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四十四章 酒吧
    “真的吗?清然你还忘不了我,对不对!”苏依冉的话直接让一旁的慕容易高兴地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甚至有些期待的眼神望着宋清然。

    宋清然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慕容易,冰冷的眼神直接看向苏依冉,红唇微张,“你......有证据吗whhryl.?”

    “你......你一定是嫉妒我,所以故意要诬陷我,让我和易哥哥分开!”

    “既然没有证据,那我是可以告你诽谤的!”宋清然心里丝毫不虚,好像这件事就不是她做的一样。

    “你,你这个贱人,我,我要杀了你。”苏依冉说不过她,随手抄起旁边的一个杯子砸碎,朝宋清然冲去。

    宋清然早就预料到了她的动作,做好往旁边躲过的准备。

    谁知左琛眼疾手快地朝她踢了一脚,直接将她踢出两三米远,手里的碎酒杯也顺势落在了地上。

    宋清然拉住左琛,阻止了他准备再一脚踹去的想法,“你先去开车吧,我在这处理就好!”

    左琛看了一眼宋清然,似乎有点不相信她,直到宋清然朝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他才点了点头。

    可他临走之前还是将苏依冉的两条胳膊卸了下来,才转身大踏步地离开。

    一旁干站着的慕容易根本不想去管苏依冉,在他这里,苏依冉已经是一枚弃子了!

    他趁左琛去开车的时候,走到宋清然的身旁,想拉着她的手。

    宋清然不着痕迹地躲了过去,眉头微蹙,“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

    “清然,我当初只是一时糊涂,我知道你还是忘不了我的,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吧!”

    慕容易自以为非常深情的说出了这番话。

    殊不知他的这个样子在宋清然看来只会觉得非常恶心。

    “你是有多大的脸啊!你以为全世界都得围着你转吗?可别恶心我了!”他嘲讽地看向慕容易。

    “想重新开始,你配吗?”说完,她头也不回了大步离开。

    她实在不能再待下去了,她都要被这两人恶心的要吐了,一个一个的都那么自以为是。

    宋清然出来的时候,左琛已经靠在车上等她了。

    “左太太,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左琛一边开车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提出一个话题。

    “收回公司啊,怎么了?”宋清然不明所以地看向左琛,不是太懂他提出来这个做什么。

    “就这?”左琛没有听到理想中的答案,有些不满地看向宋清然。

    “不然呢?”宋清然表示她真的t不到自家霸总的点。

    “那我们的关系呢?你不考虑公布了?”左琛见她的脑袋是真的不开窍,索性直接点明了自己的想法。

    宋清然:“......”

    所以,他这是等不及了?

    “再等等吧!等到我拿回我的公司,咱们就公开,好不好?”宋清然赶紧说了一句。

    否则再让这位霸总在盯着她看下去,她感觉她的小命有可能不保!

    某位傲娇的霸总总算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颇为高贵的嗯了一声。

    宋清然走后,慕容易情绪也不太稳定,她拖着苏依冉回到礼堂。

    苏依冉还穿着白色的婚纱,长裙迤地,被慕容易不知轻重的一拽,整个人差点跌倒,好在慕容易拽她拽的紧。

    两人重新回到礼堂,宾客及牧师全都被遣散了,粉色的花瓣散落了一地。

    这里还残留着刚刚欢庆过后的喜悦,可当事人却是满面寒霜。

    “苏依冉,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时候背叛我的!”慕容易有些失控的大叫。

    苏依冉疯狂地摇着头,“我没有我没有!你这是给我解释的机会jxpx.吗?明明是直接把我定罪!”

    慕容易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我他妈就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的!证据就摆在眼前!你还不承认!”

    “不——”苏依冉哭的妆都花了,惨淡地抓着慕容易的衣角,又被他一把推开,用力过猛,她直接跌倒在地上。

    “易哥哥,你想信我!那个视频是假的!假的!都是宋清然为了害我找人p的!那是假的!”

    苏依冉歇斯底里的吼着。

    慕容易眨了眨眼,怔忡了片刻,想起刚刚宋清然面带讥讽的笑,头也不回地离去的场景,他有些动摇的心瞬间就没了。

    “你这女人真是死不悔改!那你告诉我!宋清然为什么要害你!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

    苏依冉坐在地上,委屈地摇头,“她就是恨我抢了你!她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要毁了我,还要让你也身败名裂你不知道吗!”

    也许正是这句话刺激到了慕容易,他抬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闭嘴!清然不可能害我的……”

    苏依冉原本还想着再辩解两句,听到慕容易这句话,突然呆住了。

    她捂着半边脸,滚烫的泪水划过脸颊,那疼痛顿时又深了几分。

    慕容易在一旁急得团团转,边走边说:“不可能的,清然不会害我的!”

    “嗤——”苏依冉突然笑出了声。

    慕容易停下来凶狠地看着她,“你笑什么?”

    苏依冉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一只手扶着一只椅子撑起全身的重量。

    “慕容易,你还是放不下宋清然对不对?”

    她没了刚才的歇斯底里,语气缓慢轻柔,可表情却有些狰狞。

    慕容易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一个踉跄,还没来得及张口说些什么,就听见苏依冉继续道。

    “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我没有宋清然那么优秀的家室,也没有宋清然那样的才能,你后悔了对不对?你还是放不下宋清然是不是?”

    苏依冉一步一步逼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她声音猛然拔高。

    “可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是你禁不住诱惑爬上我的床!是你自己不要宋清然的!我变成这样也都是你害的!你才是罪魁祸jsshcxx.首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苏依冉崩溃的大哭。

    慕容易在原地愣了半响,看着坐在那里哭的苏依冉,眼里再也没有往日的怜惜,有的只剩下无尽的厌恶和冷漠。

    他拉直了衣服,只留下一句“恶心”,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依冉听到了那两个字,哭声停了一瞬,之后又放大了无数倍,再也还不回慕容易一个回眸。

    身后的礼堂越来越远,慕容易先是撤掉了领口的领带,再是脱掉了西装外套,像是扔垃圾一样,直接扔到了大马路上。

    他在路口拦了一辆车。

    “去红灯区。”

    顾名思义的红灯区。

    那是富豪的天堂,穷人的地狱,慕容易以前只是和人谈生意的时候去过,虽然他也有钱。

    但毕竟不是那些富得流油的富二代富三代,他的钱都是自己一分一分赚来的,他还是很珍惜的。

    但现在他只想放纵一回。

    司机把他送到红灯区路口就放下了,慕容易脚步紊乱地往里走,最后踏进了名为“思念”的酒吧。

    一踏进里面,那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声让慕容易有了些许的快感,他渐渐摸平了心中的不悦,坐在吧台找调酒师要酒。

    舞池中央到处都是疯狂晃动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什么样的都有。m慕容易看着看着,有些癫狂的笑了。

    他有钱,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要苏依冉这样的破鞋呢!

    一杯酒接着一杯酒下肚,慕容易眼前的景象变得有些虚幻模糊,他晃了晃脑袋,把手中空杯子再次递过去。

    “再来一杯!”

    “先生,您喝多了。”

    “你哪那么多废话!倒酒!我有钱!”说着慕容易从怀里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掏了出来扔到桌子上。

    服务员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顺着他的心意继续倒酒。

    慕容易右手去端杯子,左手放在吧台上,突然有一种冰凉滑腻的触感袭来,他有些舒服的眯了眯眼。

    “帅哥,你一个人在喝酒啊?”

    慕容易睁开眼,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裙,画着浓妆的美女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正握着他的左手。

    慕容易笑了笑,反手握住了那女人的手。

    “是啊,就我一个,你要不要陪陪哥哥?”

    放在以往,慕容易是看不上这些女人的,他嫌脏。

    可家里的那个也已经不干净了,他说不定早就碰了不干净的东西,现在也就无所畏惧了。

    那美女没什么抗拒的动作,只是娇嗔的看他一眼,象征性的抽了抽手,没抽动,只好嗲声嗲气地说一句:“哥哥,你捏疼我了。”

    那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娇媚,慕容易听了心痒痒。

    他松了女人的手,玩笑道:“哥哥请你喝酒好不好?你喜欢喝什么?”

    “哥哥净开玩笑,人家不会喝酒。”

    喝醉后的慕容易眼神迷离,橘黄色的灯光打下来,显得整个人有些柔和。

    他没有生气,反而问:“不会喝酒?那你来这干什么?”

    美女眨了眨眼,“我不会喝酒,但是我会跳舞啊。我跳舞给哥哥看怎么样?”

    说完,也不等慕容易回答,自己就上了舞台,跟着有节奏感的音乐在舞池中间晃动。

    五彩斑斓的灯光也在头顶乱晃,慕容易看见那女人在疯狂扭动着细腰,还不断的向她勾手,那眼神,简直像个妖精。

    他一口把手中的酒喝下,杯子放在桌上,一个箭步冲上舞台,准确地扣住了那女人的腰肢。

    “小妖精!你跟哥哥去床上跳舞好不好,只给哥哥一个人看。”慕容易贴着她的耳朵道。

    那女人眼角含着魅惑,倒着他的怀里,“好啊哥哥。”

    “思念”的楼上就有房间,慕容易直接刷卡开了房,一夜的意乱情迷之后,第二天慕容易给那个女孩留下一笔钱,自己整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去上班了。

    他和苏依冉订婚仪式上闹得那么大,他接下来面对着很多难题,公司还有一大堆事要等着他处理。

    慕容易连续几天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不归,直接去了“思念”,找那个女孩。

    慕容易清醒的时候了解到,那个女孩儿在酒吧工作,是这里的卖酒人员,名字叫念秋。

    念秋和当初的苏依冉很像,善良,懂事又善解人意,她知道慕容易心情不好,每次他来她都想办法哄他开心。

    慕容易仿佛又找到了约定终身的人……

    连续三天晚上慕容易都没有回家,苏依冉打他手机没人接,发短信也没有人回,再也安耐不住了。

    她后悔了,她不应该在订婚宴上跟慕容易吵架,不然他就不会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