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午夜开棺人〕〔桃运神医混都市〕〔雄霸南亚〕〔全校都在看他们撒〕〔冷面总裁强宠妻〕〔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十八章 吊坠
    翌日清晨。

    宋清然的生物钟又发挥了作用,七点准时醒来。

    她睁眼时习惯性的伸手去揉眼,结果刚一抬手,发现不太对劲。

    她的双手似乎被禁锢了,抬不起来。

    她只能先睁开眼。

    下一秒,宋清然差点大叫一声,好在她忍住了。

    左琛一张放大的俊脸在她眼前,清晰的连毛孔都能看见。

    宋清然抿紧了嘴唇,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现在的“位置”。

    她正乖乖地待在左琛的怀里,他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

    宋清然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jxpx.她分不清这个结果到对是谁造成的,但她猜……很有可能是她……

    宋清然上次说自己睡相不好是真的,她以前睡觉喜欢抱着一个大娃娃,毛绒绒的,她家里有很多,都是每年过生日父母哥哥送的。

    十八岁之后她就没再收到过,自己也懒得去买。

    以前有娃娃在,她最多也就是把娃娃抱在怀里蹂躏,后来父母出事,她怕抱着那些娃娃触景伤情,就把娃娃一起塞进了一个储物间里,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但她睡觉喜欢抱娃娃的毛病得改啊!

    宋清然观察了几天,脱离娃娃之后,她每次早上醒来要么是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要么濒临床的边缘即将掉下去,要么……最惨也就是已经掉下去了。

    宋清然想要扶额长叹!

    跟别人睡一张床上,她喜欢抱东西的毛病又出来了!

    趁着左琛还没醒,宋清然决定毁尸灭迹,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她悄悄的将左琛的一只手拿开,全程屏息凝神,大脑神经紧绷。

    然后……她终于把那只手安全的放到了左琛自己身上。

    宋清然长呼了一口气,慢慢坐了起来。

    她不死心的往左琛那边看了一眼——万一不是她的锅呢?!是左琛自己“抵不住诱惑”怎么办!

    对,万一是左琛凑上来抱她呢,毕竟昨晚她睡得早,她什么也不知道!

    结果……

    算了吧,这锅没法甩了,自己背着吧。

    宋清然无奈了,左琛侧躺着,不出意外的,翻个身就能掉下去,很显然是宋清然把人委屈成这样的!

    宋清然有些狂躁的抓了抓头发,然后余光好像看见左琛睁眼了。

    她赶紧放下手,转头一看。

    卧槽!真醒了!

    醒的真是时候!

    左琛其实早醒了,只不过宋清然在他怀里,他不忍心把她弄醒,也不舍得松手,剩下的一小部分,大概就是想看她醒后看到这样的场景会有什么反应。

    昨晚他回来的时候,宋清然在床上来回打滚都快掉地上了,左琛把她往里面抱了点,自己只用了一小部分躺下,本来还担心宋清然会不会往另一边滚。

    结果……没一会,左琛就感觉自己怀里一热,宋清然自己钻他怀里了。

    送上门的啊……左琛怎么可能自己松手?!

    于是一抱就是一晚上啊!

    “咳……那个,时间不早了,该起床了。”宋清然心想左琛肯定不知道她刚从他的怀里爬出来,一定不知道!

    她不断地自我催眠,在看到他嘴角的笑容时全部变成了自我怀疑。

    左琛真的不知道?!

    完蛋了!

    宋清然觉得这次她丢人要丢大发了!

    左琛把她懊恼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笑意更浓了。

    “嗯,不早了,该起来了。”他没揭穿宋清然昨天是在他怀里度过的这个事实,主动跳过这个话题,倒是他眼里的戏谑让宋清然羞愧的低下了头。

    左琛就是不想光明正大的揭穿她,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去吧。

    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宋清然脸红了一早上,一直到下去吃早饭的时候,宋清然脸上的余温还没退下,一早上都没敢正眼瞧左琛。

    餐桌上老太太满脸笑意的在两人身上打转,尤其是宋清然的脸红,让她笑的更开心了。

    “清然啊,昨晚睡得还好吗?”

    老祖母脸上的笑让宋清然羞愧的低下了头,“好着呢,谢奶奶关心。”

    “那就行,”老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

    宋清然默默的在心里舒了口气,但是还没等她把那口气舒完,神色就僵住了,佣人一一将早餐摆上了桌,而桌上的食物让宋清然一度怀疑现在的时间问题。

    甲鱼汤,燕窝,乌鸡汤,甚至还有……木瓜?!

    宋清然摸摸低头看可以一眼自己的胸口,又看了看左琛,后者在低着头,好像在憋笑。

    宋清然,“……”

    大早上的,这些大补的食物是怎么回事?

    现在吃是不是不好?

    再说,她为什么要吃这些东西?

    “怎么了?不合胃口吗?”老祖母眼神灼灼的盯着宋清然,脸上依旧挂着慈祥的笑容,但是宋清然看在眼里,就觉得怪怪的了。

    宋清然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摇摇头道:“不,没有,就是……早餐有点丰盛。”

    老祖母被宋清然这话逗笑,亲手将一碗燕窝送到宋清然手边,笑着嗔了对方一眼道:“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注意,这种时候其实尤其需要多补补。”

    这种时候?

    这种时候是什么时候?

    宋清然在心里欲哭无泪,大早上的被那种香艳的场景震的还没有回过神来呢,现在又遇到这种情况,她现在就想找块儿豆腐撞死算了。

    “琛儿,你说是不是呀?”

    原本坐在一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顺带着看热闹正看得爽的左琛忽然被点名,怔了一瞬,眼里闪过一抹笑意,佯装乖巧的点点头道:“祖母说的是,清然,你刚刚就说饿了的,赶紧吃饭。”

    这话说完,还将祖母放到宋清然手边的那碗燕窝往宋清然面前又递了递。

    宋清然看着面前香气扑鼻,热气腾腾的燕窝,一双眼睛瞪向对面的人,眼神如果能杀死人的话,对方大抵已经死无全尸了。

    是什么啊!

    是个屁啊!

    昨晚明明什么都没有!

    他心里没点逼数啊!

    吃这些东西浪费啊知不知道!

    欺骗老人可耻啊知不知道!

    被逼急的宋清然内心疯狂吐槽左琛,觉得自己昨晚瞎了眼了才会觉得他好软!

    左琛看在眼里,笑意更深,对着对方眨了眨眼眸。

    宋清然磨牙,要不是外祖母在旁边看着,她真的想掀桌了。

    祖母将两人的眼神交汇看在眼里,只以为两人是在眉眼传情,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面前的“丰盛早餐”是推不掉了,宋清然只得硬着头皮开始吃,一顿早饭吃的宋清然郁闷不已,尤其还得配着左琛那张满是不怀好意的笑脸下饭,实在让人有些食不下咽。

    早饭过后,宋清然要去上学,左jsshcxx.琛要去上班,两人便没有在老宅多加逗留。

    告别了外祖母,两人上车离开。

    车子缓缓前行,宋清然还在因为早上的事独自生闷气,扭头看着窗外,压根不想搭理身边的人。

    左琛看在眼里,眼神幽深,闪过一抹笑意。

    “给你。”

    忽然,一双好看的手配着一只小盒子出现在了宋清然的眼前。

    “这是什么?”

    宋清然一顿,目光看向左琛手里的小礼盒。

    礼盒的纹路很普通,应该不是什么珍贵的物件儿,这让宋清然更加疑惑了,看向左琛迟疑的问道。

    “是我母亲留给未来儿媳妇的东西,收下吧。”左琛开口解释。

    宋清然面露讶异,看向左琛,又看了一眼左琛手里的盒子,有些犹豫。

    “你母亲……留了多少东西给儿媳妇?”

    宋清然实在忍不住了,每次送礼物都是他母亲……上次民政局门口还送了个戒指呢!

    也是他母亲送的!

    佐琛,“……”

    嗯……他考虑一下,这话怎么接。

    他说:“我母亲她……很疼我,给儿媳妇儿留的东西多。”

    宋清然撇了撇嘴,鬼才信你这套说辞呢!

    不过她懒得计较这些了。

    见她没有深问什么,左琛将盒子打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的确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宋清然看着左琛手里的那块儿普通的吊坠,成色并不是很好,宋清然一眼就看了出来。

    但是这个东西的意义不一样。

    左琛说的是他母亲留给他未来妻子的东西,不管是真的假的,他说出来了她就要xgchotel.重视,但现在左琛交给她,这代表着什么?

    宋清然不想随意猜测,面上淡定的接过了那枚吊坠,眼睛在那枚吊坠上停留。

    “我给你戴上吧。”

    宋清然没拒绝,或许左琛只是想让自己戴上这枚吊坠,告诉别人什么讯息吧,毕竟他们之间还……

    想到这里,宋清然又有些举棋不定了,左琛这个人的心思很难猜,尤其是在他俩的事情上。

    有时候左琛给她的感觉好像他们离得很紧,但是有时候又很远。

    这种忽远忽近的感觉,让她完全猜不透,也搞不明白左琛现在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吊坠的结打开,然后绕过她的背后,给她戴在了脖子上,手指在系结的时候不经意触碰到她的皮肤,让她倏然躲了一下,像是被左琛手指尖的温度烫到。

    而左琛看着面前毫不犹豫对着自己露出光滑脖颈的女人,眼神像是黏在了上面,怎么也拽不下来。

    “好了吗?”见左琛半晌没好,宋清然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

    左琛回神,清了一下嗓子,状若不经意似的,又抚摸了一下那块儿光滑的皮肤,随后离开,轻应了一声:“好了。”

    “嗯。”

    宋清然摸了摸脖间的吊坠,眼神有些恍惚。

    “比较朴素,若是不喜欢,也可以摘下来。”

    见宋清然一时有些沉默,左琛眼神沉了沉,声音清冷,透着一股子疏离。

    刚刚这人还拿出礼物哄自己的态度,现在变脸竟然这么快,宋清然在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面上还是道:“没有,挺好看的。”

    “确实,它的质地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设计的还不错。”

    左琛点点头,认真的说道。

    宋清然一时有些怀疑这真的是左琛的母亲留下来的东西吗?

    不过左琛这人应该不会拿自己的母亲开玩笑,所以这枚吊坠的来源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对方这样评价自己母亲的东西,还是有些怪怪的。

    宋清然那扭头看向左琛,眼神干净:“我戴上好看吗?”

    左琛愣了一下,挑眉道:“还不错,主要是吊坠好看,当然,你的锁骨也不错。”

    看着左琛幽深的目光着陆点,宋清然不由又想起早上起来的尴尬场景,有些不自然的偏开目光看向别处,脸颊微烫。

    看着小脸上又染上红霞的身边人,左琛不自觉的勾了勾唇角,眼神不闪不必依旧看着宋清然脖间,不知道是在看那抹吊坠,还是在看什么。

    老宅虽然离宋清然的学校有段距离,但是还是很快就到了,车缓缓的停在学校门口,宋清然转头看向左琛准备和对方告别,不想对方率先开口。

    “我最近可能要出差,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左琛说。

    还没出口的话重新咽回肚子,宋清然呆呆的看着左琛,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拼凑自己此时的表情,半晌才呐呐的应了一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