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三十一章 礼物
    宋清然在一旁不由得笑出了声,“琛哥,你别这样,我们还有些工作没有谈完呢!”

    “是啊是啊!”明芥一时嘴贱地在一旁附和着,却遭来了左琛的再一次眼神射杀。

    左琛知道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止明芥留下,心里一百万个不高兴,周围的气压急剧降低。

    脸上摆明了要写上:“要弄赶紧弄,弄完赶紧滚”的字样。

    宋清然弯了弯唇,没说话,却不动声色拉开自己跟明芥间的距离。

    明芥自然察觉到了,然后他就看见自家老板很烧包的笑了,虽然唇角的弧度很小,但明芥跟他这么长时间,连这嘴角上扬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明晃晃的......噉瑟。

    他一时之间只能想出个这么个词。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的过去,经过两个人一下午的研究和修改,明芥按照宋清然的设计图将黑曜石雕出来,再拿回来后已经是五个小时后了。

    明芥将看上去就十分高大上的包装盒递给她,颇为自豪:“这是设计图雕出来的,我全程监督的,你放心,绝对童叟无欺!”

    宋清然接过来,嘴角的酒窝明显:“谢了,有空请你吃饭!”

    “没问......”题,还没说出口,忽然想起那张已经黑了一下午的脸,明芥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变了方向:“不用,都是我应该做的,客气了。”

    宋清然抬起手来,没强求,打开盒子,里面安静的躺着两件东西。

    黑曜石物如其名,全身通体呈黑色,客厅的灯光漫射下来投射其上,在光下泛着偏黄墨绿的光,透着浅棕色,细细勾勒的花纹和她设计稿上的无二,细线花纹中间点缀着同色珠子,看起来奢华又有韵味。细看似乎还有个貔貅忽隐忽现。

    趣味十足。

    明芥最初拿到手的时候都惊住了,他这么多年了,还是甚少见过这种的设计,精致还漂亮,还大气!

    他忽然就有些羡慕左琛了。

    手链下面是一块图形精辟的玉佩,白玉为品,葱绿色雕纂的花没什么特殊?只有放在光线下,才会彰显其特别之处。

    玉佩是用来参加比赛用的,手链自然是送给人的。

    都在客厅聚着,左琛端杯出来时,看见去而复返的人,眉头一挑,满脸写着:“你来干嘛?”

    明芥被他盯得头皮发麻,竭力想要忽视掉他的研究的目光,还是宋清然跳出来打断了两个人之间似乎快要溢出来的不满。

    明明是合作关系,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对头?

    她忽然觉得好像外界传闻中冷酷无情,只顾利益的左琛多了点......人情味?

    宋清然侧身给他让出路来,然后上了楼。

    将其中的手链珠子重新回屋拿了个盒子装起来,而后送给他,“琛哥,给你的礼物,谢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

    左琛垂眸看着她白皙修长的手骨上拿着一个红色的礼物盒。

    没打开,“嗯,我很满意。谢谢左太太。”

    然后冲明芥扬了扬。

    明芥:“……”

    一口一个左太太,非得谁都听得出您嘴里的满意和开心才行吗?!

    设计稿上的东西成了实物,看起来精致许多,感官上也有很大不同,明芥第一眼就相中了它,甚至还想悄咪咪的保留设计稿。

    想了想,还是问了下:“我能不能收藏设计稿?”

    左琛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行。”

    “为什么?”

    左琛理所当然的回答:“不行就是不行的,万一你偷偷摸摸也去做了一个怎么办?”

    明芥一时哑然。

    得,没话说。

    他对他这种撒尿圈地表明所属自己的行为十分不齿,可偏偏没话说。

    男人之间的战争显得格外的幼稚,宋清然决定还是不要殃及她这条池鱼的好,于是麻溜的抽身离开。

    “今天多谢你了,你们聊,我先回屋放个东西。”宋清然拿着玉佩,说完转身往屋里走去。

    左琛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人,扬了扬眉,“不走是要留下来吃饭?”

    左琛说话没什么语气,一向没什么脑子的明芥不会费心去猜他的反话。

    扬起脸就是笑:“也不是不行,那就谢谢琛哥了!”

    左琛:“......”

    他当时是怎么看上这人的?

    明芥还不知道左琛心里的想法,大摇大摆的去了厨房。

    左家晚饭向来简单,以清淡为主,桌上罕见的出现了几道大鱼大肉的菜。

    明芥知道左琛的饮食口味,顿时有些感动,“琛哥,以后”

    宋清然小心翼翼的收好玉佩,将它收起来。

    明芥晚饭是在这边吃的,吃完后,两个人晚间还有要事要谈,就去了书房。

    屋子里坐在书桌前的男人眉眼低垂的看着面前的件,英气长眉微拧,“最近m国有没有什么动静?”

    明芥收起脸上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语气:“暂时还没有,只是郊区似乎有些举动,不过也没什么,不重要。”

    “继续盯着。”

    明芥点点头,“放心吧,一切还有我呢。”

    等两个人商量完事情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明芥走后,空气都安静了许多。

    半晌,左琛拨通一个电话。

    午夜九点,手机响,贺州瞬间接通电话。

    左琛靠在椅子上,黑色眼眸里看不出半点情绪,“你最近好好去调查一下宋家,尤其是江淮南和宋家父母,越详细越好,”

    “宋家?”贺州有些意外,却也没有问出口。

    当秘书的准则第一条就是命令,只管服从,而不问缘由。

    “嗯。”左琛好心情的重复了一遍,“这件事保密,越详细越好,一有结果,立刻跟我说。”

    贺州.zyxta.忐忑的咽了口口水,“要是夫人知道了怎么办?”

    左琛沉默了,眼角瞥了下书房外面,没见人,“继续查,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担着。”

    “是。”

    贺州心里满是疑惑,却也没有开口问,毕竟上司的事,跟他无关,照办就是。

    挂断电话后,书房再度沉默下来,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清。

    屋灯下的男人眼底黑沉沉的,想着事情。

    眼下情况来看,倒是有趣了不少,宋家到底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按照宋清然的性子,只怕当初那夜,她跟自己在酒店的事情,怕是也有人故意安排的,不然怎么就会那么巧呢?

    仿佛一些都在按照某种计划往后走一般。

    背后牵扯的利益太多,涉及的人也太多。

    手指忽然接触到一块冰凉的东西,手腕上的黑曜石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晶莹。

    男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掠过珠子,静住了。

    左琛垂眼看着今天新得到的东西,有种不知名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这么多年来,都是一个人惯了,却在很多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就很想见到她,尤其是看见她笑,莫名的,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

    想之前的种种,左琛不得不承认,即便是他不愿意,不可辨解的是,这串主子的主人给他带来了很多惊喜,在很多他想不到,甚至于有些时候,他有了乱了心神的瞬间。

    都与她有关。

    左琛握紧了手腕上有些冰凉的手链,不管怎么样,宋清然他是护定了。

    ——

    左琛这两天每天都是按时按点的准时到家的,周末的时候更是难道的在家休息。

    刚好宋清然也放假在家,她一觉睡到自然醒,洗漱完之后下楼发现左琛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竟然还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

    宋清然眨了眨眼,大早上的,左琛竟然给她来了一个侧颜暴击,还有一丝丝禁欲的气息。

    “醒了?”左琛抖了抖报纸,头也不回的问。

    “嗯,”宋清然点了点头,后知后觉的想起他看不见,只好回答,“醒了,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而且,做饭的阿姨呢?她饿了好不好。

    宋清然揉了揉肚子,然后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发出一声“惨叫,”宋清然脸刷的一下红了。

    左琛听到声音回头,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他伸手取下眼镜,又放下报纸站起来。

    “左太太这是饿了?”

    宋清然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阿姨今天没来吗?”

    “没有,我给她放假了。”左琛说的一脸理所应当,“学生要放假,工人也要放假,资本家今天也要休假。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在家了吧。”

    宋清然知道左琛是在回答她之前的问题。

    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天是周末,国际休息日啊。

    “那你饿吗?我做饭给你吃?”宋清然其实手艺还不错,就是平日里自己一个人在家,她实在懒得动whhryl.手,但今天左琛在,总不能饿着人家,所以她难道主动地提出做饭。

    谁知左琛摇了摇头,“不劳左太太费心了,今天我带你出去吃。”

    “嗯?”宋清然挑眉看他,“你今天这么闲的吗?”

    “这不叫闲啊左太太,”左琛笑着说,“我们扯证都这么多天了,不能大张旗鼓的休蜜月假已经很委屈了,我总得抽空出来和左太太约个会吧。”

    “约会”这两个字让宋清然脸色一红,心跳有些加速。

    “所以,我们今天这算是……约会吗?”

    “对啊,”左琛点头,“左太太愿意吗?”

    宋清然低头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轻.jxpx.声说了一句“我饿了”。

    左琛被她逗笑了,安抚性的摸了她一下脑袋。

    宋清然一下子跑开了,上楼换衣服。

    按照左琛原本的打算,本来是带她先去华阳国际集团名下的商场去逛的,但宋清然刚刚饿了,所以左琛决定先带她去吃饭。

    宋清然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了,现在吃早饭,午饭就来不及吃了,所以就和左琛商量先买点东西凑合一下,等到中午吃好吃的。

    “看样子左太太心里已经有想吃的东西了?”

    左琛看到宋清然半眯的眼睛,像聚了光一样发亮。

    宋清然讨好的笑了笑,“好不好啊?”

    “行,说吧,去哪里?”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普通”地方,不然不会是这个眼神。

    果不其然,宋清然让他把车开到了老城区。

    那一块儿还是未开发之前的老样子,房子建筑什么的也都是老的,街道窄不说,九点多的时间正是街头小贩吆喝最激烈的时候。

    左琛头皮一阵发麻,“怎么想起去那个地方了?”

    宋清然缩了缩脑袋,解释道:“那里有一家鸡蛋灌饼味道特别好吃,我馋了……”

    最后三个字被宋清然拉长了余音,听到左琛的耳朵里就有些撒娇的意味。

    这还能拒绝吗?

    于是左琛只好硬着头皮把车开去老城区,在狭窄的街道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之间穿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