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十九章 被偷
    左琛离开后,宋清然背着书包去教室上课,一时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最近心态好像有些变化,要知道,刚和左琛同居的时候,她每天都巴不得左琛别回来。

    现在好像不一样了,听说他要出差,竟然有一些不舍。

    大概是这些年她一个人住的多了,有些怀念热闹。

    大早上的学校里人很多,宋清然没想到会被慕容易堵在半路上。

    白衬衫黑色西装裤,肩上还有一个斜挎包,慕容易在学校的确是个名副其实的校草,再加上他总是笑,说话温和有礼貌,所以人缘很好。

    宋清然当初就是这么被他的表象给骗的。

    慕容易应当就是在这专门堵她的,还挑了这个时间点,显然有备而来。

    宋清然瞬间集中了精神,专心应对。

    慕容易紧抿双唇,有些畏缩的靠近宋清然两步,“清然……我……”

    “你什么?”宋清然冷眼看他。

    这时候不少同学看见这边情形,已经掩不住八卦之心围了过来,慕容易和宋清然两个人站在中心。

    慕容易对这种围观似乎并没有什么介意的,但宋清然不行,这些目光大都不怀好意,同情也好,嘲讽也好……这些她都不需要。

    “清然,昨天给你说的……你考虑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宋清然没好气的说,“该说的我昨天都给你说的很清楚了,你再纠缠不清,我就喊苏依冉来了。”

    慕容易脸色变了变,他什么时候要用一个女人来压制了!

    但现在他还不能翻脸,他耐着脾气说:“清然,我是真的放不下你,依冉那边我会和他说清楚的,你不用担心。”

    “呵,”宋清然冷笑一声,“你现在这样子,是脚踏两条船啊。我不是苏依冉,她能没脸没皮.jxpx.的勾引好朋友的男人,但我不能,我要脸,虽然她现在也不是我的朋友。”

    “清然,你这话有些过分了,”慕容易沉下声音,“依冉从来没在我这说过你坏话,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她确实不说,她都是用做的!她在我身边那么长时间我都没有看出她喜欢你,却在我订婚那天直接把你拐上床,她这是行动大于言语啊!”

    上床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慕容易意志坚定,就算苏依冉勾引他他也可以坐怀不乱,但很显然,结果并不是这样的。

    慕容易也知道其中道理,他也知道宋清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他今天也是做好准备来的。

    周围已经集聚了不少的人看热闹,吵闹声拍照声不断。

    慕容易皱着眉,“清然,我和依冉是有错,可你当天已经报复过我了,我们就不能两清,重新来过吗?”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们不可能。”宋清然想也不想的拒绝,“你赶紧让开,我要上课。”

    慕容易,“……”

    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拒绝过,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

    好像在很多人眼里,男人犯了错就很容易被原谅,而女人一旦不干净了就是十恶不赦。

    像慕容易这样的更是激起了女孩子们的保护欲。

    一时间所有难听的话都是冲着宋清然来的。

    “这女的怎么那么不识好歹啊!慕容学长都放下面子要跟她复合了,她还不容易!”

    “要我说啊,慕容学长太不值了!为了这么个女人低声下气的说话,她还不肯答应!”

    “哎,好心疼学长啊!”

    “我以前还觉得宋清然是个高冷女神,但现在看来她就是假清高,天天看她都是豪车接送的,怕不是被谁包养了吧?”

    “真的吗?那学长真是太不值了!这女人当时出轨的绯闻可是满天飞,还有照片为证呢,脖子上的痕迹挡都挡不住。”

    “真恶心……”

    “……”

    一大串恶心人的话语冲进宋清然的耳朵里,她蹙了蹙眉。

    宋清然见他没有让步的意思,耐心完全告罄。

    她上前一步,靠近了慕容易几分,“你现在最好赶紧让开,不然我会让你露出真面目的。”

    这话说的好像他真的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一样,慕容易冷笑一下,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人群中有一个女生大喊一声:“学长,她不值得你这么做!”

    慕容易不着痕迹的笑了笑,抬头时还是一副有些痛惜的表情,“别这么说,清然她……”

    “闭嘴吧你,”宋清然不耐烦的低吼一声,“我懒得跟你纠缠你都不知道是给你脸面的,非要我说出来你现在这么做的原因是吗?”

    “好啊,慕容易,那我就告诉你,昨天中午我没离开,你和苏依冉在里面说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什么逢场作戏,什么印章签字我全都听见了!”

    “想要我签字和宋氏印章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宁愿让宋氏不存在,也不会让它落入你的手中!”

    宋清然一口气吼完,觉得自己心里舒坦多了,尤其在看见慕容易变红再变青的脸时,那种愉悦感更是达到了巅峰。

    她抓紧了书包向上掂了掂,周围没人再敢议论她什么了,反倒是看向慕容易时有点怀疑的神色。

    慕容易垂下来的手有些发抖,他伸出手想要解释,被宋清然轻而易举的躲过了。

    “别碰我,我也不想听解释,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我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手上的股份,我会想办法拿回来的。”

    股份?!

    对!他手上还有股份!

    只要有股份在!宋清然就不会给他断了联系!

    慕容易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宋清然离开的背影,慢慢掩去了眼底的怀念。

    人群逐渐散去,慕容易身后不远处,苏依冉目光狠毒地盯着宋清然的背影。

    宋清然现在是对慕容易厌恶,所以忽略了很多细节,可苏依冉不一样,她是真的喜欢慕容易,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她都看的很清楚。

    逢场作戏……是慕容易对她的谎言。

    他看着宋清然的时候,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她握紧双拳,指甲嵌进了肉里都不觉得疼。

    一阵冷风吹来,苏依冉打了个寒颤,瞬间清醒过来,她深吸了口气,往教室方向走去。

    ——宋清然,是你逼我的!

    宋清然每次去学校上课都有些胆战心惊,放学时收拾东西跑到比谁都快,但是表面上不能让人看出她的慌张。

    宋清然装东西装的很快,最后一本书在桌上,她刚准备拿起来,一只手按在了上面。

    她顺着那只手往上看,就看到苏依冉冷着一张脸在她旁边。

    “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宋清然额角只跳,青筋都快冒出来了。

    苏依冉压低了声音问,“你今天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骄傲,慕容易被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拆穿真面目,他还当众说放不下你,你是不是很高兴?”

    宋清然差点被气笑,“只有你才会这样觉得!”

    “你别得意!”苏依冉声线微微颤抖,似乎在压抑着巨大的怒火,“我告诉你,易哥哥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他!”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脚步有些凌乱。

    宋清然暗骂了一声“神经病”,然后继续收拾东西。

    叶倾倾在外边等她,两人原本就商量好今天去设计院的办公楼交设计稿的。

    “清然,我听说今天早上我错过了一场好戏?”叶倾倾早上没课,现在是专门过来找宋清然的。

    宋清然揉了揉额角,“狗血的八点档剧,我只在电视上见过,没想到我也要亲身经历!”

    宋清然在路上给她讲了早上发生的事,叶倾倾听完直呼“男莲花”。

    宋清然,“……”这个称呼好别致啊!

    两人到了地方,宋清然站在门外翻找设计稿,脸色渐渐变得不太对劲。

    “怎么了?”叶倾倾问。

    “设计稿……不见了!”

    宋清然腿软了一下,叶倾倾也吓得愣了半天。

    “怎么jsshcxx.会不见了?你再找找,看看是不是夹书里了?”

    两人把书包里的书都倒在地上,一本一本的找。

    “没有,我都找了,真的找不到”。宋清然有些颓然地坐在地上。

    叶倾倾也急,“你在仔细想想,看看是不是忘哪了?家里?或.whhryl.者教室?不可能就没了啊,明天就要截稿了,找不到可怎么办啊……”

    “我记得很清楚,就放在书包里,早上来学的时候我还看见了,放学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宋清然一下子顿住了,“对了,放学的时候我还看到了。”

    “那你……”

    “倾倾,起来吧,我们回去。”

    宋清然默默地把书全部捡起来放回去,一时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叶倾倾不明所以,“不找了吗?”

    “找不到了,”宋清然摇摇头,“被人偷走了,我回去重新画。”

    宋清然大概已经猜到是谁了,但现在时间来不及了,被偷走的设计稿不知道被怎么处理了,要也不一定能要出来,还不如重新画。

    这笔账,迟早是要算的。

    叶倾倾看她有些阴沉的脸色也不敢多问,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小嘴嘟嘟囔囔的嚷着:“别让我知道这人是谁,不然我买通全市的报纸去曝光他!”

    宋清然一下子笑了。

    ——

    苏依冉回到家时,很意外的看到慕容易在。

    她收敛了身上的戾气,换上一个甜甜地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易哥哥,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这栋房子只当初两人刚开始有联系的时候慕容易给苏依冉租的,后来戳破了关系订婚后,慕容易就把房子买了下来,和苏依冉一起住在这。

    但住在一起后慕容易也是早出晚归,有时还好几天不见人影,苏依冉不敢过问很多,怕惹他不高兴。

    这个时候出现在房子里还真是少见。

    慕容易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苏依冉乖巧的走了过去,她有些委屈的说:“易哥哥,我听学校里的人说,你早上和清然在路上碰见了?”

    听她这语气,绝对不是碰见那么简单。

    慕容易心虚的咳了一声,“对,碰见了,说了几句话,你别多想,我对她,就是利用而已。”

    苏依冉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慕容易在她腰上掐了一把,“你的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苏依冉脸色一僵,“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慕容易脸色难得的严肃,这次比赛对外只说是有大师收徒弟,但却没有明说。

    慕容易却知道这次比赛的重要性。

    他斟酌了几下,问:“你认识柳岩松吗?”

    苏依冉一愣,“是……国内著名的珠宝设计大师柳岩松吗?”

    “是,”慕容易点了点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比赛,是为柳岩松收徒专门举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