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午夜开棺人〕〔桃运神医混都市〕〔雄霸南亚〕〔全校都在看他们撒〕〔冷面总裁强宠妻〕〔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总裁隐婚后 第五十一章 下药
    慕容易大致翻看了一下件,随便一个退回去都不可能的,只好全部接下。

    “这些钱我先补上,用我的自己的,不走公司账户。”

    慕容易递给助理一张卡,密码紧接着也发给他了。

    这些钱还是当初从宋氏离开的时候他不甘心,就大捞了一笔,没想到最后竟然用来干这了。

    助理去银行取钱,没一会又给慕容易打来电话,“总裁……这些,还是不够。”

    慕容易,“……”

    他烦躁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气得差点把手机都摔了。

    资金不到位,有些项目就别想启动。

    这些工期都很赶,一星期两星期或许还没人说什么,时间一长,肯定会引人怀疑,到时候下场和没钱一样。

    慕容易这个时候也不能去找他爹借钱,本来慕容易家的其他人还都不太认可他,这个档口再出了乱子,他就别想再在这待下去了。

    慕容易只好冷静下来想其他办法。

    整整一天时间他都待在办公室里,没有出去。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起来,还没出声,助理推开门走了进来。

    “总裁,楼下有一个自称是宫家大小姐的女人要找你。”

    慕容易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宫家,他都没听过,赶紧把人赶走。

    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道女声:“不是缺钱吗?我有办法帮你。”

    慕容易满心疑惑,不由得问出来:“你是谁?”

    前台把手上的电话递到那位小姐手上。

    电话那边笑了声,带着柔柔的嗓音:“慕容先生不请我上去坐坐谈谈?”

    慕容易瞬间收了声。

    得,是下面的女人。

    他愣了半响,想着早死晚死都是死,大不了一试。

    慕容易松口,挂了电话抬头看向助理,.jxpx.“让她上来吧。”

    宫芯拎着包,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随便拉了个前台小姐帮她带路。

    慕容易办公室在顶楼,这时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写字楼里的人已经不多了。

    前台把她带到慕容易办公室门口就离开了,宫芯只是象征性的敲了敲门,没等里面的人有回答,她就已经推门进去了。

    慕容易吓了一大跳,脸色不是太好,“你是什么人?这么没教养。敲门不会吗?”

    宫芯没理会他的瞎嚷嚷,她摘下眼镜,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神情有些倨傲的看着他。

    “你就是宋清然的前男友慕容易?”

    慕容易对“宋清然前男友”这个称号有些反感,他皱眉看着这个来者不善的女人。

    “是又怎么样?”

    “没什么,别紧张。”宫芯勾了一缕卷发,在手里把玩,“我是来帮你的,你别怕。”

    慕容易嗤笑一声,他怕个屁,再看眼前人一身豪华奢侈的装扮,以及这人说话的态度,慕容易很快反应过来。

    在自己的地方,还是不由得皱着眉,全当自己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是宫家大小姐,宫芯,怎么?脑子这么不灵光?我们才通过电话,现在却连我的声音也认不出来,难怪不聪明。”宫芯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眼底里毫不掩饰的有些嫌弃。

    慕容易差点脱口而出的问,什么狗屁宫家大小姐,他听都没听过。

    但看着女人的穿着打扮,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他默默的闭了嘴。

    宫芯扫了一眼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问:“没听过,是吗?”

    她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慕容易没说话,宫芯继续道:“我们家一向低调,你不知道很正常,可你应该知道,华阳集团吧?”

    慕容易心头一颤,再抬头看向她时候,眼睛里多了几分探究。

    宫家他确实不知道,但是华阳,他不可能不知道。

    华阳是商业龙头,旗下产业遍布各行各业,各个地方。

    华阳的当家人左琛更是年少有为,在a市几乎一手遮天。

    慕容易不明白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只是感觉这女人背景不小。

    宫芯对他的反应很满意,继而缓缓地道:“我们宫家和左家是世交。现在知道我没骗你了吧。”

    慕容易没忘记,刚刚这个女人问他是不是缺钱。

    “所以……你是来给我送钱的?”慕容易不确定的问。

    宫芯笑了笑,“可以这么说。我就是来给你送钱的。”

    慕容易不太相信他说的话,怎么可能有天上掉馅饼这种事。

    他充满怀疑的目光映在她的眼里,宫芯道:“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你说什么我就信?说吧,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慕容易实在不想跟她虚与委蛇。

    宫芯挑了挑眉,用很诚恳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是来帮你的。”

    “原因呢?”

    宫芯顿了一下,“我想夺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什么东西?”慕容易追问。

    宫芯脸色骤变,“琛哥哥是我的人!我不过就是出国几年,他竟然被那个贱女人抢了!”

    宫芯突然变得有些癫狂,完全不是刚才那些淑女的样子。

    慕容易就被吓得一跳,尝试着去安抚她,“你先别激动,有话慢慢说。”

    “没什么好说的。”宫芯慢慢稳定下来,她发红的眼眶看着慕容易,“你现在不是讨厌宋清然吗?我给你钱你继续对付她,或者,你尝试着去追回她,我都不介意,只要她从此以后远离琛哥哥。”

    慕容易花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她说的那个贱女人,就是宋清然。

    她在开什么玩笑?

    宋清然和左琛吗?

    他们两个在一起……怎么可能?

    慕容易喃喃道:“这不可能的……宋清然没那么大本事,她怎么会勾搭上左琛?”

    “呵——”宫芯冷笑一声,低头掏出手机,随便巴拉了几下,“你也觉得不可能是吧,我刚看到的时候也惊呆了,琛哥哥怎么会和这种女人在一起。”

    她顿了一下,继而声音拔高了不少,“可他们就是在一起了,琛哥哥为了他都不要我了!”

    只有大小姐耍脾气时才会大喊大叫。

    慕容易现在认了她就是娇惯着长大的大小姐,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间。

    “现在怎么样,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酬劳自然不小,事成之后,你自然会得到你想要的钱,怎么样?”

    她给的条件有些诱人,慕容易思忖良久,最后唇角一勾,“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所的做的。”

    钱到位解决他现在的燃眉之急,才是最重要的。

    何况宋清然跟左琛在一起,本来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慕容易清楚自己和宋清然是回不到过去的,他们现在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但宋清然说的那些难听话他都.zyxta.记着,他尝试着去挽留过,但宋清然就是那么对他的。

    慕容易忘不了,而且这仇他一定会报的。

    宫芯拍了拍他的肩旁,向他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慕容易握上去,女人的手有些滑腻。

    由于宫芯出手相救,慕容易抢来的生意得以全部开启进行,保全了他在业内的名声,并且因为项目进行得不错,他还被他那个爹给夸奖了,他在慕容家的地位又上升了一步。

    期间,慕容易给宫芯打电话想约她吃饭,美名曰是要感谢她,但被宫芯拒绝了,宫芯在电话里让他赶紧去搞宋清然。

    但慕容易现在对宋清然没兴趣。

    更何况,慕容易之前是见过宋清然和她男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的。

    以前不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他还能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挑拨离间,但现在知道了那个男人就是华阳集团的左琛,他就没那个胆jsshcxx.子了。

    与其惦记着已经不属于他的东西,不如去尝试着追求一下可以追求的东西。

    比如,宫芯。

    家世样貌都不差,更重要的是,她虽然和左琛是世交,而且她也喜欢左琛,但毕竟,左琛对她并不上心不是吗?

    慕容易摸了摸下巴,他要是搞定了宫家的大小姐,以后在慕容家谁还敢瞧不起他。

    于是第二天,慕容易再次给宫芯打了电话,还是想约她吃饭。

    宫芯当时大概心情不错,就同意了。

    慕容易还是选了以前他和宋清然经常去的那家西餐厅,宫芯打扮的精致,姗姗来迟。

    “请坐,看看你想吃什么?”慕容易把菜单递给她。

    宫芯点了几样菜,慕容易在一旁轻笑,“我发现,我们两个口味挺一样的。”

    宫芯没多大反应,她斜靠在椅子上,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看的入迷。

    慕容易观察她的侧脸,牛奶般的肌肤吹弹可破。

    慕容易有些心痒痒,突然喊了宫芯一声。

    “干什么?我说了,我们就是各取所需,你不用太感谢我。”

    “我知道,”慕容易笑道,他还是以往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声音也很温和,“我是想说,宫小姐,我可不可以追求你。”

    她正专注于自己的指甲,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身体僵硬了半响,有些结巴地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慕容易笑着又重复了一遍。

    宫芯地脸色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沉了下去,“你在做梦吗?”她有些讽刺地看着他。

    慕容易嘴角一抽,硬是挤出一个笑:“我没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喜欢你,想追求你。”

    “呵!”宫芯坐直了身子,正眼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先不说我对你没感觉,就凭你慕容易的身份和过去,你配吗?”

    她眼中的讥笑和讽刺太明显了,慕容易稍微皱了下眉。

    “你就是慕容家的一个私生子,没回家以前交了多少个女朋友我就不说了。你连琛哥哥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凭什么认为你配得上我!”

    宫芯的声音越来越高,餐厅里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

    慕容易讨厌别人看他的眼神,也讨厌宫芯看他眼神,更讨厌她说出口的那些话。

    私生子又怎么样!

    慕容家到现在不还是掌握在他手上!

    交的女朋友多又怎么样!

    都是那些女人主动缠上来的,那是他慕容易有本事。

    说他配不上她,左琛倒是配得上她,偏偏左琛选择了宋清然而不选择她!

    慕容易低着头,不动声色的勾出了一抹嗜血的笑。

    看着宫芯的眼里多了一些势在必得。

    宫芯还在那里说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简直痴人说梦”,但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看得出来今天心情确实非常好了。

    慕容易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语气有些僵硬地说:“抱歉,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别介意。”

    宫芯斜睨了他一眼,带着很深的不屑,“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别整天白日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