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鉴宝狂少陆飞〕〔异世重生之无上巅〕〔慕笙席北冥〕〔联盟之我真不是高〕〔重生日不落当海盗〕〔虎婿(杨潇唐沐雪〕〔燃情总裁太坏了〕〔真千金她是全能大〕〔都市古仙医〕〔大唐虎贲〕〔苏贤儿韩瑾〕〔一世独尊〕〔龙王医婿江辰〕〔手染千军血脚踏万〕〔上门女婿江辰〕〔萌妻来袭:校长大〕〔陆峰江晓燕〕〔拿错游戏剧本后我〕〔孕妻狠不乖:总裁〕〔暗恋成欢,女人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二十二章 火拼
    叶倾倾达成目的,一顿饭吃的津津有味。

    一边还和宋清然聊天,“清然,你第一张设计稿不查了吗?教室里有监控的,我们可以去查,还有学校里的监控。反正现在你稿子已经交上去了,我们有时间跟她耗!”

    宋清然不在意的笑了笑,“这件事我们不急,我有办法,别慌。”

    叶倾倾来了兴趣,“什么办法啊?说出来听听。”

    “隔墙有耳啊,不能乱说!你等着看好戏吧。”

    宋清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确实不方便说。

    好在叶倾倾也不是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宋清然不愿意说她就不问了。

    柳林华本来不愿.xgchotel.意搭理叶倾倾的,但听两人说的事好像和这次设计院的比赛有关,于是多嘴打听了一句。

    “你的设计稿被偷了?是这次设计比赛的稿子吗?”

    他问的是宋清然,但显然回答没有宋清然的份,叶倾倾就代替她回答了。

    “你不是不想说话要装高冷吗?”

    不怪叶倾倾出声怼他。

    叶倾倾一直想跟他聊天增进感情来着,奈何柳林华就是不搭理她。

    虽然支棱个耳朵听着,但就是不想张口和她说话。

    现在竟然主动接起宋清然的话茬了。

    柳林华差点被饭菜噎死,呛了两声,红着一双眼睛看她,“死丫头你会不会说话,你看不出来我是不想搭理你吗?!”

    叶倾倾嘴角一撇,作势要哭,宋清然赶紧上前哄:“倾倾,这是你相中的人,说什么你都得忍着!”

    柳林华,“......”

    真的是,这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能不能稍微避讳一下。

    叶倾倾强忍下鼻头的酸意,对他说:“清然第一张设计稿昨天被偷了,昨天晚上重新赶出来了一张,我们在商量怎么找出偷稿子的人。”

    宋清然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姑娘的耐性果然是高。

    柳林华就奇怪她怎么能忍的了,以前那些女的他说一句就捂着脸哭着跑了。

    这姑娘从见面起就没给她一句.jxpx.好话,她也不哭不闹没掉头就走,还这么紧追不舍,难道就是为了让他负责吗?

    这都什么年代了,她还在乎这个!

    柳林华觉得好笑,“你别这么顺从我,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哦,”叶倾倾不在意的应了一声,“男人说的话都不可信,我不会信的。”

    柳林华,“……”

    他有些恼羞成怒地看着她,“你这丫头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别追了,没用,说不在一起就不会,什么可信不可信的,我柳林华说话向来说一不二。”

    宋清然默默地低下了头,总算明白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不出名呢!

    大概就是这嘴惹的祸!

    叶倾倾好像已经被打击惯了,没多大反应,“随便你怎么说,我不想放弃谁都说服不了我。”

    柳林华,“……”无比后悔当时自己没经得起诱惑,从了这姑娘。

    他忍了忍,忽然转头说:“我有喜欢的姑娘了,你现在这么缠着我没法给她表白,你这叫毁人姻缘知道吗!”

    叶倾倾很配个他,“毁就毁了吧,人都是自私的,我为我的爱情而努力,你也努力一下,那姑娘要是也爱你,你们两情相悦完全可以不受我的干扰,一旦她不同意,你就乖乖从了我吧,我不介意当备胎。”

    柳林华倒地不起,真的是……刀枪不入啊!

    叶倾倾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说:“柳林华,我现在正式向你宣布,我要追你,不管你什么态度,我都按照自己的来。”

    周围坐了不少的人,叶倾倾的声音也不低,毫无意外引来一堆视线。

    宋清然虽然承认柳林华是个渣男,吃了不负责,但叶倾倾有这种勇气还是值得她去佩服的。

    她在心里默默为她竖起大拇指,然后低下了头,装作不认识她。

    佩服是一回事,不想跟着丢人是另一回事……

    柳林华也是服了,他吃的也差不多了,为了躲避那些个看好戏的目光,端着盘子转身就走。

    ——

    深夜s市。

    贺州敲了敲左琛的房门,“琛哥,是我,贺州。”

    离开公司之后,贺州换了个称呼。

    里面左琛应了一声,贺州推门进去,看到左琛正坐在书桌前处理件。

    好像是为了工作方便,还戴上了一副防辐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斯。

    贺州说:“刚刚有兄弟从黑市买到的消息,那人今天晚上要把货卖出去。”

    左琛翻件的手顿了顿,抬头看他,“准确吗?”

    “不清楚。”贺州如实回答。

    左琛思忖了一会,问:“交易时间,地点。”

    “凌晨两点,城外南郊的那片墓地后边,接头人是s市的龙头老大。”

    左琛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才十点出头,他吩咐贺州,“去召集人手做好准备,十一半出发。是不是真的,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贺州离开后,左琛取下眼镜合好放在桌子上。

    他轻柔地按了按额角,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几年前。

    他还在m国,那批货当时丢的实在憋屈,损失了一大笔钱不说,还让左琛失了面子,这货不找回.zyxta.来,他自己都不愿意。

    晚上十一点半,五辆车从城市四面八方向向郊区驶去。

    城郊墓地后的小树林。

    左琛到的时间早,带来的兄弟不多,二十个人左右,功夫都是顶尖的。

    左琛找好埋伏观察的位置,这里的杂草都长得比人都高了,成了打掩护的好东西。

    其他人四散开来在各自的位置埋伏好,左琛和贺州在一颗树后站着,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不远处那片空地上的情况。

    左琛来之前看了地图,到了之后仔细观察过地形,推断出他们交易最合适的地点就是那片空地。

    空地地方很大,三面都是树林,方便逃生也方便隐藏,一面临海,藏不了人。

    这个地方安全方便,如果消息不错,他推断的也就不会错。

    左琛他们离得都远,时间一点点的靠近,时针分针很快到了两点。

    空地上还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异常。

    贺州抓了抓脸,入秋的蚊子太狠了,一口咬下去都疼,他的脸被咬了几个大包,痒得脸都抓红了。

    “琛哥,你说,那消息会不会是假的啊,这都到点儿了,还没有一个人来。”

    贺州压低了声音问。

    左琛食指竖在唇间,“嘘——别说话,再等等。”

    贺州乖乖的闭嘴了,跟着他一起盯着那里。

    又等了大概十来分钟,贺州隐约听到了发动机的声音,紧接着,两束亮光从对面树林里传出,一辆银白色的车缓缓从对面的树林里驶出。

    贺州眼睛亮了一下,“他们来了。”

    “再等等,”左琛拿起望远镜看着,“那是买家的车,没货。”

    他们的目的是那批货,货不出现,他们就不能打草惊蛇。

    银色的车是路虎,容量显然放不下那批货的。

    贺州看了看表,已经两点半了,“这赚钱的都不着急,送钱的倒是来的挺早,不过都不怎么准时,一看就不是能打交道的人。”

    到了这时候他都不忘贫嘴。

    左琛冷冷地看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后者捂了捂嘴,做了个拉链的动作。

    银车上下来两个人,为首的是个光头,带着黑色墨镜,黑色背心,军装的裤子上还别有军工刀,裤腿处鼓出一块,左琛怀疑是枪。

    他在通讯器里让大家注意对方手里的武器,有枪,都小心些。

    正说着,另一边树林里也打出了两道光线。

    左琛身形动了动,贺州也有些紧张。

    来了,带货的来了,他们该动手了。

    隐藏在暗处的人都做好蓄势待发的准备,紧盯着那辆灰色车上下来的人。

    五个,为首的人一身黑,脸上带有面罩,身形看起来有些消瘦。

    左琛认得他这个样子,几年前他就是这幅样子出现带走了那批货。

    两批人好像在对接暗号,确认对方身份后,两批人来到灰色大车的车厢里验货。

    车厢掀开后,收货方哈哈大笑,爽快的给了钱。

    瘦猴刚接过钱清点过数目之后揣进怀里,然后让开身,让手下的人把车上的货搬给他。

    左琛也在这个时候看清了车厢里熟悉的货物。

    “行动。”

    他一声令下,树林里立刻窜出二十来个大汉,快速把两批人包围起来。

    “砰——”

    黑夜里枪声四起,左琛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当初劫他货的,其他的小啰啰交给手下处理。

    左琛边走边脱掉外套,解开了领口的扣子和手腕上的扣子,他转了转手腕,直接跳了出去,扑向瘦弱的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所有人,买货方就两个人,有些慌不择路,但胜在手里有枪。

    左琛带的人都是用刀的,一边躲着子弹,一边还要努力靠近对方,还要防止他们跑掉。

    贺州带了几个人去堵卖货的,除去左琛亲自对付的还有四个人,这四个人手上功夫都不弱,再加上身形彪悍,也占了不少上风。

    左琛和那人交手,竟然越打越上瘾。

    他已经很多年没怎么动过手了,刚开始时有些生疏,挨了几拳之后终于找到了原有的感觉。

    他越打越兴奋,汗水顺着发梢滑落,有些嗜血的性感。

    左琛擒住了他的一只手,靠近了几分,“你好,好久不见。”

    “你好左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瘦猴很轻松愉快的和他打招呼,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含了一口沙子那般,左琛怀疑他用了变声器。

    瘦猴一圈打过来,顺便给他一个过肩摔,不过左琛没让他摔下来,在半道上用了点力禁锢了他的手腕,双脚在地上站稳之后,又再他小腹上踹了一脚。

    那手还在他手里,身体向后退的时候,手腕上的衣服向上拉起,左琛借着车灯,看清他手腕上有一处痕迹。

    皮肉都皱巴巴的拧在一起,是个烧伤。

    左琛没来得及多看两眼,手就被抽走了。

    瘦猴捂住手腕,好像很怕被看见,左琛又扑上去和他扭打在一起,期间一直在找机会掀开他的面罩,但都被他灵活的躲了过去。

    那边有枪的子弹好像已经用完了,只能近距离搏斗。

    瘦猴的手下突然扔过来一个东西,“老大,接着!”

    左琛眼前寒光一闪,一把银色的小刀直接向他逼近,左琛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瘦猴得了一些自由空间,转身向树林深处跑去。

    “快撤!”

    他大喊一声,带来的四个人也都企图弃货逃跑。

    左琛舔了舔唇角的淤青,朝树林里奔跑的人无声的笑了笑,“等着,会找到你的。”

    那几个字是无声的,但左琛确定那个逃走的人看见了,并且能辨识出。

    这就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