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可救药爱上你〕〔绝世龙门杨潇唐沐〕〔萌妻来袭:爹地,〕〔从零开始竞选总统〕〔超级手机〕〔武侠开端〕〔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捡漏王〕〔男主陆飞女主陈香〕〔苍元图〕〔天鹏纵横〕〔花都鉴宝狂少陆飞〕〔异世重生之无上巅〕〔慕笙席北冥〕〔联盟之我真不是高〕〔重生日不落当海盗〕〔虎婿(杨潇唐沐雪〕〔燃情总裁太坏了〕〔真千金她是全能大〕〔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三十四章 解药
    宋清然和左琛离开后,让司机把买的衣服先送回去,左琛带她上了顶楼用午餐。

    让左大总裁挑地方吃饭,不是格调高就是价钱贵,宋清然暗叹一句资本主义者真是铺张浪费。

    顶楼全是餐厅,左琛不出意外地带她选了那家装修豪华,外表看起来逼格很高的餐厅。

    宋清然拿过菜单看了一眼,饭菜名起的太过于艺看不懂,照片看起来华而不实,价格死贵死贵。

    宋清然觉得,自从她上了大学住校以后,她以前在宋家养成的那些为数不多的娇惯习惯已经快没有了。

    结果和左琛扯证之后住到他家,硬生生地给养成了更多。

    就比如,以前的宋清然不喜欢吃早餐,现在被他养的早餐一顿不吃就饿得慌。

    宋清然简直拿这个菜单没办法,只好无奈的递给左琛,“你来吧,我不挑食。”

    嘴里说着不挑食的宋大小姐比谁都挑食,只不过她的挑食随心情。

    宋清然看见慕容易和苏依冉当众出丑丢面子实在开心的不行,心情好的飘起,现在吃嘛嘛香。

    左琛对吃其实没多大研究,这家餐厅也是第一次来,他合上菜单,直接让服务员把店里的招牌菜挨个上了个遍。

    宋清然看的眼角直抽抽,“我们就两个人,吃不完的。”

    “没事,一个菜尝一口,试试味道。”

    “啊?”

    “你就当老板娘来视察工作,检测质量,饭菜做的不好吃,明天就解合同。”

    宋清然,“……”

    他差点忘了,这整个经贸市场都是左琛的地盘,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等到饭菜上来,宋清然真的是一个菜尝一口,然后挑了几道不错的菜记下了菜名。

    正吃着,左琛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起身去一旁接电话,回来时说:“奶奶打电话,让我们回老宅一趟。”

    “唔……”宋清然咬了咬筷子,“好啊,那我们快去吧,别让奶奶等急了。”

    左琛有些抱歉地看着她,“吃饱了呢?没吃饱再吃一会,奶奶那边不急。”

    宋清然苦笑不得,“你当我是猪吗?我早就吃饱了,你呢?”

    “我也吃好了,我们走吧。”

    左琛拿好衣服带着宋清然下楼。

    左琛让司机打车先离开了,自己开车带宋清然回去。

    老宅宋清然是一回生,二回熟,宋清然到老宅,钟姨照例大厅门口等他们。

    “钟姨好。”宋清然主动跟她打招呼。

    钟姨笑的腼腆,“少夫人好,少爷好。”

    钟姨看着小辈的眼中都含着慈爱,眼角笑的都起了褶子,“你们快进去吧,老太太都等很长时间了。”

    “好。”左琛一只手拦着宋清然的肩膀,另一只手勾着外套搭在肩上,优哉游哉的进了大厅。

    老太太难得穿了身暗紫色的旗袍,领口的盘扣精致复杂,花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老太太端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茶慢慢品尝。

    宋清然觉得老太太今天精神不错,很是乖巧的上前给老太太打招呼,“奶奶好。”

    “恩,”老太太放下茶杯,很是亲切的询问:“你们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奶奶不用管我们的。”

    “那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往常宋清然来老宅,下人们总是忙前忙后的,也不显得老宅人少冷清,可今日,那些人也都不知道去哪了,反倒显出老宅的清冷。

    安静到可怕。

    老太太今日的打扮也不同往日,有些严谨和端庄。

    宋清然微微缩了缩脖子,感觉有些怪怪的。

    老太太招呼着两人坐下,钟姨端了些水果和甜点上来。

    宋清然谢过,用叉子戳了一块苹果递到左琛面前。

    “恩?”左琛挑眉,眼角含了些笑意,“喂我?”

    宋清然靠近一颗脑袋,小声道:“我觉得,奶奶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左琛张嘴咬掉苹果,什么也没说。

    老太太就在一旁看着两人腻歪的举动,半响,笑出了声。

    宋清然也悄悄的松了口气,好像这才是老太太该有的状态啊。xgchotel.

    “琛儿,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跟我上楼一趟。”老太太率先起身,临走前笑着看了宋清然一眼,“清然自己待一会啊。”

    “好。”宋清然点点头。

    左琛在她头上揉了一把,跟着老太太上去了。

    书房。

    房门咔嚓一声关上,老太太双手不自在地交查我在胸前,紧紧地攥在一起。

    左琛笑了笑,“奶奶,你今天怎么了?清然说你状态不太对。”

    老太太好像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的时候胸口上下起伏着。

    “我......”老太太脸色似乎有些白,“琛儿zyxta.,奶奶把你和清然的生辰八字,拿去找人算了一下。”

    左琛不太在意的笑了笑,只当老太太是上了年纪的迷信,不知道算出什么了,让老太太这个样子。

    “奶奶,你什么时候开始迷信了?”

    “琛儿,这不是迷信!”老太太有些着急和生气,她缓了一口气,继续道,“清然的八字和你的很合适。”

    “那不是好事吗?你怎么这个样子?”

    老太太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她走到书桌前,从很厚的书下面翻出一张纸,抽出握在手里,良久没了动作。

    左琛意识到不太对劲,他上前两步,问:“这是给我的吗?”

    老太太抬头,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她颤抖着一双手,将那张薄薄的纸递给左琛。

    左琛疑惑地接过,余光扫了一眼纸片,脸色一下子阴沉的可怕。

    “不可能,想都别想。”左琛毫不犹豫的拒绝。

    老太太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琛儿,就快到时间了,你别这么任性好不好。”她眼里含着泪水,语气里都充满了祈求。

    左琛眼皮子跳了跳,语气放软了不少,“奶奶,这些都是他们胡说的,哪有这么凶残的方法来治病。我不会对别人做这些事,更不会对清然。”

    “琛儿,那你的病呢?还有不到几天的时间就到你发病的时候了,你怎么.whhryl.办啊?奶奶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你可不能出事啊!”

    左琛双手抚上老太太的肩,安抚的拍了两下,“奶奶,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坚持的,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不行!我不同意!”老太太有些气急败坏,“这次必须听我的,你下不去手就我来!我做这个恶人!”

    “奶奶!”左琛声音提高了不少,眼神变了变,“这不是谁做恶人的问题,是你要动的人是宋清然,是我的妻子,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更不允许任何人送她,明白了吗?”

    他语速放慢了很多,眼睛紧盯着老太太的一举一动,老太太听出了话里的警告,她没想到孙子竟然这般看中那个女人……

    左琛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他把那张纸叠好塞进口袋里,“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听过,奶奶你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他拉开门,走廊上的冷风吹进来,老太太打了个寒颤……

    左琛口袋里的那张纸,薄薄的一张,洋洋洒洒的记录了他从小到大的发病日期和症状,最后是他和宋清然的生辰八字。

    老太太找人算的结果是:唯有宋清然的心头血能救左琛。

    别说他本来就不信这种东西,就算信了,也绝对不可能用宋清然的心头血来救自己。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吃人血的故事!

    他能理解奶奶想救他的心,但不允许有人动他的人。

    左琛下楼的时候,宋清然歪歪扭扭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怀里还抱了一个枕头,嘴角勾出一抹不明意味的笑。

    很多时候她都喜欢笑,好像还喜欢看别人笑。

    左琛曾经收到过她的冷笑话。

    ——香蕉皮走路上太热了脱了衣服,结果把自己滑倒。

    ——“姑娘,你喜欢看书吗?”

    “喜欢。”

    “叔也喜欢看你。”

    ——甲说:“你看我这新烫的发型会不会让我看起来很丑?”

    乙回答:“不会的。”

    甲问:“真的吗?一点儿都不会?”

    乙说:“真的不会。因为你的丑跟你的头发没有关系。”

    ……

    诸如此类,她发了无数条,最后只发了一句“左先生,你笑起来很好看哦,要多笑笑知道吗”重点。

    所以啊,他怎么能答应奶奶呢。

    宋清然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左琛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地走了过去。

    “清然,清然,醒醒,我们回家了!”左琛抚了抚宋清然脸上的汗水,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宋清然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她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发现左琛正蹲在沙发旁边,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

    “是你啊!事情谈完了吗?我们仙子要回家了吗?”

    宋清然强迫自己从睡梦中醒来,半睡半醒的,软糯的语气里带了些撒娇的意味。

    她奈何上下眼皮子太沉重,当她说完这句话后又重重地合上了,宋清然彻底昏睡了过去。

    左琛刚刚看她睁开之后迷茫的小表情,霎时间有些后悔叫醒了她,没想到她竟然还能重新睡过去。

    他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弯下身子,以公主抱的方式将宋清然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大步离开了老宅。

    老太太没再下楼打扰,就在楼梯上看着两人离开,轻轻叹了口气,把眼角的泪珠擦净。

    左琛叫了一位老宅的司机,司机在看到他抱着宋清然出来的时候连忙打开车门,方便两人进出!

    左琛抱着宋清然灵活的钻进车里,然后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又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头靠在肩膀上,然后拿过一旁的件继续看了起来。

    刚刚钻进车里的司机看到这一幕,顿时收到了暴击。

    他表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欺负一个单身狗。”

    他很想大着胆子说一句,“先生,您完全可以将夫人房子车座上,我可以开慢点的!”

    可是他到底还是不敢。

    跟着左琛从书房里出来的老祖母将刚才的一切都看进了眼里。

    她更加心疼自己的乖孙子了,左琛小时候非常的活泼可爱,可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反而变得不爱说话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长大后的左琛笑起来的样子。

    她的琛儿啊!这么多年来一直遭受到病痛的折磨,现在好不容易有可以医治的方法,可他却......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心里传来阵阵刺痛。

    她不由得捂紧了自己的胸膛。

    一旁的一位佣人见了,赶紧扶着她过去坐到沙发上,“老夫人,您是不是又犯病了,我去给您拿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