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婿叶峰〕〔大唐签到十八年突〕〔从拔出石中剑开始〕〔王者神婿叶峰〕〔战少,你媳妇又爬〕〔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相公很腹黑〕〔农家弃女〕〔都市无敌神医〕〔都市潜龙〕〔超级生钱系统〕〔玄浑道章〕〔特战狂龙〕〔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葬生死入骨〕〔万界仙王〕〔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凌依然易瑾离〕〔超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二十九章 日记
    中午放学的时候,宋清然依旧和叶倾倾一起去吃饭。

    叶倾倾自从在食堂吃过一顿饭之后沉迷于此,外边的饭菜再也吃不惯了,再加上她在食堂再次遇见了柳华林,一直坚信食堂带给她好运。

    所以两人这次毫不犹豫地又去了食堂。

    “清然,你说,我这次还能不能在碰见林华?”

    宋清然不忍心打击孩子的积极性,只好顺着她说:“有志者事竟成。”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食堂门口徘徊的的身影。

    两人对视一眼,宋清然微微一笑,“看吧,我说什么来着!”

    叶倾倾没等说完就已经跑过去了,宋清然扶额,简直没眼看。

    叶倾倾跑过去,柳林华看见来人,眼睛亮了一下。

    “林华,你是在等我吗?”叶倾倾笑着问。

    柳林华眼神移开,有些不好意思。

    宋清然看呆了,这孩子之前不是这样的,嘴巴毒的要命,今天怎么这样了。

    柳林华挠了挠头,支支吾吾地道:“叶倾倾,那个,我跟你商量件事。”

    叶倾倾笑着攀上了他的胳膊:“好啊,你说吧,我一定会同意的。”

    柳林华浑身不自在地把她的手巴拉下来,脸色有些绯红:“你同意就同意,别动手动脚的。”

    叶倾倾站好,依旧好脾气的问他:“那你说吧,什么事?”

    “那个,”柳林华犹豫了一下,说,“我爷爷想要见你。”

    叶倾倾,“......”

    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醒过来之后,她有些激动的抓着柳林华的衣服:“真的吗?你爷爷要见我?”

    依叶倾倾单纯的性子,怕是只能想到爷爷要见她就是要她见家长的意思,那不就是认可她了?

    虽然柳林华不想承认,但他爷爷大约摸就是这个意思。

    见过面,只要女方没太大毛病就让他好好跟人家处对象了。

    可爷爷认可归爷爷认可,他柳林华不认,答应爷爷让他见不过是不想忤逆老人家的意思,能不能成还是要看他本人的心思。

    想到这里,柳林华的xgchotel.脸色才稍微好转一点,他看着叶倾倾有些兴奋的脸色,忍不住打击道:“我爷爷只是想看看在学校追我的不要脸的人是谁,你要不去就算了。”

    “那不行,”叶倾倾回绝,“就算是这样我也要去。”

    柳林华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这丫头要是一气之下真不去了,他也没法跟爷爷交代啊。

    叶倾倾正想着一会要怎么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地,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要和清然一起去吃饭的啊!

    她跟着柳林华走了,留下清然一个人怎么办?

    这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宋清然,后者不在意的笑了笑,“没事,你跟他去吧,我自己找个地方吃就好了。”

    “清然,要不,我不去了吧,我都和你说好了......”

    “不行!”柳林华急了,“你也和我说好了的,不能不去。”

    被两边夹击的叶倾倾急得脸都红了,最后还是宋清然拍了拍她的肩膀,靠在她的耳边说:“机会难得,你赶紧跟他走吧。而且吧,我刚收到消息,左琛喊我回家吃饭呢,你要跟我回去吃吗?”

    叶倾倾吓得赶紧摇了摇头,她一点都不想见到左琛那个冷面阎王。

    “所以啊,你们赶紧去吧,别让老人家久等了。”

    经过宋清然的安抚劝说,叶倾倾这才安心的跟着柳林华回家。

    宋清然目送他们离开,缓缓笑了笑,她掏出手机,上边并没有什么来信,她是骗叶倾倾的。

    “咔嚓。”

    她将手机屏幕关掉,刚准备放回去,就听见“叮咚”一声,有消息进来。

    黑掉的手机屏幕又重新亮了起来,宋清然放到眼前,只见最新一条短信内容简短——不久后回。

    陌生的电话号码,但是落款处有一个淮字。

    淮?

    宋淮南吗?

    宋清然在心里默念两遍这个熟悉的名字,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如果说前两年看到这个消息,她或许还会有些许激动,但现在抱的希望也没有多大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她经历的希望,失望到绝望无数,这么一条短信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

    可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一丝丝的想念。

    宋清然一语成谶,这次真的在外边吃不成了,只能回家点外卖了。

    宋清然现在的状态不想见人,就自己打车回的浅湾。

    到家后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然后点了外卖,然后上楼去了自己房间,打开自己放在桌子底下的盒子。

    那里边都是宋清然从自己家带来的旧物。

    她是个念旧的人,小时候穿过的衣服抱过的娃娃她有时都舍不得扔,会单独找个屋子放起来,更何况是陪她一起长大的亲人。

    宋淮南刚离开的时候她还怨过,毕竟那时候她只剩下他一个亲人了,他陪着她度过了最苦难的时期,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场。

    宋清然把盒子里的东西都一一看了一遍,都是些小玩意儿,有玻璃球,模型飞机吗,模型坦克等,这些都是她从家里搬出来时从宋淮南屋里搜刮来的,剩下的都是她自己的东西。

    有个日记本,还有一个相册。

    宋清然拿出那本日记,翻开,还是自己上初中时稚嫩的字迹。

    ——今天下雨了,我放学的时候跑去高中部给哥哥送伞,看到一个小姐姐给哥哥送巧克力,我以为哥哥不会要的,但是他接了,后来,那巧克力进了我的肚子。我是故意的,我不想让哥哥收她的礼物,既然收了,那我就替他解决了吧。

    大概是出于小孩子护食的心理,宋清然从小就对她哥身边的异性特别敏感,但宋淮南从小被教养的很好,从来不会当面让同学难堪。

    宋清然记得,那次收到的巧克力,宋淮南原本打算第二天找个没人的时候还给那个女孩的,结果被她给吃了,宋淮南只好再去买一份新的还给那个女孩。

    那次宋淮南也没有责怪她,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哥哥会陪你长大,说到做到。

    真的只是陪她长大啊,刚满十八岁没多长时间,他就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怎么找都找不到。

    宋清然再往后翻了几页,高中后她功课紧,日记都是隔三岔五写的,那时候路淮南都上大学了,不经常在家,她没什么事可写就没再写过。

    再往后就是她十八岁生日快要到的时候了。

    ——马上就要十八岁了,快要成年了,哥哥说要给我一个特别的礼物,爸爸妈妈也说要赶回来给我过生日,我感觉我好幸福啊。

    那时候她的日记里还洋溢着宋家大小姐应有的幸福和快乐,然而就在十八岁之后,这一切就都变了。

    这日.jsshcxx.记本上记录她和宋淮南许多过去的事,好的坏的都有。

    宋清然看的入迷,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进来,还携带了一股饭香。

    左琛是在门口碰见宋清然点的外卖的,人家在下边按了很久的门铃没有人应,打电话也没人接,刚好让左琛看见,就给拎上来了。

    他原本还担心宋清然出事了,结果上来一看,她正盘腿坐在地上,拿着日记本翻看,窗外阳光洒进来,正好照在她身上,仿佛度了一层金。

    左琛敲了两下门,里面的人没回应,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看的多入迷啊。

    左琛上前,悄无声息的站到宋清然身后,本来想幼稚一下吓一吓她,可是刚一靠近,就看见地上那一堆散乱的东西。

    左琛眼尖,一眼看到了地上散乱的照片上,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在照相,因为是夏天,男孩穿的短袖,左琛清楚地看到他的左手手腕上有一块烧伤的疤痕。

    左琛微微皱眉,下意识的上前把那张照片捡起来。

    他的动作终于引起了宋清然的注意,“左……琛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差点脱口而出的“左琛”。

    左琛的思绪还沉浸在照片上,仔细看了一会儿,他这才抬头,笑着说:“刚回来,到家的时候看见外卖按门铃没人应,就帮你拿回来了。”

    左琛晃了晃手里的外卖盒子,宋清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接过。

    “谢谢琛哥。”

    左琛挑了挑眉,晃了晃手里的照片,“上次是伦哥……那个是我自己派去你身边的我就不说什么了,呐,这个呢?怎解释。”

    左琛的样子不像是生气,语气也都是温温柔柔的,宋清然一时捉摸不透他到底是真吃醋还是怎么样,只好如实回答,“这是我哥哥.whhryl.宋淮南和我的合照,我就是……想家人了。

    “他是你哥哥?”左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清然。

    这是她哥哥宋淮南,怎么可能呢?这俩人长得一点都不像。

    左琛之前查宋清然的相关信息的时候,知道她是有一个哥哥的,可那些资料上宋淮南只有成年后的一个大头照,根本没有看到手上的疤痕,他自然也不会想到宋家和那批货的有关系。

    更何况,他调查了宋家的人物关系,并没有和目标任务相关的啊!

    难道是资料出错了,或者宋家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宋清然不知道为什么左琛听到自家哥哥是一副这么吃惊的样子。

    她迷惑地看向左琛,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迷茫,“是啊?怎么了吗?”

    左琛看了看她,指着宋淮南手腕上的伤问:“这个,怎么来的?”

    “哦,这个是我小时候调皮,”宋清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冬天的时候玩火,哥哥为了救我,被烧伤了。”要不是冬天穿的厚,其他人灭火及时,宋淮南被烧的恐怕不只是手腕。

    毁容都有可能!

    宋清然也是那次之久,对宋淮南的依赖程度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宋清然见左琛始终皱着眉头,轻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事,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罢了。”左琛看着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想了想,他又问了一句:“你哥哥,他现在去哪了?”

    “……”宋清然眼神暗淡了不少,“我不知道……他其实,不是我亲哥哥,是我父母收养的。”

    左琛,“……”

    这些信息都是对的,和他调查的一样。

    宋淮南当年是宋父借着慈善的名义收养来的,身家背景都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

    可那个疤痕他不会认错的。

    s市的夜晚虽然黑,但是月光和车灯的双重映衬下,目标人物身上的疤痕和这个一模一样。

    左琛的眉头越皱越深,宋清然疑惑的说:“琛哥,你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我的治愈系游戏〕〔世子很凶〕〔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