中充斥着孩童的惊叫和哭声,更觉烦躁不安,控制不住一声怒吼:“闭……嘴……”

    一群臭小子,竟然诅咒他死……啊天,好痛!

    一开口就扯着后腰的伤了,痛的章文宣想打人。

    妈呀,这该死的小屁孩,如果他不好好教训纳兰长逸一顿,他就不姓章!

    这时,一只白嫩的小手伸到了章文宣面前:“夫子,你没事吧,我拉你起来。”纳兰长逸的声音响起,正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你、你……”章文宣怒目而视。

    这个臭小孩,竟然还敢来嘲笑他?不行,他一定不能认输,今天非要教训这屁孩子!

    顺势扬起巴掌,他刚想狠狠扇下去,谁知才抬起手,纳兰长逸的动作却更快,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章文宣大惊,自己一个大人,动作居然还没孩子快?

    下意识的就想反抗,可一股力道顺着他手就传了过来,一拖,一带,章文宣根本控制不住,已经被纳兰长逸拉了起来。

    身形一正,一扭,又是一股剧痛传来,“哎哟,痛、痛、痛、痛、痛……”章文宣噘着嘴大喊,一张老脸都皱起来了,浑身冷汗直冒。

    妈呀,别碰我!

    章文宣真的痛的想死!

    一旁,纳兰长逸定定的看着他,忽然快速出手,在他后背上猛地急点几下。这动作,无数孩童又叫了起来,还以为他在打夫子。

    “纳兰长逸打人啦,连夫子都被他打死了!”

    “快去报告吴大儒!”

    “你们别乱叫,夫子没死……”

    扫了一眼周围的同龄人,纳兰长逸平静道:“我没有打夫子,我在救他。”

    一群怀疑的目光投来,没人相信。

    无数孩子躲得远远的,生怕纳兰长逸发火起来,连他们也打。一些人躲在课桌后面,怯生生的看着他,只有少数几个大胆的站着远处,好奇的看着。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莫雪柔的声音:“大儒来了,吴大儒来了。”

    这声音,不亚于惊天闷雷,一众孩童顿时眼露恐惧,一哄而散。

    纳兰长逸看着门口,只见吴德义穿着长褂子,负手走了进来。他身旁跟着一个小女孩,真是之前被气跑了的莫雪柔。

    “发生了什么事?”吴德义环视课堂一声,面色威严,忽然一愣,“嗯?章夫子,你怎么了?”

    总算等到了救星,章文宣一见吴德义来了,顿时满脸委屈,气愤的不行:“吴院长,老夫真的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啊……这个逆子,逆子!纳兰长逸,他居然、居然敢打……”

    话音戛然而止,章文宣忽然说不下

    去了。

    咦?

    刚才他不是痛得要死要活吗,怎么现在突然不痛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东摸摸,西摸摸,章文宣按了按自己后腰,又捏了捏胳膊大腿,什么事都没有。如果不是身上还沾满了灰尘,只怕他都要以为刚才的事没发生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没感觉了?

    “章夫子,你到底要说什么?”吴德义不耐烦了。

    大中午的正是休息的时候,他刚吃饱了想躺一躺,谁知又听说青竹班出了事。但他来了也没发现什么,这章夫子也莫名其妙的,到底怎么回事?

    “呃,吴院长,老夫……呃,我、我……”

    章文宣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来,忽然想起什么,猛地转头指着纳兰长逸:“就是你,吴院长,刚才老夫也被他打了,这孩子,简直是无法无天,目无尊长啊!”

    视线落在纳兰长逸身上,吴德义眉头一皱,怎么又是这个孩子?

    昨天发生的事他还记得,狠狠的丢脸了一次,今天居然又出事了,还依旧和这孩子有关?这孩子是祸害还是灾星,难道专门来天星馆闹事的?

    “好你个纳兰长逸,今天你没话说了吧?”

    吴德义冷笑一声:“章夫子的话说的清清楚楚,你还有什么想狡辩的?”

    纳兰长逸不慌不忙,只道:“吴大儒你误会了,我没有打同学,也没有抢同学的饭,是他自己给我的……”

    “我没有!”忽然,旁边冒出个声音:“吴大儒,纳兰长逸抢我的午饭!我没有给他,是他自己抢的。”

    说这话的自然是李澜,他躲在学堂门口,说完还冲着纳兰长逸挤挤眼睛,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旁边还躲着梁栋,稚嫩的脸上满是狡黠,他咧嘴一笑,得意的不行。

    这下可好,纳兰长逸连夫子都打了,他倒要看纳兰长逸怎么办。

    怕是要被开除了吧!

    收回眼神,吴德义更是挺起了胸脯,冷冷道:“纳兰长逸,昨天你娘说老夫冤枉你,今天可没有了吧?章夫子说你打了他,难道是说谎?你抢了同学的午饭,这还有假?”

    看着满地狼藉的课堂,他猛地一声暴露:“好好的课堂被你弄得一团糟,你还好意思留下来上课?给我滚!”

    “吴大儒,我没有……”

    “滚!老夫只说一次,不会再说第二次。今天谁来说情都救不了你,我们天星馆不欢迎你这种学生,滚出去!”

    犹如炸雷的声音回响在课堂中,一众孩童早就被发怒的吴德义吓跑了,哪里还有敢围观了?纳兰长逸站在原地,愣了片刻,脸上的表情先是委屈,然后才逐渐恢复平静。

    “吴大儒,我真的没有。”他小声的说了一句。

    但是,纳兰长逸却没有再解释。

    既然他们都认定了这些事是他做的,那解释也没用。

    纳兰长逸收拾好书包,看了一眼地上被梁栋踩坏的午饭,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才转身走了。

    唉,读书好麻烦,怎么总有人要来惹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